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推薦閱讀:

    “師尊,不出宗門是吧?好,我知道了。”端木玥皺眉之后,舒爾展開。

    在蕭管等六人頭痛這小子會不會出什么歪點子來搪塞他們的時候。端木玥一句話,明明白白,剛剛還略有反抗之心的人,這一刻瞬間就同意了他們的意見?

    六峰峰主望著端木玥,眼底一個個的皆有不相信之意。

    不過,對于他們的不放心。端木玥雖然很是無語。但是,他確實是打算不出宗門了。

    因為,為了自己的安全。更加為了他爹端木嘯天的安全。他小爺啊,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宗門的好。

    畢竟,誰知道那些人萬一搞不死小爺,同伙太多,反轉去找自己爹怎么辦啊。

    他小爺現在啊,不再是一人吃飽,全家人不餓的瀟灑漢了。如今,家中嗷嗷待哺的親人太多,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牽連無辜一大片。

    所以,在端木玥想清楚這一層關系之后。他決定,繼續后山修煉的日程。

    不過,他雖如此想。可是有些人卻不一定會如他小爺的愿。

    后山修行兼續不斷,轉眼一個月的時間已經渡過。

    “老大,那小子好像知道了我們的存在。連續四個月了,他竟然沒有一點要下山的動靜。”一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坐在樹杈之上,聽著下面傳來的消息,望著真言宗的方向無聊又期待。

    依照端木玥之前的規律,每一到兩個月,他都會下山到城鎮中放松心情的。勞逸結合,端木玥一向做的很好。

    可是如今?

    四個月了,不見半點動靜。

    “聽說,那小子的家人也在此處?”男子聲音粗狂,黑色帽檐之下,面目在陰暗處根本看不清楚。只聽聲音,雖然粗獷,可卻給人一種邪惡森然之感。

    青年聽到男人的話,一張清秀的臉上,表情瞬間變得嗜血了起來。“老大,你的意思是……”鬼天看著男人的眼睛,做出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青年想著要殺人,渾身的血脈似乎都沸騰了起來。一雙眼眸由黑轉紅,再到充血的狀態。光是想想要做的事情,鬼天整個人就興奮的癲狂。

    突然,男子黑袍下的手掌猛然按住了鬼天的面龐。那是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枯瘦的只剩下了皮包骨頭。骨節分明,看著就讓人毛骨悚然。

    不過,也因為他如此舉動,鬼天興奮的,充血的雙眸和起伏的胸膛。終于趨于平靜,變回了原本清秀的面龐。

    “老大,我一不小心又興奮了起來。”當男人將手收回,鬼天一雙漆黑的雙眸望著他。沒有害怕,沒有懼意。有的只是尊敬和向往。

    “控制好你的情緒。”接收到鬼天的目光,隱藏在黑袍下的男人聲音冷冽。

    “那小子,先不要動他的家人。”根據下面人的匯報,他對端木玥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如果能……想必比殺了他更有用。

    “不殺人?”鬼天一聽黑袍男人如此說,立刻就興趣缺缺了。“老大,如果不是殺人,那就讓鬼地去。我可不喜歡活人。”

    “鬼地。”黑袍男子望著真言宗的方向。聲音依舊冰冷。“你去。”

    “是,老大”

    一日后,鬼地無功而返。

    “老大,端木玥家人所住的那處宅院中,空無一人。”

    “沒人?”黑袍男子聽到鬼地的話,嘴角上一抹邪氣的笑容。“知道了,你下去吧。”

    鬼地的身影如同他出現的那般,再次隱去在了四周。

    “老大,我們都沒有出手。難不成,那小子有預知能力?”鬼天依舊是坐在樹杈之上,雙手肘著臉,前后晃著兩條腿,嫣然一副小孩子的神情。

    “他不是有預知能力。他是夠聰明。”

    “聰明?”鬼天望著黑袍男子,嘴一撅。

    “老大,我也很聰明啊。為什么就不見你說我聰明。”鬼天一副很不服氣的表情。那撅著的嘴看起來可愛的不得了。

    “你,聰明?”黑袍男子看著鬼天,一副疑問的口吻。

    “老大,難道我不聰明嗎?不聰明嗎??不聰明嗎???”鬼天聽到黑袍男子的話,直接從樹杈上跳了下來。跟在男人的身邊,嘴里不停的問道。

    最后,黑袍男子直接轉身離去了。徒留鬼天一個人在原地。撅著嘴不滿。

    真言宗內,自從端木玥知曉了有人盯上自己的消息之后。他就吩咐小雪和小赤帶著端木嘯天等人到御嶺山脈中去獵殺魔獸去了。一來,可以補貼家用,二來,實戰是提升修為的最好捷徑。

    明知道有人要殺自己,還<!--中间广告位置-->留著自己的家人在此地。那樣做的人,不是傻子是什么。

    他端木玥自認為自己還不是傻子,腦子還會用一點的。

    所以,他在真言宗內樂的休閑。特別是,他趁著這個機會整理了一番自己的空間戒指。

    其中,有一樣東西引起了他注意。那一塊巴掌大小的圓形,猶如鏡子一般的圓盤。想當年,這還是他小爺從公羊一族,那叫公羊什么的手中殺人越貨奪來的。

    那時的他修為太低,完全無法抹除這法器和原主人之間的血脈。如今端木玥將這面圓盤形的法器拿在手中,猶記得當初那人似乎是用這法器來確定他小爺的位置的。

    如今端木玥輕輕松松的將法器中的血脈抹去,滴入自己的血認主。一瞬間,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從他的心底溢出。隨著端木玥的精神力涌入到這圓形法器之中,五行之力催動。

    下一刻,端木玥的手中,這方七寸的圓形法器的鏡面上,竟然顯現出了畫面。

    端木玥看著鏡面中的景色,眸光一暗。接著,臉上的笑意變得不懷好意了起來。

    “主人,這是真言宗丹峰的景色。”小蜴趴在端木玥的肩膀上,伸著腦袋看著鏡面中的景色。接著畫面一轉,楚天頡的身影出現了。只見他正全神貫注的在煉制丹藥。

    畫面不斷轉換,從丹峰到其他峰。沒一會,端木玥就掌握了真言宗內的所有情況。看到這里,端木玥嘴角上一抹邪肆的弧度泛出。“小蜴,我們走。”

    在這后山呆的時間太長了,端木玥都有想過,自己會不會發霉出毛了。

    之前他不出宗,是因為他無法掌握宗內的情況。畢竟,他小爺總不能守在真言宗的大門口,等待時機溜出去吧。

    要是那樣,八成還不等他等到時機溜出去呢。他就先被那幾個老家伙發現了。

    端木玥收起法器‘天通鏡’,臉上一副什么都不知曉的表情。按照平常淡然的步伐,端木玥一舉一動都有人監視。不過,他表現的太自然,六位峰主也沒有發現什么不正常。

    所以,一道道精神力掠過端木玥的身上之后,又一道道的都收了回去。畢竟端木玥這次好像是下定了決心,真的不出宗了。這一個月的時間,他表現的很安穩。

    六位峰主大人八成怎么想也想不到,當他們終于承認了端木玥沒有在說慌的同時,他小爺就要推翻自己之前所說的一切了。

    他不出宗?那是不可能的!

    通過天通鏡,端木玥已經捏準了真言宗守門弟子換班的時間。趁著夜幕降臨的時分,端木玥以最快的速度,一舉出了真言宗。

    海闊天空,端木玥走在下山的小道上,哼著小曲,悠然自然。

    進階圣域魔法師之后,端木玥只使用過一次大荒衍術。使用過大荒衍術之后,端木玥能夠將自己的等級一舉提升到圣域魔法師二階巔峰。

    “老大,那小子終于下山了!”鬼天一直盯著真言宗的動向。夜幕之下,一道身影趁著守門弟子換班的時候出了宗門。鬼天聲音興奮,黑夜之下他的眸色由黑隱隱變得嗜紅。

    “不許殺人。”夜雖然黑,但是黑袍男子依舊看到了鬼天眼底嗜血的神情。鬼天一旦見血,他的瘋狂就算是黑袍男子也無法控制。

    有的時候,嗜血的鬼天就算是黑袍男子也會覺得棘手。所以只要鬼天和他一起行動,他總是會先事先言語約束鬼天。

    他想要的,可不是殺人魔。雖然鬼天只要落到其他人的手中,他們總是會將他當成殺人的工具。

    “老大,又不許殺人啊。”鬼天一聽黑袍男子的話,眼神和聲音分明就是不滿。端木玥的家人老大不許他下殺手,就算端木玥本人,老大依舊不讓他下殺手。

    “老大,我們是來殺人的吧?不殺人,難不成還要活捉端木玥啊。”他們接到的命令明明是要殺了端木玥的。

    “活捉。”黑袍男子看了一眼鬼天之后,留下一句話就轉身離去了。

    端木玥走在下山的道路上,哼著小曲兒的他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也不知道他意識到了什么,夜幕下,他臉上的表情誰也看不到。

    “主人,發現了什么嗎?”小蜴一雙綠油油的小眼睛警惕的盯著四周,蕭管等人嚴肅的說過有人盯上了主人。所以一出宗門之后,毒液蜥蜴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貂爺和赤大爺都精神上教導過它了,所以它一定不能夠出錯。這精神上的教導,說白了就是‘深度’的折磨。這種折磨比起**上的折磨,更讓人永生難忘。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5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