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4卷東沼之地 待遇,非常不同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4卷東沼之地 待遇,非常不同

第4卷東沼之地 待遇,非常不同

推薦閱讀:

    “一枚丹藥?”端木玥此話一出,立刻就勾起了白染雪的興趣。

    不過,丹藥之事,白染雪能夠理解。可是他無法理解的是,端木玥說出口的前半句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管他美不美?

    一個男人,被說美不美。白染雪的心情可是不怎么美好的。

    “八培丹,不知道白兄有沒有聽過。”端木玥一面將手中的玉瓶交到白染雪的手中,一面詢問著他是否知道這丹藥的作用。

    如果他知曉,自然會省去很多力氣。但若他不知曉。此丹,端木玥怎么放心交予他們維星斯拍賣行。

    一個不知道丹藥藥性的人,如何能夠給出價格,如果煽動拍賣會場的情緒。

    “八培丹?”白染雪聽到端木玥的問話,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端木兄,你說這玉瓶中的丹藥,是八培丹?!”

    八培丹,四品丹藥。魔獸吃下后,可是其在領主等級的修為更進一步。雖然這八培丹只是四品丹藥。但是此丹藥貴在稀有。這離天大陸百年之內,還未出現過八培丹的身影呢。

    “端木兄,許久不見,你竟然已經達到四品丹藥師了。”

    維星斯拍賣行的老板很早就和白家三兄弟說過端木玥這個人。并且囑咐他們,無論何時,何地,端木玥處于什么地位。他們三人都要與端木玥打好關系。

    雖然白家三兄弟不知道其中緣由為何。但是,他們的父親很少注意一個人,還是如此鄭重。

    所以,白染雪今日能夠偶遇端木玥,實乃他之幸。

    “哦?沒有想到,維星斯拍賣行如此關注本人啊。”四品丹藥師,他端木玥可未曾說過。他小爺出手的這枚八培丹,乃是他自己煉制的吧。

    “端木兄是丹藥師,是我三叔告訴我的,我三叔,白曉天。真言國拍賣行里的老板。”

    “真言國。”真言國內,維星斯拍賣行無數。可是,他端木玥只去過一家。而那家的老板,他小爺只知道姓白而已。

    沒想到,那人竟然是眼前這家伙的三叔?

    那火老豈不是……

    要知道,白曉天對火老那恭敬的態度。只要是個人,眼睛不瞎。都是能夠看的出來的。火老,究竟是什么身份。

    而他維星斯拍賣行對于他小爺的關注,必定也是從那之后開始的。

    “端木兄,我估計,這枚八培丹的成交價格應該會在十枚紫幣左右。畢竟,八培丹這種丹藥,可是稀缺貨。”

    不僅僅是稀缺,是根本就沒有源頭。

    十枚紫幣?端木玥聽著白染雪的這個價格。覺得,不錯。

    畢竟,一枚紫幣,那可是百枚藍幣啊。十枚,那就是千枚藍幣。

    發了,能夠去買不少的東西了。端木玥小爺心中如此想到。

    “端木兄,恕我無理啊。不知道你,還有沒有這八培丹了。”白染雪問的心情激動。要說,端木玥只有一枚八培丹的話,五成是假話。

    端木玥身為一名丹藥師,怎么可能每種丹藥只煉制一枚。會出現一枚的情況。只有在,藥草份額不夠的情況下。

    “有。”對于白染雪的問話,端木玥回答的特別干脆。但是,端木玥腹黑的下一句話,會讓白染雪很肉疼的。

    “那,能不能再多出售幾枚啊。”像八培丹這種稀缺貨,他白染雪本人也是很缺的。

    不僅他缺,很多人都會缺。所以,他想著能不能……望著端木玥,白染雪的目光,特別,深情。

    “不能。剩下的幾枚,我想送人。”

    一句不能,將白染雪打入了十八層地獄。后面的想送人,更是讓白染雪想要吐血了。

    多好的東西啊,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輕輕松松的就脫口而出,想要送人。

    送人,送我啊!可惜,白染雪知道,他還不夠格讓端木玥送他如此貴重的東西。

    畢竟,他們今日才是第一次見面。

    但,白染雪沒有這個機會。可,聽到他端木玥話的人,在場的可是有好幾位,關系好的啊。

    “師弟,八培丹我聽過。味道,沒有嘗過。你送我一枚,嘗嘗?”楊亦云出聲說到。這語氣,這態度,這眼神……

    端木玥望著說話的某人,真的不曉得啊。這位師兄,咱們還能不能在無恥一點啊?

    你看小爺不順眼的時候,就是橫眉豎眼的。現在,你想要丹藥了,還是橫眉豎眼的。

    丹藥真的給你了,小爺我會不會顯得很賤啊?!

    給你?給你毛線!

    再說了,咱們能不能低調點。師兄你丫的是魔獸,小爺我知道就好了。干什么要弄得滿城<!--中间广告位置-->皆知啊。

    “師兄啊,我已經想好那些丹藥要送誰了。已經沒有多余的了。”就算是多余的很多,小爺也不會選擇送你的。

    所以啊,放心,沒得有。

    維星斯拍賣行內,端木玥笑的燦爛,可是那眼神中卻要表達一種歉意。

    活作,就是如此。

    “端木師弟,其實師兄我,也想也想要一枚八培丹的。”其他的事情,石驚人不懂。

    但是丹藥,石驚人還是比較熟悉的。

    不是因為他會煉制丹藥,而是因為他所喜歡那人兒,是一名丹藥師。

    喜歡的人是丹藥師。石驚人這種一根筋的人,為了想要更接近心上人一分,自然就認為對丹藥更加的了解,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所以啊,某石師兄,也想要這十分稀缺的丹藥。

    稀缺丹藥人人想,石驚人會如此,不奇怪。

    但是,奇怪的是。像石驚人這樣的修煉狂人也有喜歡的心上人!這,太夸張,太讓人無法想想了!

    當然了,這時候的端木玥,還是不知道自家一根筋的石驚人師兄,是有心上人滴。

    所以啊,他小爺以為,某石是要給自己用的。

    “師兄,想要八培丹,簡單啊。給你。”

    隨便,真的很隨便啊。瞧瞧這出手的速度。不知道,還以為是很平常普通的丹藥呢。

    相對比楊亦云,這差別,區別對待的痕跡也太明顯了吧。

    “師弟,你這是偏心!”他楊亦云開口要的時候,眼前這個臭小子就是不給。這石驚人一開口,他就麻利的給了。

    這,什么道理啊。

    同樣都是師兄,同樣都是男人,同樣都長得不丑。怎么,區別就這么大。

    此時此刻,楊亦云絲毫沒有意識到,他本人的態度,真的很惡劣的。

    在他看來,他自己已經和之前對待端木玥的態度,好上太多了。能夠讓他如此對待的人,不多,端木玥就是其中一個。

    但是,為什么啊,怎么他每一次好意的開口。端木玥的臉色都這么的差。

    他楊亦云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錯在哪里了。為什么端木玥就是不肯和他近親半分。

    瞪著端木玥的人,楊亦云師兄眼底的神情有絲受傷,有絲哀怨。

    如果端木玥知曉了某云心中所想的話。必定會在心底給某云一個特別貼切的稱呼:變-態云。

    變-態云說對他小爺好,可是好的定義就是,對他小爺橫眉豎眼,冷嘲熱諷,命令有加嗎?

    如果喜歡一個人,想要和他待在一起。可能是這樣嗎?

    變-態云是缺乏愛缺乏的干枯了,沒有感受過被人愛的滋味了,還是怎樣啊。怎么心思和平常的人,就是不一樣呢?

    “師兄,人心本來就是偏的。不偏,不正常的。”端木玥說的是真正的身體結構。人心,本來就是偏的。

    所以,他偏心,多正常啊。

    “再說了,你也看到了。石師兄剛剛可是送給了我一株藥草。那株藥草,可是比八培丹要貴重許多。”

    “如果師兄你也送我,我所缺少的藥草的話。送你一枚八培丹,完全不在話下啊。”

    他這是情分,又外加交易。八培丹,不送石驚人,送誰啊。端木玥說的頭頭是道,一雙眼睛望著楊亦云,好像很期待他也能夠拿出自己想要的藥草。

    要知道,某云可是和他們不一樣的。這廝可是化形魔獸啊。本體是什么,端木玥不關心。他小爺關心的是,這廝絕對活的時間要比他們長很多。

    時間長,收斂起來的寶貝必定不少。說不定,他的手中就有非常珍貴的藥草。

    端木玥想到這里,盯著楊亦云的目光,熱浪滾滾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小爺突然發-春,看上眼前師兄的美色了。

    “師弟剛剛不是說,已經想好要送之人了嗎?怎么現在又說可以用藥草交換了?”這小子,掉錢眼里出不來了吧。楊亦云如此想道。

    特別是,端木玥的目光太熱。某云基于對他的一丁點了解,還是知道他小子什么意思的。不會會錯意。

    “師兄,來往,即為交易。既然你我也能夠交易,那么其他人,自然要靠后排了。”所謂的近水樓臺先得月,也可以這么理解的。

    “師兄啊,你有沒有珍貴的藥草啊。不和我交易,錯過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啊。”

    “八培丹的稀有,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當然啦,如果你手中沒有珍貴的藥草。稀有貨也行。”反正啊,他小爺想要的就是,不常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8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