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崛起,還是萎縮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崛起,還是萎縮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崛起,還是萎縮

推薦閱讀:

    他端木玥不喜歡強求人,也不需要強求。既然眼前之人做不到一個做師父該有的事情,并且也不想要當他端木玥的師父。那他何必強求?

    俗話說的好,強扭的瓜不甜。便宜師父,既然失去了做師父的資格。他,不要也罷。

    “端木玥,不準去!”李玨聽到端木玥的話,心中氣惱。想著,這個徒弟怎么就如此目無尊長。并且,心下有點小郁悶。他這徒兒脾氣這么大,跟誰學的。

    端木玥與李玨擦身而過,李玨一聲厲吼,一步踏出,渾身上下一股恐怖的力量朝著端木玥威壓而來。一時不防,端木玥一口鮮血吐出。

    “主人!”

    三獸見到端木玥吐血,下意識的就要反抗李玨施壓過來的力量。可是,端木玥一句不許它們出手。三獸只有悻悻而罷。不過,貂爺等盯著李玨的眼神,絕對夠恨了。

    在三獸的心中,無論是誰,就算是端木玥最近親的人。可若是哪一天,他們傷害,或者是背叛了端木玥。它們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就算日后端木玥大發雷霆,就算他這個當主人的不要它們了。它們,無怨無悔。因為,在它們的心中,端木玥永遠是第一位的。

    如果端木玥不再了,那它們活著也是痛苦。又有什么意義呢。

    一步,兩步,縱算端木玥被李玨身上的氣勢威壓的一口鮮血吐出,可是他依舊沒有停下要離開的腳步。那口血,算是他端木玥還了那份師徒之情。

    既然師徒之情已斷,那么日后再見,他們也只是簡簡單單的弟子與長老的關系而已。

    “你,你……”李玨本想,只要他表現出了生氣的情緒。那小子就一定會乖乖就范了。來自己身邊認個錯,低個頭,也就算了。可是,這是什么牛脾氣啊!怎么就死性不改啊。

    雖然他在這小子數數的時候,他沒有出現。可是,他心里不是有壓力,有擔憂嗎?這小子,是當徒弟當習慣了,還是咋滴啊。怎么比師父還大爺,還牛氣啊!

    李玨望著端木玥堅毅的北影,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更勝了。“端木玥,你不要逼為師動手!”動手了,可就不是輕傷了。李玨心里這么想的,但是這話是絕對不能夠說的。

    因為他李玨的心中已經有顧及了。萬一他那一句話說出口了,這欠抽的徒弟更加反了天了怎么辦?難不成他還真動手傷了自己的徒弟啊。。。

    在李玨看來,不管自己的徒弟犯了什么錯。那做師父的都是有責任的。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教育什么的,一個師父責任重大。

    所以啊,徒兒有錯,師傅責無旁貸。

    李玨望著端木玥倔強的北影,又一步跨出。這次,端木玥抬起的腳久久都沒有放得下來。因為,這次他感覺自己整個身體仿佛都被禁錮了。骨頭被一股外力壓得想要扭曲。

    端木玥的體內氣血翻涌,壓制在喉嚨的血腥越來越濃厚了。

    但是,憑借著毅力,一種不屈的毅力。端木玥邁出的腳依舊是落在了地上,一步雖然很緩慢,但還是成功了。

    李玨看到如此,心情不知道該如何。但是,今日他若是將這小子放離了,將來……

    如今世下危險,就算端木玥不是他李玨的徒弟。只是真言宗內一個平平常常的弟子。他有如此天賦,他也不能夠讓他去涉險。只要他再出一份力……

    就這么想著,明知道再多出一份力,端木玥如今的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了。可是李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想要這么做。

    一步踏出。

    “好了。”突然另外一股強大的力量介入到端木玥和李玨的身邊。“小家伙,你氣也氣了。就原諒你這好不容易又崛起的師父吧。”

    “不然,你師父因為這件事情又萎縮了回去?那可怎么辦啊。我們這幫老頭子可是好不容易盼到了這一天呢。”

    就在端木玥承受不住李玨的第二步,縷縷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淌而下的時候。突然另外一股柔和卻強大的力量涌入到了端木玥的身體內。

    這股力量不僅僅平復了他內力的傷,而且還讓端木玥有種舒爽的感覺。接著,他小爺就聽到了一句讓他終生難忘的話。

    你師父好不容易崛起了,又萎縮了回去怎么辦???

    萎縮。。。

    端木玥聽著這個詞。千萬不要瞎想啊,端木玥小爺他自己也沒有瞎想滴。不過……哈哈,端木玥緊咬著下唇。他,真的不想要笑的啊。

    特別是他的筋骨在剛剛的壓力下還未完全的恢復<!--中间广告位置-->呢,如今一笑,而且不能夠發出聲音。端木玥肚子好痛,好難受啊。

    “小家伙,你可是你師父的心頭肉。你師父又是我們的心頭肉。你師父要不是害怕你此次離去會一去不復返,他怎么可能做出如此過分的事情。”

    說道過分的時候,那個老者故意加大了聲音。不知道是想說給端木玥聽的,還是說給李玨聽的。總之,那聲音仿佛被直入到了腦中,讓人靈魂一震。

    “你來藏經閣找你師父,無非就是想要一本適合你修煉的法術武技吧。吶,老夫這里剛好有一本適合你的。就送給你了。”端木玥被那股強大的力量修復著自己的身體。突然耳邊一道風聲,他只是伸手,手中變多出來了一本卷軸。

    接著,那人一道嘆息的聲音。端木玥還以為那人要說什么。可是真滴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句話的。。。

    “哎,你那師父心臟脆弱,就像是一顆玻璃心啊。切莫再說什么沒有師徒關系了。不然,萬一哪天……”

    那老者說道這里,不僅僅將聲音變得十分的輕柔了起來。甚至,還夾雜了一絲悲痛之意在其中。讓是讓人聽著,就會忍不住的想,是不是那樣之后,那人就會掛掉啊。

    這次,端木玥緊咬下唇的力道更加重了。肚子,又開始不安分的輕痛了起來。

    “是,弟子一定聽從師祖的話。以后一定……呵呵……好好安撫師父那顆玻璃一樣的心臟。”端木玥忍住爆笑的心情,這一句話說出口,真是不容易啊。

    “師父,徒弟的目的既然達到了。就去后山練習了。今日徒弟有所得罪,還望師父海涵。”

    端木玥抬起步伐狂奔離去,空中還余有他的最后一句話。“師父,你心臟這么脆弱,徒弟日后會怕怕滴……”

    李玨聽著空中的余音,一張臉上,臉色十分的不好。“你們幾個老頭子!!!”李玨幾乎咆哮的聲音,不過這聲音只有那幾個人聽到了。

    不過,那幾人只是掏了掏耳朵。在李玨還未回到亭子的時候,一個個都離去了。他們今日熱鬧也看過了,是該回去閉關了。

    “李小子,真言宗暫時交給你保護了。”

    真言宗后山之上,寬闊無拘。舉目望去,能夠看到郁郁蔥蔥的草木,偶爾還能聽到遠處溪水流淌的聲音。

    “主人,你還好吧。”當端木玥站定,大口大口的吸著此地清新的空氣,并且平復自己的心情的時候。三獸依次跳下端木玥的肩膀,一對對眸子直勾勾的都望著他。

    特別是,端木玥嘴角未擦干凈的血跡。

    “很好,從來都沒有這么好。”端木玥細細的感受著自己的身體。雖然,李玨剛剛的法力威壓迫使的他全身疼痛,甚至筋脈都有較重的損傷。

    可是,之后那突然出聲的老者。端木玥不知道他的法力屬性是什么。但,他宏厚的法力一遍遍的輕撫過他受傷的筋脈和骨骼。如今一個深呼吸之下,端木玥感覺渾身上下一股舒暢之感。

    這感覺,再好不過了。好像自己的身體都變得輕飄飄的了。

    端木玥一番深呼吸,調動著自身的法力一遍遍的流淌過自己身體的每一個角落。確保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已經達到了飽滿的狀態。

    “小赤,你們護法。從現在開始,禁止任何人進入后山。”端木玥睜開雙眸,平靜之中帶著霸氣傲然。

    端木玥席地而坐,將手中握著的卷軸打開。雖然法術武技記載的載體千千萬,可是用卷軸記載的法術武技,必定不是凡品。因為卷軸的珍貴和稀缺,都注定了里面記載的東西不可能為凡品。

    “大荒衍經?”

    端木玥將卷軸打開,入目的四個金色大字仿佛刻入到了他的腦中。只見卷軸中四個金色大字逐漸隱去,接著便出現了一行細細的小子。

    大荒衍經,此法術武技沒有品階。可低階,可高階,一切皆要看修煉者能夠修煉至何種地步。

    大荒衍經練到極致,無屬性限制,變化無窮。

    “大荒衍經……”端木玥看完前序,口中喃喃自語。“不知,這大荒衍經和荒衍術,有什么關系。”

    端木玥繼續看著卷軸,隨著卷軸之上的字全部消失。一幅視野開闊之畫出現在了其中。畫中山水行云流水,一草一木似乎都在盡情的吸收著天地法力……

    ********

    最近突然發現,看此文的人都木有幾個滴。嗚嗚……是寫的非常不好嗎???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5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