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4卷東沼之地 誰比誰更急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4卷東沼之地 誰比誰更急

第4卷東沼之地 誰比誰更急

推薦閱讀:

    “碧落,對于這樣的結果,你有異議嗎?”在蜀天凡看來,不過是稱呼上的改變而已。

    他們光明教會想要的,從來都是實力。實力和修為才是決定一切的。

    如果端木玥不行,那么君月離想要娶她為妻,絕對不可能。而如果碧落不行,那么便算了。

    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碧落全憑教皇安排。”

    碧落一對銀眸中神色真誠。從剛剛的談話中,她已經得知一個消息。那就是,光明圣子懷中抱著的人,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女子。

    并且,此女乃是光明圣子的意中人。

    在碧落看來,不管光明圣子的懷中所謂何人,無關男女。圣子,都必須是她的男人!

    只有如此男人,才能夠配得上她碧落。

    日落西山,星辰當空。直到第二日清晨,端木玥才從昏迷中醒來。而他小爺一醒來,看到的便是坐在床邊盯著他人的君月離。

    比起之前的那張臉,如今君月離的這張臉五官更加俊逸。要說美,自然是這張臉更美。但是,曾經的君月離,臉上帶著的總是一種清淺的笑意。而如今,面癱一個的某男,臉上連個表情都沒有。

    “君月離!”端木玥咬牙切齒的聲音,甚至瞬間推翻了他的人。施行暴-力之前,端木玥都還沒有出手呢,門外便有一人推門而入。

    “圣子大人,您要的水。”來人聲音清麗,手中端著一盆水。顯然就是君月離所需的東西。

    只是,來人沒有想到的是。一進到屋內,抬眸看到的竟然是他們圣潔的圣子大人,被另外一個青年推到在床的場景。

    “圣子大人,您……”

    小丫頭滿眼的不可置信。不過心理素質,很強。只是扎眼的時間而已,她面上的表情就趨于了平靜。

    因為,光明圣子君月離的臉上,根本就沒有厭惡,或者是反感的表情。既然是圣子愿意的,那么他們下人有什么可非議的。

    “將東西放下,你可以離開了。”

    “是,圣子。”

    來人如何悄無聲息的來的,就是如何悄無聲息的離去的。這舉動,看的端木玥都愣在了原地。

    “玥弟,這種情況若是在光明教會中傳開了,小心你寸步難行。”君月離的意思,是讓端木玥收斂一些。畢竟,這里可是光明教會,不是其他地方。

    可是哪想,端木玥聽到他的話之后。收斂?那是君月離妄想了。迎接某人的,抬眼就是一拳。不過,是被君月離接在手中拳頭。

    “玥弟,意氣用事,不好。”光明教會中,處處都是眼線。君月離望著一張臉已經發黑了的端木玥。腦子有些疼。

    今日聽到教皇說他帶了人回來,他就已經夠詫異了。可他萬萬想不到的是,跟著他一道前來的竟然是端木玥!

    “姓君的,你從頭到尾都在說謊話。甚至連真面目都不曾露過。如果不是小爺今天恰巧碰上。你是不是還想要騙小爺一輩子啊!”

    煽情,特別是這最后一句話,有夠煽情的。

    端木玥話一說出口,就后悔了。這話聽在耳中,怎么像是深情的控訴啊?是不是要騙他小爺一輩子,這種話,只會出現在深情男女主吧。

    和他小爺的身份,還有動機,都不相同。

    特別是,某位小爺看到某君似笑非笑的臉。眉頭皺的更緊了。“姓君,有什么好笑的。小爺我這是在認真問你話呢。”

    “玥弟,我回話。回話。但是,你能不能先從我身上下來啊?當然,如果你喜歡這個姿勢交談的話,我也是沒有意見的。”從似笑非笑,再到神情曖-昧。原本君月離面癱一般的臉上,突然笑靨如花。

    這種沖擊力,這等美景。果然是,美人不笑,讓人在意。美人一笑,傾國又傾城。

    看完美色,心中的想法也是一閃而過。當端木玥意識到他們如今的姿勢的時候,眉頭緊鎖。并在心中暗罵了自己一句花癡。

    以后,他小爺決定了。一定要常照鏡子才可以。不然,別人的美色總是能夠顛覆自己的三觀。這樣,可不好,不好。

    如今端木玥與君月離的姿勢,完全就是某位小爺做在某人的腰上。明明是一副小爺要打某男的架勢,可是通過剛剛那個進來送水的丫頭的一番事情之后。

    從而演變成了君月離抓著端木玥的手,這是某小爺剛剛揮出去的拳頭,被人死死的抓在了手中。兩人四目相對,一個含情脈脈,一個怒目相視。

    端木玥意識到局勢不妙,瞬間從君月<!--中间广告位置-->離的身上退了下來,坐在床上。可是那雙紫眸仍舊陰翳的盯著君月離的人。

    意思很明顯,讓他快點說。

    這要是其他的人的話,他小爺知道對方欺騙他了。轉臉他小爺就和來人絕交了。因為他們之間沒有產生任何的權錢交易。

    可是對方是君月離,這個救過他小爺的命,救過他家人命的人。所以,他小爺才給了某人解釋的機會。

    但是,端木玥絲毫就沒有意識到。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的關系的話,他為何心中會如此的在意呢?

    “玥弟,我改變的只是容貌而已。對你的心,從未改變過。”君月離為了證明他說的都是實話,還拉起了端木玥的手,放在了他的心臟處。

    他,有他無法向端木玥坦言的事情。但是,對于端木玥的心,天地可鑒。

    手被拉住,放在了君月離的胸膛上。端木玥瞬間就要將手收回去。可是,君月離用了蠻力,端木玥根本就無法掙脫。

    手掌上傳來君月離鏗鏘有力的心跳聲。這心臟,如果不跳,便是死人的證明。“好了,聽也聽過了。這一環節過去。”

    端木玥使用詐術,突然一副面色煞白。君月離看到他如此,自然是趕忙松開自己的手了。這一松手,著了端木玥的道了。

    “君月離,送我回真言宗。你的身份,你的臉,小爺看過了。今后我們……”我們如何,端木玥還沒有說出口。君月離的人瞬間就來到了他的身邊,他的人一把就被來人摟到了懷中。

    “你,你要……干什么!”惱了,端木玥小爺惱火了!

    該死的,這家伙以為他小爺好欺負是不是啊!在大殿中的時候,這個人偷襲他小爺,親他小爺,他小爺認了!

    如今,他,他這個人又想干什么。

    端木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這次再遇到君月離之后,他總有很喜歡這個男人的錯覺。他靜下心來想,他是不是很喜歡這人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很喜歡啊。

    但是,心頭上總會跳出,很希望這個男人的靠近,很喜歡他的氣息……

    這種感覺搞的端木玥本人很是苦惱。

    特別是如今,他小爺明明可以在瞬間做出攻擊的舉動,從而自這個男人的懷中出去。可是,他沒有做出任何的舉動。

    只是,瞪大了眼睛看著君月離。眼神從剛開始的驚慌,變成如今的陰翳。不知道是對他,還是對他小爺自己。

    “玥兒,你想我們今后如何?”明明是一張面癱臉,明明就不應該笑的。可是,偏偏君月離在面對端木玥的時候,保持不住面癱的形象。總是在唇上帶著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

    “我們今后依舊啊。不然,你想怎樣?”聽到君月離的問話,在他懷中的端木玥挑眉。只要這個男人不是想要非禮他小爺,光是抱一下他小爺還是給的起的。

    同時,端木玥也想搞清楚,自己心底的感覺究竟是怎樣的。為什么會產生很喜歡這個家伙的錯覺。

    之所以剛開始的時候,端木玥會驚慌。那完全是因為某個男人在抱住他的那一刻,他們的臉靠的太近了。他呼出的氣都噴到了他的臉上。

    如此親近,端木玥小爺可受不了。他小爺的心臟太脆弱,經受不住這么猛烈的打擊。

    端木玥如此想著,還是推了推君月離的人。這張臉,還是離他小爺遠點,好。

    安全,又不礙眼。

    可是,對于端木玥想要的。君月離可不喜歡。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端木玥知道了他的另外一個身體,還有他的真容。所以,君月離對于端木玥之前百依百順的態度,變成了如今略有強勢的手段。

    事實證明,強勢點,還是有好處的。

    最起碼,以前連拉拉手都是奢望的事情。如今,親都親過了。

    當時的那一個吻,完全是君月離情急之下做出的舉動。他不能夠讓端木玥說出,他不是他帶回來的人。

    若是那個男人知道是這樣的話,他絕對不會允許端木玥活下去的。別看那個男人面上是一副和善的模樣。他的心,如何的狠,君月離知道的清楚。

    連自己的妻子,孩子都忍心去利用的人。這樣的男人,太過于可怕。

    “玥兒,你來當光明圣女如何?”端木玥越推君月離,君月離就越靠過來。摟著某女的姿勢不變,聲音中透漏著誘-騙的味道。

    光明圣女會嫁給光明圣子這件事情,君月離絕對不會說出口。他只需要等水到渠成的那一刻。眾望所歸的那一秒。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8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