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硬撐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硬撐

第5卷暗潮峽谷 硬撐

推薦閱讀:

    “真要殺我?”男子柔和的眉目,只是那嘴角上泛出的弧度,邪氣逼人。ziyouge.com

    不知道是想要哂笑,還是覺得悲哀。替真正的端木逸塵而悲哀。

    他的話,沒有得到端木玥的回答。但是,端木玥的行動足以回答他的問話。

    嗜血劍上的鮮血沒有被劍吸收,同樣沒有鮮血滴落。端木玥持劍一個跳躍旋身來到端木逸塵的身邊。

    一劍揮下,明明劍鋒強勢逼人。但是,端木逸塵用他手中的劍擋下的時候。竟然輕易的就擋了下來。

    他皺著眉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劍。同樣是看了看端木玥手中的劍。

    嗜血劍的不凡,他自然是能夠看得出來的。但是,那般不凡的劍,一劍揮出。劍氣逼人。

    他,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擋了下來?

    盡管在這暗潮峽谷中人類是無法使用法力的。但是,僅僅限于無法施展相應的法術武技而已。對于這樣的攻擊,一點影響都沒有。

    而他端木逸塵之前所說的,就算他修為如此。依舊能夠抹殺他端木玥。那是因為他在這暗潮峽谷中能夠使用法力。

    不過,這是有時間限制的。

    畢竟這暗潮峽谷中所設的禁制之力太強。他也僅僅只能破封一會而已。

    不是他不能夠破封太久,而是如果拖的太久了。會對他如今的狀態有致命的損傷。

    淡淡輕風飄過,神域深淵紅色的世界中,兩道身影交錯相擊。十幾個回合下來,端木逸塵看準機會,一腳踹到了端木玥的胸口。

    兩個人的距離瞬間拉開,地上一道長長的痕跡,端木玥站定。右手捂著胸口的位置,嘴角上也是一縷鮮血。

    盡管端木玥使用了毀滅眸,同時手中使用著嗜血劍。可是,不管使出什么招數,端木逸塵都能夠輕易的躲避過去。

    特別是,他在這暗潮峽谷中竟然能夠使用水土兩系法力。水法力覆蓋于他的全身,讓端木玥產生了一種錯覺。視覺上的錯覺。

    “玥兒,你就這點能耐嗎?”這次,換成是他譏諷端木玥了。特別是他看到端木玥換了手中的法器,并且眸色都變了的時候。

    他的心中還是有些許的擔憂。

    雖說他通過端木逸塵的記憶搜索了關于端木玥的一切消息。但是,端木玥這個人就是一個變數。

    “如果,你就這點能耐。今日,你必定會死。”他的眸色暗了又暗。這句話,今日他還給端木玥。

    雖然,他不明白為什么那個人讓他做這件事情。為什么要神魂附在端木逸塵的身上。又為何要殺掉端木玥。

    并且,不能夠使用正常的手段。直接斬殺于他。非要使用這種卑劣的手法。

    難道,是怕他殺不了端木玥嗎?

    暫且不說端木玥只是一名七階術師,就算他是尊階術師,或者是帝階術師。如果真正的他來,殺他,就像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就不說他親自來了,讓他手下的那些精英來,同樣是如此。

    但是,那個男人卻不許他那么做。非要他神魂附在端木逸塵的身上。說什么,這樣才能夠做的不知不覺。

    他不知道那個男人在隱瞞著什么事情。可是,依他如今的地位。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讓他做的如此小心翼翼。

    他,很好奇。

    “嗜血之心,陣法開啟,以血引之,誅邪!”端木玥手握嗜血于心臟的位置,左手食指和中指放在了劍柄的上方,隨著他的指尖抹過劍身。

    原來,剛剛一戰端木玥看似攻擊效果為零。但是,他依舊是劃破了端木逸塵手臂的皮膚。

    也許是因為嗜血劍上原本就染有鮮血。所以,端木逸塵的鮮血再沾染其上的時候便不明顯了。

    赤紅色的嗜血劍刃上一縷縷黑色的煙霧消散。端木玥一對灰眸就這么死死的盯著端木逸塵的人,想要在他的臉上看出來一些什么。

    但是,來人面上表情不變。這讓他皺起了眉頭。

    “嗜血,你究竟行不行啊。”他摸著自己胸口的位置。為了劃破端木逸塵的手臂,他小爺可是使了好大的力氣。

    不僅僅是控制力上,勁道,角度。他可都是琢磨了許久才出手的。

    別看他出手果決,其實,每一招一式都在心中演練了一遍。

    他端木玥可是要確保自己這一招出來后,不能要了端木逸塵的命的。

    不然,一劍刺中了要害。他大哥真的死掉了,到時候他小爺跑到哪里去哭啊。再說了,哭,有用嗎?

    還是下手的時候就萬分小心的好。

    要知道刀劍無眼,他端木玥處處小心,反而端木逸塵就游魚得水了起來<!--中间广告位置-->。畢竟他要的結果就是端木玥死!

    “主人,我怎么不行了?”嗜血一聽到端木玥的質疑,立刻就是一副‘我很行’的模樣。不然,就讓他試試。

    如果真的不行,那他就,就……

    嗜血一臉猙獰的樣子。如果真的不行?那他也沒有辦法啊。你說,是不是。

    打造它的第二位煉器師,可是明確的說過,它嗜血是擁有‘誅邪’的陣法的。

    陣法隱藏在劍身上,需要用血來引動。并且需要是雙方的血。想要誅邪,和被誅邪之人。

    “主人,劍身上的陣法已經開啟。并且這縷縷黑煙便證明著誅邪的成果。”

    “至于他為什么沒有反映……”嗜血盯著端木逸塵看,看了又看。忽然嘴角上一抹邪笑。

    “也許,有些人喜歡。再或者,他就是面癱。面無表情,自然什么都看不出來。”

    其實,嗜血說的不錯。端木逸塵確實是在。其實,他的內心早已經慌亂了。

    因為,他是萬萬沒有想過。端木玥竟然能夠做到如此。他是神魂附在了端木逸塵的身上。

    剛開始的時候,他的意識自然是強烈的抵抗。但是,他既然有辦法能依附在他的身上,又怎么會沒有辦法制服他呢?

    在一個月前,他終于制服了端木逸塵的意識。并且讓他的靈魂封印了。不過,就算是他被封印了,但是靈魂依舊是蘇醒的。

    如今,恐怕他正看著他和端木玥廝殺吧。

    只可惜,就算他干著急的要死,睚眥欲目,他依舊什么都做不了。

    雖然他也曾被端木逸塵的意識太強而苦惱過。畢竟,這樣的年輕人已經很少見了。并且這樣的人將來的成就一定不凡。

    但是,他遇到了他。既然他依附到了端木逸塵的身上,便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他。

    也許,他不用親自動手。

    因為,他如果用這幅身體親手殺了端木玥?當端木逸塵意識恢復的那一刻,男人唇角上露出了一抹邪氣的笑容。

    只是,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能夠快速的了結端木玥的性命!

    嗜血劍上的黑色煙霧,正是他的神魂。雖然他不知道端木玥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是當那黑色煙霧升起的時候,他明顯的感受到了自己神魂的震蕩。

    他依附在端木逸塵身上的神魂,只有一縷。但就是這一縷,便控制了端木逸塵的身體,封印了他的靈魂。

    這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本體的實力太強。

    但是,如此強的他,竟然需要做這樣的事情。并且是受命于人。

    嗜血赤紅色的劍身上,黑色的煙霧繚繞完,端木玥從頭到尾都盯著端木逸塵面上的神色。

    雖然,他什么也沒有看出來。但是,他覺得嗜血說的不錯。有些人,越是在險境的時候,越是保持著鎮靜。

    也只有這樣的人,才配稱之為高手。

    榮辱不驚,只有欺騙的過自己,才能夠欺騙的住別人的眼睛。

    最后,不得不說的一句話就是:就像是他小爺這樣的人。

    因為他就是那種最會裝的,并且還是很能裝的。明明有些時候受的傷都快危及性命了。但是,他仍舊能夠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自然,這也是三獸最為痛恨端木玥的一點。

    因為,他每次嘴上都說,他沒事,不會死。可是事實呢?

    事實是,他最后沒有死。但是,他的人已經在鬼門關走一遭了!

    讓三獸最害怕的,也許不是端木玥最后真的死了。而是,他一次次的置自己于危險的境地。不讓它們幫忙,只允許它們看著。

    它們能夠找到一個這樣的主人,真的是它們的幸運。

    因為,很多主人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性命,從而舍棄魔獸。讓魔獸打前陣的。

    但是,端木玥呢?

    端木玥是,如果他認定了會是九死一生的事情。那么,讓他死,讓他一個人來承擔。

    契約魔獸,會因為主人的死亡。從而尋找下一個主人。

    如此,它們便能夠逃過一劫。

    可是,這是端木玥自己的想法。三獸一點也不喜歡這樣的端木玥。

    它們寧愿端木玥在危亡的時候讓它們來擋,讓它們站在他的面前。

    魔獸,往往比起人類更加看重情誼。也許是因為它們頭腦簡單。在它們的世界中,關系并沒有那么復雜。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不喜歡的人,我怎么對你都不過分。

    因為,我不喜歡你。

    本站訪問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即可訪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9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