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4卷東沼之地 迎接之人——衛晨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4卷東沼之地 迎接之人——衛晨

第4卷東沼之地 迎接之人——衛晨

推薦閱讀:

    “玥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無色面無表情的說完這句話,緊跟著端木玥步伐不變。

    小爺在哪里,你就在哪里?那爺我要是在穿衣,在洗澡,在蹲坑……

    咳咳,想的有點多了。總之,端木玥閃了閃眸色之后。也就淡定了。好吧,他還是趕快找個視野開闊之地好好修煉星宿術吧。

    月光戚薇,漸漸端木玥的身上一層星光閃耀。只是這次,除去無色之外,還有貂爺等三獸守著。

    三獸望著端木玥的身上閃耀著和星光一樣的光澤,一個個的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阿赤,你說大哥是在吸收星光嗎?”貂爺發問。

    “阿雪,大哥應該是在吸收星光吧。”小赤回答。

    貂爺和小赤一番對話之后,齊齊的將目光放在了毒液蜥蜴的身上。眼底的意思很明白,這是讓小蜴說話。

    “大哥,是在吸收星光。”

    結束語,毒液蜥蜴給了一個很肯定的答案。明明事實就擺在面前,可是某二獸非要問一問。這樣,真的好嗎?

    “無色,它們好有意思。”地獄犬乖乖的臥在無色的身邊,望著面前那三獸的對話,臉上寫滿了‘有趣’兩個大字。

    “是很有意思。”

    一夜無眠,星辰隱去,日光逐漸升起的時候。端木玥和無色的人便重新回到了隊伍中。

    至于端木玥和無色失蹤的事情,李玨究竟知道否。這,只有問了他本人才知道。不過,瞧著某人見到端木玥回來了,只是掀了掀眼皮的樣子,能夠猜出來一些什么的。

    又是三五天的路程,當端木玥等人來到一處一望無垠,看不到邊境的沼澤地帶的時候。他們迫不得己停下了自己的步伐。

    這個時候,只見李玨手中一個小巧精致的骨哨出現。骨哨不知道是什么骨頭雕刻而成的,通體呈現出一種玉白之色。李玨吹響骨哨,沒有任何的聲音發出,可是一些信息卻是傳達了出去。

    不一會,這處沼澤地帶中一道虛影顯現。接著那道虛影距離的越來越近,最后呈現在十一人面前的是一條巨大的黑沼魚。

    這條黑沼魚有四五米那么長,它的頭上站著一個男人。男子看上去有五十多歲,右眼角處有一道長長的傷疤。從右邊眉毛處一直橫跨了整個右臉,看起來十分的猙獰。

    “李兄?!”來人一看到李玨的人,整個人的情緒都變了。從剛開始有點冷漠的樣子,到如今熱情加雙眼冒光的樣子,看著都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衛晨,好久不見了。”李玨看到黑沼魚上的男人,一陣錯愕之后是略帶苦澀的笑容。

    派誰來接他們不行,偏偏派了這個人!提起衛晨,李玨真是拿他沒有辦法。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人就像是存心跟他過不去一樣。李玨從來都是喜歡獨來獨往的。可是這個人,根本就懂他的心,不會看人的臉色。

    衛晨,就是一個愣頭熱。

    在他的眼中,喜歡就是喜歡,所以為了表達他對于李玨的崇拜之情,他堪稱是不離不棄的守在他的身邊啊。

    去哪,就跟到哪。甩了,可以。下次某人在看到他的時候,依舊是緊跟著他不放。

    但是,自從那日李玨離開這片土地之后。就再沒有回來。這次再見,衛晨激動的心情可謂是無法言表。真是恨不得能夠給李玨一個熊抱啊。

    衛晨看上去只有五十多歲,可是他的真實年齡拿出來,也是夠嚇人的了。沒有三千歲,也有兩千歲了。

    當人修煉到‘術師’之后,壽命的極限便增加到了二千歲。所以,眼前這個男人,最低修為便是‘術師’。何況,他怎么可能只是術師了。

    “李兄,那日你消失之后。究竟去了哪里?后來聽那幾個老家伙說你回到宗門了,還說你再也不會踏入到這里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還會再來的。果然,你還是來了!”

    “你來了,這次出沒的強者之境,我們淘到寶物的機會就更大了。”

    衛晨一遍摸著自己的頭發,一遍哈哈大笑起來。完全的不顧及別人的感受,就仿佛端木玥這一干人等不存在一樣。

    “衛晨,這次我只是負責帶這幾個小輩過來。他們可是宗門的未來。”李玨說著他們是宗門的未來,可是他的心底念叨的只有端木玥一個人。

    也就是說,在他的心目中。他唯一的徒弟才是宗門的未來。

    五行同修,外加刻苦努力,還有強大的魔獸伴隨左右。這樣的人不是宗門的未來,怎么可能。

    只要端木玥一直呆在宗門內,并且其成長不被抹殺的話。他一定會是真言宗的未來。

    并且是光明無限的未來。

    “哦?”衛晨聽到李玨的話,將目光投向了這次前來的十人身上。當看到紫月風的時候,他的眼神閃了一下。

    當目光投向無色的時候,還有臥在他肩膀上的地獄犬。衛晨的目光更溫熱了一份。

    最后,衛晨的視線落在端木玥的身上之后。先是震驚,因為端木玥的身上竟然存在有三只魔獸。懷中抱著一只,雙肩膀上各一只。并且這三只魔獸很明顯的不是幼崽的存在。

    既然不是幼崽,還能夠保持如此形象。只能夠說明,這三只魔獸最起碼也是大幻王級別之上的。

    一個人,能夠契約一頭魔獸,并且是一頭強大的魔獸已經實屬不易。可是眼前這小子竟然契約了三頭。并且還是三頭等級絕不低的魔獸。

    不過……

    衛晨望著端木玥,粗獷的眉毛狠狠皺在了一起。望著端木玥,為什么衛晨會看不出端木玥的修為。

    甚至,這小子的身上沒有散發出一點法力波動。就跟他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修煉法力一樣。

    可是這樣的結果可能存在嗎?李玨可能將一個普通人帶到這里嗎。普通的人,能夠契約魔獸嗎?

    “李兄,這個小家伙是什么修為?”衛晨指著端木玥,問的直截了當。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既然看不透,<!--中间广告位置-->那還不如直接問的好。猜來猜去,疑神疑鬼的事情他衛晨可不喜歡干。也不喜歡浪費自己的腦細胞。

    雖然一個人的大腦是越用越利索。可是,修煉方面的事情你讓他衛晨想想,還是可以的。但若是其他的方面,很抱歉,他衛晨根本就不愿意動這個腦子。

    所以,很多時候衛晨都很讓人傷腦筋。

    不過,他這樣的人又很招人喜歡。因為直爽,誠實。

    “圣域魔法師二階。”

    “圣域魔法師?那為什么我看不透他的修為。”衛晨盯著端木玥的臉,難道是因為這小子長得太好看的緣故?挑著眉,衛晨百思不得其解。

    “雖然是圣域魔法師,可是剛進階的術師應該不會是他的對手。“李玨看到衛晨的疑惑,又一個炸彈性的消息炸出。

    李玨為什么會說這樣的話,一來是對端木玥所凝聚出來的那五行龍的肯定。另一方面是對他小爺擁有魔獸的肯定。

    五行龍的威力,李玨判斷,初進階術師的人絕對不是端木玥的對手。至于那小子擁有的魔獸,恐怕六七階的術師都不是對手吧。

    所以,端木玥的綜合能力還是很強的。

    “只是圣域魔法師,術師卻不一定是對手?”衛晨聽到李玨對于端木玥的評價。李玨什么人,他自然是不屑于撒謊的。

    所以,衛晨盯著端木玥左看右看。真想看出端木玥哪里與眾不同了。但是,看來看去,他還是覺得端木玥就是長得太俊了,所以與眾不同。

    端木玥被衛晨盯著看,面上一點表情也沒有。自顧自的順著自家小雪的毛,然后研究一下這面前的沼澤之地如果不是有這條黑沼魚的運輸的話,還能夠怎樣過去。

    目測一下,這片沼澤地可是非常的大呢。

    這一刻,端木玥小爺再次感慨自己若是有一頭能夠飛天的魔獸就好了。至于某赤,某只飛禽鳳凰。完全的被端木玥忽略了。

    “衛晨,我們還是先到宗門再說吧。”

    “對,我們先回宗門。想必那幾個老家伙見到你之后,一定會很吃驚很興奮的。”就像是他一樣。衛晨再次將火-熱的目光投向李玨,招呼著真言宗的弟子們站到黑沼魚上。

    “無色,這條黑沼魚烤著吃,一定更加過癮。”自從地獄犬見到這條長達四五米的黑沼魚的那一刻,就想問一下這條魚能不能夠吃掉啊。

    雙眼冒光的盯著腳下的黑沼魚,地獄犬甚至變回了本體。不過這次只有半米高。

    不然,若是它完全恢復了本體。這條黑沼魚能不能夠承載它的重量還是一個問題呢。

    地獄犬一出聲,貂爺等三獸望著它的眼神都是鄙視啊,有木有。

    “阿犬,你吃了這條魚。那我們還怎么過這沼澤地啊。難道你載著我們游過去啊。”昨夜三獸已經探查過這片森林了。初步得出的結論是這里很大。并且沼澤地范圍很廣。

    “除了這些黑沼魚,黑雷蛇的速度更快的。用它們來運輸我們,絕對是最佳的選擇。”無論是速度上,還是體力上,甚至是防御上。黑雷蛇都是最佳的選擇。

    不過,黑雷蛇和它們地獄犬一向不和。所以地獄犬從來沒有站到過黑雷蛇的背上。

    “那你能夠抓得到黑雷蛇?”對于黑雷蛇這種品種,貂爺還是略有了解的。它們可不是好馴服的種類。并且,黑雷蛇最喜歡群居。這若是遇上了……

    咳咳,這還真是不好對付。

    “不能。”地獄犬實話實話。

    “那不就得了。你還是收收你的心吧。別老想著吃吃吃。我們大哥可不是你的傭人。你想吃什么,就烤給你吃。”

    貂爺這句話說出口,其他兩獸也將目光投向了地獄犬。那不同色澤的眼眸中透漏出來的意思一樣。

    他們還沒有達到想吃端木玥做的東西,就可以吃到呢。它地獄犬就想要這樣的待遇?它能去死么?!

    “我就隨口說說而已。這樣也不行么?”看到三獸集體的反攻,地獄犬顯得很委屈。

    本來有了其它的魔獸相伴,它地獄犬還是很高興的。可是怎想,它不過是想要吃個肉而已。它們的意見就如此的大。不就是用了用它們的主人嘛。

    至于么……

    如果非要貂爺等回答的話。它們一定會異口同聲的回答:至于!

    “李兄,那四頭魔獸難道都是領主級別的?”站在黑沼魚的頭上,負責指揮路的衛晨聽著身后幾只魔獸之間的對話。口出人言的對話,眼底流光四溢。

    “是呢。”

    領主級別的魔獸啊。擁有這樣契約的獸的人不在少數。可是如此修為,如此年齡就能夠擁有的人,卻是不多。

    特別是像端木玥這樣的,沒有強大背影的人能夠擁有如此魔獸。真的很讓人詫異。忍不住的想要猜測他真實的身份是什么。

    但是,能夠查出來的事實。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真的是端木玥太幸運了。所以才會如此?

    “三頭領主級別的魔獸,那小子還是人嗎?”本體修為才不過圣域魔法師二階,可是擁有的魔獸卻個個都是領主級別的魔獸。這不現實,但事實就是如此。

    “阿犬,你能不能不流口水啊。你的口水都讓這條黑沼魚的情緒變得復雜了起來。”感受著腳下明顯身子輕顫的黑沼魚,貂爺惡狠狠的目光盯著某犬。特別是某犬流下的哈喇子。

    真是,不衛生!

    “阿犬,想吃魚一會你自己去捉魚條。你再流口水,自己到后面流去。”毒液蜥蜴瞄著它那口水距離端木玥站著的地方越來越近,嫌棄的眼神很明顯。

    “阿犬,你的口水要是流到我大哥的鞋子上了。小心你以后都被禁止吃飯。”小赤飛到地獄犬中心的頭上。這廝需要人生教育了。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

    三頭魔獸,你一句,我一句,他一句。它地獄犬只不過是流流口水而已。有這么嚴重嗎?竟然最后說道了不讓它吃飯?怎么能夠這樣啊。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