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男兒不輕淚,未到傷心時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男兒不輕淚,未到傷心時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男兒不輕淚,未到傷心時

推薦閱讀:

    “端木玥,紫月風至今未歸。老夫只是想問問你,你和林雷他們分開之后,又做了?”

    “紫師兄?”

    端木玥聽到紫月風未歸,心里有些震驚。要知道,當初他端木玥停下的那個位置,可是十分安全的。按理說如今都日漸黃昏了,那個人應該比他早歸才對的啊。

    原來,真言宗的弟子們進入到御嶺山脈中獵殺魔獸沒幾日,帶隊長老便意識到了御嶺山脈中的變故。當機立斷,他就吹響了宗派的弟子召集令。

    但是,聲音的傳播范圍總是有極限的。那些還未深入御嶺山脈的弟子們是聽到了,并且回到了這里。可是那些已經深入到了御嶺山脈中的弟子?就沒有這么幸運了。

    并且,這些不幸運的弟子,大多都是修為較好的弟子。

    御嶺山脈中的如此變故,是幸,還是不幸。帶隊長老無法辨別。他能夠做的,也只是在這里等待,并且不斷的吹響宗派的弟子召集令。

    可是,隨著真言宗弟子回來的人數越來越少。帶隊長老也無法再待下去了。要知道,如果因為御嶺山脈中的變故而使得宗派內的弟子死傷過重的話?

    這個責任,他帶隊長老承擔不起。

    “長老,我和林師兄他們分開之后,因為一些問題不和,便于紫師兄和凌師兄分開了。轉而,我便又回到了御嶺山脈東南方,不然也不會有機會救下林師兄他們了。”

    “對了,當時我與紫師兄分開的時候,凌師兄還在的。不如問問他?”端木玥看著長老,沒想到,竟然在他臉上看到了為難。

    “凌霄,至今同樣未歸。”

    “什么?”端木玥聽著長老的話,一雙紫眸微閃。他心中想著,該不會那兩個人之后也回到東南方那里去了吧?

    畢竟,端木玥記得清楚凌霄當時的表情。正因為那個表情,端木玥選擇了離開。他們,該不會真的……

    “主人,有紫月風那只黑色豹子的味道。”就在端木玥陷入苦思,猜測著那兩人的蹤跡的時候。一直待在端木玥肩膀上的小赤突然說道。

    什么?!

    端木玥心頭一喜,聽著小赤說著那只黑色獵豹的位置。看了一眼帶隊長老。

    “長老,跟我來!”

    端木玥帶頭,帶隊長老緊跟著他的步伐朝著御嶺山脈東西方的位置奔去。眾位真言宗的弟子還猜測著帶隊長老帶端木玥離開是要問什么話呢,便看到兩人行色匆匆的先后離開了。

    “端木兄?”楚天頡看到端木玥離開,緊跟著端木玥和長老的步伐也向著東西方趕去了。

    隨著他楚天頡的舉動,不少真言宗的弟子都向那個方向趕了過去。

    端木玥和帶隊長老沒走多遠,便隱約看到有兩個人的身影。并且親耳聽到了一抹熟悉的聲音。

    “凌兄,你快跑。不然,我們兩個人都走不了了!”端木玥人還未到,便聽到了紫月風急切的聲音。當他和帶隊長老趕到的時候,入目的便是一只七星大幻王魔獸,地龍獸已經張開了血盆大口,就要將紫月風一口吞掉的情景。

    “孽畜,休得猖狂!”帶隊長老看到這一幕,一聲怒吼,震得那只地龍獸剎那的停頓。不過,當地龍獸反映過來,根本就不顧帶隊長老的法力威壓,直接一口咬向紫月風。

    不過,就在它的牙齒碰到了紫月風的人時。突然地龍獸感覺背后一股龐大的,來自魔獸的血脈威壓。下一刻,它還沒有來的急思考這是為何。它的頭顱和自己的身體便分了家。

    原來,在端木玥還未到這里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紫月風他們遇到了什么樣的情況。在和小赤討論了一番該如何對付地龍獸之后,端木玥當即就做出了決定。

    在帶隊長老一聲怒喝之后,他即刻讓小赤散發出血脈威壓。對于魔獸來說,魔法師法力的威壓,遠比不上魔獸血脈之間的威壓。

    因為這是高階魔獸獨享的權利。在魔獸之間,血脈的力量是絕對的。

    接著端木玥手持重劍,只不過,這次不再是毒液蜥蜴器化,而是貂爺器化了。毒液蜥蜴和貂爺完全就不是一個等級上的,所以貂爺器化之后,端木玥手中的重劍變成了血紅色。

    并且,重劍所附帶的性能也變了。毒液蜥蜴器化的時候,重劍所帶的屬性是‘毒’。而貂爺器化,重劍所附帶的屬性為‘火’。

    一劍斬下,三色真火的威力驚人。

    原本,地龍獸的弱點便是火焰。而這三色真火又不是一般的火<!--中间广告位置-->焰,自然秒殺。更何況貂爺原本就比這地龍獸等級高,又有小赤血脈威壓使其心神慌亂。

    一劍,干凈利落。端木玥的出手,不僅僅是讓帶隊長老詫異了。同樣是引來了紫月風和凌霄的側目。

    紫月風和凌霄對視,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錯覺。為什么,僅僅只是三個月的時間而已,他們感覺端木玥身上的氣息完全變了。

    “端木師弟,你的修為又精進了。”凌霄臉上苦笑,不得不承認這個結果。

    端木玥一劍斬殺七星大幻王地龍獸,他一得手,其肩膀上的毒液蜥蜴便跳落了端木玥的肩膀。然后十分人性化的,速度的來到了那地龍獸的身邊,將其最寶貴的魔晶挖了出來。

    僅僅如此,便罷了。只見那毒液蜥蜴一對墨綠色的小眼睛瞄了一眼端木玥。見到其皺了皺眉頭,東張西望一番之后。發現不遠處有一條小溪,迅速的朝著小溪趕去,然后一躍跳入其中。

    待它再出來的時候,不管是爪子,還是爪子中的那顆地龍獸魔晶。都是干干凈凈的。只見毒液蜥蜴再次用著它那對小眼睛瞄著端木玥,見其這次沒有再皺眉頭之后。

    一步躍到端木玥的肩膀上,毒液蜥蜴捧著地龍獸魔晶的模樣怎么看怎么滑稽。

    “凌師兄,我們還是想想該如何救紫師兄的魔獸吧。”端木玥的目光落在紫月風那只奄奄一息的豹子身上,只見它一顆魔晶都露出半塊了。

    魔獸總是這般,為了自己的主人,能夠舍棄自己的性命。端木玥懷中抱著貂爺,一只手順著它的毛。他端木玥今生能夠有這三個小家伙陪著,真好。

    端木玥望著小蜴舉著魔晶討好的模樣,一抹笑意展現在他的臉上。食指摸著它的腦袋,看著它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樣。

    魔獸就是這么的單純,想要的只是自己的主人能夠喜歡,能夠將它放在心上。為了這么一個目的,它能夠付出一切。

    “藍羽,藍羽!”紫月風抱著黑色獵豹的頭,眼神悲痛。聽到端木玥的話,他一雙眼眸猛然一亮。“端木師弟,師弟你救救藍羽好不好。”

    紫月風眼底是濃烈的期待。只要,只要端木玥有風系的,大幻王級別魔獸的魔晶。他的藍羽就有救了。

    “紫師兄是想要大幻王風系魔獸的魔晶是嗎?”端木玥在面對著紫月風期待的眼神。它的那只豹子要想要得救,除非是風系大幻王級別的魔晶。

    只要是大幻王級別,風系的魔晶。不管是幾星的都可以。

    除了這種方法,其實還有一種方法。不過這個方法在紫月風的眼中根本就不可能實現。所以他沒有想過那個答案。

    另一個答案就是:只要有一顆九星大幻王的魔晶就好。這顆九星大幻王的魔晶,無論什么屬性都可以。

    魔獸的等級從最低級別的魔獸、幻魔獸、幻王、大幻王之外,還有大幻王之上的領主、大領主、域主、大域主等級別的魔獸。

    九星大幻王級別的魔晶,那可是只差一步就能夠進階領主級別的魔獸。領主級別的魔獸,那可是魔法師‘術師’同樣級別的魔獸。所以,紫月風根本就不敢想那種級別的魔晶。

    “紫師兄,風系大幻王級別的魔晶我沒有。救不了你的豹子了。”風系魔獸太過于難得,端木玥是真的沒有。

    不過,九星大幻王級別的魔晶,他倒是有幾枚。

    在端木玥沒有醒過來的那些日子,貂爺和毒液蜥蜴可沒有少讓君月離的那只麒麟獸少干活。風系魔晶,其實火麒麟有拿回來的。不過,一不小心就被毒液蜥蜴給吃掉了。

    因為那枚風系的魔晶只是一星大幻王的,如此低等級的魔晶,不吃掉,純粹是占地方。所以,如此關鍵時刻就無法拿出了。

    貂爺和毒液蜥蜴不僅僅壓榨麒麟獸,錢迷的它們自己也行動的。畢竟御嶺山脈東南方的動靜太大,所以死傷的魔獸無數。而它們趁火打劫,真的得到了不少高階的魔晶。

    純粹的掃蕩啊,不費吹灰之力的。

    所以,如今端木玥的空間戒指鼓鼓的啊。

    紫月風一聽端木玥說他沒有風系大幻王級別的魔晶,瞬間眼底的光芒消失。看向奄奄一息的藍羽,陪伴了他十幾年的老伙伴。“藍羽,我救不了你,救不了你了……”紫月風的眼底彌漫著濃濃的傷痛,濃郁的如同化不開的墨汁。

    一滴晶瑩的淚滑落他的眼角。都說男兒不輕淚,只是未到傷心時而已。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56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