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4卷東沼之地 提錢,傷感情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4卷東沼之地 提錢,傷感情

第4卷東沼之地 提錢,傷感情

推薦閱讀:

    “長老,那里有一株五品藥草。我去將它采下來。”張銘說罷,直接調離隊伍向著那株五品藥草奔去。

    對于之前李玨說過的話,不準擅自離開隊伍和行動,沒有重視分毫。

    “后果,自己承擔就好。”對于張銘,李玨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說了一句讓他自己承擔后果。

    至于這后果是什么,李玨只是靜靜的望著他。

    五品藥草,可不是這么簡簡單單就能夠采摘的到的。

    自從無色和地獄犬契約之后,某犬就擬化成了巴掌大小的體格。不知道是不是受貂爺和毒液蜥蜴的影響。它也是棲息在無色的肩膀上。

    “主人,那小子算是廢了啊。”地獄犬在無色的肩膀上出聲口吐人言。它一說話,引來不少人的側目。

    當然,除去端木玥、紫月風和李玨之外。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巴掌大小的家伙的本體是什么。

    紫月風是通過自家的魔獸知道的。至于李玨,身為一名資深的長老,他還是有這點眼力的。

    “啊——”

    沒過多久,張銘凄厲的聲音傳來。當眾人將目光重新移到他的身上的時候,他一條胳膊已然不存在。

    李玨從來到這里的時候就說過,如果違反了規定,他們只需要自己承擔責任就好。

    他只是負責帶他們來這里。在真言宗內的時候,也許他們是精英弟子。可是到了這里,他們是最底層的修煉者。

    一株五品藥草,怎么可能會沒有守護魔獸的存在。

    “長老,救,救……我……”張銘右臂已經不存在,眼看著面前這頭三目蜘蛛就要逼近他。那已經張大的血口,血跡赫然是剛剛張銘消失不見的右臂。

    生死,眨眼之間而已。

    “噗嗤。”

    輕微的響動,接著是某只巨大的蜘蛛倒地身亡的場景。只是動動手指,那只吞了張銘一條手臂的三目蜘蛛就死了。

    明明,李玨就擁有能夠隨時隨刻救下張銘的能力。可是,他沒有出手。甚至,在張銘發出了求救信號之后才舍得出手。

    眼睜睜的看著,只是袖手旁觀。

    身為長老,帶隊的長老,其他六名弟子望著李玨。每一個人的心底都充滿了冰冷。他們在宗門內的時候,那是天之驕子。可是來到了這里,卻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止住血,跟上隊伍。”李玨清冷的開口,臉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在來到這里的時候他就說了,后果自負。

    若不是端木玥的緣故,他李玨根本就不會踏入這片大陸。所以,只要不是端木玥,其他的人在李玨的眼中都是不重要的存在。

    再說了,年輕人過分的傲氣和銳氣也應該挫挫才是。不然,在這片大陸可就不是斷一條手臂這么簡單的事情了。他張銘,只不過是一只倒霉的出頭鳥而已。

    因為有了張銘的例子,果然隊伍中安分了不少。端木玥和無色是泰然自若,偶爾會出出小差,脫離退伍一兩步。

    每一次脫離隊伍,他們都會受到李玨凌厲的目光。最后,李玨也懶得管了。以至于最后是紫月風負責督促他們。

    差別對待,這就是差別。

    從下午來到東沼之地,如今已經日漸黃昏。夜晚的這里是最危險的地方。所以,李玨安排了就地休息。等待明日天亮的時候再繼續趕路。

    伙食自行負責,你餓了,就自己去打獵。如果不餓,就休息。

    餓的人,李玨也警告了一番。畢竟這里可是沼澤面積巨大的原始森林。特別是夜晚,如果你一不小心踏錯了地方。下一刻你就會死。

    因為這里的沼澤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沼澤。這里的沼澤中也是生存著魔獸的。

    沼澤中有魔獸存在,你說你還能夠活著從那里面出來嗎?

    所以……

    經過李玨這么一教導之后,除去端木玥、無色和紫月風三人外。其他的七名弟子都選擇了直接休息。

    而端木玥,雖然不餓。但是,他小爺想要嘗嘗這里的野味是什么味道啊。好不好吃?

    自從吃過真言宗山下城鎮那家烤肉店的烤肉之后,端木玥專門買了大量的香調和各種醬汁貯存在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人家別人是好不容易有了空間接著,那自然是放最珍貴的東西了。可是反觀端木玥?衣服,燒烤用的烤架,醬汁,香辛料,甚至連干糧水果都有。

    這生活的意思,端木玥真的是詮釋的太好了。

    穿好,吃飽,外加修煉法術武技。

    偶爾打打劫,采采藥草,煉煉丹藥。

    比生活,有誰能夠和端木玥比。有誰比的起。

    “土犬,去獵殺一些好吃的動物來。”拾好柴,燒好火。端木玥望著一旁悠哉悠哉觀看著他小爺所作所為的某犬,直接越過無色就向它下達起了命令。

    “我去找肉?”地獄犬聽到端木玥的話,從趴著的姿勢抬起了頭。顯然是不滿意這份讓它干苦力的工作。

    “那你是不想吃烤肉了?”端木玥不緊不慢的將烤肉架拿出來,各種香調,醬汁……

    地獄犬盯著端木玥,看著他將不少的東西拿出來。狗的鼻子最靈了,聞著香調和醬汁的味道,地獄犬控制不住的流出了口水。

    那日的烤肉它吃的不多,可是記憶猶新。

    “好的。我這就去獵殺一些好吃的魔獸。”出生在這里,生活在這里。這里什么魔獸的肉鮮嫩,好吃。地獄犬再熟悉不過了。

    雖然它沒有試過將它們烤著吃,但是那味道必定不會差!抖擻了精神,地獄犬一個箭步就消失在了端木玥等人的面前。

    要說最美味的,那必定是沼澤之地里的黑沼魚了。個頭最小的有一米長,最大的就不限了。

    他們一共有兩個人,四頭魔獸。這要捕捉幾條黑沼魚才好呢?地獄犬一邊想著,一邊朝著有沼澤的地方前進。

    “徒弟啊,你東西備的可真是齊全。”李玨從看到端木玥開始生火起,就沒有將自己的目光移開。

    他們出門匆匆,路程匆匆。沒有想到,端木玥在如此匆忙緊迫的時間內,竟然還齊備如此齊<!--中间广告位置-->全。

    烤肉架,香料。

    嘖嘖,李玨砸吧著嘴。不得不感慨一下,他這唯一的徒弟還真是奢侈,真是有錢啊。

    普通的人,有這么多閑錢去買這些個東西嗎?這種地方,還要享受。真是難得。

    李玨想也沒有想的就坐了下來,不僅是他,紫月風也一同坐了下來。很顯然,他們兩個這是想占便宜啊。

    “師父,紫師兄。烤火的話,你們自己動手。如果想要一起吃飯的話,請先付錢。”端木玥一對紫眸笑瞇瞇的望著兩人,開口就是要錢。

    “徒弟,提錢多傷感情。”

    “師父,不提錢,更傷感情。”

    反倒是紫月風,直接一枚紫幣丟過來。然后安心的坐下,等著一起開飯的時間。

    “師父,你看紫師兄多痛快。”端木玥收好紫幣,一張臉上滿是笑意。

    “端木師弟,這是這一路上的伙食費。”一枚紫幣一頓飯的話,那虧得也太大了。

    “一路上?”原本端木玥接過紫月風丟過來的紫幣的時候,臉上還是欣喜的神情呢。

    如今,可就不那么愉快了。一路上啊,誰知道這一路有多么長呢。

    “徒弟,再過三五天我們就走過這東沼之地的最外圍了。到了需要渡河的地方,會有人來接應我們的。”

    三五天的路程?

    端木玥聽到這里,心情又美好了起來。“成交!”

    至于某個老頭。介于紫月風給的這一個紫幣夠三四個人的份了。所以端木玥就不作要求了。

    畢竟為人徒弟,還是需要孝敬一下師父的。

    有他這么一個徒弟,是驕傲的同時,也是麻煩的開始啊。

    端木玥對于自己,還是比較了解的。從天鬼之域回來,見到李玨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了。因為他的事情,眼前這個老頭子一定沒有少費心。

    火和東西都擺好之后,沒過多久,出去尋找食物的地獄犬就回來了。只見它口中叼著兩條長達三米的黑沼魚,變回本體的它足有三米之高。

    為什么是兩條長達三米的黑沼魚。那是因為地獄犬計算了一下人和獸的數量。然后又計算了一下體格。某犬自認為,它自己需要一條黑沼魚來塞塞牙縫。

    另外一條,就交給端木玥、無色和那三只魔獸了。

    畢竟,貂爺和小赤等,體格都是小小的。想必也吃不了多少的。這是地獄犬自認為的。

    可是它忘記了,它在去尋找食物之前也是小小的。可如今又為什么這么大了?

    可是,當它回來之后。沒想到做到火邊的人數增加了。原本就兩人,如今又來了兩人。這數量是之前的一倍啊。

    地獄犬將兩條黑沼魚丟到地上,想著,它是不是需要再抓兩條過來才夠數?

    可是它的想法被端木玥阻止了。因為它又有了新任務。在將食物找回來之后,又需要帶著紫月風和無色兩人,去將抓來的這兩條黑沼魚清洗和挖除內臟。

    第一次聽說吃魚還要挖除內臟和清洗的。地獄犬大眼瞪小眼,鬧了一番情緒之后。還是迫于端木玥提出的吃肉的誘-惑,乖乖的照辦了。

    從此,某犬便開啟了吃食的高要求。

    當一切都準備好,不僅是無色和地獄犬他們回來了。就連一直不在端木玥身邊的貂爺等也回來之后。

    烤肉的行動開始。

    身為五行同修,火法力開啟,兩條處理的干干凈凈的黑沼魚在端木玥的手下被烤的外焦里嫩的。一股股魚肉味的清香飄散在空氣中,就這還是沒有撒上香料和醬汁的成果。

    待端木玥將香料和醬汁撒在,抹在魚肉上之后。這味道光是聞著,頓時一股饑腸轆轆的感覺。沒有食欲,也變得有食欲了。

    所以,當魚香味飄散開來時。方圓里不少的魔獸都蠢-蠢-欲-動了起來,還有許多都挪動了位置,向著香味的發源地前進。

    不過,這種的狀態沒有持續多久。那些個已經挪動位置的魔獸們又紛紛停止了步伐。因為,貂爺和地獄犬威壓散出,兩頭領主級別的魔獸,并且伴隨有濃厚的血脈威壓。

    這,對于它們在東沼之地外圍生存的魔獸來說。還太具有挑戰力。所以,危險的局面瞬間打破。

    吃飽喝足,在地獄犬一對銅陵大委屈的黑眸下,端木玥等人齊齊進入到了夢鄉之中。

    第一次吃這么美味的黑沼魚,一條根本就不夠地獄犬吃。特別是,它歸屬好的那條魚一烤好之后,某犬迫不及待的一口吞了。

    一口吞啊,它都還沒有品嘗到是啥味道呢。就這么沒有了……

    早知道,它就也變成人形。和著其他三頭獸獸一樣,小口小口的吃肉了。

    為什么它地獄犬就這么粗魯,貂爺他們三頭獸獸就這么斯文呢。還不是主人不一樣,各司其職嘛。

    無色對于地獄犬,從來沒有什么要求的。有要求的一般都是端木玥。誰讓無色是跟著端木玥混的,而某小爺又特別喜歡讓某犬跑跑腿。

    無色對于自家魔獸沒有要求,可是端木玥對于自家的獸獸,那是很嚴格的要求。

    特別是吃東西和自身的清潔問題。一定要規范,洗澡有度。不然,他小爺的肩膀那就別想呆著了。

    清潔問題,必須嚴格。

    所以,今晚的烤魚,貂爺等三獸吃的,那是津津有味。更有意思的是,這條魚是端木玥親手燒烤的。身為契約獸,能夠吃到自己主人親手做的食物,這絕對是美事一樁。

    夜晚,茂盛的森林之上,天空中的星辰明亮閃爍。這里的星星,比起真言宗上空的更加耀眼,更加迷人。

    今夜,注定是某些人的不眠之夜。

    “玥哥,我們這樣擅自離開隊伍好嗎?”襯著月光被云層遮蓋,端木玥躡手躡腳的就離開了聚集之地。無色,陪同。

    “所以說,我不是讓你留在那里嘛。”

    他小爺出來,是襯著星光要修煉星宿術。無色會跟來,是因為他發現了想要擅自行動的端木玥。

    ********

    嘿嘿,今日了二更哦。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