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三長老疾易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三長老疾易

第5卷暗潮峽谷 三長老疾易

推薦閱讀:

    “三叔,我要娶月月為妻!”疾草一聽三叔疾易話,明然感受到了敵意。

    “你父親已經答應了鳳族的提親。蘇月已經是鳳輕未過門的小妾了。所以,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疾易一番話,原本是想讓疾草死了娶蘇月的心的。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疾草一聽完他的話,整個人直接暴走了。

    “什么!答應讓月月成為鳳輕那個混蛋的小妾?”

    疾易口中‘小妾’兩個字說出口,他的人便被疾草抓住了衣領。通紅瞪大的雙眸瞪著他,讓疾易感受到了恐怖。

    疾草,別看他人傻傻的。他在疾鷹一族的地位,可是實打實的。

    他的鋼之力,已經達到了鋼化雙臂的程度。

    鋼化之力最強的狀態,便是鋼化全身。鋼化的表現,便是被鋼化的地方呈現漆黑之色。

    “阿草,你冷靜點。你,你要對三叔做什么!”疾易眼看著疾草竟然鋼化了一只手臂,并且那只手臂還高高的抬了起來。如果這一拳要是打了下去……

    他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阿草!”看到要發狂的疾草,疾天一聲怒喝。

    “爹,你為什么要答應!你明知道鳳輕那家伙是個什么樣的人!”疾草吼道。

    蘇月,就算是疾草沒有認清楚自己心的時候。也是他最重要的妹妹,是他十分珍視得到存在。

    如今,他更是認清了自己對蘇月的感情。

    “為了,全族。”

    “全族?”

    疾草聽到自己父親的話,他直接大笑出了聲。“爹,為了全族。就可以犧牲月月的幸福,就可以犧牲席叔一家人的幸福。犧牲,你兒子我的幸福嗎?!”

    疾草大笑,痛苦的咆哮。

    “爹,你醒醒吧。你就算是將月月送到了他們鳳族。如果今年我們拿不到前三的話。我們依舊要被趕出城堡!”

    他的話毫不留情的捅著疾天的心。這個道理,疾天怎么會不懂。可是,鳳族給了他們希望,哪怕這個希望實現的機率只有萬分之一,他也會同意!

    他們疾鷹一族,絕對不能夠被趕出這座老祖宗留下的城堡。

    “疾席,我今天來到這里。就是想要和你談一談蘇月和鳳輕的婚事。”身為一族之長的疾天望著疾席,蘇月的父親。

    年輕一輩的婚事,只要父母同意,便沒有任何的問題。至于自己兒子的幸福,疾天看了一眼疾草。

    在他的心中,疾草的地位和整族的人,根本沒法比。

    疾天的心中,疾鷹一族的事情永遠都是第一位。

    “族長……”疾席剛剛開口,蘇月便慌了心。

    “爹,我不愿意嫁給鳳輕。如果你強迫我,我,我……死給你看!”蘇月見自己父親竟然無動于衷,只是皺眉看了一眼她。一狠心,她直接躍上了眺望臺的圍墻之上。

    “月月,月月你這是干什么!快下來,趕快下來。”蘇月如此舉動,嚇得疾草一顆心急的就差停止跳動了。

    而疾風一看自己妹妹如此無理取鬧,一聲怒吼,一把將她的人扯了下來。嚇得蘇月直接白了小臉。緊咬著下唇,她一張臉上滿是委屈的神色。

    “哥……”她委屈的叫到。

    可是,不管是疾風還是疾席,都沒有做出關于她婚事的任何表態。這讓蘇月寒了心。

    “哥,你和父親,一點都不愛我!”眼淚啪嗒啪嗒的掉,疾草心疼的將蘇月摟入懷中。場面一時間除了哭泣的聲音,再無其他聲音了。

    “唉,鬧夠了沒有?鬧夠了,小爺我就離開了啊。”場面太混亂,端木玥早就想要離開了。

    他們族內的事情,他不會插手。所以之前他一句話都沒有說。

    人心復雜,獸心同樣是復雜啊。

    因為剛才吸收了一縷屬于這暗潮峽谷中的力量,所以端木玥有所感悟。他想要去城堡的大門上實踐一下。

    所以,忍了很久的他,出聲了。

    不過,他說出口話,太囂張了。什么叫鬧夠了沒有?他們從始至終,都在講很一件很嚴肅的問題。

    “你是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開口。疾席,這就是你剛剛開口請求要當我們疾風一族長老的家伙?”疾易目光死死的盯著面前這只狐貍幼崽。越看,越發覺得疾席是不是眼睛瞎了。

    “東西?小爺不是東西。以前是人,現在是獸。”端木玥說的認真。

    “哦,對了。小爺我沒有資格開口。所以,我直接走了啊。”他目光對視上了疾席和疾風。

    他之所以會在這里,是因為疾席要見他的緣故。來了,收獲不小。<!--中间广告位置-->

    端木玥一拍小赤的腦袋。瞬間,站在眺望臺邊際的小赤直接變為了長半米的火鳳凰。一聲鳳鳴,貂爺和小蜴同時化為獸態跳上小赤的背。

    紅色鳳凰,頭上的翎羽在這夕陽之下亮麗高貴。因為端木玥明確了他們的目的,所以小赤載著他直沖城堡的大門處。天際,只留一道紅光。

    “火……鳳凰……”疾易一雙眼睛瞪大了,口中喃喃自語。仿佛不愿意相信自己剛剛所看到的。

    從小赤變為本體,再到他消失在眺望天。不過幾秒鐘的時間而已。

    在這暗潮峽谷中,除了鳳族,哪里還有火鳳凰的存在?

    “疾席,這是怎么回事!”疾易一看到那只狐貍幼崽的身邊竟然有火鳳凰的存在,立刻就慌了神。

    他可沒有忘記,剛剛自己的出言不遜。但是,最可恨的是,疾席這家伙竟然不告訴他那只狐貍的身邊有著火鳳凰同行!

    “火鳳凰?他的身邊竟然有火鳳凰跟著。”疾席同樣是低喃道。聽到的話,一臉無辜狀。“疾易,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怎么會知道那家伙的身邊會有火鳳凰啊。”

    “你不知道?”

    “你騙鬼呢。你不知道,你怎么會讓那種家伙當長老!”對于疾席的話,疾易明顯不相信。

    火鳳一族,向來都是記仇的。他剛剛得罪了他們,疾易想著,就覺得頭痛。接下來,該怎么才能彌補。

    “我會讓他當長老,是因為他已經參悟了心綱。”

    “什么?!”疾易聽到疾席的話,整個人直接傻掉了。

    心綱,那只狐貍幼崽竟然參悟了心綱?!望著端木玥離去的方向,一臉的僵硬表情。

    “你,說的是真的?”同樣是聽到了疾席的話,身為一族族長的疾天明顯沒有疾易那般驚訝。不過,他卻是皺起了眉頭。

    因為,端木玥的身邊跟著火鳳凰。除了火鳳凰,還有一只三尾的貂,一只赤色蜥蜴。不管他們去到哪一族,都將會是不可小噓的存在。

    特別是,端木玥本人。他,竟然參悟了心綱?

    參悟了心綱的人,在暗潮峽谷中那可是擺明的無線前途。現在暗潮峽谷中的那幾位強者,哪一位不是參悟了心綱的存在。

    只不過,參悟的高低而已。

    “族長,那我們還等什么啊。趕快去將他們追回來啊。”這等人要是加入到了其他的種族。那他們疾鷹一族豈不是更加的危險了。

    “追回來?”疾席看了一眼某長老。

    “疾易,剛剛不是你將那家伙氣走的嗎?”他說的很是無辜。“你剛剛可是說那家伙是東西。”

    “我沒說他是東西!”疾易反駁。

    “哦,那三長老的意思是,端木玥他不是東西嘍?”疾風說道。

    疾易看他們一家不順眼,處處針對他們。疾風早已經習慣。但是,他們一味的忍讓,似乎讓某些人誤解了什么。

    “你……”疾易一聽到疾風的話,氣的差點吐血。疾風作為一個晚輩,竟然敢如此的對他說話。“反了,反了!疾席,看你教導出來的好兒子!”

    “就算我兒子這樣。端木玥也是他帶回來的。”疾風,一向都是他疾席的傲嬌。這次,同樣不例外。

    只是,一聽疾席這么說。三長老竟然順了這么一句話出口。“既然是他將端木玥帶回來的,那么就由他再去將端木玥請回來好了。”

    疾易說的理所當然,完全不理會端木玥會走的原因。聽他這么一說,真是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么理所當然無恥的。

    “三長老……”疾風還想要說什么呢。疾天一句話,直接讓他閉嘴了。

    “疾風,你去吧。將他給請回來。”疾天口中的他是誰,不明而喻。“如果將他請回來了,便取消蘇月和鳳輕的婚事。”

    他丟下這么一句話就離開了。一聽族長竟然要反悔和鳳族的約定,還想要說什么,疾天一個陰冷的眼神掃過去。直接讓疾易閉嘴了。

    端木玥的事情,他不是不怪疾易。而是,就算他責怪他,也于事無補。

    “爹,你說真的?只要將端木玥他給請回來,你就取消月月和鳳輕那個混蛋的婚事?!”

    疾草看到自己父親點頭,整顆心都激動了起來。“月月,走,我們趕快去追端木玥回來!”

    可是,端木玥是那么容易就能夠追得回來的嗎?某小爺,一向自尊心很強。

    他來了,自愿來的。便是他們賺到了。如今人被趕走了,想要挽回?

    條件,必須打動人心!

    本站訪問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即可訪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9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