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十二歲的暗術師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十二歲的暗術師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十二歲的暗術師

推薦閱讀:

    端木玥能夠自由出入天鬼之域,自然是決口不提。但是,他師父這是什么意思啊。他小爺好不容易九死一生好吧。

    九死一生啊。

    差點就被骷髏們給分尸了啊。。。

    差點就死翹翹了啊。

    可是,他家師父竟然說出這樣的話。端木玥的心哇涼一片片的了。這還算是師父嗎?算嗎。

    當師父的,有讓自己的徒弟去送死的嗎。

    “照你的說法,你不是已經是天鬼之域的恩人了嗎?再去,怎么會是送死?”李玨說的輕巧,實在是那個人對于真言宗來說太過重要了。

    “師父,通往天鬼之域的路,要不血祭,要不就是天鬼之域的域主自行打開。你想用哪種方法要我進去?”

    第一種的方法,那可是要犧牲人的性命作為代價的。并且是十名圣域魔法師。第二種方法,除非你能夠聯系的上天鬼之域的域主。不然,誰給你方便啊。

    天鬼之域又不是隨隨便便的地方,是你想要進去的時候,就能夠進入的嗎?那還要血祭有什么用啊。

    那可是險地,九死一生的地方。端木玥的遭遇那是他小爺太過幸運了,剛好解開了臨城的詛咒。如果他不認識梵文,沒有學過關于九字真言的知識。恐怕他真的是九死一生。

    李玨望著端木玥,他知道,這件事情是他強求了。如果天鬼之域不是危險的地方的話,怎么可能會犧牲十名圣域魔法師才能夠傳送。

    他拍了拍端木玥的肩膀。“徒弟,是師父為難你了。”李玨說完這句話,不知道是不是端木玥的錯覺,他總覺得師父在這一刻仿佛老了很多。

    剛得知端木玥被傳送到天鬼之域的時候,李玨的精神近乎崩潰。他恨自己,為什么沒有用最快的速度解決了那群黑衣人,而使得自己唯一的徒弟……

    天鬼之域,從很久之前就謠傳了。只要進入到那片空間的人,沒有一個人能夠回的來的。就算是強大如他,也是如此。李玨有過一次經歷,所以對于端木玥,他唯一的徒弟,他的心中只有悔恨。

    “師父,那個人對你很重要嗎?”一瞬間蒼老的師父,端木玥真的很不習慣。

    “是啊,很重要。他是為師的師兄,很重要的師兄。”李玨望著遠方的天空,一顆心仿佛陷入到記憶中。那是一份美好的記憶。可是結果……李玨的眼底充滿了悲傷。

    “師父,你該不會是很喜歡師伯吧。”端木玥一邊說,那臉上的表情很明顯的一副斷袖的態度。

    李玨光聽到端木玥的話,很自然就回答了‘喜歡’二字。可是一回眸望著自家徒弟臉上的表情,真個人僵硬在了原地。

    “臭小子,你將你師父想成什么樣的人了!”李玨咆哮,震得端木玥耳聾。心里想著,看來他應該好好的抽出一段時間,用來教育這家伙了。

    不然,保不準他這顆腦袋里又想出什么更稀奇的東西。

    “好了,為了躲避之前那群黑衣人的追殺。你最近要行為低調。你能從天鬼之域回來,他們要殺你的心會更重的。”

    行為低調?端木玥聽著李玨的話。他小爺很想問啊。“師父,我回來的是低調。但是你們的反應如此的強烈,能躲得過那群人的眼睛嗎?”

    特別是,端木玥瞅了一眼他的師兄青玄。他那一嗓門,端木玥想想就覺得無語。

    “這個你放心,宗門自從你失蹤之后,就開啟了護宗大陣。”李玨一腳跺出,只見真言宗所在之處的地面上無數彎彎曲曲的符文閃爍。如果端木玥能夠越到天空之中向下看的話,能夠看到這是一個很大的圓形法陣。

    光芒一閃而逝,就如同從來沒有過一樣。端木玥看著地面上的符文,眼底精芒閃爍。

    “對了師父,師尊。我弟弟他也想加入到真言宗。”端木玥想起無色那家伙,他的頭就痛。昨晚一夜的時間,半部分的時間他都用在這家伙的身上了。

    可是,不管他怎么說,那家伙就是一根筋。一雙眼,整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一種,他就要跟著他小爺的氣息。不管他說破了嘴,都不行。

    最終,他沒有屈服。他小爺自個屈服了。決定帶他上山來了。

    不過,他小爺要先進宗門勘察情況。所以讓他在山下等待了。如果不是李玨提起這護宗大陣,他差點就將那家伙給忘記了。

    “你弟弟?徒弟,你不是只有一個哥哥嗎?難道是你表弟。”端木玥家的情況,李玨這個做師父的從決定要收他做徒弟那一刻起,就查的清清楚楚了。

    “認得。”

    “認得?那天賦如何。”聽到端木玥的話,祝炎這次是第一個開口了。

    “無色!”

    端木玥沖著山下喊了一聲。接著,他對著幾位師尊和他家師父笑的詭異。“師尊,師父,你們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山下,因為端木玥都進入宗內好長時間了,都不見他回來,或者是叫他上山。無色早就有些焦急了。

    他一雙幽紫色的眸中暗光涌動,就在他想著要不要自己擅自上山的時候。突然端木玥一聲呼喚,讓他嘴角上帶上了弧度,接著眼底的暗光消失,取代的是清亮之色。

    幾秒鐘,無色就來到了端木玥的身邊。這次,守門的弟子同樣是沒有捕捉到有人進入到了真言宗內。

    看到無色,在場的幾個老家伙都震驚了。這其中也包括青玄,楚天頡和凌心。

    “暗術師?”

    李玨望著無色,眼底復雜之色深沉。不僅僅是暗術師,而且是一名!

    ,端木玥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小爺也是狠狠的刺激了一把自己的心臟啊。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這個世界果然是瘋狂。他小爺這點修為,果然是不容看啊。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曾經的端木玥還有一些沾沾自喜,想他小爺十六歲的年齡已經是一名圣域魔法師二階了。可是得知了無色的修為等級之后,他小爺頹廢了一秒秒。

    這小家伙,是變(bian)態<!--中间广告位置-->嗎?怎么這樣啊。

    “玥哥。”無色叫的歡快。一過來,就拉上了端木玥的手。這粘人的表現,端木玥雖然不喜歡。但是一望到某人一對紫色的眼睛,還有他眼中可愛閃亮的光。心里就想著,算了,隨他吧。

    “師父,師尊。讓無色也加入真言宗如何?放心,我保證他不會亂來的。”暗術師,不得多的的人才。可是面臨的風險也有。

    “徒弟,既然他要加入到真言宗,那就需要遵守宗門的規定。還有,不許他離開你的視線。”人才,每一個宗門都想要。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夠進入到宗門之中。特別是像無色這種底細不明的天才。

    “這點我保證。”沉默不語的無色望著李玨,突然開口說道。“在宗內,我絕對不離開玥哥的身邊。”

    “呵呵,師父,這點會不會太苛刻了啊。”不許離開他小爺的視線?絕對不會離開他的身邊。端木玥聽著李玨的話,還有無色的話,心情沉重啊。

    難道,他小爺要上茅廁,要洗澡……都必須要有無色在身邊嗎?端木玥想想,就是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若是那樣,還是讓他小爺早點死吧。這還是不是人過的生活了啊。是嗎?!

    “徒弟,這點你必須做到。”李玨態度認真。

    “玥哥,我不會離開你的身邊。”無色神情認真。

    ……

    一番無風波的斗爭,最終以其他人的勝利而終結。端木玥都無法相信了,為毛最近倒霉的,受傷的總是他小爺一個人啊?他小爺最近是霉運當紅嗎。

    “徒弟,你頭上的那根草是什么意思?”就在端木玥帶著無色轉身離去的時候,李玨才發現,端木玥的頭上竟然出了玉簪之外,還插著一根草。

    并且是一根油光發亮的草。讓人感覺很新鮮,仿佛是剛剛掐斷的一樣。

    草?

    端木玥聽到李玨的話,一張臉陰暗了下來。提起這個,端木玥真的有想過,他小爺的言語能力真的有如此的弱嗎?

    為什么他們一個個的都聽不懂人話啊。特別是那根混蛋草,竟然說會變成一根草,插在他小爺的頭上就好。不會影響他小爺的基本生活的。

    但是,如果將他留在家中的話,他小爺會自己到山上找他的。

    變成一根草,插在他小爺的頭上?那可混蛋草有沒有想過啊,這樣的做法會嚴重的影響到他小爺的品味的。

    品味啊,這種東西看似沒有什么。但是,很重要的!

    就比如此時此刻,端木玥回頭看著自家師父迷惑迷惘的目光。還有懷疑他腦子的眼神,無語了。

    “師父,不要小看這棵草。”如果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它可是很有用的。端木玥只能夠這樣自欺欺人了。

    “玥小子,三日后就是宗門年比了。你做好準備。”在端木玥就要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的時候,古天一突然喊道。

    他口中的做好準備,不是告訴端木玥要養精蓄銳。而是告訴他,讓他安排好時間。千萬別錯過了宗門大比。端木玥這等家伙,他們六個老家伙根本就管不住啊!

    如果能夠管的住,端木玥天鬼之域一行怎么可能發生。

    當六個老家伙從李玨的口中得知這小子很有可能被傳送到了天鬼之域的時候,六個人神色不一。但是悲傷的情緒是無法掩蓋的,特別是古天一和蕭管。他們二人是最看重端木玥天賦的人。

    “古老頭,你說這小子如今會是什么修為了。”古天一和蕭管兩人最后離開。站在原地,望著端木玥消失的地方,蕭管問的清淡。

    “老蕭,想知道答案還不簡單?等到三日后大比的時候不就知道了。”

    “會嗎?你覺得這一屆的弟子中有人能夠逼得他出手。”御嶺山脈一行他們幾個雖然沒有親自去,但是從之后的傳言中也能夠聽出一二來。

    內門弟子中能夠與他旗鼓相當的應該不少,但是想要勝過他,不易。畢竟端木玥這家伙擁有的魔獸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并且光論數量,就不是輕易能夠打敗的事情吧。

    “老蕭,這個問題值得深思啊。要不,我們今年就改變一下比試的規則?”古天一望著蕭管,眼底浮光涌動。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盛大的景象,整個人的心情都興奮了起來。

    “這個問題,值得思考。”

    只是值得思考而已,轉眼兩人就去找其他四人商議了。因為宗門弟子考核晉升之事,只要他們六人一致同意了,就可以。宗主對于這些小事情是不過問的。只要在那一日出現就好。

    丹峰中,端木玥的房間中。

    “魂月,你可以出來了。”隨著端木玥的話,他小爺玉簪旁邊那根油光閃亮的草,突然一道光芒。接著,草就不見了,一美男就出現了。

    “玥玥!”魂月一出現,直接將剛坐在床邊的端木玥撲倒。整個人八爪魚一般的黏在他的身上。而就在這個時候。

    “端木玥,我們一起……”

    凌心的聲音響起,并且毫無顧忌的推開了端木玥所在房間的房門。因為李玨和六位師尊們要單獨和端木玥談話。所以她和楚天頡、青玄就都被趕回去了。

    好不容易端木玥回到丹峰上了。端木玥一進屋,凌心就直接推門進去了。就是想要給端木玥一個突然襲擊,要他無法躲避。更好的是能討到一個擁抱就好了。

    可是……

    凌心怎么想,都無法想象得到,如今這副場景。

    床上,只見端木玥整個人被死死的壓在下面。他的身上,一個貌美的男子趴著,摟著端木玥的腰。兩人的衣服都有些散亂。

    特別是端木玥身上的衣服,松散的就像是要散開一樣。脖頸處,露出的肌膚是平常的兩倍還多。

    雖說是平常的兩倍還多,可也就多露出了一個鎖骨而已。

    “師姐?”端木玥望著門口的凌心,不等他開口問凌心找他有什么事情。那個讓他頭痛不已的人竟然直接跑了???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