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鬼面重塑回魂丹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鬼面重塑回魂丹

第5卷暗潮峽谷 鬼面重塑回魂丹

推薦閱讀:

    “端木玥,你給我等著!”疾易聽到疾風的話,緊握的拳頭咯吱作響。

    端木玥對他的恥辱,他疾易遲早是會報這個仇的!憤懣的離去,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眼睜睜的看著疾易消失,疾風才再次回到房間內。

    “族長,你這是陷我于不義啊。”端木玥慵懶的聲音。如今的他趴在小赤的頭頂上,半磕著紫眸。

    明明他說這話的用意在于,疾天無意中就又幫他樹立了一個敵人。可是看他小爺的模樣,分明就是滿不在乎的模樣。

    “他三長老的位置不錯。廢了他,剛好你可以坐上去。”

    疾鷹一族內部的權利是這樣分布的:族長的權利最大,其次是長老。長老從一到十,權利依次遞減。

    也就是說,大長老的權利僅在族長之下,接著是二長老,三長老……十長老。

    如果這一刻端木玥答應了當他們疾鷹一族的長老,他的地位瞬間就比疾席還要高了。

    疾席,不過是一個六長老而已。所以在曾經的三長老疾易的面前。他總是不愿意多說一句話的。

    可是,某些鷹天生就是命里犯賤啊。別人不愿意多理他,可他偏偏就愛去招惹人家。

    “那就是說,我上面還有兩人嘍?”端木玥開口道。只是,隨著他的話落,兩人的腳步聲就從走廊上傳遞了過來。

    房間的門再次被推開,一男一女走進來。

    他們的模樣,比起疾風都要年輕。最最重要的是,男的俊,女的靚。身上穿著的衣服,前衛的不行。

    那男人掃視了一眼屋內的人,最終將目光落在了紅眸青年的頭頂,那只白色狐貍幼崽的身上。

    女的,一進門,就點起了疾風的下顎。聲音酥魅。“小風風,有沒有想云姨啊。云姨可是很想你呢。”說著,她還將頭靠在了疾風的胸膛上。仿佛這樣很有安全感一樣。

    “大長老,二長老。”疾風對于大長老疾云的舉動沒有半點訝異的神色。一步退后,疾云還沒有靠上他胸膛的時候。他便拉開了距離。

    疾云喜歡調戲年輕小伙子,這是疾鷹一族公開的秘密。所以,對于她任何出格的舉動,該適應的人,早就適應了。

    “你這臭小子,每次都這樣。云姨我又不是洪水猛獸,有這么可怕嗎?”疾風后退一步,她沒有靠到結實的胸膛,疾云一點都不介意。

    她的食指繞著自己的卷發,一雙眼睛盯著端木玥。“族長,這就是你昨晚提起的端木玥嗎?”

    疾云聲色帶著略微的撒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總之,對于這個女人,端木玥還是蠻喜歡的。

    最起碼,第一眼,她看向他小爺的目光中,沒有夾雜任何的情緒。只是單純的見到一個陌生人一樣。

    但是,另外一位就不同了。那一位,完全就把端木玥當成異類了。那視線,真的是恨不得將他小爺給解剖了啊。

    看看,他小爺的腸子是不是正常人的長度,心肝肺是不是正常的顏色……

    嘖嘖,真是可怕的男人。特別是,這個男人的真實年齡一定不小了。畢竟,他可是能夠當得上這疾鷹一族二長老位置的人。

    疾易那個三長老都是一副大叔接近老頭子的模樣了,而他這個二長老竟然是一名比疾風看起來還要年輕一點的小伙子?

    世界上,雖然詭異不合理的事情很多。但是,眼前這個男人絕對是一個老男人,這點絕對不會錯的。

    “疾云,不許你……”身為族長,疾天十分了解大長老疾云的為人。但是,他警告的話還沒有說完,某人想要做出的舉動,已然是做出。

    “大哥!”小赤聲音急切。伸出的,想要將端木玥抓回的手臂以失敗而告終。原本慵懶的趴在他頭上的人兒,已經不見了蹤跡。

    “疾云,你什么意思?!”貂爺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她的手。

    那里,端木玥被掐著脖子,懸空著。

    不過,反觀端木玥的狀態,很淡定。甚至連腿也不登一下。就這么乖乖的被人掐著脖子,半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美女姐姐,如果你抱著我。我會更樂意的。”通常的情況下,端木玥如果被人掐住了脖子。他小爺早就炸毛了。

    不過,今天例外。因為他并沒有在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上感受到一絲一毫的殺氣。也就是說,她是在試探自己嘍。

    “美女姐姐?”喃喃自語。疾云一番舉動,在她看來,端木玥就算不惱。也不會如此好脾氣。甚至,還叫他美女姐姐?

    “族長,你這次找的人不錯啊。”她疾云向來就是喜怒于外表的人。一聲夸贊,她便松開了掐著端木玥的脖子,改為抱在了懷中。

    其實,剛剛她根本就沒有使用力氣。只是單純的想要將端木玥揪起來。但是,如果揪毛皮的話,會疼吧。所以她才使用了掐著他脖子的方法將端木玥提了起來。

    找的人不錯,還用得著疾云說嗎?一族族長的疾天在心底這么想著,但是面上絲毫都沒有表現出來。

    “美女姐姐,你真好。”端木玥被順著毛,一雙紫眸閃亮亮的盯著疾云的人。他小爺有注意啊。某些人的目光啊……

    如果目光真的能夠殺人于無形中的話,他小爺一定死了千萬回了。

    不過,對于那人十分矚目的視線。端木玥似乎很喜歡。

    白色狐貍幼崽的他直接跳到了疾云的肩膀上,蹭著她的臉。蹭一下,說一句好聽的話。然后就是眼神瞟著某個人更加犀利的視線。

    這一刻,端木玥小爺好像要大喊一聲:二長老,有種,你來咬我啊。來咬我。

    端木玥刻意的親近,還有二長老疾嘯身上散發出來的若有似無的力量。疾云紅艷的嘴角上勾起一抹弧度,將她肩膀上的狐貍幼崽揪住,然后直接丟回到了小赤的頭頂上。

    “你這小家伙,真是不乖。”疾云沒好氣的說道。不過,并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而被丟飛的端木玥,扁扁嘴。話說,他小爺都還沒有玩痛快呢。還想要看二長老更加精彩的表情呢。

    “族長<!--中间广告位置-->,怎么不讓這小子喝下飄渺湖的水。這樣交談,你不覺得別扭嗎?”疾云直接坐在了疾天的工作桌上,雙手環著胸。

    “我覺得沒差。”端木玥再次回到自家小赤的頭上,依舊懶散的要死的樣子。嘴上,他小爺雖然是這么說。但是,如果能夠恢復人的模樣,無限之好。

    “疾風,你去取一筒飄渺湖水來。”疾天吩咐道。

    一桶?

    趴在小赤頭頂上的端木玥聽到疾天如此說,望著轉身離去的疾風。整個人有些傻傻的。

    一桶?他小爺確定自己的沒有聽錯的。

    要變成人,真的需要喝下一桶的飄渺湖水嗎?端木玥瞅瞅自己嬌小的身板,再想象著那一桶。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要是喝下去,一定感覺非常的差。他臉色陰暗了下來,思考著,等會兒水來了,究竟要不要喝下去。

    走廊上再次響起腳步的聲音,疾天再次推門而入。他一進門,就敏銳的發現,端木玥的視線落在了他的身上。

    端木玥上下掃視著他。發現,疾風并沒有提很笨重的桶啊。最后,他小爺的目光鎖定在了他的手上。

    疾風的手中,提著一截竹筒。竹筒的長度,不知道有沒有十厘米。原來,這就是疾天族長口中的一筒飄渺湖水啊。

    咕嚕咕嚕,三兩口端木玥就將竹筒中的水喝干了。因為喝完飄渺水之后會變回人。所以他小爺故意跳到了地上。

    但是,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足足五分鐘都過去了。

    端木玥望著疾天。覺得這樣還不夠,又跳到了桌子上瞅著他。

    “沒變?”疾天喃喃自語。端木玥看著他,他同樣是盯著端木玥的變化。“疾風,再去多打幾筒過來。”

    一筒不夠,多喝幾筒也許就有效了。

    最終,端木玥又是四竹筒飄渺湖水下肚。盡管那一筒的水量沒有多少。但是這五筒下肚之后,端木玥直接喝的平躺了下來。

    他的爪子放在自個的肚子上,真的是有一點的重量,就漲的難受啊。

    “族長,這什么情況。不是說喝了飄渺湖水之后,就能夠變成人嗎?”他小爺喝了五筒的份,人沒有變成。唯一變的,就是他小爺有肚子了!

    消化,這一肚子的水,必須要消化啊。

    “竟然沒有變化?端木兄,你該不會不是人吧。”疾風大膽的猜測,目光懷疑的盯著他的人。

    “你才不是人呢!”

    瞪,端木玥一對紫眸死瞪著疾風的人。瞪的他都不好意思看他了。

    他小爺喝了五筒飄渺湖水,都沒有說他們的水是假的,就已經充分的表現出了他小爺高尚的人品。

    但是,他小爺不說。竟然使得疾風這家伙懷疑他的種類來了!他小爺不是人,是什么啊。

    “端木玥,變成人這件事情先放一放。我們先來談談你當三長老的條件吧。”

    “什么,這家伙還沒有同意當我們一族的長老?”大長老疾云聽到族長的話,眼底滿滿的詫異。

    “族長,我看這小子不太想當我們疾鷹一族的長老。”萬年不說話,一開口,二長老疾嘯說的話便是幾位不想要聽的話。

    他小爺想不想當,他自個都不知道呢。端木玥聽著他們交談,眼神交流,一言不發。

    “想不想,要看。我們一族能不能夠滿足他的要求了。”疾云唇上勾起一道邪肆的弧度。望著端木玥的人,看來,她還是小覷這家伙了。

    “美女姐姐真是懂我的心。”端木玥故作艱難的移動著自己的身體,勉強的坐起來。

    “小子,不知道你有什么條件。”疾嘯盯著他,再次開口。

    “提條件之前,我想要先問族長幾個問題。”

    “問。”疾天答道。

    “族長,我想知道你有沒有聽過‘血滴子’‘九尾蛇皮果’‘天心火沸蓮’。”

    血滴子,九尾蛇皮果,還有天心火沸蓮,都是六品藥草。并且都是‘’中要用到的藥草。

    ‘’的丹方中一共僅有十種藥草。

    上古禁忌丹藥榜中,只有是榜上有名的前十丹藥。其配方都只有十種藥草。并且其中五成都是和丹藥品階相同等級的藥草。

    也就是說,這排行第十的‘’的丹方中,有五種藥草都是六品的藥草。

    其中,血滴子最難尋。

    除去血滴子,其他的四種六品藥草。只要你有錢,你一定能夠搞到手。

    但這前提一定要是,你必須要有錢啊。有錢!

    端木玥小爺心中羞澀一笑。就他小爺那小荷包,怎么夠價啊。

    所以,沒錢的前提下,就要從其他的地方下手了。在他小爺看來,這疾鷹一族就不錯。很肥的羔羊一只啊。

    “都是六品藥草?”疾天準確說出了三種藥草的品階。單從這一句話中,端木玥就得到了他想要問話的結果。

    “是的。我需要這三種藥草。”

    “你,是丹藥師?”身為族長的疾天大膽的猜測。就算端木玥不是,那也一定認識有丹藥師。

    難道,他們這批一起進入暗潮峽谷中的那些人類中,就有丹藥師的存在?

    三種六品藥草存在的丹藥,不知道會是什么品階。但是不管是什么品階,最起碼也要是六品丹藥!

    六品丹藥在暗潮峽谷中,那可是珍寶一般的存在。有價無市。

    “是不是丹藥師都沒差。只要族長你答應幫我尋到這三種藥草,我就答應你們當這個三長老。”

    “九尾蛇皮果乃是冥蛇族皇室最愛的一種水果。而天心火沸蓮,則是天貂族內的一處火山之內才會生長的蓮花。”

    “至于血滴子。”疾天在說道這里的時候,搖了搖頭。“如果只有九尾蛇皮果和天心火沸蓮的話,我們疾鷹一族能夠幫你尋找到。但是血滴子,無能為力。”

    整個暗潮峽谷中,只有一個地方生長有血滴子。但是那個地方,沒有人敢涉足。

    本站訪問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即可訪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9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