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飄渺湖水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飄渺湖水

第5卷暗潮峽谷 飄渺湖水

推薦閱讀:

    <!--

    -->

    “阿玥,你感覺你的身體怎么樣。”他們一行人跳下了黑色巨門,來到了地面上。端木玥活動著筋骨,毀滅眸問道。

    “怎么樣?很好啊。重來沒有這么好過。”他深呼吸一口空氣,臉上表情享受。

    端木玥說的不錯,他真的是從來沒有這么好過。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不得了。輕易一步,仿佛能夠飛起來一樣。

    從黑色巨門頂端,端木玥真的是縱身直接跳下來的。

    他當時的舉動,可是嚇壞了小赤等獸。魂都飛了。可是,當他們看到端木玥下降的速度很慢的時候,一雙雙眼底都呈現出了震驚的神情。

    “沒事就好。”毀滅說完這句話,便沉寂了起來。

    “阿灰,你說他是達到了那個境界了嗎?”端木玥的身體內,次元眸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因為那個境界,根本就是端木玥此時此刻不可能達到的。

    就算是那種能夠達到這種境界的人,也需要看,他有沒有那個悟性。

    “阿銀,我知道你不敢想象。”毀滅眸看著他。

    “我,也不敢想象。但是,端木玥這種狀態,確實很想那個境界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特別是,他在身體,還有精神力都要崩潰的那一刻。世界之樹突然發出了刺目的白光。”

    毀滅眸說著,腦中想象著當時發生的一切。世界之樹突然爆發出了刺目的白光,那光籠罩了端木玥整個身體。

    世界之樹可謂是世界的本源。被這種力量修復了身體,端木玥會有怎樣的變化,都會是不可預料的。

    “阿灰,那你的意思是。”次元眸停了下來,他的目光望著毀滅眸。“他,已經達到了‘掌控’的入微之境了嗎?”這個境界,原本是端木玥可望不可即的境界。

    掌控之境,是修為突破破階術師才能夠擁有的一種精神力的境界。

    端木玥原本的精神力就是比自己修為更高一個等級的境界。如今,因為今日他莽撞的行為。激發了世界之樹,竟然讓他在無意中獲得了如此的好處。

    可是,如果說今日的一切都是偶然,是不可多得的機會的話。

    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夠干出這么不要命的行為。

    毀滅眸和次元眸之間的對話,端木玥一點也不知情。他只是活動著自己的身體,啪啪啪作響的聲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不運動了許久了。

    “端木玥,你餓不餓啊。”昨夜,疾草被貂爺看得死死的。就算是撓撓癢,也會遭到貂爺嚴厲的目光。

    他,真的是已經知道端木玥在修煉了。所以,沒有想要去打擾他的。

    畢竟,疾草也認清了自己是來求端木玥辦事的這個道理。所以,他要投其所好。這樣,他才有勝算的機率。

    昨夜,已經錯過了。今日,切不可以再錯過機會啊。所以,疾草熱心腸的問道。

    一夜了,他想,端木玥一定是餓了。如果都沒有餓了,那他的機會就來了。

    “餓不餓?”端木玥挑著眉,停下了自己所有的動作。瞅著某草明顯有所圖謀的目光。

    話說,單純的獸就是好看懂。瞧瞧某草心熱眼熱的視線,這要是沒有圖謀,那就真的怪了。

    “端木兄,昨天我父親的建議,你怎么想。”疾風開口說道,看著端木玥的人。“雖說最后被三長老破壞了。但是,我父親很關心結果。”

    疾風和疾草明顯就不一樣。因為疾風大概摸清楚了端木玥什么樣的性格。所以他直接開門見山的說了。

    結果也很明顯,端木玥小爺直接無視了疾草,視線落在了疾風的身上。

    “疾風,你昨天也看到了。不管小爺我同意不同意,你們內部的問題很大。”

    “內部問題解決不了。就算我同意了,你們也給了長老的位置。但是……”端木玥看了一眼疾風。

    “如果你們給的長老之位只有稱呼,沒有實權的話。小爺可沒有興趣。”

    端木玥聳聳肩。“沒有好處的事情,小爺一向不喜歡。”

    “就算有好處,那也要看小爺有沒有心情去做。”

    總的來說,他端木玥就是任性,就是難搞。

    這點,從疾風見到端木玥,對視上他眼神的那一刻起,他就看出來了。

    所以他在那一日,做出了最好的抉擇。選擇端木玥當他們的盟友。

    這樣,不管端木玥日后是強,是弱。他們都不會吃大虧。

    如果日后他們發現端木玥很弱,大不了他們就毀約,將端木玥變成階下囚就好。但是,如果日后端木玥是強者,那么他們友好的第一次,會將端木玥的心拉入到他們這一方。

    所以說,疾風真的很聰明。

    而且,他的眼光很不錯。端木玥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強者。

    “端木兄,你放心。如果你答應當我們一族的長老。一定是有實權的長老。”

    有實權的?端木玥聽到疾風的話,視線重新落到了他的身上。疾風很少說沒有把握的話,如果他這么說了……

    他別有深意的盯著他,又將視線落在了疾草的身上。

    “端木玥,我風哥說的不錯。只要你答應……”疾草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在他以為端木玥聽到他如此確定的回答之后,一定會答應的時候。端木玥卻一口回絕了。

    疾草聽到端木玥‘不’的回答。整個人直接傻在了原地。

    “端木玥,你,你真的不當我們一族的長老?”在疾草看來,這可是萬年的好處啊。

    “你們讓小爺當,小爺就當嗎?”

    再說了,當時,疾席那只老疾鷹問他小爺的時候。他小爺也沒有要答應下來的意思。

    畢竟,什么事情一口答應下來了。就沒有更多的好處了。

    想要求他端木玥辦事,沒有足夠的好處。他小爺一向是不干的。除非,被逼無奈的時候。

    “端木玥,你不再想想嗎?好好想想。要知道,當上了我們疾鷹一族的長老之后,好處很多的。”

    “不用想了。”他看著疾草,繼續說道:“小爺缺的東西不多。<!--中间广告位置-->現在唯一最喜歡的,就是面前這扇大門了。”

    “但是,小爺知道這扇門,你們一定不會送給我的。”就算送給了他,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帶走啊。

    端木玥的空間戒指中,似乎放不下面前這扇黑色巨門的。

    “端木兄喜歡這門?”端木玥親口說出自己喜歡他們城堡的黑色巨門,疾風還是有些意外的。

    因為,在疾風看來,面前這扇大門,真的沒有什么特別之處的。他知道端木玥似乎是喜歡這扇門,但不確定。

    如今,端木玥親口說出來了。他才敢確定。

    “是啊,超喜歡呢。可惜,可惜了。”端木玥搖搖頭,完全不抱希望。

    “端木兄,如果你真的喜歡。可以去見見我們族長,也許族長他會答應……”

    “風哥,父親他不會答應的。”疾草聽到疾風對端木玥說的話,篤定的開口。他看著面前的黑色巨門,雖然他也沒有在門上感受到什么奧妙之處。

    但是,從他三歲的時候。父親就告訴他,他們疾鷹一族的城堡,最珍貴之處就在于大門。

    雖然疾草一直不知道這大門上有什么秘密,但是這門是他們城堡最珍貴的地方。他的父親,怎么可能會將這大門送給端木玥啊。

    “端木玥,雖然這門我們給不了你。但是,有一樣東西想必你一定會感興趣的。”疾草一邊說,一邊想著那樣東西。

    雖然,那東西對他來說,沒有什么用處。但是,對于人類來說,那可是最好的東西了。

    只是,這個時候,疾草還不曉得。那樣東西對于端木玥來說,竟然沒有一點用處。

    如果,他早知道會是那樣的結果的話。他發誓,絕對不用那樣東西來誘惑端木玥啊。

    真的是得不償失了。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我一定會感興趣的東西?”端木玥聽到疾草的話,目光詭異的盯著他。

    “飄渺湖的水。喝下去之后,能讓你們人類變回人的模樣。”

    變回人?

    端木玥聽完疾草的話,眼底猛然一亮。難道說,自己大哥端木逸塵就是喝下了飄渺湖的水,所以才可以維持人的模樣的?

    “快點,你這家伙給我快點干活!”響亮的聲音,還有著鞭子抽啪的聲音。端木玥的視線望過去,當他看清楚之后。心情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該死,你竟然敢讓本太子給你們干苦力?你們知道本太子是什么地位嗎?!”太叔奇身上三道血淋淋的鞭痕,可見抽他的人使用了多大的力氣。

    他的腳邊東倒西歪著兩個木桶,有一個已經裂開。應該是他剛剛肩扛的,因為鞭笞而掉落在了地上。

    端木玥的這個角度看過去,能夠看得到太叔奇的手上,已經長滿了血泡。應該是從昨夜開始,他便開始干活了。

    “又是這句,又是這句!你他媽的還會說其他的嗎?!”

    “太子是吧?你在人類的世界也許是太子。但是你在這里,只是一名奴隸!”手中拿著鞭子的疾鷹一聲怒喝,他的話清晰明白的告訴著太叔奇如今的地位。

    人類在暗潮峽谷中,只是最低下的地位。

    “端木玥,如果你當了我們一族的長老。那個人類……”

    “草啊,剛剛聽你那么一說,好像那什么飄渺湖的水是珍貴。但是。”端木玥在疾草還沒有說完話之前,打斷了他的話。

    他的視線有意的指向太叔奇。

    昨天,太叔奇還是白鼠的狀態。而如今,他已經變成了人類的模樣。

    這樣,分明就是特指了,只要抓到的奴隸是人類。都會給他們喝下飄渺湖的水,然后讓他們變成人類,之后干苦力的。

    “這個,呵呵……”疾草明白了端木玥的意思后,傻笑著。“端木玥,此飄渺湖的水,非彼飄渺湖的水的。”

    “哦,不一樣?”端木玥很有探究之意的望著疾草。

    “那,怎么個不一樣法啊。”

    “就是,就是……”疾草眼珠子滴溜溜轉。嗚嗚,他想不出來哪里不一樣啊。最后,他將視線落在了疾風的身上。“風哥,你來說。”

    疾草這番舉動,可是讓端木玥小爺對他刮目相看了一下下。

    “端木玥!端木玥!!!”憤怒的聲音,聽得端木玥有些無語。因為,沒有回頭他便知曉了說話叫他的人是誰。

    不過,頭頂著他小爺的小赤轉過身之后。端木玥發現,某太子的視線并沒有落在他的身上啊。

    那視線……

    “端木玥,我們好歹同為人類。你怎么能夠眼睜睜的看著我在受苦!”太叔奇的聲音咬牙切齒。仿佛端木玥是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

    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不遠處的端木玥。雖然他不曉得端木玥的瞳眸何時變成了綠色。但是,這人的模樣絕對是端木玥沒錯。就算端木玥化成了灰,他也能夠認出他來。

    太叔奇眸光狠毒,說出的話,帶著理所當然的意味。

    “太叔奇,連小爺的人都能夠認錯。同為人類?你看清楚,小爺現在是獸一只。”

    “再說了,曾經同為人類。就這理由?小爺就必須救你?”

    端木玥用著看白癡一樣的目光望著他。原本,看到這家伙在受苦。他小爺還是有那么一丁點的同情心的。

    可是現在?太叔奇的死活,于他小爺何干?!

    太叔奇原本死死的盯著化為人形的毒液蜥蜴。聽到端木玥說話,視線猛然落了小赤的頭頂上,那只白色狐貍幼崽的身上。

    “端木玥,你,你……”太叔奇的人看看毒液蜥蜴,再看看狐貍幼崽。“你,學了分身術?”

    分身術,太叔奇一直都知道有這門法術武技。并且,這門法術武技是他們凈土國皇室最大的秘密。但是,這門法術武技修煉的起始點是修為達到尊階以上才可以修煉的。

    但是如今……

    太叔奇盯著一個人形的端木玥,一個獸態的端木玥。很明顯,獸態的白色狐貍幼崽才是端木玥的本體。

    “分身術?”端木玥盯著太叔奇震驚的表情。忽然,他小爺咧嘴一笑。“是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9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