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嗚咽之聲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嗚咽之聲

第5卷暗潮峽谷 嗚咽之聲

推薦閱讀:

    “玥兒,他們上來了。”

    “你,真的不要和我一起走嗎?”三日的時間一晃而過,火鳳族終于打算行動了。端木玥望著已經變回自己模樣的君月離,眼神不爽。“小爺就要去赴死了。有沒有很開心?”

    到了這一刻,端木玥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火鳳族抓自己的時候。這個家伙竟然一言不發。這,是關系親密應該有的態度嗎?

    真的不是敵人應該有的態度?樂于見到他死。“玥兒不會死的。”君月離拉起端木玥的手,將他的人摟入自己的懷中。“玥兒不是有一枚古哨嗎?這個時候,正好可以試試功效。”

    “古哨。”“你,怎么知道我有一枚古哨。”端木玥靜靜的靠在他的胸口,聽著他有力的心跳。心中想著,這個男人究竟對他隱藏有多少的秘密。

    如果說自保的能力,如今端木玥有許多種的選擇。但是,他唯獨沒有想到那枚古哨。因為那枚古哨所代表的事情,是他極為想要知道的一件事情。但同時,又是不愿意輕易觸碰的事情。

    一旦觸碰了,他便無法回頭了。“吹響它,玥兒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也許,他會帶你到大哥哪里也不一定呢。”君月離的人說完這句話話后,消失在了囚籠之中。感情,這個男人是偷偷來這里的啊。

    “是我大哥,不是你大哥。”“玥兒總是如此口是心非。”虛空中,淡淡的聲音飄入端木玥的耳中。“明明,你就不想我走。”

    “是啊,不想你走。想讓你留下來陪我一起死。”端木玥咬牙切齒的說道,唇邊勾起了一抹笑容。接著,來此處接他的人便到了。三人一隊,為首的鳳淵忻看著端木玥的人,眼神望向了虛空中。他沒有多說什么。

    “帶走。”來的時候,端木玥是被人直接飛上來,丟入其中的。如今下去,端木玥被人壓著走過一層層的樓梯。

    在古樹的外圍修上這么一圈圈的臺階,他們這群火鳳凰還真是有意思。明明有著一雙翅膀,但卻要學人一樣建造這些臺階。

    并且,這臺階建在古樹之外,連個護欄都沒有。果真是專門為有翅膀的人準備的啊。一來不怕恐高,二來不怕一個趔趄從臺階上掉下來的時候摔死。

    遠遠的,端木玥便看到了一堆高高的枯枝。那高度,最起碼也有五六米吧。這火鳳族究竟有多么的恨自個啊。他被兩個人架著死死拴在了一根木樁之上。

    火刑,說是火刑,如果細細看的話,必定能夠看到地上祭壇還有符文的紋路。這捆綁端木玥的繩子是平常的繩子。但,就算是平常的繩子,端木玥一旦踏入到了這祭壇陣法之中,他便別想輕易的出去了。

    何況,他小爺如今只是一個平常人罷了。巖漿之中的他小爺都不會死,不知道這里會如何。

    “端木玥,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鳳淵忻如今和自己的父親鳳垣站在一起,兩人用著不知道是憎恨,還是同情的目光望著他<!--中间广告位置-->。若不是那個人在,他們怎么會選擇讓端木玥半點苦都不受。直接執行火刑。

    “無話可說。”“當然,如果你們現在就想通了,想要放過小爺了。最好不過。”都死到臨頭了,端木玥卻依舊能夠笑的出來。

    這份心態,究竟是不知人情世故,還是知曉的太深了。“點火。”

    “既然無話可說,那就受死吧。”鳳垣望著被牢牢的綁在木樁之上的端木玥。對于他,他可沒有任何話想說。

    如果不是那人,不是那人的話。他定會要端木玥受盡火焰的煎熬。然后再執行火刑。每每人靜的時候,他鳳垣的耳邊總是會回繞著自己兒子臨死之前痛苦的嘶鳴。那種被巖漿一點點的吞噬,火毒之痛。

    如若能夠千百倍的奉還于端木玥,他鳳垣怎么可能不去做。他眼睜睜的看著高過五六米的枯枝被點燃,祭壇下的陣法開啟。以火焰為陣眼,獻祭真神,賜予罪者殘酷的火刑。

    瞬間,燃燒起的枯枝上,火焰變成了一條長長的火龍。火龍的眼睛盯著被綁在樹樁之上的端木玥。鎖定目標。他小爺已經猜到了這火焰一旦被點燃,必定會發生一些什么。不過,他端木玥望著面前這條高過十米的火龍。

    這,是想要玩他小爺嗎?這是火刑啊,還是其它啊?花樣玩得太多了吧。此情此情,端木玥哪里還敢再等下去。

    “嗚……嗚嗚嗚……”古哨被吹響,這嗚咽的聲音真的是讓端木玥畢生難忘啊。因為怕吹不響,并且危險就在眼前,所以端木玥吹的非常用力。

    而這很用力,造成的結果就是這嗚咽聲的穿透力,搞的端木玥的耳朵幾乎被廢掉。古哨響起的瞬間,該聽到這聲音的人,目光都銳利了起來。

    有些東西,沉寂了太久,很容易讓人忘記他們還是存在的。而記憶被喚醒的瞬間,很多人的心中不免會有一種感慨。果然,就算是這暗潮峽谷中,也不免入市。

    得到了想要的,那就要付出代價。只是,讓端木玥萬萬想不到的是。他吹響的古哨,讓祭壇之外的鳳垣深沉了眼瞼。

    因為,在他的長袍之下,手臂上的那個拓印瘋狂的灼熱了起來。在無形中提示著他,如果違抗命令的話會怎樣。“嗚嗚……嗚嗚……”

    古哨持續不斷的響著。沒人,沒人……端木玥掌控之境敏銳的觀察著四周的情況。沒人來?甚至空間中半點動靜都沒有。除了火焰燃燒的更加劇烈之外。頭上的那條火龍仍舊在積蓄著力量。

    宛若要一擊斃命。再次,端木玥懷疑了。這,還叫火刑好嗎?這不是欺騙人呢。

    沒人,端木玥就繼續吹,直到有人,或者有動靜的時候。古哨不斷的響起,鳳垣手臂上的拓印就自燃的厲害。特別是他離的如此的近,越近,感覺越強烈。

    而聽到古哨的其他幾人。他們在拓印有反應的瞬間,辨別了方向之后便向此地趕來了。而這些趕來的人中,有一人端木玥非常的熟悉。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0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