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真言宗新弟子年比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真言宗新弟子年比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真言宗新弟子年比

推薦閱讀:

    跑了?

    端木玥看看仍舊趴在自己身上的魂月,眼神疑惑。不過,他小爺沒有多想。因為,某草如今的行為讓他小爺很氣憤!

    “喂,你這個臭小子再不給小爺死開。小心爺讓小雪咬掉你的葉子!”

    端木玥口吻陰冷,眼神陰翳。魂月看著,撅嘴不滿。

    “玥玥好無情!”魂月扁著嘴,慢騰騰的從端木玥的身上挪下來。真的是沒有最慢,只有更慢。

    當魂月挪開,端木玥整理著自個被弄皺的衣服。

    “玥哥,你可是傷了人家女孩子的心。”無色看著打鬧的端木玥和魂月。這種場景看的太多,所以無色都不以為然了。

    “人家女孩子的心?”端木玥聽著無色的話,眉梢狠狠的皺了起來。心里想著,這家伙沒有腦子壞吧。他這孩子才多大啊,竟然懂得人家女孩子的心了?

    女孩子……

    師姐?

    傷了女孩子想心?突然,端木玥眼底眸光一亮。看著魂月,眼神火熱。“魂月,以后有剛剛那個女人在的時候。你可以立刻撲過來。”對,就是撲過來。不過下次,他端木玥絕對不會倒就是了。

    “玥玥,我不能夠在人多的時候顯身的。”魂月撅著嘴。這是端木玥答應他一起跟過來的條件。雖然,端木玥提出的要求很誘人,他也很想撲過去。

    但是,真的不可以啊。魂月望著某人,眼神很是哀怨。

    在真言宗內,除非端木玥他們單獨相處的時候。不然。魂月都只能夠當一顆草,插在端木玥的頭上。這是端木玥答應帶他一起的條件。

    真的是很苛刻的條件。但是,為了能夠跟著端木玥,魂月在所不惜。

    還有這一茬?端木玥一對紫眸盯著魂月,若不是他提,他倒是忘記了。忽而,端木玥將目光放在了無色的身上。

    “無色,有那個女人在的時候。你就毫不猶豫的撲到你大哥我的懷中好了。”用端木玥的話來說,既然魂月不成,那么無色也不差。

    再說,無色可以正大光明。而魂月,就在偷偷的時候,偷偷來一個好了。

    想他小爺當個弟子,真是不容易。防師父,防師尊。如今,師姐也不是個善茬。比起師父、師尊,來的更加狂風暴雨。

    所以……

    端木玥想著剛剛凌心離去的模樣,心底竊笑。既然要誤會,那就誤會到底好了。最好是再也不來煩他小爺就是最佳境地了。

    可怎想,端木玥想如此。人家無色卻不想要如此。

    更為重要的是,當凌心知曉了端木玥的異樣癖好之后。和她一起的眾女性同胞們是對端木玥失望了,但是崛起的那一類瘋狂者?

    又是何意啊……

    “玥哥,我不喜歡男人。”無色聲音平靜,甚至連看端木玥的眼神都是平靜的。

    這句話,何其熟悉。端木玥他小爺自己,不知道說過多少次了。沒想到,這次竟然從其他人的口中聽到了。并且還是無色對他說的。

    “那你覺得我喜歡男人?”端木玥反問,一步步的接近無色。俊顏上笑容甜美,并且一把將某人抱在了懷中,坐到了陳舊的椅子上。

    “玥哥,自然是喜歡。”無色被端木玥抱在懷中,一動不動。雖然他口上叫他玥哥,但是端木玥是男是女,他還是知道的。“因為……玥哥是女人嘛。”

    最后一句話,無色使用靈魂在與端木玥交流的。畢竟,這件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誰說是女人就必須要喜歡男人了?”端木玥回答的理所當然。

    “那,玥哥喜歡女人?”無色一雙天真的瞳眸中透露著疑惑的神情。

    “女人怎么怎么可能喜歡女人。”端木玥再次回答的理所當然。

    “玥哥喜歡老頭?”不是男人,女人。難道是老頭子?無色猜測。

    “……”

    端木玥無語,不答。

    “玥哥喜歡,該不會喜歡無色這樣的吧。”老頭子也不是,那就是幼童了。雖然無色自認為自己不是很小。但是,事實勝于雄辯。他從端木玥的眼底看到了驚駭。

    “臭小子,你這顆腦袋里都裝了些什么東西啊。”端木玥敲敲無色的小腦袋,很想知道里面是不是都是蛋白質。

    “玥哥,女人喜歡男人,天經地義。不然怎么可能有的你啊。還有,不要敲人家腦袋啦。會變笨的。”無色氣鼓鼓著一張小臉,從端木玥的懷中跳出來。背對著端木玥,生悶氣去了。

    玥哥是女人,喜歡男人天經地義!

    呃,看著無色的背影。這一刻,端木玥才意識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這小家伙怎么知道他是女人的???

    “無色?”

    “他人不在。”無色背對著端木玥,回答的利索。

    “那你是誰啊。”端木玥第一次聽到這么有意思的回答,臉上洋溢著笑容,將某丫拽到自己的懷中。“真不知道你生的什么悶氣。小孩子果然是小孩子。”

    “誰小孩子了,誰小孩子了……”

    無色嚷嚷著,心里想著,下次再也不理端木玥這家伙了。他十二歲了,不是小孩子了!

    ……

    時間如白馬過隙,一晃而過。當真言宗一年一度的入門弟子比試到來。廣場上,六大峰弟子排列有序。庚金峰,甲木峰,壬水峰,丙火峰,戊土峰,丹峰。

    金色,綠色,藍色,紅色,黃色,白色。

    六大峰之間的比試,同樣也是各峰內部之間的比試。

    首先,各峰之間比試,選出十名精英弟子。然后,選出的六十名精英弟子之間抽簽決定對手是誰。

    最終,前三名弟子將有機會獲得內門弟子的資格。只要他們能夠挑戰成功內門弟子。

    程序很簡單,要想晉升內門弟子就是這么簡單的事情。只要獲得前三,并且能夠挑戰成功內門弟子即可。

    因為端木玥隸屬于六大峰,所以第一日舉行的六大峰之間選出十名精英弟子的比試,他需要參加六場。

    并且,為了能夠讓各個峰都看到其他峰弟子的實<!--中间广告位置-->力。一峰一峰的比試,期間不重疊,不停歇。

    并且,比試之間特別限定了不許使用魔獸。

    當端木玥聽到這一條規則的時候,他小爺臉上沒有任何的色彩波動。因為,他小爺的魔獸,小赤、小雪、小蜴,都處于沉睡期呢。

    說來也巧,小蜴是因為天鬼老者的原因而陷入沉睡的。而小雪和小赤卻因為到了生長期,不得不陷入到沉睡中。

    兩寶陷入沉睡的時候,特別交代了端木玥一番,要他別惹禍。

    別惹禍?可想而知端木玥聽到這話的時候,臉色有多么的不好!他不由的想要再申明一遍了,他可是主人,主人!

    可是最終,他小爺還是答應了它們。用端木玥的話來說就是,口頭上的承若而已,不能夠當真的。

    畢竟,有些事情,不是他小爺不想要惹,就不惹禍上身的。很多時候可能都是不得已的。

    “第一場比試,庚金峰!”隨著長老一道嘹亮的聲音響起,庚金峰所有的弟子都站到了擂臺之上。

    六場比試,按照各峰歷年的排名依次來。

    庚金峰、丙火峰、戊土峰、壬水峰、甲木峰、丹峰……

    各峰之間選出十名精英弟子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能夠在擂臺上堅持到最后。最后留下來的十人便是能夠獲得這十名精英弟子的人。

    六峰中,就屬庚金峰和丙火峰的弟子最多,每峰今年差不多都有一百多名的新弟子。戊土峰、壬水峰、甲木峰今年收的新弟子最多的也只有七十多人,最少的則是五十多人。

    至于丹峰,今年能夠收七人已經是極大數了。

    所以,丹峰的新弟子之間只需要選出三人就好。

    “比試,開始!”

    當所有的庚金峰弟子都站到了擂臺之上,長老宣布了比試開始。一百多人齊齊的站在擂臺上,絲毫不顯得擁擠。可見這擂臺究竟有多么的大。

    “端木兄,你怎么不換上金袍。你這身衣服很顯眼啊。”整個擂臺之上全部都是齊刷刷的金色長袍。這是庚金峰弟子們所屬的袍色。

    可就在這堆金色長袍中,端木玥一身白袍十分的耀眼。為什么不換上金袍?真要說原因的話,那是因為他小爺不喜歡金色。

    特別是真言宗的這件金色長袍,用他小爺的話來說就是,俗氣,沒有最俗氣,只有更俗氣啊。

    金色,整件衣服都是一塊金色的布料。沒有一個繡花,一個裝飾。最讓端木玥無語的是,那件金色長袍究竟是不是按照他的尺寸做的啊,太大了。穿在身上,就像是他小爺在穿其他人的衣服一樣。

    不僅僅是金袍,其他顏色的長袍都一樣。所以他小爺只有穿這件合身的白袍了。

    至于林霍口中說的顯眼,不如說成是礙眼更加來的貼切啊。

    端木玥望著在場的各位,蠢蠢欲動的各位。不得不說,他們膽子很大呦。

    真言宗的人都是到,端木玥之所以強,是因為他契約的魔獸很強。所以,當不能夠使用契約獸的比試規則貼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想試一試,端木玥是不是廢材。

    畢竟,就算是廢材。能夠擁有那么強的魔獸,也是能夠稱之為天才的。畢竟他所處的位置是他們無法觸及到的。

    “林霍,你小子最好離小爺遠一點。”端木玥嘴角上帶笑。看了一眼某人,笑意更勝。“如果不小心波及你了,小爺可不敢保證你能不能夠拿到那最后的十個名額了。”

    雖然比試的規則是規定了不許參賽者使用契約獸。但是,端木玥摸上他小爺頭上插著的那根草。鮮艷欲滴的草,一張精致的臉上笑意詭秘。

    “端木玥,五行同修。就讓我來試試你究竟有沒有資格參加六次比試吧!”

    來人身上一道金光大勝,圣域魔法師六階。在庚金峰中也算的上是修為比較好的了。

    “伏魔拳!”一聲大吼,郭巖敦實的猶如一座小山一般的身體,敏捷的朝端木玥沖了過來。

    他的招式看似凌厲,看似不凡。不過,對于郭巖的飛奔而來,端木玥只是將頭上的草向前掃了一圈。

    “如果不檔,就別怪我……”郭巖拳風嚯嚯的朝著端木玥奔去,可反觀端木玥竟然不躲不閃。這讓郭巖緊皺起了眉頭。大喊一聲想要引起端木玥的注意,可怎想……

    當他的人在距離端木玥有一米的近距離的時候,渾然渾身無力,一股困意襲上他的心頭。下一刻,郭巖的大腦還來不及做出什么決定呢,他的人就倒地不省人事了。

    空氣中,只能夠輕微的聽到他的呼吸聲。證明他還活著。但是人不知道為什么就昏了過去了。

    “還有誰要來嗎?”郭巖的倒地端木玥完全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樣。“想攻過來的,都上吧。”能夠盡快結束這場比試的話,端木玥不介意當,眾矢之。

    “端木玥,你不要太猖狂!”

    “上啊,現將他踢下擂臺再說!”

    “……”

    擂臺之上,隨著端木玥的挑釁,大半的庚金峰都向他沖了過去。人數絕對超過八十人。

    但是。

    空氣中,只覺得似乎一道風波從端木玥所在的位置向外擴散而去。八米之內,距離八米之內無一人站著。

    這也包括擂臺之下的幾十人。因為他小爺所站的地方乃是擂臺一方的邊界處。

    毒震,不過這次端木玥手中的握著的不再是黑色的重劍,擴散的也不再是毒液蜥蜴的毒素。自從端木玥的境界達到了心綱之后,他對于毒震的理解更深了一層。

    就好比今日的他,手中握著的雖然是魂月的本體**草。可是只要他想,他依舊能夠施展出毒震的效果。更甚的是,如果今時今日他手中拿著的是火焰的話,那么距離他八米之內的所有人,都會被烘烤。

    倒下的人唯一感覺到的,只是一陣稍強的風向他們撲來而已。但是風過,困意止不住的襲上心頭,接著便是倒地不醒。

    一瞬間,僅僅只是眨眼之間的事情而已。一共一百多人的擂臺上,只剩下一小半的人。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