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4卷東沼之地 二獸的破壞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4卷東沼之地 二獸的破壞

第4卷東沼之地 二獸的破壞

推薦閱讀:

    夜半,端木玥等三人總算是到達了真言宗。并且,回到了他們的家。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是。當他們回到自己精心設計,付出了三天三夜的時間來整理,照料的家。如今,只剩下破敗的房子,還有被人踐踏的花草樹木。

    中午出門,半夜回來。中午的時候還是一派繁榮,猶如半個仙境。可是如今,殘垣斷壁,像是被掃蕩了一樣。

    “這,這是誰干的!”三人還沒有開口呢,地獄犬這獸就開始狂吼了!

    這里,它也是付出了心血的。可是,它都還沒有好好享受呢,就變成這樣了?!

    “嗷嗚——”

    地獄犬咆哮的聲音在大半夜的時候響徹了整個真言宗。聽到這一聲獸的怒吼,有些人心中是不解,但有些人的心中卻是笑意。

    夜幕在第二日黎明的陽光中落幕,當陽光一絲絲的照射到大地,夜間彌漫的瘴氣隨著陽光的照射而逐漸消失。端木玥等三人也睜開了眼眸。

    昨天的事情,他們可以不追究。但是,初來乍到,什么樣的方法才能使得沒有下次。端木玥等三人很清楚。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一次的白費,他們可以重頭再來。

    第一次是失誤,是意外。但是,一次之后,兩次呢,三次呢?若是每天都要發生一遍昨天是事情,端木玥小爺可不敢保證,他日日都會有如同昨日那般的心情。

    “小蜴,你現在去宗門里轉一圈,確保每個人都能夠看得到你。當然,若是看不到的,去敲他的們。不讓小爺好過是嗎?小爺讓你們通通睡不著!”

    黎明,端木玥一張清秀的臉上笑意淺淡。

    “小蜴,我們的目的是騷-擾。不傷人。記住,不敵就直接撤。惹不起的人,我們就不惹。但是惹得起的人,一定要騷-擾到才可以!”

    端木玥總攻攻略,打得過,打。打不過,繞道而行。

    騷-擾,才是他們今日的目的。不讓他小爺住的安心是不是,可以,他小爺大清早的就去騷-擾你們安靜的生活。

    唉,這日子過的太舒坦了。也該熱鬧熱鬧了。

    毒液蜥蜴得到端木玥的命令,變為三米長的它一溜煙的就消失在此地了。同時,隨它一起的還有地獄犬。

    某犬宗旨,拿了我的,就要還給我。弄塌了爺的房子了是不是?爺也去弄塌你們的房子!

    不住,大伙都露天。

    “啊,這是什么?”

    “房子,我的房子啊……”

    “該死,這條蜥蜴是誰的魔獸。”

    “地獄犬,地獄犬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

    總之,黎明之際,真言宗內一片混亂。只是巧的是,這混亂只發生在核心之外的地方。核心之地住著的人,修為太高。不管是地獄犬還是毒液蜥蜴,都是惹不起的啊。

    再說了,端木玥有說過,核心人物,它們不動。

    打又打不過,萬一被抓住了。它們還怎么鬧騰啊。

    其實,毒液蜥蜴也沒有干什么的。它不過是橫沖到某些人的面前,然后將人撲到,踩個三四爪子之后,閃人。

    然后,一個,兩個……數不清的真言宗弟子們就被毒液蜥蜴壓在了身-下,踩了許多個爪子印。

    也不知道是不是它毒液蜥蜴的老毛病犯了。在端木玥身邊的時候,它那是潔身自好。每天都保持的干干凈凈,都要洗一個澡的。

    可是如今出來了,要好好的表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所以,它在出發之前,到沼澤地中踩了幾腳子泥巴,這會兒踩在別人身上,那一個個泥印子還真是醒目。

    臉上,衣服上,只要夠踩,保準不放過。

    兩獸一起出來,毒液蜥蜴是如此行為。反觀地獄犬,它的行為就比較惡劣了。

    地獄犬啊,不傷人。但是,它很喜歡人家其他人的房子。是不是太好了,太讓人它喜歡了?所以每到一個地方,那里的房子就會在它的破壞之下,變成沒有房頂的建筑。

    里面的人在睡覺?好啊,毒液蜥蜴先沖進去將那人踩醒。然后地獄犬隨后再來掀房頂,不信你不醒。

    配合,非常有默契。僅僅半個時辰之后,真言宗內便是一片唉聲載道了。人人都是嚷著要找到那頭蜥蜴和地獄犬的。

    至于最安靜的地方,莫過于核心地帶和端木玥他們所在的位置了。

    “回來了?”隨著一道綠光,毒液蜥蜴已經洗好了澡,一身干凈清爽的撲到了端木玥的懷中。

    “大哥,這個好玩。”毒液蜥蜴一臉的興奮。想起那些被它踩在腳下,不是驚恐就是憤怒眼神的人,它的心情就是飄飄然。

    “玥哥,明天我們要不要也這樣行動。”

    毒液蜥蜴之后,地獄犬也是一臉的興奮。今日,它也是玩的痛快了。掀房頂,又快又準!一個搞定,再來一個。

    歷時,半個時辰。兩獸一回來,齊刷刷的就都是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盯著端木玥的人。那一對對眼睛中分明寫著:明日還要,明日再來吧。

    搞破壞,它們喜歡!

    “他們若是忍得住,我們明日就再來。若是忍不住……”端木玥說到這里,嘴角上一抹邪氣的笑容。眸光微轉,已經,忍不住了啊。

    腳步聲,帶著一份繁亂。接著,就是一道聲音響起。

    “端木玥,是你唆使你的魔獸早上亂來的是不是!”來人共有十幾人,應該是第一批找到這里的。

    速度,挺快的嘛。端木玥心里如此想著,可是面上卻是一副懵懂。

    “師兄,你們說什么我不明白?”裝傻,是他小爺的強項。好久不用了,需要好好練習練習。省的生疏了。

    “不明白,那你問問你懷里的魔獸。還有這頭地獄犬。”

    “小蜴,你做了什么壞事嗎?”聽著來人的話,端木玥還真的就乖乖的問自家魔獸去了。

    大哥授意,小蜴心里明白,明白。

    “沒做壞事。”重新變回小小的毒液蜥蜴口吐人言,站在端木玥的肩膀上。說的理直氣壯,心不虛。

    本來,它就沒有做殺人放火,天地不容的壞事。

    “師兄<!--中间广告位置-->,你們也聽到了。它說沒有做壞事的。至于土犬,你們就要問無色了。土犬是他的魔獸,我可管不到。”早上的時候,端木玥可沒有授意要它一起去。

    “無色,那你說!”來人氣勢洶洶,聽到端木玥的話之后。轉而就將矛頭對準了站在端木玥一旁的無色。

    只是,當他們將目光放到無色的身上之后,一股陰冷之氣彌漫。在對待端木玥的時候,無色臉上常常是可愛的神情。

    但這只限于對端木玥一個人。若是換成了別人,并且是與端木玥不交好的人。無色的態度,會發生天地之差。

    俗話說的雙重性格,也許就是如此了。

    明明在天鬼之域的時候,某個家伙還是天真無邪,一副隨時都可能被人勾走的類型。可是跟了端木玥之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就變成了今天這樣的。

    “土犬的事情,我一般不做約束。它,做了什么事情嗎?”無色冷艷的聲音,只是抬眸望了他們一眼。明明同是紫色的瞳眸,可是端木玥的眼神是溫柔的,但無色給人的感覺卻是冰冷。

    差別,什么叫差別。這就叫差別。

    明明都是美型的存在,可是端木玥就屬于那種溫和的男人,看一眼就讓人心情愉悅。可是反觀無色,明明比端木玥還小,臉長的也比端木玥嫩。

    可就是,給人一種冷酷感覺。

    判斷端木玥屬于溫和男人的人,恐怕都是因為端木玥那淺淺的笑容給征服了。真實的他小爺,可是不善一類的人。

    不過啊,再次證明了他端木玥說過的話。他小爺,擅長偽裝。

    扮豬吃虎,感覺不賴。

    “是不做約束,還是約束不了。”望著無色的人,又一批真言宗的弟子們向這邊走來。

    為首的男人便是出口問無色話的人,其他的人只是乖乖的跟著,沒有人干開口。

    第二波人的到來,顯然為此地又增添了一份人氣。特別是第一波的人一看到為首的那人,很識相的讓開了位置。

    高遠,真言宗內核心弟子排行第五十名的家伙。真言宗內核心弟子之間有一個百名排行榜,這高遠便是榜上有名。

    土術師六階,就這還是核心弟子排行榜上第五十名的名額。前五十名,是否都已經突破了術師,已經達到了尊階了呢?

    “師兄,你們來此又所為何事?”目視著高遠,端木玥聲音依舊溫和。可是,他似乎錯看了高遠的為人。

    因為……

    端木玥很快就知道某遠的癖好了。

    “你就是端木玥嗎?”高遠望著端木玥。接著,他的人下一步就來到了某小爺的面前。雙手抓著某人的肩膀,彎下腰來臉對臉。甚至,還在端木玥的臉上摸了一把?

    摸了一把???

    端木玥不知道最近是不是犯愣,或者是反應遲鈍了?在高遠摸完他的臉,然后還一副很滿意的模樣之后。那一對紫眸中火光乍現。

    高遠原本想要將手收回,可是沒有想到端木玥卻硬生生的抓住了他的手。一時之間,他竟然沒有掙脫的開端木玥的手。

    因為出手快速,并且他高遠的修為放在那里。所以和他第一次見面的人,總是會吃虧的。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

    可是,高遠沒有想過的是。看人,不能光看外表,更不能無緣無故的就出手。若碰上不該惹的人,家貓也能變野獸。

    更何況是端木玥小爺這只偽裝出來的家貓。

    高遠被拽住了手,頃刻間五條由法力凝結而成的五色龍首尾相連的纏繞在了他的身上。金、木、水、火、土,五條龍依照五行相生相克的規律一字排開。

    五色龍一鎖定在高遠的身上,端木玥身形爆退。一個‘暴’字吐出,下一刻高遠就成為了爆炸的中心。

    “轟——”

    震耳欲聾的聲音,可見五色龍的威力絕不是虛的。

    “咳咳,咳咳。”爆炸中心的高遠幾聲干咳,嘴角上帶著縷縷血跡。事情發生的太快,不過眨眼之間的事情。但結果十分明顯,他一個土術師六階修為的人,受了輕傷。

    “端木玥,你……”

    突然出手,突然攻擊。高遠從塵土中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場景就是,某位爺在使勁的擦著自己的臉。口中,還喃喃自語著:好臟,好臟啊!

    被一個男人摸了臉,端木玥打從心底還不是那么的厭惡。可是,被一個手上濕漉漉的,不知道是汗還是其他液體的男人,摸了他小爺的臉?

    該死的!這個男人是想要死是嗎?!

    如今的端木玥,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是生人勿近的意思。在聽到高遠的話,四目相對,端木玥的眼神像是咆哮中的野獸。看著,就讓人毛骨悚然。

    此時此刻,無色身上那股煞氣已經屬于溫和型的啦。要恐怖,端木玥絕對是第一。

    “師兄,下次你若是再敢摸小爺的臉。信不信師弟我剁了你的手!”端木玥是多么的想要問一下某人,他手上濕漉漉的是不是汗。

    可是,某人沒有勇氣。要是在高遠的口中得知了那不是汗,而是其他更加讓他無法接受的東西,端木玥會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干掉某人的心思的。

    “還有,昨日的事情,是今日事情的緣由。若是誰對小爺不滿,盡管放馬過來!生死之戰,至死方休。”

    “下次,若還是如此偷偷摸摸。別怪小爺掃蕩了你們的住處!”沒有目標,那全部的人都是目標!

    “小赤,小雪,送他們滾蛋!”

    “該死的,看來今日要好好的洗個澡了。”

    越想,端木玥小爺整個人的心情就越是惡劣。最后竟然一聲咆哮,紫色的瞳眸隱隱有著泛紅的趨勢。

    遠處,真言宗核心地帶。

    “李兄,你這徒弟該不會是有潔癖吧。被摸了一下臉而已,竟然變臉如此快。”一紫袍男子和李玨同坐在院中賞花喝茶,注意到端木玥那邊的事情,紫袍男子淡然的說道。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剛剛還云淡風輕,與他共論天氣如何的男人。此刻竟然一副要殺人的模樣。

    “高遠那個臭小子,老子要剁了他!”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