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狂暴的金因子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狂暴的金因子

第3卷五大宗派之爭 狂暴的金因子

推薦閱讀:

    魏庭,二十五,幻界魔法師六階。雖然不是這一屆弟子中最出色的的,不過也能名列前茅了。可是就是這樣的他,卻被端木玥抬手間‘廢了’。

    端木玥出手狠極,并且采用了最殘忍的方法。直接用手貫穿了魏庭的丹田。那鮮血淋漓的手他小爺也不擦,仿佛這樣的顏色他小爺十分的喜歡。

    一步一步的走到廣場屬于丹峰的位置,站定之后端木玥便再無任何的舉動了。

    不過,眾人的目光都沒有再目不轉的的盯著端木玥了。那是一種躲閃的,驚懼的眼神。端木玥的年齡眾人雖然不知,但是他那張臉,怎么看都超不過十八。

    可就是這樣的他,竟然廢了魏庭。

    “啊,啊……”凄厲的嘶叫,魏庭至今都無法相信,自己的丹田竟然被毀了?!丹田被毀,魔法師不會死。但是,今生的他只能夠做一個普通的人了,這比死更加可怕,讓人無法接受。仿佛從風景秀麗的高峰之頂,一下子墜入了萬丈深崖。

    “啊!!!端木玥你這個……”

    “魏兄,莫要逼小爺再出手。”

    端木玥抬起的同樣是右手,那里沾染上的屬于他的鮮血還未除去。‘噗’的一聲,端木玥手掌上冒出了一團火焰,這是屬于貂爺的本命三色真火。雖然端木玥感覺不到這火焰的熱度,可是此火一處,正片空間都提升了一個溫度。

    如果這團火焰落在了魏庭的身上,他必定灰飛煙滅,什么都留不下。

    “何事如此喧嘩。”入門弟子典禮開始,六峰峰主陸陸續續的趕來。當古天一看到魏庭的狀態后,眉心不由的緊皺了起來。“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如果六峰峰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那就奇怪了。真言宗內什么事情能夠瞞得過他們的眼睛。特別是這要開展新弟子入門典禮的廣場。之所以會說怎么回事,只不過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

    只要活在這個世界,這個一強者為尊的世界,什么事情都是弱肉強食的。這真言宗也不例外。

    “發生了什么事情了嗎?”一抹清朗的聲音,一抹白色。

    “掌教。”

    六大峰峰主行禮,眾入門弟子行禮。

    “掌教,這端木玥殘害同門,廢我丹田。”說道丹田已廢的時候,魏庭別提有多絕望和憤怒了。

    “為何廢你丹田。”掌教真信的語速平靜。對于端木玥這個名字,他不陌生。不是因為五行同修才熟悉,也不是因為六大峰主提及。而是從李玨的口中聽到了這個名字。

    從李玨的口中聽到這個名字也罷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那人卻說出口了要收端木玥為關門弟子?!那個人竟然也有了收弟子的心情。這種事情,關于那個人的事情,就算是身居掌教的真信也是記在了心上。

    所以,當他將目光移到端木玥的身上時。四目相對,他在端木玥的眼中看到了冷冽。不是針對他,而是本能的性情。

    “因為,因為……”魏庭支支吾吾了半天,說不出口是因為他先挑釁的。因為這種事情就算說出來了,被恥笑的也是他。是他自作自受啊。可是,他怎么會知道端木玥那家伙的修為竟然到了這一步。

    “既然說不出原因,此事便過。你們都是我真言宗新一屆的弟子,以后傷及同門的事情,不管是因為什么原因,決不許在發生!”

    “謹遵掌教。”

    ……

    新弟子入門典禮,雖然開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不過也就說了說宗門的規矩,如今五大宗門的形式。還有一年后新弟子的擂臺賽!

    擂臺賽,是新弟子唯一能夠成為內門弟子的機會。內門弟子和入門弟子的待遇,那是天壤之別。只有能為了內門弟子,才算是真言宗真正的弟子。

    而入門弟子,不過是挑一些天賦好的青年培養。如果不行,便拋棄。不過,因為宗內每十年挑選一批入門弟子,所以每一屆入門弟子都有十次參加擂臺賽的機會。也就是十年的時間。

    如果十年都沒有達到能夠成為內門弟子的資格的話,不然是被送回原本的大陸。不然就是在宗內做個打雜的。

    所以,如今只要是還留在各大峰中的弟子,都已經是內門弟子了。

    入門弟子典禮過后,便是六大峰各自的修行了。

    雖然端木玥有立下三年之約,可是入門弟子的初步練習還是需要跟著各個峰的規定進行統一修煉的。

    并且因為端木玥的特殊性,他需要比起其他的入門弟子更加勤奮。六大峰的入門弟子初步修行是統一進行的。所以端木玥每隔一天便要換一峰進行修煉,從庚金峰開始,依次去甲木峰,壬水峰,丙火峰,戊土峰和丹峰。

    而這,將是地獄訓練的開始。

    清晨睜開眼的第一件事,端木玥便起身朝著庚金峰趕去。庚金峰的入門弟子修行很簡單,連續七天七夜的呆在庚金峰山洞中感受濃烈的金因子。

    為何說是濃烈?因為這里的金因子十分的狂暴。與其說是感受金因子,不如說是被金因子虐。從你進入山洞的那一刻起,便會毫無顧忌的侵蝕你的身體,引爆你體內法力的混亂。

    所以進入庚金峰的弟子第一件事便是深刻感受金因子最原始的形態,并且吸收,使其變為自己所需要的源泉。

    只要能夠吸收這里的金因子,修為的突飛猛進是絕對的。因為這里的金因子雖然狂暴,但卻是最精純的。成就金術師最重要的一個條件便是,體內法力精純。

    純度,絕對是重中之重。

    所以,當導師將庚金峰新一屆入門弟子帶入到山洞之外時。還未進,一個個的便已經能夠感受到了里面金因子的狂暴。

    端木玥小爺是最后一個,聽著之前已經進入到山洞之中的弟子們的慘叫,他小爺的臉上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要想變強,有的時候是<!--中间广告位置-->需要付出代價的。

    因為入門弟子典禮上的那一出,這一屆入門弟子中主動來找端木玥晦氣的人,少之又少了。也造就了端木玥終于有獨自一個人的清凈日子了。自然,這是需要將楚天頡那廝排除在外的。

    “主人,這里的金因子好濃郁啊。對主人來說這可是大補。”在端木玥的體內,小赤嗅著周圍的空氣,一副既高興又難受的表情。因為金生水,水克火。如果這里的是火因子的話,它必定會歡呼雀躍的。

    而和小赤同感的還有貂爺。因為貂爺也是火系魔獸。自然同喜火因子了。不說火因子,木因子也行啊。畢竟木生火。

    如今,最高興的莫過于毒液蜥蜴這條小蟲子了。單憑貂爺和赤大爺瞅著它那一對小綠眼睛泛著光兒,一副色老頭瞧見了美女一般流口水的模樣。心中就是鄙視無下限!

    “主人,主人。我可不可以出來啊。”三獸都被端木玥收入了體內,如今感受著這周圍濃烈的金因子,小蜴再也無法保持一顆平靜的心了!

    一顆蜥蜴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著,盯著山洞中那肉眼可見的金因子,就差眼冒紅心了。口水控制不住的向嘴外冒,活像是幾百年都沒有吃肉的家伙。突然,毒液蜥蜴渾身上下一抖,目光瞟向赤大爺和貂爺。吞吞口水,趴著身子期待的等著主人的大赦令。

    端木玥最后一個進入到山洞中,望著山洞中的場景,一雙紫眸中滿是震驚。一粒粒金因子不僅僅肉眼可見,還如同綠豆般大小。

    震驚,驚喜的情緒,在一粒高速飛奔端木玥而來的金因子擦過他臉頰的一刻靜止!這一刻,端木玥小爺終于聽清楚了周圍慘叫、嘶鳴的聲音。之前,他小爺故意將此等聲音擯棄在腦中。

    如今切膚的感受著金因子擦臉而過的,臉上火辣辣的痛楚。他小爺的嘴角卻揚起了一抹笑靨。這個笑容可以說是很美,也可以說是很,殘忍。

    因為端木玥發現,這里的金因子不僅僅是狂暴。而且不會自行被吸入體內。只會亂撞,攻擊人。而這一切的行為,只是因為這個空間的獨特。

    端木玥再轉身,進來的洞口已經被封。洞口被封,宣誓著已無后退的路。無論你是在這山洞中昏倒,還是被金因子虐的體無完膚,都沒有退路。

    要不躲開,要不戰勝。這里金因子暴虐的個性,就如同修煉金系法術武技一般,攻擊性極強。

    這個山洞中自成一個空間,很明顯的能夠看到洞內設下的禁制。最奇特的是,山洞中的半空中懸浮著一塊碑。不過這不是一塊平常的碑,而是一塊通體玉白的碑。

    碑上密密麻麻的陣法,禁制。而那些肉眼可見的金因子,便是從這塊碑中脫落出來的。金因子一旦脫離碑,受到的便是這山洞壁上的禁制和陣法了。

    它們會變得極為狂暴,就像是一個個擁有著生命的體系一般。它們不會落地,永遠不會靜止不動。因為它們無論是碰到山壁,地面,或者是人。都會保持那種高速不變的速度極力反彈。

    所以在這種高度飛奔的金因子的碰撞下,你的感受不僅僅是火辣辣可能形容的。那簡直就是被堅硬的石頭砸中了一般。不過,被這里的金因子砸中之后,不會出血,甚至一點點的傷痕都不會留下。

    不過,若是不幸的被砸中了腦袋。腦震蕩和昏厥也是會發生的。所以進入這個山洞的第一件事,便是爭取避開金因子的攻擊。

    可是,就在眾人一個個舉步艱難的躲避著金因子的時候。端木玥卻是朝著山洞中心的那塊白碑而去。

    金因子是從碑上脫落的,所以以白碑為中心,越是靠外,金因子的密度便越小。而端木玥來此,可不是為了避免自己受到傷害的。

    那晚蕭管在丹峰山頂已經告訴端木玥,真言宗每一峰的弟子,只有一次機會能夠進入到各峰的山洞之中,也就是這一次的機會。

    這個機會有多么的寶貴,可能現在這幫弟子們不知道。但是,一旦成就了‘術師’之后,便會知曉這樣的機會有多么的寶貴。所以蕭管是叮囑端木玥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入門弟子剛開始的修行。

    這不僅僅是打好基礎的一次機會,更是奠定今后發展的一個機會。因為他端木玥是五行同修,這七日是需要平分的。所以他只有比其他的弟子更努力。所以,他從進入這個山洞的那一刻開始,便不被允許退縮!

    “主人,主人。快點放我出去吧。”眼睜睜的看著端木玥一步又一步的接近了那塊白碑,小蜴的情緒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了。在端木玥的腦海中嚷嚷著,恨不得能夠自己破除契約之力的禁制,自己出來。

    眨眼間,端木玥已經來到了白碑之下。心神一動之間已然將小蜴放了出來,而那家伙完全不顧形象,直接以本體示人。落地的一瞬間,嚇得一干入門弟子心驚肉跳的。很多人都被金因子砸了個正臉。

    而端木玥小爺自己,從洞口走到白碑下,都不知道被砸了多少下。雖然不見傷口,但是他渾身上下痛的已經痙攣起來。

    端木玥已經知道這里金因子的重要性,所以不管承受多大的痛苦,他都會堅持下來。可是,在此迫切的心情下,身體承受著巨大痛楚的情況下,無論端木玥怎么努力的吸收,汲取周圍密集的金因子。都只能一粒一粒的吸收。

    并且是每吸收完一粒金因子,完全消化,使其變成了自己的能量了之后。才能夠繼續吸入第二粒。速度實在不盡人意。

    并且,這金因子果真是狂暴。一旦被吸入體內之后,立刻便引爆了體內所有法力的狂暴。不是想要侵略它們,便是被體內原有的法力侵略。總之,第一粒金因子入體之后,還沒有被消化,端木玥忍不住的便是一口鮮血噴出。

    如此結果,迫使端木玥停止了修煉,究其原因。

    (

    ...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5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