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奪取與反奪取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奪取與反奪取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奪取與反奪取

推薦閱讀:

    圣域魔法師以上,等級越高,消耗的生命越小。

    但,若是圣域魔法師之下?奪命賦第一界,真的會要了你的命。

    一個大境界的差別,可謂是,天差地別。

    圣域魔法師的紫月風施展起奪命賦來就有如此效果了。待,等到他的修為達到‘術師’地步的話,不知道是不是抬手之間就可以收割其他人的性命了。

    所以,奪命賦才可怕。

    奪命賦呼嘯而來,風聲,木法力帶著的毀滅力量。端木玥目光死死的盯著那法術武技,一縷縷歌賦一般的聲音傳來,宛若紫月風當時口中喃喃自語的口訣一般。

    端木玥一對紫眸閃了又閃,瞬間被奪命賦吞沒,暴風一般的木法力之外,沒有人窺伺的了其中發生了什么。

    “姓蕭的,你說我們出手不出手啊。”眼看著端木玥被奪命賦吞噬,評委席上的古天一有些不淡定了。

    畢竟,奪命賦這本法術武技他們沒有任何的了解。這端木玥萬一要是出現了意外,或者是直接死掉了。他們如何向宗主交代,如何向宗門交代啊!

    “衛兄,你說。”古天一的話,讓其他幾人都若有所思。可是,如果這個時候他們出手了,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一個摸清這家伙底細的機會?

    要知道,他們為了逼端木玥出手,可是付出了很多很多了呀。甚至連十九枚五品丹藥都說出口了。

    功歸一簣,怎么對得起他們的心計。

    “蕭兄,古兄,從目前地脈傳來的消息。那小家伙應該還沒有事情。不過一會之后……”衛汀一臉淺笑的看了看其他五人。“那就不得而知了。”

    衛汀的笑臉?

    驚愕,震驚!同在評委席上的五人看著衛汀,感覺端木玥一會會掛掉的概率太大。刷刷的五人將視線目不轉睛的盯上了奪命賦中的端木玥。嚴密監控。不然,真掛了,就得不償失了。

    奪命賦本體的風中,端木玥身體上沒有任何的傷害。這風,甚至如同一般的微風一樣。給人一種溫和之感。

    但是,風,一旦侵入到了皮膚之中,他的皮膚表面會立刻失水變枯。光是看著,便是一種精神上的折磨。

    明明沒有痛,沒有任何的感覺。可是卻能夠親眼看到。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皮膚枯萎,像是一朵美艷初盛的花兒,下一刻枯萎落敗了一樣。

    這是一種生命的流逝,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樣——奪命賦。

    在美妙的歌賦中,生命一點點的流逝。從花季少年,青澀懵懂。一點點的變得年過花甲,甚至是迎接每一個人都會有的結局。

    這種恐怖不僅僅的是表面上的,更是心靈上的打擊。

    初開始的幾分鐘,端木玥甚至沉迷在了那動聽的聲音之中。仿佛要沉寂自己的精神,任憑那歌賦主宰自己的靈魂。無論是悲痛,還是喜悅。

    奪命賦給人一種驚心的感覺,甚至是恐怖的力量。但是當他落在身上,卻沒有傷害,仿佛如沐清風。

    整個人的心神都沉溺在那賦音之中,酷似一種享受,卻是最殘忍的享受。

    以命,作為代價。

    猛然,奪命賦中的端木玥心臟一痛。回過神來的他,已經皮膚枯萎的如同五六十歲的老爺爺了。望著自己皺巴巴的手,端木玥小爺狠狠的惡寒了一把。

    雖說他小爺也想過自己會老,會牙齒松了,頭發白了。甚至還會長老年斑,眼睛不再明亮。

    但是!

    這一切都是以后,以后再以后的事情了吧。他小爺還沒有想過死,還沒有活夠,還沒有找到他想要找到的人呢!

    這樣的他,怎么能夠被這小小的奪命賦而奪去自己的生命啊。木法力流逝是嗎?好,就看誰能夠奪取誰吧。

    端木玥體內五行之力旋轉,甚至為了抵抗這份奪取之力。他最開始釋放出來的五行龍,都再次懸浮在了奪命賦的外圍。那五龍不顯眼的,已經變長了一公分的軀體,再次縮回到原有的狀態。

    同時,也因為端木玥給自己的身體施加的強壓。導致自己心臟處的旋窩突然旋轉了起來。

    那份隱藏在奪命賦中的木法力,用來調動整個奪取過程中的力量。隨著端木玥心臟處旋窩的吸力,一份份的消失。

    明明是奪取,如今卻成為了反奪取!

    血脈逆流,陣陣的痛楚刺激著端木玥的神經。原本奪命賦從他身體內掠奪的木法力,生命之力,再次回歸。

    可這回歸,卻是慘無人道的血洗。

    原本屬于自己之時,他擁有的木法力是溫順的,祥和的,代表著一股欣欣向榮的氣息。可是,被奪命賦奪取之后,在其主動力,紫月風的木法力的支配下。

    溫順不見,暴虐狂起。強勢被掠奪回歸,迎接端木玥的就是自己已經狂暴的木法力的攻擊。

    盡管結果是可喜的。但是吸收了不純的東西,并且導致自己的身體嚴重負荷。奪命賦散去,端木玥的人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

    只見他所處之地,地上星星點點的血跡斑斑。為了對自己的身體施加壓力,想要使得自己心臟處的旋窩加速旋轉起來,端木玥自己動手傷了自己。

    他的指尖血跡依舊向下滴,唇角上依舊是淺淡的笑容。“咳咳!師兄,我說過,成敗在此一舉。”

    “若是你不能夠將我打敗,那么敗得會是你!”

    端木玥就這么望著紫月風,下一刻他身體的周圍便被五行龍包圍了。“若是我讓它們現在就爆,師兄覺得自己能夠抵擋發?”

    雖然端木玥被染血了,但是擂臺之上的他。能夠從奪命賦中出來,并且沒有太大異樣的他,顯然是占據了眾人的心。

    “沒事?”幾滴血,只是皮外傷的端木玥。紫月風看著,除了苦笑之外,還能夠做什么呢?

    奪命賦都奈何不了,并且如今又有五龍在他周身徘徊。五龍若是爆炸,他半條命也丟了吧。

    紫月風無奈的搖搖頭,罷了,罷了。他算是被這小子打敗了啊。“奪命賦是師兄我強的攻擊力<!--中间广告位置-->。這樣,你都沒事。師兄我除了認輸,還能夠如何?”

    持久戰,他又不是端木玥的對手。速戰速決,他最強的一擊又奈何不了這家伙。甚至,因為剛剛的那一擊,他紫月風的身體已經很虛弱了。

    一條龍的爆炸他都不一定能夠抵擋的了,別提五龍了。

    “我,輸了!”

    紫月風親口認輸。輸的心服口服。

    “甚好!”聽到紫月風的話,端木玥咧嘴一笑。那被染上血色的牙齒,怎么看怎么滲人。

    但是,看到他的笑容。擂臺下的無色和魂月卻是笑了。那奪命賦太詭異和強悍。如果對方真的不是端木玥的話,真的會結果一發不可收拾的。

    因為奪命賦一出,造成的傷害是重傷。畢竟,生命,是什么都無法交換的。特別是普通人的生命,一旦消失。將永遠都無法回頭了。

    所以,魔法師對于普通人來說,是人生的向往。因為生命力更長,更加持久。同樣,不易消失。

    “師尊,藍幣和這比試的獎勵的記得讓人交給我。受傷,療傷去了啊。”又是幾枚復元丹塞入口中,才平復了自己的傷勢之后。端木玥揮手之間,五龍收體,一臉病態的轉身離去。

    甚至,還在無色的半摻扶之下離開現場。悠悠的回到了他小爺所住的丹峰。

    房門關起,端木玥瞬間生龍活虎起來。

    到后山一番清晰,換了一件衣服之后。端木玥抓著無色的手,就開始偷偷下山的勾當。

    “玥哥,這樣好嗎?”被端木玥拉著,貓著腰身的進行下山行動中。無色一臉菜色。身為一個男人,這樣做是可恥的!

    但是,當他的視線落到端木玥的身上的時候。好吧,他承認了,他輸了。

    “噓。小聲點。萬一被發現了,我們到山下吃肉的行動就會被取消了。”

    如今,端木玥打著自己已經受傷,需要修養為由。私自偷偷下山去補充營養和能量。外帶六峰峰主還需要觀看林霍和白元挑戰內門弟子比試。

    所以,綜合評估,現在是下山的最好時機。

    只見端木玥和無色的身影翻過山,渡過河。仗著守門弟子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順利的出了真言宗。到山下城鎮中逍遙快活去了。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他們二人才出真言宗的山門。他小爺的師父,李玨就猛然暴怒了起來。

    “那個臭小子!竟然又出門鬼混去了!”

    李玨和宗門內的幾個老家伙正在討論一個嚴肅問題的時候,只聽他一聲爆吼。接著,就看到了對面幾個老家伙一副事不關己的清淡淺笑。

    “李小子,你這徒弟收的好啊。有這么讓師父操心的徒弟,真好。”依舊是一身青袍的陳耀說著,聲音中透露著一種羨慕。

    “好什么好。天鬼之域的事情還沒有讓那小子受到教訓。如今,又跑山下去了!他都不知道這是很危險的事情嗎?”

    李玨一想到端木玥這小子又下山去了,一顆心就不平靜了起來。心里想著,他不是也要到山下去走一趟。

    “不想要,給我們幾個老家伙啊。”端木玥的覬覦者,不止一兩位滴。俗話說的好,不想要,交出來!

    “是啊,我們幾個也好久沒有收徒弟了呢。這么性子活躍,為人不安分的徒弟,能夠激發我們的熱情啊。”一身黑袍的藍闊悠然的說道,瞄了一眼李玨。問他意思呢。

    “哼!老子的徒弟,老子自己會管好。”李玨話一說完,人就消失在了幾人的面前。

    “呦,還老子啦。也不知道我們幾個老家伙都比你大了多少倍。”李玨在離開之前,就聽到了這么一句話。很調侃的聲音,聽不出半點不悅。

    他的徒弟,他李玨自然要自己管好。下次,再也不告訴他們那幾個老家伙他徒弟的消息了!每次,都是想要搶他徒弟的意思。

    他們幾個也不想想,他們幾個都有好幾個弟子了。而他李玨一生才收了這么一個徒弟而已!

    就這,還要搶。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端木玥不知道的是,在他還未到山下的城鎮的時候,他的那位師父大人就已經潛伏在了他的身邊。這次,某師父發誓,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徒弟。

    特別是,這次端木玥的那幾只契約獸都不在。更加讓人操心了。

    “藍闊,你說如果他再次回到那個地方的話,會不會……”這次擁有了那個小家伙的他,會不會有所改變。會不會……

    “陳耀,他已經和從前不一樣了。我們要相信他。”更應該相信的是,那個叫做端木玥的小家伙啊。

    因為有他,必定能夠喚醒李玨那小子的血性的一面。

    只要,端木玥那小子也能夠去到那個地方。只要他去了那里,李玨那小子絕對會……

    天空依舊是這般的明亮,陽光也很舒服,一股股微風迎面而來。明明擂臺之上的端木玥還傷痕累累的,如今已經是一副風輕云淡的模樣了。

    “玥哥,我們……”

    “噓!”端木玥做了一個禁音的收拾,接著目光斂下,繼續豎著耳朵聽著什么。

    “喂,你知道嗎?奴隸市場這次搞來了一只地獄犬。聽說十分的兇殘。”

    “你聽說的太少了。昨天我可是親眼見到了。那通體黑亮的毛發,一對黑眸猶如地獄火光一般,對視一眼就能讓人顫抖不已。”

    “真的嗎?那豈不是很多的人想要買走那頭地獄犬。不管是契約,還是領回去。都是一大助力啊。”

    “買回去?奴隸市場這次恐怕又要賣不出去了。聽說這頭地獄犬是從其他的地方弄過來的,原因就是賣不出去。”

    “因為根本就沒人敢買。太兇殘了。聽說一不小心,你可是會被吃掉的。聽說之前想要買走它的飼主就是這樣。”

    端木玥聽到這里,一張臉上哼笑不已。“無色,吃肉之前,我們先去一趟奴隸市場。”

    這頭地獄犬,小爺要了!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