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討要好處,耍無賴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討要好處,耍無賴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討要好處,耍無賴

推薦閱讀:

    收縮了一下?端木玥聽到對方的話。心中很是無語啊。這,前輩都注意到了。此乃神人也。

    “天鬼前輩,你就別捉弄晚輩了。您找我來此地,是有什么事情嗎?”

    害不害怕這等問題,他小爺自然是一點害怕之意都沒有啦。可是,不能說,不能說啊。

    “你這小家伙,真是太不可愛了。”天鬼老頭接著尉茗的臉,冷哼一聲。這感覺,這表情。真是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啊。

    “天鬼前輩,晚輩已經過了可愛期了。”端木玥一臉無色。

    “再說,晚輩才不喜歡自己可愛呢。”這要是被很多人喜歡上了,那還不逆天了?

    原本不可愛,小爺就已經深受眾人的愛戴了。這要是可愛了,那不叫逆天。那叫主宰。

    “你這小家伙,真是自戀。不過,到是可愛的緊。”天鬼看著端木玥又是撅嘴,又是孤傲藐視,又是心底竊喜的眼神。這一張臉上,表情變化的實在是豐富。

    “天鬼前輩,剛剛你還說我不可愛呢。一會會的時間,我就又變成可愛了?”可愛,端木玥可不喜歡這個詞。

    “小家伙,真是的。也不知道是誰生出來了你這么個鬼靈精。”天鬼摸著端木玥的頭,明明是女子的手掌,可是端木玥硬是感覺到了一雙寬大的手掌。甚至連上面的繭子他都有所感受。

    “好了,講講這里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吧。想必你應該看過了,這里曾經的景色有多么的美麗。可是如今……”天鬼老頭聲音感嘆。

    “天鬼前輩,這里會變成這樣的原因,不就是因為詛咒嗎?”難道?不是。端木玥表情糾結的看著天鬼老頭。

    “冥天的詛咒,只是其中一部分的原因。還有其他的原因。”

    秘密,果然不止一點點啊。端木玥眉頭緊蹙。“前輩,那我可不可以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啊。”

    俗話說的好,天下無免費的午餐。知道了,那你就是知情人了。知情人最后的下場,通常不是很好。特別是知道機密,秘密的的人。

    “你這小家伙,真是不可愛。”天鬼冷哼一聲,似咆哮,很無奈的口吻。他活了一世了,就沒有見過這么鬼靈精怪的人。“今天啊,你想知道也好,不想知道也罷。都必須知道內情。”

    端木玥聽著天鬼老頭的話,突然響起了一句完全不搭邊的話。‘叫吧,叫吧。就算你叫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端木玥神色無語,這么霸道,還能夠友好的交流了嗎?

    “天鬼前輩,你這是威脅。”端木玥控訴。

    “威脅?”天鬼一聲有些尖銳的聲音。轉而,他一雙眼睛看著端木玥。“好吧,我不威脅你這小家伙。不想聽,你可以走。”

    “說真的?”端木玥一臉的不相信和疑惑。

    “自然是真的。”天鬼說的自然,瀟灑。

    可是,就在端木玥抬腳準備轉身的時候。天鬼又說了:“小家伙,走了,可別后悔啊。”

    “不想聽,可以。我不威脅你。可是你想回家這件事情,就此作罷了啊。原本我還想著你聽完了之后就放你回去呢。”

    “可是如今,既然小家伙你說這是威脅。那么我便不說了。走吧,走吧。沒有阿茗的幫助,說不定你再過個百十年之后也回不去呢。”

    “讓我算算啊,直到你能夠撕裂空間為止,沒有個上千年,也最起碼五百年吧。”天鬼看了一眼端木玥。“嗯嗯,五百年之內小家伙你的天賦應該能夠做到。”

    “唉,到那個時候了,應該有很多的事情都無法挽回了吧。”

    天鬼老頭一副很惋惜,很可惜的語氣。端木玥聽著,一張臉苦哈哈了起來。他小爺就知道,不會這么輕輕松松就放他離開的!

    這老頭,真是奸詐啊。想讓小爺聽,直說嘛。他小爺受著就好。干什么給了一個希望,接著瞬間就給絕望啊。

    “前輩,您講吧。我突然又想聽了。很有興趣。”端木玥小爺一臉的興奮,一副很感興趣的姿態。

    “真的,是真的想聽了?別一會又說我威脅啊,逼迫之類的啊。”

    “這人老了,心里總是會怕的啊。”

    天鬼說的一副好像他很膽小的模樣。看的端木玥很是無語!心想,這老頭還真是記仇呢。真是小心眼。

    “不會,不會。我是真的想知道,相幫前輩你的忙。”

    “既然如此,那我就說了啊。”再三的征求,天鬼老頭是一派悠然。望著他如此,端木玥小爺心中早就懊惱了。他小爺真是作踐啊,明知道會是這結果,還做無謂的掙扎。

    姜,還是老的辣。畢竟年齡在這里擺著呢。不得不信服啊。

    從上午一直說到下午,再到夜幕黃昏時……

    端木玥耐心的聽著這長長的一段黑暗歷史,最后末了,只說了一句話。

    “前輩,你該不會是想讓我解開其他八座城池的封印,然后再幫您鏟除那幫隱藏在黑暗中的勢力吧。”

    端木玥說的很是委屈,從下午的時候,他小爺就有意無意的從天鬼老頭的眼中接收到了信息。那就是,這老頭之所以和他小爺說這么多。

    甚至從頭來講,這絕對是有貓膩的。若是清清白白,怎么可能講的如此細致,連他自己當時的心里獨白都講給了他聽。

    并且一邊說,一邊讓他分析一下當時的情形,如果是他小爺的話,會如何做。

    這,這沒有奸情。他小爺怎么可能相信!

    “小家伙,你真聰明。”天鬼聽到端木玥的話,一聲贊賞。

    “前輩,光是臨城的居民,就讓我耗費了四五百年的壽命了。這要是……”端木玥想著那其他八座城,一顆心哇涼哇涼的啦。“這不是要了我的命嗎?”

    “你這小家伙,我有說讓你現在就做到嗎?九座城,詛咒之力層層疊加。想要破封兵城,就你如今的實力。”天鬼前輩看著端木玥,直直搖頭啊。

    “前輩,你看不起我。”被說不行,端木玥自尊心作祟,有些小不服氣。

    “要不你去試試?”

    “試試就……”

    “天鬼前<!--中间广告位置-->輩,你炸我!”端木玥氣鼓鼓著一張臉,虎著眼,整個人的狀態處于爆發邊緣。

    “你這小娃,這樣不行,那也不行。說來說去,到全成我的錯了。罷了罷了,不和你說了。我要回去了。”

    “前輩,你就這么走了?”想他端木玥聽了一下午,飽受煎熬和折磨了一下午。最后,還被人拜托了一件十分危險,外加沉重的任務。

    結果,就因為他小爺抱怨了一句,說了說話。就這樣完了???

    “那小家伙你想要怎么樣啊。”

    天鬼老頭收回了想要邁出去的腳,看著端木玥,那一雙眼底精光閃爍。

    “前輩,我可是為您老救了一城的人民。你不說表示一下?”

    “表示?臨城的人不是都表示過了嗎?”

    天鬼老頭說的輕,說的巧。端木玥這小家伙心里想的什么,他都這把年紀了,會猜不到嗎?看著端木玥,他一張老臉早就笑開了花兒了。

    “那是他們,但是前輩你是一域主。不表示一下,不太好吧。”

    “域主啊,現在已經是阿茗了。你要是想問域主要東西,一會和阿茗說吧。”

    納尼?

    端木玥無語,想他一番說辭,竟然被反駁的不留情面。撅嘴,耍賴。“前輩,好處。”

    “好處,好處。”

    “好處……”

    不給好處,他小爺今個就不讓這老頭走了。端木玥抓住尉茗的手,明知道這不是天鬼老頭的,可是,他就抓著了。

    拐彎抹角,顯然對于這個老頭是沒有用的。既然如此,那他小爺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他小爺,想要好處。

    對臨城的骷髏們,他小爺絕口不提好處。那是因為他小爺知道他們沒有什么寶物。可是,眼前這個老頭,會沒有寶物嗎?

    打死他小爺,他小爺都不會相信的。

    “我這如今都只剩下靈魂了,和小家伙你說個話,還需要接一個身體。你這小家伙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好處啊?”可憐,誰比誰更可憐啊。

    “前輩,你別裝可憐。就算你不借這副身體,你依舊能夠和我對話吧。誰知道你是不是想要掩人耳目,所以多此一舉呢。”

    “沒有好處,我今兒就不撒手了。”

    端木玥看著天鬼老頭,一副你看著辦的樣子。

    天鬼無語,這是真的很無語啊。想他活了億萬年了,靈魂不死不滅。還真的就沒有見過這樣的家伙,聚集‘天才’‘鬼靈’‘無賴’‘自戀’等,多種標簽于一身的人。

    并且還是一個小家伙,小到都能夠給他當孫子的孫子的孫子的孫子……了。

    “不放手,我也能夠走。”天鬼老頭平靜的說道。

    “你走了,我就不幫你解除封印,拔掉毒瘤了。”沒有好處,啥也不干。

    “你不幫我拔掉毒瘤,解除封印,你就回不到你原來的大陸了。”天鬼老頭依舊語氣平靜。

    “回不去就回不去。待我能夠回去之時,你的天鬼之域也該被毒瘤吞噬了。”要比狠,看誰狠過誰!

    ……

    “你這小家伙,耍無賴和誰學的。”這什么父母啊,咋就將孩子教成這個樣子了。張口閉口好處的,不給好處,炸毛給你看啊。天鬼老頭看著端木玥,聽著他說的話。好吧,他老頭子投降了。

    其實呢,端木玥這小家伙幫他解除了臨城的封印之后,他就想送小家伙一些東西了。

    可是呢,聞名不如見面啊。天鬼見過端木玥之后,交談之后。覺得這小家伙有趣極了。說要走,也是幌子。最主要的是想要小家伙主動開口要好處。

    端木玥什么心思,天鬼老頭還是揣測的到的。

    但,天有不測風云。

    天鬼本想著,若是小家伙開口提出好處了,必定他會占到更多的好處。可怎么想?結果會是個這么結果呢。

    好處,他是沒有占到。到是領略了一番這小家伙的耍無賴功夫。

    “前輩,這本事,自學成才。”

    提起耍無賴,他端木玥小爺那是一臉傲嬌。

    “主人威武。”此時此刻,端木玥肩膀上一直趴著不動的毒液蜥蜴突然眸色一亮,接著就是高聲呼喊。

    “威武?”端木玥挑眉,摸著小蜴的腦袋。“被什么勾去魂了,一醒來就是威武的。”

    從端木玥踏入到這骷髏之墓,他就察覺到了他肩膀上小蜴的異動。只是,他沒有太在意。畢竟要他來此的是這天鬼之域的域主。

    他小爺,想要阻住,那是不可能的。

    只不過,他很好奇。這小蜴的身上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主人!嗚嗚,小蜴好想你。”毒液蜥蜴一醒來,四只爪子抱住端木玥的手指就是痛哭流涕。那表情,那氣勢,活像是死了主人的魔獸一樣。

    “小家伙,你這魔獸不錯啊。醒來的挺快。”招天鬼的預算,還以為它要更久一點呢。

    果然,對于端木玥這小子的所有事情,都不能夠按照常規的理論進行推斷。就比如端木玥剛來到這天鬼之域的時候一樣,天鬼老頭根本就沒有在意過他。

    甚至連目光?都不愿意多停留一點在端木玥的身上。

    可是,結果又如何呢?

    這么多年了,他給予期望的人類一個接一個的到來,一個接一個的失望。最終,達成他愿的竟然是這么一個小家伙。

    難道,真的是老了?天鬼老頭不由的想著。想不服老,可是卻不得不服老啊。在一個地方呆久了,果然腦子都不好使了。

    “嗚嗚,主人,主人!”毒液蜥蜴越哭越兇,看的端木玥都看不下去了。

    “前輩,你究竟是對我家小蜴做了什么。這哭的是不是太兇了?”話說,他家的小蟲子可不是三兩歲的寶寶魔獸。這智商,絕對不低。

    可是,智商不低,卻哭的如此之兇。只能夠說明一點。那就是,這老頭下手狠了。

    “小家伙,我可什么都沒做。不過,讓它回憶了一下它最恐怖的事情。并且篡改了事情的結局。”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