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以生命起誓,詛咒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以生命起誓,詛咒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以生命起誓,詛咒

推薦閱讀:

    “血祭!”

    “血祭!”

    骷髏居民的聲音震徹云霄,仿佛已經想到了那血腥的一幕。一個個的,像是打了雞血,看的端木玥很是無語。

    話說,他小爺只是一不小心踩碎了這個祭壇了而已。他們一個個的,用的著嗎?

    “喂,小爺的血要是放干了,吃著就美味了。要知道,人類的生命之力,那可是全部都隱藏在血液之中的。”端木玥說的瀟灑自然,絲毫不像是在講自己就是那即將被吃之人。

    “干尸?”

    果然,聽到端木玥的話之后,有些骷髏居民深思了起來。

    “可是,若是不用他的血,血跡祭壇的話。萬一天降責罰于我等怎么辦?”

    在小我和大我面前,最終骷髏們達成了一致的意見。“血祭,血祭!”

    他們最終依舊選擇要血祭了端木玥。

    可是,端木玥說出那么一番話,可不只是隨便說說的而已。“原來,你們是怕天譴啊。”

    面對眾骷髏們的吶喊和咆哮,只見端木玥突然妖孽一笑。如今的他小爺已經取下了自己頭上戴著的黑色帽子。一張俊逸如斯的臉上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的展現在眾人面前。

    只聽,端木玥聲音略冷,略有深思。“如果,小爺一腳將這祭壇跺得粉碎的話,你們是否還能夠血祭成功?”

    端木玥一句話說完,他那雙紫色的瞳眸中閃耀著璀璨的光芒。望著他的視線,骷髏們只覺得耀眼非凡。

    “這祭壇一旦粉碎了,究竟是天譴呢?還是新生呢?就讓小爺來見證一下吧!”

    端木玥的聲音猛然提高了起來,話語中帶著激動人心的情緒。口中金剛薩埵心咒念出,雙手快速的將不動明王印集結成功。同樣是一腳跺出,不過這一腳比起之前任意一腳都重。重的端木玥小爺的腳都麻了一片。

    “雷老頭,魂月,小蜴。你們抓緊我。”就在端木玥跺腳之前,端木玥的聲音充斥在一人,一獸,一草的耳中。

    “破——”

    端木玥的口中一道聲音劃破蒼穹。猛然間,他腳下的祭壇因為金剛薩埵心咒和不動明王印的力量而粉碎的時候,突兀的一道金光直沖云霄。

    金光剛開始的直徑只有三米,正好是祭壇的直徑。只不過,瞬間金光蔓延出去,以端木玥為中心霎那間方圓十米之內全部都是一片金光閃耀。

    金色的光芒直沖云霄,不見消散。

    那些距離端木玥近的,十米之內的骷髏居民們,一個慘叫嘶鳴。距離稍遠的聽到他們的嘶鳴,一個個急忙后退。

    口中喃喃著,天譴,天譴真的降臨了。

    這些被金光包圍的人,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他們看到金光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想要轉身離去。可是,他們來不及,根本就來不及轉身。

    金光落在他們的身上,一種灼痛,蝕骨、刮骨。接著,是一種癢,癢的讓人恨不得挖破自己的臉。可是,他們動不了,不管怎樣,都無法動……

    宛若施展了定身咒。

    距離端木玥最近的骷髏,除了那些與他小爺叫板,呼喊的賤民與平民之外。那貴族,那位小姐和他的仆人,其實也距離端木玥很近的。

    不過,他們沒有露臉,只是靜靜的觀看著罷了。

    只是,他們怎么能夠想到,竟然會遭遇這樣的事情。就算是修為是他們這種地步了,依舊逃不開,連轉身的舉動就無法做出。

    那道金光仿佛是他們的克星。明明溫度不高,可是他們的人卻如同置身火海。但,若是置身火海的話,應該連他們身上的衣服一并毀滅才對。

    可事實是,他們身上的衣服完好。而他們的人,卻是一種生不如死的狀態。

    骷髏們是悲鳴慘叫不斷,可是反看端木玥。只見他一張俊逸的臉上一道淺淺的笑容,神色舒適。特別是,他一雙紫眸輕閉了起來,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副享受。

    而事實,確實也是一種享受。

    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之中,端木玥整個人都是一種暢快酥骨的感覺。如同母親的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頭。腦中,一幅幅畫面,一處處美景。

    在端木玥腦中放映的,儼然就是億萬年前天鬼之域的情形。

    只是,當這所有的美景,都被兩道身影高大的虛影所取代之時。仙境,破滅。留下的,只有萬劫不復的黑暗,還有‘丑陋’的代名詞。

    “哈哈,哈哈……”

    “天鬼,你自創這一域,為的不就是祭奠那個女人嗎?<!--中间广告位置-->好啊,既然是為了祭奠那個女人,那么我便將這里變成地獄!永遠的地獄!!!”

    “我冥天詛咒此地,以生命起誓,九轉輪回,永不破封!”

    “哈哈,哈哈……”

    端木玥的腦中,女子的聲音冰冷,無情。帶著一抹瘋狂,一抹狠絕。金光褪去,在端木玥睜開雙眸的那一剎那。

    慘叫,嘶鳴。在端木玥睜開雙眸的那一刻,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他的身邊,魂月依舊是抱著他腰的姿勢,雷動老頭依舊是抓著他手臂的姿勢。

    如同,定身之咒。

    “真的,是詛咒?并且,以生命為代價。”端木玥口中喃喃自語,想著剛剛在他腦中呈現的畫面,只是靜態的畫面。可是,那畫面卻讓端木玥感覺到了顫栗。

    強者,兩名實力不相上下,讓人無法窺伺的強者。其中一名,聲音狠絕凄然,以自身悠久的生命為代價,永世詛咒此地,生生不息。

    此情,究竟是長情,還是絕情。

    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生世多畏懼,命危于晨露。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

    “小姐,你?”金光散去,黑袍男子望著自己侍奉的主人,亦是臨城貴族尉氏唯一的小姐,尉笑笑。未明一雙眼底是驚喜,是詫異。

    “小姐,你,你……”

    未明眼中,尉笑笑一張傾城之貌,玉骨冰肌。曾經的她,只是一具剔透的骷髏。雖然玉白之色讓她在全部都是黑色骷髏之中,顯得極為高貴。

    可是,她尉笑笑也是人。為什么其他大陸的人都是有血有肉的。而他們天鬼之域的卻是一副骷髏。這讓他們向往,讓他們瘋狂。

    一副血肉之軀,是他們天鬼之域的子民畢生所求。

    可如今?黑衣男子未明眼中有震驚,尉笑笑的眼中同樣是有震驚之色。“未明,你?”

    尉笑笑伸出自己的手指,抬手,她自己也傻在了原地。手,不再是光禿禿的骨頭,而是肌膚白嫩,有血有肉。

    “我?”尉笑笑看到自己的手之后,急忙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臉頰。“這……這……”眼淚,晶瑩透亮的液體滑落尉笑笑的臉龐。

    “我也有**,擁有人的身體了!!”

    隨著尉笑笑和未明兩人的察覺,原本祭臺之下,與端木玥距離十米之內的原住骷髏居民。四目相對,臉?視線所及,腳,腿,腰……

    “身體,我也有什么了!”一骷髏居民看著自己的手腳,自己的身體。一聲咆哮發出,整個人都手舞足蹈了起來。

    “什么,手?我的手不再是骨頭了?!”一骷髏平民右手抓著自己的右手,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接著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的表情。

    “眼睛,心臟……跳動,我也有心臟,能夠感受得到心臟的跳動了。”生命的存在,不再是那么的虛無,那么的縹緲。很多骷髏們摸著自己的心臟,一時間心緒復雜。

    ……

    十米之內,一片歡呼,一片雀躍。甚至于他們將身上披著的斗篷,連帶著寬大帽子的斗篷通通丟在了地上。

    自然,他們斗篷之內還是穿著衣服的。雖然對方是骷髏,是一副骨架。但是……咳咳,衣服還是有穿的。

    這一刻,他們才發現。土地,他們腳踩的土地不再是黑色了,是褐色。地上的花草,不再是黑色了,是紅色,是綠色。

    有人歡笑,自然就有人憂愁。以端木玥為中心,十米之內,歡聲笑語。而十米之外,可就不是那么平和了。

    他們所踩的土地,依舊是黑,花草,依舊是黑。人,自然依舊是一副骷髏之軀。

    “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你們都擁有了人類的身體,而我們?”十米之外,剛剛未被金光卷進的臨城居民。“我們,什么都沒有變。”

    明明,被金光卷入其中的骷髏們,一個個都是嘶鳴慘叫。那聲音凄厲,仿佛下一刻就被金光凈化消失了。未被卷入金光中,十米之外的臨城居民明明還很慶幸。

    可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明明,剛剛還在慶幸他們未被卷曲到金光之中呢。這一刻,當他們看到了被卷入金光中的人,如今已經擁有了人應該有的軀體。這一刻,多想在金光中慘叫的也有他們的存在。

    但是,世事就是這樣。不是你想要如何,便會如何的。如今金光已經消失不見。祭壇所在的位置,只有端木玥等幾人孤零零的站著。腳下,祭壇不復存在。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6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