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付出的代價,可值得?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付出的代價,可值得?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付出的代價,可值得?

推薦閱讀:

    “主人!”

    “玥玥。”

    “玥哥。”

    “小哥……”

    端木玥一口鮮血噴出,倒下的瞬間,耳邊聽得到急切的呼喚。一雙紫眸望著依舊是灰暗一片的天空,他小爺的嘴角竟然帶上了一抹笑容。

    蒼白的臉,他吐血的原因不是因為法力枯竭。而是他過分的壓榨自己身體內的法力,導致他的身體超負荷。

    一口鮮血嘔出,那鮮紅的血落在地上,彰顯著他小爺的付出,他小爺的用心。

    “小爺,沒有辜負眾位的期望。”端木玥被無色摟著,望向阿沐等人的目光是柔和的溫情。

    “小哥,小哥你……”聽到端木玥的話,臨城的居民們無言以對。

    有人濕潤的眼睛,有人通紅了眼睛。這樣的人類,他們真的不曾見過。端木玥常在心里說他們是傻傻的蠢民。可是他小爺何嘗不是呢?

    非親非故,只不過剛認識不久的人而已。就因為他小爺說過的一句話,他就如此付出。真的值得嗎?

    臨城的骷髏們想這么問,那個人也想這么問。

    漸漸的,縷縷消失的金光聚集,一抹虛晃的身影出現在端木玥的面前。“這么做,值得嗎?”

    那金色的身影,聲音洪亮。明明是一種仿若從很遠之處傳來的聲音,可是卻炸響在了耳內。只是一個虛晃的背影,可是這個背影卻和他記憶中的那道高大的身影何其的相似。

    是他?端木玥在心底想著。

    “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交換他們擁有肉身。你可知道,你剛剛的舉動會足足消耗你今后整整四五百年的壽命。”

    “以自己的壽命作為代價,甚至還用盡了自身的五行法力。只為了換取他們擁有肉身。值得嗎?”

    那道金色的虛影倒出了事情的全部原委。語出驚人。

    原來,要想調動那金色的力量,并不是隨心所欲的。從端木玥使用了那一次金色力量之后,他小爺就發現了,他自己的生命少了一年。

    從他小爺的修為進階到圣域魔法師之后,他擁有的壽命就已經達到了七八百年。可是,這好不容易得來的七八百年的壽命,就因為他小爺的一個承若。一句他小爺會竭盡全力。全部奉獻出去了。

    大公無私,也不至于如此吧。

    人在修煉一途有多么的不容易,從擁有的壽命上就能夠看得出來。就算是七八百年的壽命,對于有些人來說也是短暫的。因為只要修為滯帶不前,壽終而寢便會是最終的結局。

    “前輩,值不得值,只要自己覺得值得就好。”

    他端木玥想要救他們,并且答應了會用盡全力。那么,就算是幾百年的壽命又如何。只要他小爺覺得值得就好。

    世上之人有千萬,思緒便有千萬。只要自己覺得值得的事情,那么就去做。不管別人如何評價,你心中的評價只要是值得的就好。

    “好,好一個只要自己覺得值得就好!”那抹金色的身影聲音猶如鳴鐘。突然,金色的身影轉過了身。這是一個女子,一個很美的女子。

    女子一身錦袍加身,那是一種金色,讓人覺得高貴的顏色。她看著端木玥,臉上帶著淺淡的笑容。

    “小家伙,謝謝你解除了詛咒的第一步。也因為這樣,我的這一縷靈魂才得以出現。”

    “多少年了,我自愿將自己的靈魂封印在那暗無天日的地方。只為了讓那個人記住我,比起那個女人記得更深。”

    “甚至為了這個偏執的念頭,不惜做出萬劫不復的事情!”

    女子一邊說著,她的目光從出現開始,就一直望著一個地方。那里必定有著她最在乎的東西。

    “不過,就像小家伙你說的一樣。我冥天覺得值得!此生不悔。”

    女子的臉上一片溫柔,絲毫看不出來她就是曾經那個嘶聲力竭,瘋狂的以自己的生命作為詛咒的人。

    “天鬼,你聽到了嗎?就算你恨我,我冥天也覺得值,不悔!”

    女子聲音嘹亮,似乎穿過了層層云霧,傳達了到了她想要傳達的地方。她金色的虛影逐漸消散,最后一眼端木玥望著她。從她的眼底看到了溫柔,還有一抹漸漸的失落。

    想必,她依舊是不舍吧。雖然不后悔,但是還是不舍得永遠也見不到那個人了吧。

    前輩想的那個人究竟長什么樣,端木玥真的很好奇。

    “小哥!小哥你怎么能夠這樣啊!!!”就在端木玥的思緒還沉浸在剛剛的前輩身上的時候。

    突然一道大喊,接著是近乎咆哮一般的哭聲。震驚的哭聲。

    “小哥,如果不是那位前輩說出來了。難道你還想要瞞著我們嗎?一人一年的壽命,雖說不多。可是我們足足有四五百的人啊!四五百年的壽命強加在你一個人的身上,那你豈不是……”

    阿沐看著端木玥,望著他小爺的眼神,活像他小爺下一刻就會死翹翹一樣。看的端木玥本人很是無語。

    這都什么人啊,這眼神中想要表達的意思會不會太明顯了點啊!就算蠢,也不能這么明目張膽啊!他小爺會唾棄,會嫌棄他們的好不好。

    “放心啦,小爺自己還有一兩百的壽命。死不了的。”端木玥想要坐起來,坐直自己的身體。

    可是,他還沒有動呢。名為阿沐的男人就一把撲在了端木玥的懷里。眼淚鼻涕啊,一大把啊。端木玥小爺閉上了眼睛,心底默默的滴血。他小爺這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遇到了他們!!!

    獻出了他小爺的壽命了還不行,這還要獻出他小爺的身子!

    他小爺是這么廉價的人,這么沒有情操的人嗎?!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一聲咆哮吼出,會咆哮的可不僅僅是他們。他小爺一樣也會!

    “阿沐,你丫的給小爺有多遠就滾多遠!”

    “小爺有潔癖,潔癖!”

    “你丫的鼻涕流到哪里了,小爺清爽干凈的衣服啊!!!啊啊啊!”

    隨著端木玥的咆哮,此處充滿了傷感的情緒煙消云散了。他端木玥會如此做,不會為了讓他們內疚的。有付出就有回<!--中间广告位置-->報。為了能夠見得到那名域主大人,他小爺也是下了血本了的。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在天鬼之域的日子雖然過得舒坦。可是,他端木玥等人左等右等,就是不見那名傳說中的域主現身。

    “阿沐,域主之事究竟怎么樣啊。”這都足足五日了,他小爺等的有些不耐煩了,有木有。

    “小哥,我也不知道啊。也不見城主有信兒。”別說端木玥等的不耐煩了,阿沐他們這一眾臨城子民也不耐煩了!

    要知道,端木玥在他們的心中,那可是猶如神明一般的存在。如今神明向他們提出申請了,他們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可是,這答應是答應了。可就是不聽城主大人的信兒啊。這域主究竟是來,還是不來啊。總要有一個消息吧。

    如今,這是一絲消息都沒有。

    按照之前的慣例,只要城主大人去請域主大人。域主大人保管是會來的。在天鬼之域的子民的心目中,他們的域主是一個極為好相處的人。

    可是這次?這是出了什么問題啊。域主的消息不見,城主的消息竟然也不見。

    城主都走了有四五日了,不見消息,不見回來。這人,不會是出了什么意外吧?這意外,性質有許多種。

    比如,外遇了?艷遇了?偶遇老友忘記初衷了?等等,等等的。

    “阿沐,城主大人回來了!不過,他一個人回來的。”

    “一個人?”

    依舊是臨城祭壇所在的地方。城主回來之后,便讓人去通知了端木玥來到此處。只準端木玥一個人來,阿沐他們都被阻擋在了三百米之外。

    “城主,有什么話就直說吧。”端木玥一個人來赴約,看著面前的女子。這名女子不是其他人,正是尉笑笑。臨城貴族尉家唯一的小姐。

    “端木玥,相見域主可以。只要你親我一口,我就告訴你怎么見。”尉笑笑莞爾一笑,看著端木玥的眼神璀璨。

    “親一口?城主,男女授受不親。”端木玥小爺說的坦然。

    “怎么,不想見域主?他可是要我來告訴你,讓你到某個地方去見他的。”尉笑笑故作深思的看了一眼端木玥。那嘟起的紅唇還真是誘人啊。美色在前,真的是想……

    “非親不可?”端木玥一臉犯難的表情。看著尉笑笑,皺眉。

    “非親不可!”尉笑笑眼神認真,說一不二。

    “這……”被尉笑笑看著,端木玥一副心里掙扎的面容。可是,就在尉笑笑看的眼熱,看的興奮的時候。突然端木玥靠近了她,一口親在了她的臉上。一點都不拖拉,不猶豫。

    仿佛之前端木玥的糾結,他的掙扎都是裝出來的。是用來欺騙她的目光,她的視線一般。尉笑笑望著端木玥,果然是在他的臉上看到了狡黠的笑容。

    “你……”

    “哼!”尉笑笑冷哼一聲,臉色不善。

    “美人,調戲小爺真有這么讓你興奮的嗎?”端木玥口吻輕佻。“明明知道小爺是女人,還要小爺親你。難道?”端木玥看著尉笑笑,眼神驚訝。“難道,你喜歡的性別是女?!”

    端木玥明知道不會是如此,可是他的話卻說得十分的夸張。讓人有那么一分的相信。

    “哼,早知道你看出來了。就不和你玩了。”尉笑笑嘴一撅。明明是她想要戲弄一下端木玥的。可結果卻被端木玥反戲弄了一番。

    “域主在三十里之外的骷髏之墓中等你。你快點滾吧。”尉笑笑摸著被端木玥親著的地方,仿佛很嫌棄的表情。擦了又擦。看的端木玥小爺很是無語啊。

    既然嫌棄,干嘛非要逼著他小爺親啊。找虐啊。

    “骷髏之墓?”端木玥一想起自個剛來到天鬼之域的情形,汗毛一根根的豎起來了。那人什么地方不好選啊。干嘛非要選擇在骷髏之墓啊。

    是那里空氣好了?還是有鬼氣,還是咋么了啊。身為一域之主,竟然連個像樣的地方都沒有。竟然約人在墓地里見面。

    半個時辰之后,端木玥站在骷髏之墓的外圍,久久不曾踏入。心里負擔啊,怕做惡夢啊。

    “小家伙,你還要站在那里等多久。還不快點進來!不想要早點離開這里,回到你原本所在的大陸了?”

    端木玥聽到域主同樣是女子的聲音,并且和那尉笑笑的聲音和語氣何其的相似。邪惡的心思泛濫了啊。

    心想,難道那位前輩是同性戀?喜歡的人也是女子???

    “小家伙,別亂想。那位前輩喜歡的人,是男人!”雖然不見人,可是端木玥臉上的表情被尉茗看的清清楚楚。一域之主,境域之內的所有事情都掌握在她的手中。

    “前輩,這種事情你也能夠猜的出來啊。您是有讀心術嗎?有的話,也教教我唄。”端木玥一邊說著,一邊心里腹黑。他小爺表現的有那么明顯嗎?

    踩著黑色的骷髏,端木玥一步步的來到了尉茗所在的位置。“前輩,你要我來這里,是要看什么嗎?”

    尉茗從端木玥來到這里開始,不就不曾換過姿勢,回眸看端木玥一眼。背對著端木玥而站,端木玥也無法猜出尉茗的心思。

    “呵呵,小家伙好聰明啊。”尉茗開口,并且轉過了身對著端木玥。不過這次不再是女聲了,而變成了男聲。很醇厚,聽著便有一種舒適感,一種力量。

    “前輩?前輩的前輩???”

    端木玥聽到這抹聲音,很明顯的能夠辨別的出這是一個老人。

    “小家伙稱呼冥天的時候只說了‘前輩’,稱呼我的時候卻說了‘前輩的前輩’。這要是讓那個女人聽到了,又該高興很長時間了。明明都是一代人,我看起來就真的那么老嗎?”

    老?您老這么一副狀態,能看出老幼嗎?借尸說話,真正的借尸交談啊。

    “前輩,口誤。您突然冒出來,我這不是被嚇到了嘛。”端木玥雖然心里腹誹著這個老家伙,可是嘴上和臉上卻是恭維啊。

    “嚇到了?我可沒有看出來小家伙你有被嚇到的表情。最多,你的瞳孔是收縮了一下。”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