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無色完全失憶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無色完全失憶

第5卷暗潮峽谷 無色完全失憶

推薦閱讀:

    “小子,你救人之前都不問清楚那人是不是好人嗎?”聽到端木玥的話,疾律也是無語了。

    這小子,就不怕被自己救活的人殺死嗎?

    畢竟,這個世界就像是他口中說的那樣。知人知面,不知心。也許,傷害的人就是你身邊最愛你的那個。

    最愛的人,都有可能會背叛。更別提是陌生的人了。

    所以,疾律望著端木玥。想要聽到一個比較理性的回答。

    但是,他從端木玥的眼中看到了失望。這小子,還真的是隨意救人。任性啊!被這樣的他救了自己的性命。疾律已經不知道是自己的幸運,還是不幸了。

    “好吧。從現在開始,我與你的距離保持在三米之外。”三米的距離,夠安全的了。這是疾律認為的。

    “三米之外?你也可以選擇三米之內的。”端木玥一對灰色的瞳眸盯著疾律的人。那眼神已經擺明了,如果他疾律敢靠近他小爺三米之內的話?他會讓他死的很難看。

    “你這小子,真不知道你這樣,為什么要救我。”

    對于端木玥,疾律明顯已經沒有辦法了。

    “要是早點知道你是這樣的人,我一定不會救你!”吃了我的藥,還要殺我?這世上真的就有他這么沒有人性的人。

    端木玥的心中已經認定了眼前這個男人不是好鳥兒。所以,說話句句帶刺的。

    也許,眼前這個男人使用紫幽魔瞳的本意不是要控制他做壞事。畢竟,那個男人當時說的是要自己去到他的身邊。

    但是,每個人都有無法觸碰的原則。而他端木玥,今生很透了想要支配自己的人或物!

    因為,那些無法磨滅的記憶都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上。

    一旦被人揭開了傷疤,或者是觸碰到了傷口。他會本能的攻擊。

    特別是,眼前這個人明顯的不好對付。端木玥在來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力量。這份力量,足以摧毀他。

    房間內,悄然無聲。一人警惕,一人懶散。

    直到,樓廊上再次傳來了腳步聲。

    聽著這個不斷靠近的腳步聲,端木玥小爺判斷,不是大長老疾云的人。

    ‘噠噠噠’,腳步停止在門外。推門而入的選擇而已,那人卻是停下了腳步。站在了門口。

    一門之隔。既然來了,卻又不推門而入?

    膽怯?害怕?還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端木玥都將心神收了回來。目光再次落在了屋內這個危險男人的身上。

    “疾天,既然來了。為何不進來?”疾律叫出口這個名字后,他整個人的情緒都不太好了。

    門外的是族長?瞧這個男人如此態度,難道是有仇。端木玥兀自猜測著。

    “你,真的醒了?”門外,疾天的聲音依舊是低沉的。讓人聽不出其中的情緒。

    “怎么,我的蘇醒,讓你失望了嗎?”疾律唇邊染上了一抹邪氣的笑容。眼底滿是嘲諷的味道。

    “嘎吱。”門被推開,疾天的人走進來。

    從門被推開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落在疾律的身上后。就沒有再離開過。“我怎么會失望。我高興還來不及。”這是疾天的心里話。

    只是,從他波瀾不驚的聲音中,聽不出任何的味道。

    是欺騙也罷,是真話也罷。就像是端木玥對他疾律有著厭惡一樣。疾律對于疾天,同樣厭惡的不得了。

    “見到我醒了,你是不是就可以離開了?我,可不想看到你太久。”疾律目光冰冷的瞅了一眼疾天,已經下了逐客令。

    “族,族長?”匆忙離去,匆忙回歸的大長老疾云一看到站在門口的疾天,整個人的情緒立刻緊繃了起來。

    “族長,你怎么會來……”疾云的話還沒有說出口,當她的目光落在床上。落在那個已經坐在床邊的男人的身上的時候。整個人,傻在了當場。

    “律,律……”她的口中輕輕的念著這么一個字,仿佛停不下來。眼淚,更是頃刻間淹沒了眼眶。

    “端木玥,你真的治好他!真的治好了他。”疾云來到他的身邊,一把激動的握緊了他的手。

    原本,疾云是想要來一個深情的擁抱的。可是,某個女人一想,她都還沒有和疾律,她最愛的男人擁抱過呢。

    所以,就變成了緊緊的抓住了端木玥的手。兩人四目相對,這一刻,疾云才發現。端木玥眼睛的顏色竟然變成了灰色?

    “小子,你對你的眼睛做了什么?”說變色就變色的。明明她離開的時候還是正常的紫色的。

    “美人姐姐,這要問你男人了。”

    “他不僅恐嚇我,還要威脅我?就是不知道,他的心底是不是也想要殺了我。”

    端木玥一邊說,一邊看著疾律的人。灰眸再次恢復紫色。房間內的殺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你這小子。我什么時候恐嚇你了?還威脅你。”端木玥的話在疾律聽來,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啊。

    這小子說的事情,他何時做了?真是真眼說瞎話。本事,還很強。

    “疾云,你們還真是找到寶了。這小子,可是不簡單呢。”

    疾律只不過是叫了一聲大長老的名字而已。可是某個女人卻已經沉醉在了一句話中。

    端木玥看到大長老臉上的表情,一顆心陰暗了起來。對于疾云,他端木玥還是很喜歡的。喜歡她的那份瀟灑,喜歡她的那份豪放。

    可是如今……

    因為一個男人,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她竟然迷失了自我的本性。

    一個人,如果將自己所有的幸福都寄托在別人的身上的話。以那個人的幸福為幸福,以那個人的悲傷為悲傷。

    這,究竟是幸福,還是悲傷呢?

    也許,疾云認為自己是幸福的吧。可是這在端木玥的眼中看來,絕對是悲傷的。

    他小爺從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發誓要做自己的主人。

    他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完成。為了心中的那一份執念。

    “族長,我先離去了。如果你想找我,就去城堡的大門。”端木玥最后看了一眼疾律,對于這個男人<!--中间广告位置-->。他心底知道,自己永遠也不會喜歡上這個人。

    一個人,既然給不了別人他想要的愛情。那么,就不要去碰。

    因為你一旦碰了,就是給了那個人機會。給了他念頭。那個念頭會在他的心中瘋狂的扎根,生長。

    端木玥想到這里,突然想到了一個男人。自己對那個男人,似乎也是給予了希望。

    不過,他小爺一撅嘴。“那個男人,是我的!”

    “這里,這里是哪里?!”端木玥的腦中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接著,黑色石門打開,無色的人被放了出來。

    “主人,他已經完全的失控了。”

    “他在我的空間內亂釋放黑暗法力。再不讓他出來,我的空間會出問題的。”大石的聲音響起在端木玥的腦中。他一抬眸,看到的便是滿眼警惕的無色。

    “你是誰?”他眼神陌生,眼底有著一抹眷戀混雜其中。無色確定自己不認識眼前這個黑衣青年。可是,又覺得他身上的氣息好熟悉。

    “我是你大哥的端木玥。”

    “大哥?”無色盯著端木玥,一番打量之后。“你分明就是女……”女人兩個字無色還沒有說出口,他的嘴便被人給捂住了。

    “臭小子,如果你敢說出來。我立刻就將你一個人丟在這暗潮峽谷中!”一個人被丟在這暗潮峽谷中,只能夠自生自滅。

    端木玥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本黑色筆記。“給你,好好看看自己寫的日記。”

    阿灰和阿銀已經告知他,說無色將對于他的事情記錄的很好。他們還幫他看了一遍內容。

    無色接過端木玥遞給他的黑色筆記,翻開,他能夠清晰的辨認的出。那上面的字跡是自己的。

    看完,無色的看向端木玥的人,眼神有些怪異。“大哥,原來你非常喜歡我啊。難道……”

    他的話停頓了一下。“難道,你對我有那方面的意圖?”無色的腦中想到了什么,看向端木玥的一張臉,白了些許。

    “身為大哥,我喜歡你不是正常的嘛。不喜歡你,還怎么照顧你……”端木玥小爺還想要說出一番大道理呢,一瞅無色的人。察覺到他眼底的神色是怎樣的?

    他小爺一張俊臉上笑容不見了,表情嚴肅的不能夠再嚴肅了起來。

    “臭小子,你該不會以為我對你有那方面的企圖吧?”他的聲音陰冷。如果,這小子敢說出口是,或者點頭的話?

    端木玥磨牙,切齒。身為大哥,他不介意好好的教育一頓他的!

    無色,很自然的就懂了眼前這個人的意思。“大哥,你沒有就好。”他的表情很平淡。仿佛因為端木玥的一句話而平復了心情。

    波瀾不驚的眼神,乖乖的就站到了端木玥的身邊。

    “大哥,我們接下來要做什么啊。”無色從日記中,已經了解了現在的狀況。

    他和端木玥等一干人進入到了暗潮峽谷中。他沒有變成魔獸,而端木玥變成了一只狐貍幼崽。他的記憶從踏入到這片土地開始,就不斷的失憶。

    直到今天,完全忘記了除了自己名字之外的所有事情。

    并且,是很重要的事情。

    “大哥我現在要去修煉新力量。”這才幾天啊,記憶就全部消失了?并且,端木玥小爺他很想要看一看啊。無色這家伙都在日記中寫了什么。

    怎么看完之后,看他的眼神立刻就變成了他會對他有所企圖一樣。

    想著,端木玥直接就奪過了無色手中的黑色筆記。一目十行,快速的掃完無色的記載之后。覺得很平常啊。

    無非就是一些小爺對他很好,他自己要知恩圖報什么的。

    可,怎么就被無色這小子看過之后。腦中產生了歧義的想法了呢?

    “端木兄。”

    端木玥帶著無色朝著城堡的黑色巨門走去,半路上就碰到了疾風。他狐疑的盯著端木玥身后的年輕人。

    這,又是誰啊。端木玥身邊三獸的模樣,他都有記住。怎么這個人……

    “風兄,你有什么事情嗎?”端木玥一點也沒有想要解釋無色的意思。他愛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好了。

    “這是大長老讓我交給你的。”疾風遞過三個木頭盒子。他也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只是受自己父親所托。想要請端木玥小敘一會。

    沒想到,他才找到大長老的人。她便將三個木盒子才給了他。要他交給端木玥。

    “哦。”救了人,收到了報酬。

    原本,這應該是一件好事情。但是端木玥的腦中一想到疾律那個男人,心情就十分的低沉。

    他隨意的就將東西丟到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不過,他才將東西丟進去。他家的三獸,外加那另外幾只。就起哄的要他小爺將所有的東西都倒入大石的空間內。

    說什么要盤點盤點寶貝。

    如今端木玥正煩躁呢,他們想怎樣,就隨他們的心愿了。

    再說,清點一下東西也好。正好看看自己都有些什么。

    “風兄,你還有什么事情嗎?”端木玥見疾風將東西給了自己后,并沒有離去的意思。

    “端木兄,其實,是我父親想要再見你一面。”

    “六長老?”

    “我父親依舊是在眺望臺。”疾風說著,抬頭望了一眼眺望臺的方向。

    他們身處這里,剛好可以看得到眺望臺。再加上他們都是修煉之人。端木玥一眼看過去,正好看到六張老疾席朝他揮手的舉動。

    “六張老邀請,豈有不去之禮。”

    依舊是這副風景,依舊有種天地盡收眼底的震撼。但是,再看這景色,端木玥再沒有當時那種感悟了。

    “這里,真是一個好地方呢。六張老很喜歡這里?”端木玥半靠在圍墻之上。

    當時的他,不過是一只狐貍幼崽。而如今以人的身份再欣賞這副美景。閉上雙眸,感受著從自己身邊刮過的風。

    “三長老,已經感悟到了嗎?”疾席轉過頭,看向端木玥的人。他的口吻篤定,但是眼底的光彩卻是奪目的。

    本站訪問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即可訪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9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