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誅邪

第5卷暗潮峽谷 誅邪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玥兒,還真是冤家路窄。”

    忽而,一道清亮的聲音從端木玥的背后傳來。聽到這個聲音,端木玥嘴角上的笑容隱沒了。

    他轉過身,看著來人。不是別人。

    “大哥。”

    僅僅兩個字,端木玥一喊出口。他望著端木逸塵的人,眉頭蹙得更緊了。

    不知道為什么,他感覺自己大哥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詭異了起來。

    那一次,他第一次出手要殺他的時候。他便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縷不屬于他身上的氣息。

    而如今,端木玥望著他的人。他身上的氣息,已經完全的混雜了另外一道氣息。

    這道氣息……

    他盯著端木逸塵的人。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那道氣息很熟悉的樣子。仿佛,仿佛,在哪里感受過。

    并且是近距離的接觸過。

    “玥兒,還記得我在疾鷹一族和你說過的話嗎?”端木逸塵聲色不變的說道。

    他同樣是一對紫眸,并且是充滿著寵溺之色的紫眸。他看端木玥的目光不變,一直都是這般的溫柔。

    但是,就是這樣一雙溫柔的眼睛。接下來他說口出的話卻是如此的殘酷。

    “我說過,如果你來,我會殺了你。”

    “親手。”

    那張泛著淡淡微笑的薄唇吐出這番話來,柔情的目光不變。可是,眼底的色彩卻是陰冷的。

    “你,究竟是誰?”端木玥平靜的開口,一雙紫眸就這么盯著端木逸塵的人。

    “我是誰?”他勾起唇角,看向他的目光中帶著譏諷。“端木玥,爺爺被你害死后。你也我這個大哥也不認識了,是嗎?”

    這句話說完,他口吻倏爾一變。陰泣無情。

    “你是我大哥,還是誰?”

    端木玥一句話,透出的意思有多種。可是來人一聽他的話,便聽明白了。

    只是,明白又如何。他,只想要端木玥死!其他的,何必多說。

    劍起云涌,端木逸塵的手中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日光下,折射出陰冷的光澤。劍尖直逼端木玥的心臟。

    有毒?并且是劇毒。他的盯著他手中的劍,出現在自己手中的卻是弧形的爆刃。

    “暴風阻隔!”

    端木玥一道暴風阻隔揮出,并且放出了三獸出來。“不許殺人。”這是他對它們唯一的要求。

    只要……

    他看著端木逸塵,一對紫色的眸低泛著陰冷的光澤。只要,不殺人。他便有手段能夠保住他的命。哪怕只有一口氣在。

    “大哥!”

    三獸個個口氣義憤填膺,就在端木玥扭頭看過去。以為它們是憤憤不平,覺得他太殘忍的時候。

    他看到的竟然是它們太過于明亮的眼睛。也許,它們在興奮于他將它們放出來了吧。

    端木玥將三獸放了出來,端木逸塵同樣是放出了魔獸。不過,他放出來的不僅僅是黑馳。另外,還有一只蠱雕。

    蠱雕四只鋒利的爪子,背上一對翅膀。額頭眉心處一撮通紅如同火焰一般的絨毛。紅色的小眼睛盯著小赤等三獸。從它的眼中能夠看得到警惕。

    “黑馳,你對付那只蜥蜴和雪貂。我來對付這家伙。”蠱雕紅色的眼睛盯著面前的火鳳凰。

    它們同屬于飛禽,屬性相同,并且實力相當。

    小赤,域主一星巔峰。蠱雕,域主二星。

    它一只黑焰豹,盡管如今的等級是領主一星。可它的進步,是十分客觀的。可見它在這些日子中究竟有多么的努力。

    但是,它黑馳面對的可是領主七星巔峰的貂爺,還有領主五星巔峰毒液蜥蜴。

    一只兩只的都比它的等級高。讓它以一敵二。它黑馳有那個資本嗎?

    “小蟲子,它交給你了。”貂爺瞅了一眼毒液蜥蜴,然后它便跳到了樹上。它暫時不需要出手。需要的是,盯死自家大哥和那個男人之間的交鋒。

    “轟轟轟——”

    端木逸塵手腕翻轉,一道道劍鋒劃過端木玥的近身。當他落地的時候,他身后四五棵大樹倒下。

    要知道,這神域深淵中的樹,每一棵都需要四五個人才能夠環而抱之的。可見端木逸塵下手有多么的狠絕。

    “玥兒,既然你如此不愿意傷我。那不如乖乖的被我殺。”樹桿之上,他迎風而立。俯視著下面抬頭望向他的端木玥。

    他的聲音帶著蠱惑,是那種溫柔的會讓人誤解的聲色。

    “大哥,如果你僅僅只有現在的水平的話。今日,我不會死!”端木玥仰頭,說出口的話清楚明白。

    端木逸塵如今展現出在的修為在尊階術師二<!--中间广告位置-->階。雖說他端木玥如今只有術師七階巔峰。可是,他乃五行同修。而他,雙修土水兩系。

    五行同修,能夠相輔相成。

    再加上,如今這神域深淵中可是火法力濃郁。對于雙修中有水法力這點的端木逸塵,十分的不利。

    “玥兒,有一點,你錯了。”樹上,端木逸塵唇角處一抹邪氣的弧度。他看著他,同樣的紫眸帶著哂笑。

    “就算我只有如今的修為,你,同樣會死。因為……”他面上的表情忽然變得猙獰了起來。那雙眼睛,瞪得很大。

    端木逸塵雙手握拳,一滴鮮血滴落。明明那滴鮮血應該從空中滴落到地上的。可是,隨著他鮮血的滴落,突然端木逸塵所站的那塊地方亮起了一方法陣。

    鮮血滴在法陣之上,一道紅光。這紅光和神域深淵中的景色交互呼應。

    當那紅光消失后,端木逸塵依舊是端木逸塵。并沒有發現他有何變化。

    “玥兒,真不知道。當他醒來的時候,如果發現是他親手殺了你。”他的眉眼,溫柔傳情。薄艷的紅唇勾起。

    吐出的話,讓端木玥聽的深下了瞳孔。“不知道,他會不會瘋。從而……自我了斷了。”

    面前站著的人,依舊是端木逸塵。他口中的‘他’,并沒有指名道姓是誰。可是,不用他說明是誰,他也猜到了。

    就像是之前端木玥說的那句沒頭沒尾,可以理解成多種意思的話一樣。

    兩人雖然都沒有將話講的清楚明白。但是,兩人的心中都清楚。

    “那,我是不是應該今日將你斬殺?”端木玥聲音冷冽。

    既然他能夠對他說出這么一番話來。如果今日他沒有得手。會不會……他看著來人,想著,他會不會直接去向他的父親,端木嘯天動手!

    有些人,有些事。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何況,真要是把一個人逼到了絕路,那他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夠做出來的。

    “斬殺?”聽到端木玥的話,他冷哼了一聲。“如果你想動手,盡管來。”站在樹上的他張開了懷抱,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樣。

    端木逸塵的唇角微微勾起,眼神譏諷。只要他端木玥能夠下的去手。

    “嗜血!”

    冰冷淡然的聲音的傳入端木逸塵的耳中,他一對紫眸再次看向端木玥時。來人那一雙比他更加幽紫色的瞳眸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灰色透漏出縷縷殺戮的雙瞳。

    毀滅眸,通天殺意。

    盡管,它已經將自身所攜帶的殺戮之息降低到了最小。但是,不管是誰,只要是使用了它。都會被其所攜帶的殺意所左右。

    就像是端木玥當初無意,或者是被心中的殺意所吞沒的時候一樣。被毀滅眸所支配,只是殺戮的工具。

    如果,當時端木玥意識再薄弱一些,執念再淺一點。恐怕毀滅眸的器靈阿灰沒有醒來的時候,他便被奪了自己的身體吧。

    端木玥右手執劍,左手握住劍刃。劍身從他的眼前一寸寸的染紅,妖異攝人。

    嗜血劍身為神魔器,除了有神魔器固有的強勢之外。還有一項特異的能力。這個能力便是——!

    別看嗜血劍本身看起來就像是邪物,并且產生的器靈也是玩世不恭的不正常之輩。

    但是,第一任打造它的人。可是給予了厚望。

    并且,它也沒有辱沒了打造它的人的名號。在第一位主人的手中,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最后,因為斬殺之人伏尸百萬。而它本身也有所損傷。故而,它遇到了第二任重塑它的人。

    在這位手中,它便多了‘’的功能。

    并且因為這位,它從魔器一舉跨入到了神魔器的行列。因為,在它的身上,這位用了許多珍貴的東西。

    而這些東西,全部都是它的第一位主人給予的。

    只可惜,人的生命有限。它嗜血劍的第一任主人死后,它又陸陸續續落到了許多人的手中。

    它在那些人的手中,誕生的器靈逐漸變得邪戾了起來。因為,那些擁有過它的人,全數都是利益熏心極重之人。

    俗話說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而嗜血的性格,在這悠久的歲月中,逐漸被養成了這樣。用它的話來說,先邪笑一個,它變成這樣,實屬無奈滴。

    不過,它嗜血還是很喜歡自己這樣的性格的。

    因為,這個世界上缺少的,永遠不是弱者。

    而強者,總要有一些特異之處的,不是嗎?就譬如它如今的性格,讓人看到就發抖。興奮!

    赤紅的劍刃上染滿鮮血,一滴都沒有落在地上。同樣的劍尖直指從樹桿上跳落而下的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9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