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紫幽魔瞳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紫幽魔瞳

第5卷暗潮峽谷 紫幽魔瞳

推薦閱讀:

    <!--

    -->

    “疾嘯,我今生注定只能夠負他。”她一句話說的深沉。

    她疾云不管眼前這個男人會不會好起來,有沒有救。她都不可能和疾嘯在一起的。

    因為,她的心中已經住下了一個人。一個男人。再也容不下其它的人了。

    “那,二長老真是可憐呢。”端木玥說道。

    雖然,他小爺很清楚一句話。

    那就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他端木玥是不知道二長老之前有沒有做過讓人可恨的事情。但是,就他那性格,他小爺就不喜歡。

    像他小爺這么豁達的人,都不喜歡疾嘯這樣的人。更別是性格稍微有點古怪的人。所以啊,大長老疾云不喜歡他。那真的是最正確的結果。

    端木玥走到床邊,坐下來。手指放在來人的動脈之上。

    “已經沒有脈搏了?”他初檢查著躺在床上之人的身體狀況。

    雖說,眼前這人已經沒有了脈搏。但是,他并沒有死亡。

    “是,服用了類似回魂丹一類的丹藥。”因為那丹藥鎖住了來人的心脈,所以才沒有死透?

    但是,就算是沒有死透。如果沒有意外發生的話,眼前這人也只能夠一生都這樣了。

    “小子,怎么樣。有救嗎?”盡管從很早開始,疾云就告誡自己。讓自己不要對疾律的事情抱有一絲一毫的信心。

    但是,今日聽到了端木玥是一名五品丹藥師之后。她還是忍不住對疾律的事情抱有一絲希望。

    因為,只有抱有希望。才會有所希望不是嗎?

    “美女姐姐,不要這么悲觀嘛。”端木玥瞅著疾云眨了眨眼睛。

    “這樣的人,還留著一口氣。怎么會救不活啊。”他信誓旦旦。看著疾云,說了幾味藥草。

    “小子,你真的能夠救得活他?!”大長老疾云聽到端木玥的話,整個人的神情十分的亢奮。

    “嗯,九成的把握他能夠蘇醒。”

    “至于他蘇醒之后……”端木玥停頓了一下,望著她。

    “什么?難道他醒來之后,是回光返照。很快就會真的死去?!”疾云想著,看著床上的疾律。她,不想他死。不想!

    “什么回光返照?”聽著某個女人的話,端木玥小爺挑著眉。“美女姐姐,你的腦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我是想要告訴你。雖然我能夠救活他,讓他蘇醒過來。但是,我無法做到讓他年輕態。”

    年輕態,俗稱一張年輕的臉。

    疾云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二十四五的年輕女人。但是,她所愛著的這個男人卻是九十多歲的高齡。

    那張長滿了皺紋的臉。雖然也是能夠看得出來男人年輕的時候,也是美男子一枚滴。

    但是,歲月就是一把殺豬刀啊。他來過了,就要留下很明顯的痕跡。

    “是這樣?”疾云聽完端木玥的話,撲哧笑出了聲。

    “你這小子,我才不知道你這小腦袋瓜了裝的是什么東西呢。”疾云微嘟起紅唇。視線落在床上男人的身上。

    “我愛他。所以,不管他變成什么樣子,我都愛。”

    “我,只想要他能夠醒來。”醒來,才有更多的機會。

    端木玥望著面前這個女人,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他將眼前這個男人救活了之后,迎接疾云的不知道究竟是幸福,還是更加的不幸呢。

    因為……

    “好了,美人姐姐還真是肉麻。”

    能救活床上這個男人的丹藥,端木玥的身上現在就有現成的。但是,他小爺本著斂財的原則。向疾云提出了三株四品藥草的代價。

    三株四品藥草就能夠救人一條命,真的是很劃算的一件事情的。

    待疾云出門,去尋找他說的那三株四品丹藥時。端木玥的手中出現了一個白色的瓷瓶。瓶中,只裝了一枚丹藥。三品丹藥,龍須丹。

    一枚三品丹藥,卻要換取三株四品藥草。

    這聽起來,仿佛端木玥占了很大的便宜。但是,龍須丹的珍貴。知曉它的人都知道,其實端木玥這么做真的是虧本了。

    龍須丹的藥效,和七品丹藥‘天鴻丹’的效果相差不大。能夠撫平服用者的一切創傷,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能夠救得活。

    有了這樣的丹藥傍身,端木玥每次出行都是能夠保證有命而歸的。盡管,他小爺沒有服用過一次龍須丹。

    但,這也是最后一顆了。這顆給了眼前之人,他小爺就算是想要再煉制,也沒有藥草可煉。

    再加上,他小爺一點也不想再煉制這種丹藥了。

    火老將世界之樹的根交給他的時候,告誡過他。最好不要讓人知曉有這龍須丹的出現。畢竟,龍須丹和天鴻丹的功效太像。

    但是,一枚是三品丹藥,一枚卻是七品丹藥。

    一旦有消息透漏,并且追查到了他小爺的身上。那將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的。

    再說了,他小爺又不欠死。不會想要隨隨便便的就死,也犯不著非要準備著龍須丹的。

    大長老疾云還未回來,端木玥便將瓷瓶中的丹藥倒了出來。喂某個男人吃下后,端木玥坐在床邊,等待某些人的醒來。

    “嗯……”嘶啞干裂的聲音。一聽這聲音,端木玥就知道有些人醒來了。

    不過,他小爺沒有將目光落在床上之人的身上。因為,他小爺對審美觀很有要求。對于不美的人,多看一眼的機會都不想給。

    雖然,就算是老人也是能夠分的出來美丑的。老帥大爺也不是沒有見過。

    但是,讓一個女人愛的如此之深,甚至是神魂顛倒的狀態。他小爺不是很喜歡。

    雖然,大長老疾云的臉上表現出來的神情,都是幸福滿滿的。但是,他有觀察到。那個女人眼底深處隱藏有顧慮。

    這種顧慮的原型,端木玥他自己猜測。可能就是這個男人并不愛她吧。

    房間內,床邊坐著的端木玥嘴角上扯出了一抹弧度。當然了,這都是他小爺自己的猜測。

    “大哥,他醒過來了。”貂爺瞄了一眼床上的那個老頭,說道。不過這聲音<!--中间广告位置-->,真的是非常的怪異。端木玥說不出來是什么感覺。

    “醒了就醒了唄。”他沒好氣的回答道。

    “大哥,你千萬不要回頭啊。”這道聲音是屬于小赤的。他一對紅紅的,小眼睛盯著床上的人兒。聲音十分的警惕。

    “不要我回頭?你們看到了什么了嗎。”端木玥說著,就要扭過去自己的頭。

    這人啊,都是這樣。

    別人越是不想要你做的事情,并且還出聲警告你。你的心底,就是會有一種劣性。就是想要去干干,去感受一下。

    而端木玥,就是典型的這樣的人。

    不過,他的頭依舊沒有轉過去。因為毒液蜥蜴化為了人形,雙手扭回了他的臉。

    “這個是要怎樣?”被小蜴固定住頭,端木玥心有不滿。他們一個個的,都看過了。卻唯獨不讓他小爺看?

    這究竟,是變成了什么樣子了嘛。

    不過事后,端木玥小爺無比的慶幸自己沒有扭頭去看啊。

    這要是扭頭了……

    “大哥,你可以扭頭了。”小蜴松開了他的手。這個時候,端木玥扭過頭,目光盯著床上。

    可床上,哪里還有人啊!

    “他人呢?”端木玥這句話剛問出口。,聽到了耳邊有喝水的聲音。他猛然看向自己的右邊,一個貌美如花的男人坐在他的身旁。

    “你,你……”他小爺的嘴角抖動,一對紫眸微瞇了起來。

    “你,就是大長老深愛著的男人?”那個,躺在床上的時候還是滿臉皺紋的老頭子?

    端木玥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之后。眼珠子來回轉動,不明白,為什么自家的三獸剛剛不讓他扭頭。

    “大哥,他剛剛醒來的時候,擁有的是一雙攝人心魄的魔瞳。如果你看了,一定會不可自拔的愛上這個男人的。”貂爺說道,臉上的表情極為的認真。

    “大哥,阿雪說的不錯。那雙魔瞳,不是這個男人天生的。應該是遭遇了什么,然后才擁有的。”

    ,這是紫幽龍蛟才會擁有的魔瞳。只要被這魔瞳看上一眼,不管與他對視的是什么人。只要是異性,一定會不可自拔的愛上他。

    而,如果不是異性的話。百分之九十都會聽從他的安排。

    ,可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會,不可自拔的愛上他?”端木玥聽到小雪的話,心中疑惑了起來。難道,這就是大長老疾云會愛上這個男人的原因嗎。

    “不可自拔的愛上她?小子,你這是愛上了哪家的姑娘。”坐在端木玥身邊悠閑的喝著茶水的疾律問道。

    眼前這個黑衣的年輕人不喜歡他,可是表現的非常明顯。不過,應該是他救了自己。

    他疾律雖然這么多年以來,都是躺在這個房間,這張床上的。但是,他的意識還停留在暗潮峽谷中。

    “小爺喜歡男人。”端木玥挑眉,斜視了一眼某個男人。起身到其他的地方去坐了。

    “哦,原來你是喜歡男人啊。”疾律的聲音里沒有半點的驚詫之意。“那,你覺得我如何?”

    他還故意露出了一副淺笑的樣子,仿佛這樣的他是最美的。

    “你?”

    端木玥看著他。他小爺說自己喜歡男人,已經是不想要和這個男人多說一句話的意思了。可是,他竟然還自戀的推薦了自己?

    “怎么,你剛剛那一眼不是打量我的意思嗎?我的容貌,這世上可沒有幾個人能夠媲美的。”

    剛剛那一眼?

    某小爺記得,他剛剛是用了斜視的目光瞅了某個男人一眼了吧。

    這世道,難道真的是亂了嗎?他是斜視,斜視!怎么斜視也變成了打量的意思了。

    “你覺得,你有小爺我俊美嗎?”端木玥右手手背支著自己的下顎,一對紫望向他。

    眼前這個男人確實是美。但是,他眼底的那一抹陰霾卻是怎么隱藏都隱藏不住了。盡管,他現在給人的感覺是人畜無害的。

    “小子,如果你是女人……”疾律說著,他一對黑眸突然變成了幽紫色。

    “大哥,別看。”

    “大哥!”

    但是,三獸再說什么,都晚了。因為,端木玥和疾律的視線已經撞上了。并且撞了個徹底。

    “阿玥!”毀滅眸一聲大喊。

    端木玥一雙紫眸沉浸在來人那對之中。只是一眼,他的心神便崩潰了。腦中想著那個男人說的話:過來,你過來我身邊……

    半步,端木玥的腳才抬起來。便立刻又落到了地上。同時,他抬頭之時,一雙紫眸變成了灰色。整個房間,瞬間被一股殺氣所充斥著。

    “你,不要挑戰小爺的極限。”端木玥的聲音冰冷。看向他的目光中殺意濃烈。

    雖然,他小爺答應了要將眼前這個男人救醒。但是,他和大長老疾云的約定已經做到。

    如果眼前這個男人對他別有用心,甚至想要控制他的人?端木玥的嘴角上勾勒出一道邪氣的弧度。

    他小爺不介意讓他知道,什么是地獄的色彩。

    “小子,身上寶貝不少啊。”疾律收起了他的。剛剛,他不過是想要試探一下這個年輕人而已。

    沒想到,他自己卻被警告了。

    “是不少。”生硬的語氣,端木玥瞅著疾律的人,并沒有放棄使用毀滅眸。

    在他看來,面對危險系數這么高的人。一定保持絕對的警惕。這一刻,端木玥不僅僅是精神力,就連那股新掌握的力量,都提升到了最高的境界。

    “你小子真是警惕。”疾律看著端木玥全面武裝的架勢。好像他一有異動,他就要將他就地正法一樣。

    不過,他想的沒錯。端木玥的心中確實是這么想的。

    “你救了我。我可沒有忘恩負義到會殺你。你放心吧。”就算是疾律,他的鋼之力已經達到了快飽和的狀態。可是,在面對如今的端木玥時,他依舊是有一種危險的感覺。

    這份危險,來自于靈魂的顫栗。

    “你什么人,什么人品。我怎么知道。十惡不赦的人,會說自己十惡不赦嗎?”

    “這個世界上,知人知面,不知心。”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9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