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痛一痛,更健康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痛一痛,更健康

第5卷暗潮峽谷 痛一痛,更健康

推薦閱讀:

    “端木玥,剛剛,什么情況。”

    囚籠的門口,腳步聲停止。一道聲音悠揚的響起在這片空間中。微風輕輕吹過,囚籠還會伴隨有輕微的晃動。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配合這人的來臨。或者,是他故意弄出來的這陣輕風。

    鳳淵忻?聽到這個聲音,端木玥已然猜到了來人是誰。不過,他沒有開口。也沒有回頭。

    他小爺和這家伙,可沒有什么好說的。他端木玥都被困在這里三天了。這三天中,半點吃的也沒有。一滴水都沒有送來。

    這是要餓死他小爺的節奏嗎?鳳淵忻也就算了。那個男人!君月離那個家伙竟然也沒有來?對于這點,端木玥小爺很生氣。

    “端木玥,你為什么要殺輕兒。他還那么小,什么都懂。他……”“什么都不懂。就想要女人了,逼迫別人嫁給他?什么都不懂,所以要殺小爺我。甚至在神域深淵中到處尋找我的身影?”

    端木玥薄涼的聲音。鳳淵忻要是來說教,打感情牌的話。他丫的是不是搞錯對象了。這些話,不應該是對他小爺說的吧。

    人,死都死了。難不成他小爺還能夠讓死人重生嗎?重生?端木玥想到這里,猛然皺起了眉頭。他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血能夠……

    端木玥突然抓起了自己的手,盯著,看著。眉頭緊皺。“輕兒他從小就受父親和我的寵溺過深,所以……”鳳淵忻聽到端木玥的話,一時間沉默。

    因為,端木玥說的不錯。他無法可說。但是,死的是他的弟弟。而殺人的是端木玥。“所以,他就可以濫殺無辜了。所以,在他要殺小爺的時候,小爺我就要站著不動被他砍嗎?”

    “鳳淵忻,你是沒腦子,還是腦子進水了。”和腦子不好使的人一起說話會很累的。真的很累。

    有些人,看起來是那般的精明。第一次相遇,相交談的時候,也是精明非凡。但是如今,究竟是裝糊涂,還是親情趨勢。亦或者……

    故作于此。端木玥心中想著。但是不管是什么情況,他小爺從來沒有后悔殺了鳳輕那家伙。

    仇恨,會蒙蔽人的眼睛。所以,他必須要死!

    “殺了輕兒。難道你就沒有想過你會因此而死嗎?”鳳淵忻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飄渺了起來,讓人聽不懂。“會死嗎?”端木玥不回答,反問道。

    “會死。”“殺人,總要償命的。”

    殺人償命?端木玥聽到鳳淵忻的話,俊逸的臉上一抹清淺的笑靨。“是啊,殺人是要償命的。”不過,那是在絕對公平的情況下。

    而這個社會,端木玥坐在囚籠的正中心位置,抬頭望著天。今日,天氣很好。雖然太陽有些曬。畢竟他小爺如今所處的位置很高。

    “那么,你們準備如何處置我?”“執行,火刑。”

    “火刑,聽起來不錯。”“浴火重生,鳳輕那家伙沒有做到。不知道小爺我能夠做到。”

    談話<!--中间广告位置-->,不歡而散。因為端木玥覺得與鳳淵忻交談覺得累。相反的,鳳淵忻覺得和端木玥交談好累。腳步漸行漸遠,從始至終,端木玥都是用背對著鳳淵忻的。

    他小爺很好奇啊,他小爺如此酷的造型。那家伙竟然一點點的好奇心都沒有。他,是個男人嗎?哦,不對,他不是男人。

    鳳淵忻走了之后,端木玥盤腿坐著,右手端著自己的下顎。“小雪,你們也出來陪大哥我聊聊天啊。”不知道,一個人會很無聊嗎?

    不然,他小爺也不會被遠方那白雪皚皚的山峰勾住神魂,然后被電擊了。話說,端木玥這個時候才想起來。

    他被雪峰勾住神魂的時候,灰叔不提醒他也就算了。怎么三獸,還有那幾個家伙都不提醒他啊?!他們一個個的都忘記了嗎?他們如今住在哪里。那可是他小爺的身體里。

    被電擊了身體,他們一個個的都不害怕啊。萬一電流進入到了心臟漩渦中怎么辦?電到他們怎么辦?最最重要的是,身體要是壞了怎么辦!

    “大哥,灰叔他不讓我們說話。”“大哥,灰叔他用眼神威脅我們。”

    “大哥,嗜血和灰叔站在同一戰線上。”言外之意也就是,嗜血會隨時隨刻想要劈他們。總之,他們是被迫的。

    三獸,解釋完了他們的理由。強大,很強大啊。端木玥這里有一句十分經典的名言: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感情,他們一個個的學的非常的快。不僅快,還十分的到位。獸獸們的理由很強大,大石,爆刃,就連次元眸的解釋都很到位。

    他們的宗旨就是,貫徹端木玥的名言。所以最終的結果就是,端木玥完全的無語了。心中腹誹,他小爺這養了一群什么什么樣的家伙們啊。

    怎么一個個的都好想他小爺有點什么事情一樣。日光下,囚籠中。端木玥一個孤寂的背影。然后,左肩上多了一只雪貂,右肩膀上多了一只蜥蜴,刺猬頭上站了一只紅色的鳥兒。

    它們安慰性的出現,仿佛是在讓端木玥淡然。淡然,他丫的淡然個毛線啊!

    “小赤啊,你們知不知道啊。你們家大哥我現在可是半點法力,鋼之力都用不上的一個平常人。”“不對,甚至連平常人都不如。”

    “你們知道,大哥我被電擊了那一下后。整個人有多么的痛,多么的難過,多么的受傷嗎?”其他的路走不通,端木玥準備打一打感情牌了。不然,他們都不了解自個的痛,自個的疼。

    身為大哥,所有的一切都是要分享的。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因為,端木玥這一番話之后。小赤來了一句:大哥,不錯,怎么能改。貂爺來了一句:大哥,只有疼痛才能夠記憶深刻。才能夠下次不犯錯。它們兩個這么說,端木玥咬咬牙,認了。

    不過,這小蜴是要翻天了嗎?竟然敢如此的說他!毒液蜥蜴:大哥,痛一痛,更健康。你不是最喜歡折磨自己的身體了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0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