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端木玥的誤會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端木玥的誤會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端木玥的誤會

推薦閱讀:

    火麒麟,同屬黑暗系。它一出現,那原本不斷擁入君月離身體的黑暗法力赫然棄其擇他。

    “主人,我都說了讓我早點出來,你非不讓。”

    火麒麟一出現,那地面大片的黑暗法力沒有久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似乎對于這點量十分的不滿意。赤冉一對紅彤彤的大眼睛盯著君月離,很是委屈。動動嘴,深表沒有夠。

    一人一獸。眼神交流。

    端木玥看到這一幕,聽到火麒麟張口就是這么一句話。整個人一對幽紫色的眼眸銳利如鷹,一臉的陰暗。“君月離,你竟然騙小爺?!”

    明明,他早有解決之法。可是,他沒有立刻那么做。他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看著她焦急,看著她出丑!

    甚至,他君月離還想要一個答案,一個她是否總有一天會接受他的答案。如今,他所有的希望都如愿了。只可笑她一個人傻傻的替他擔憂,為他憂心!

    “君月離,你很好,真的很好!”

    端木玥她有自己的驕傲,有自己的原則。如今,她竟然被這個人玩弄于股掌之間?笑容,端木玥一張絕色的臉上笑意盎然。這一刻,天空中的陽光都黯然失色了。唯一有的只是眼前之人的笑靨。

    是那般的吸引人,讓人無法移開自己的目光。

    端木玥推開了君月離,推的是那般的干脆,不留一絲痕跡。盡管端木玥離開的那一刻,君月離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甚至半跪在了地上。

    他是真的傷了,并且傷的不深。他只是想要一個答案,為了這個答案不惜用自己的身體做代價。

    可是……

    天下之事,無人能夠掌控。特別是人心。

    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做事原則。如果你無意中觸犯了他所無法原諒的事情。那么等待你的將是毀滅。盡管你是出于好意,盡管在你看來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君月離,希望我們不要再見。”

    御嶺山脈中,端木玥背對著君月離。如今他就算是死在她端木玥的面前,她都不會再回頭看他一眼。

    “小蜴!”端木玥清冷的聲音,決絕之意明顯。

    君月離眼睜睜的看著,看著她離去,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

    “玥弟,我真的只是……”只是,想要知道那個答案而已。君月離眼前一黑,之前涌入到他體內的黑暗法力太龐大,他的經脈已經被撐暴,五臟六腑都移了位。只為了,他想要得到一個答案。

    并且,他得到了答案。只不過那個答案太飄渺。玥弟,玥弟……

    “主人,主人!”

    端木玥在回去的途中便換回了男裝,在毒液蜥蜴本命天賦‘幻境’之下,端木玥儼然又是一名冷酷青年。

    “主人,不管那個人真的沒問題嗎?”端木玥的肩頭,小赤擔憂的問道。雖然它不是很喜歡那個男人,不過它能夠看的出來,那個人是真心喜歡主人的。

    冷哼一聲,端木玥音色冷絕。“他能有什么問題。如果那日我沒有救他,恐怕他也不會有任何的危險吧。”

    事到如今了,端木玥才想起來。那日,君月離的那頭麒麟獸在那日被天一門的人追殺的時候,不曾出現的。

    那日,就算他端木玥沒有出手,他也一定不會死。反而是他小爺出手了,將自己也牽扯到了其中罷了。真是自作自受啊。

    端木玥想著,身上一股冷寒之氣外散。如今的他很危險,誰碰到誰倒霉。

    “主人,雖然我也不是很喜歡那頭麒麟獸。不過,我聽那家伙說。前一段時間他陷入了沉睡期。”

    “沉睡期?”端木玥聽到小雪的話,紫眸中一道光芒一閃而逝。

    沉睡期,魔獸要想進入沉睡期,只有兩種方法。一是魔獸要晉級了,龐大的力量使得它不得不進入沉睡期。第二種情況,魔獸受了重傷,沉睡期的時間根據它傷的程度不限。

    “主人,那只臭麒麟說它很感謝我們。因為,它從沉睡期中醒來的日子,剛好和我與小蟲子醒來的是同一天。”雖然想起那只臭麒麟,貂爺就是牙癢癢。可是,有些事情如果它不說的話,主人會心情不好的。

    在主人心情好與不好,和自己心情好與不好只見。它貂爺自然是選擇讓主人心情好了。

    可恨,它堂堂貂爺竟然不是那只臭麒麟的對手。

    “那這么說……”端木玥面色難看,想著最后一眼看到君月離的情形。“小蜴,我們回去看看。”也許……他還未離開。

    不過,當端木玥重新回到東南方的中心地帶時。那里早已經不見了君月離的身影。只留地上斑<!--中间广告位置-->駁的血跡。

    第三日,距離御嶺山脈獵殺魔獸期限的最后一天。隨著人群陸陸續續的從山脈中走出,來到所屬真言宗的地方。

    “出來了,出來了!長老你看,端木玥他出來了。”隨著一道欣喜的聲音,端木玥才前腳邁出屬于御嶺山脈的地方,抬眸朝向真言宗弟子集合的地方。

    呃……

    大片大片炙熱的目光,全部都盯著他。承受著這些過分火熱的視線,端木玥無語的同時,面無表情。一張俊臉,面癱無緒。

    “端木兄,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楚天頡從人群中擠出來,雙手抓著端木玥的肩膀。臉上一副激動的神色。

    “端木師弟,你再不回來,楚天頡這小子就要去脫離宗派,終生在御嶺山脈中尋你了。”

    對于端木玥和楚天頡之間的交情,不少人都投來了羨慕的目光。

    可惜,端木玥可不是什么隨隨便便的人,不是想交上就可以交的上的。

    “師弟,御嶺山脈,多謝!”林雷話不多說。他,是驕傲之人。可卻不是目中無人。再說,以他林雷的天賦,他足有驕傲的資本。

    “師兄不必掛心,何況師弟我不是專門去的。只是路過。”

    “不管是不是,你救了我和我表哥的命是事實。從今以后,我林霍就是你的人了!”

    我的人?端木玥聽著林霍憤慨激昂的言辭,面色難看之外,剩下的只有頭痛。“我說,那個林什么?我不需要你當我的人。”

    “端木玥,我叫林霍!林霍!”林霍認真的望著端木玥,一連念了兩遍自己的名字,似乎希望端木玥記住。

    “嗯,林霍。我再說一遍,我端木玥不需要你成為我的人。”看著林霍的眼睛,端木玥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說通的人。

    “我已經認定了你。”林霍說完,直接轉身離開了。根本就不給端木玥機會。

    看到林霍如此,端木玥除了臉色黑了下來,沒有其他。他小爺就郁悶了,為何他遇到的人,一個個都這樣啊!

    腦子靈活一點,不可以嗎?認死理有這么好么。。。

    “端木兄,你不要看他這樣。其實他人也不錯的。”楚天頡一直在旁邊看著。其實,他和林霍一直也沒什么交往。直到那天,他林霍去找他。并且和他聊起了端木玥的事情。

    一開口,果然有中相見恨晚的情愫。

    當下,楚天頡就教了林霍要如何才能得到端木玥認同的方法。徹夜長談,精細無比。

    這樣的事情也可以,如果端木玥知道了事情原來是這樣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血。

    想他小爺,容納了他楚天頡都不知道被煩了多少。也日漸了解了他是什么樣的人之后,才肯接納他的。可如今?果然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啊。

    對付端木玥,如果不講究方法的話,如果不了解端木玥的為人的話。真的很難相處下去,所以絕招不得不學。而不得不說的是,林霍真的很會找人。

    并且,找對了人。

    “他人怎么樣,小爺不管。但是。”端木玥一臉嚴肅的看著楚天頡。“但是,如果他有事沒事就來煩我的話?”端木玥看著楚天頡的臉上泛著陰森的笑容。

    “端木兄,你想怎么樣?”接近端木玥的方法,是他楚天頡和林霍狼狽為奸出來的結果。如今看到端木玥的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容,楚天頡心情緊張。

    端木兄,該不會要痛下殺手吧?楚天頡想著,心中涼颼颼的一片。當然,他腦中的痛下殺手,不是平常意義上的痛下殺手。而是端木玥會苛刻,沒有人性的對待林霍。

    這是一種更高境界的‘痛下殺手’,一種精神上的折磨。

    “楚天頡,你緊張什么?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端木玥邊說,邊朝前走去。突然,他停住了腳步。一臉認真的望著楚天頡的人。“怎么,難道你有什么事情瞞著小爺?”

    端木玥目光疑惑中又染上了一抹銳利。被他這么盯著,楚天頡那還淡定的了啊。“端木兄,我怎么會有事情瞞著你啊。我什么心思,你還不知道?”

    他什么心思?端木玥瞅著楚天頡。他什么心思,他小爺還真的是不知道。不過這廝什么性格,他倒是知道。

    “端木玥,你過來。我有事情要問你。”

    “是,長老。”

    端木玥的回歸,使得眾真言宗弟子議論紛紛。因為他救下林雷等事傳的沸沸揚揚。而端木玥被帶隊長老叫走的事情,更是讓人眾說紛紜。

    因為,紫月風至今未歸。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5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