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4卷東沼之地 離奇的玉佩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4卷東沼之地 離奇的玉佩

第4卷東沼之地 離奇的玉佩

推薦閱讀:

    端木玥一路跟著君月離的人來到了天魔堡剩下的幾人身邊,只見他們不知道從懷中摸出了什么東西,然后直接塞入到了君月離的口中。

    就在端木玥想要更靠近的看一看那究竟是什么東西的時候,突然一人身上的玉佩碰到了他的人。

    按說端木玥如今是靈魂狀態,這枚玉佩根本就無法碰得到他才是。

    可是,那枚玉佩卻是實實在在的碰到了端木玥的身體。并且,端木玥只感覺被碰到的手臂一陣火-辣辣的痛,就仿佛要燃燒起來一般。

    “這是……”端木玥的人猛然后退了數米,垂眸看著自己的手臂。雖然是靈魂體,可是那里卻是冒起了縷縷的輕煙。

    當輕煙消失不見,他再看那一塊地方,原本就是透明狀態的皮膚,更加透明化了起來。

    那玉佩,究竟是什么東西?!

    端木玥想著剛剛的感覺,那種仿佛要自我燃燒起來的感觸。他如今可是靈魂,靈魂狀態啊。

    靈魂燃燒?一旦真的燃燒起來了,恐怕他也就……想想,端木玥整個人就是顫栗。

    不過,顫栗是顫栗。端木玥對于那塊玉佩,十分好奇。

    因為吃了一次虧,所以端木玥如今只是遠遠的觀察著那枚玉佩,還有這枚玉佩持有的主人。

    天魔堡如今還活著五人,而這名攜帶玉佩的便是五人中唯一一名女弟子。玉佩被她戴在脖子上,一根黑色的絲線串著。

    女子容貌不詳,因為她的臉上有一面黑色的面紗遮擋。但是,從露在外面的手和的脖子看,必定是一名容貌姣好之人。

    對人,端木玥沒有太多的興趣。他小爺最有興趣的是,眼前這人脖子上帶的那塊玉佩。

    既然佩戴在胸前,并且是露在外面的,那必定不是什么珍貴之物。若要珍貴,怎么可能露在外面被人覬覦。

    但是,此物又不是完全沒有用的東西。不然,為何要待在脖子上,而不是直接收起來。

    玉佩乃是一塊方形玉,鏤空式的風格,圖案似乎是一種圖騰。不過是端木玥沒有見過的圖騰。

    此玉呈現一種月白之色,瑩潤的質感一看就是上等貨。可是,若是一般的玉,如何能夠碰觸的到靈魂。

    甚至,重傷靈魂。

    “師妹,你喂君月離服下那種藥,強者之境出去之后,長老若是責怪,可別說我沒有提醒你。”

    君月離中毒昏迷,并且是天魔堡自己研制的劇毒。救與不救,能不能救,一切全看宗門的意見。

    “蕭師兄,一切后果我一個人擔著。”出了強者之境,希望他們能夠活著出去才好。

    “就那么喜歡他嗎?光明黑暗術師,真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呢。”蕭碎聽到女子的話,面無表情。不過,從他看向君月離的目光能夠看出,里面分明隱藏著陰毒之意。

    “蕭師兄,不是我喜歡他。而是宗主喜歡。”宗主,莫青青的父親。而她對于君月離,只是一般的師兄弟的情懷而已。

    君月離有喜歡的人,她看一眼就知道。所以,對于這種心有所屬的男人,她莫青青還是不屑的。

<!--中间广告位置-->   她要的男人,必定是天賦非凡,更重要的是,心中只有她一個人的位置。

    所以,君月離既然不符合,她對他自然不會有興趣。

    至于為什么要喂他吃下那藥,而她,為何會有那藥,全是父親的意思而已。

    此藥,究竟是什么藥。為什么蕭碎會如此看重,這一切端木玥都不會得知。

    “阿玥,你的身體要走了。靈魂和身體距離太遠,小心你永遠都回不去。”

    端木玥還想要探查一下如何情況,那邊毀滅眸的聲音已經傳入到了他的耳中。

    原來,喪尸被絞殺完,黑色棺材也被毀之后。此處最中心位置的地方顯現出了一個地下通道的入口。

    如今,已經地下好幾千米的地方。這之下,還有入口?

    真言宗的人是扛著端木玥的人,天魔堡是扛著君月離的人。如今這能夠行動的十五人朝著更深處前進著。絲毫不知道等待他們的將是怎樣的遭遇。

    而這遭遇,會是機遇,還是災難。

    幽暗狹窄的走道,比起之前的螺旋式走道更加的濕潮。甚至,已經有水在地上流動。

    并且越走,他們這群人的眉頭就皺的越緊。因為,水已經多的淹沒了他們的腳。

    嘩嘩的水流動的聲音,接著就是他們踏水的聲音。

    “北辛,這水,可能有毒。”突然,走在中間位置的蕭碎出聲說道。并且,他們這群人中已經開始有人產生不良的反應了。

    “啊……”

    “啊——”

    突然北一門的一名弟子慘叫出聲,是痛苦的參雜著一絲瘋狂的聲音。接著,此人在所有的視線中開始變黑,接著是枯萎……

    眼睜睜的看著,無法做出任何的回應。事情發生的太快,不過是眨眼的時間而已。

    然而,就是這眨眼的時間而已,那名北一門的弟子已經死了。

    并且是變成了干尸,黑色的皮膚緊致的貼在骨頭上。怎么看怎么邪-惡,怎么看怎么恐怖。

    “啊——”

    “啊——”

    緊接著第一道聲音,又是兩道聲音響起。

    那兩個人的下場和第一人一樣,最后都是變成了黑色的干尸。

    連續三人的死亡,并且是離奇的死亡。讓如今還活著的人的心中都是膽戰心驚的。

    天魔堡的蕭碎說,這水可能有毒。他發現了這水的不正常,卻沒有猜對結果。這水中沒有毒,可是水中有生物。

    并且是人的肉眼無法捕捉到的生物。透明生物!

    為什么有的人會死,而有些人卻沒有死。會死的人都有一個共性,那就是他們身上都有傷。并且是傷口沾上了水。

    “林師兄,要不我們回去吧。”對于這里,李心兒從最開始的好奇再到如今的恐懼。

    她自從見識到了喪尸的恐怖和變-態之后,她的心中已經有了陰影。畢竟她一直涉世未深,這次不過是出來增長見識而已。

    可是怎想,看到的竟然會是如此。所以,小丫頭打起了退堂鼓。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7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