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2卷斯曼城 端木玥的瘋狂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2卷斯曼城 端木玥的瘋狂

第2卷斯曼城 端木玥的瘋狂

推薦閱讀:

    又過了三日,當端木玥真正的踏入到帝都的土地上的時候。心情,豁然有種開闊的感覺。就連帶著他心臟中心位置的那個芝麻粒大小的黑色漩渦,也輕顫了一下。

    這種開闊的感覺,端木玥也只是一閃而過。帝都的風景,他日后有的是時間欣賞。如今他小爺急切的是,見到他想見之人啊。

    只是,端木玥不知道的是,當他終于得償所愿的時候。便是他一顆心崩潰的是后……

    一下馬車,端木玥這些時日的郁悶終于消散而空。帝都果然是帝都,不管是城市中的建筑,還是這里的風土人情,都是其他城市無法比擬的。

    特別是,街上陸陸續續有身穿鎧甲的人來街上巡視,可見這里的治安。

    端木玥為了早點見到自家的父親和大哥,所以自從下車之后,他就老老實實的跟在大伯的身邊。安靜的不得了。

    在城中將近走了有一個時辰的時間,當端木玥終于產生了一丁點不耐煩的情緒后。終于,他們近日的目的地,到了。

    帝都,端木一族。

    當端木翼雷帶著端木玥來到一處豪宅,當真是豪華得不能再豪華,大氣的不能再大氣了。當端木翼雷將一塊特殊的令牌拿出來的時候,門口的守衛大哥恭敬的放行了。

    端木玥看了一下,這帝都果然是不凡。這看守端木一族的門衛,竟然能都是九階魔法師。

    九階魔法師雖然身份還不足以強大。但是,不要忘記了,這只是看門的。看門的啊!

    看門的,都是九階魔法師,其他的就更別說了。所以,看著這扇并不大的門,端木玥的心情變得豪情了起來。今后,他便也要生活在這里了嗎?端木玥的心中有一絲期待。

    不是期待這里的繁華,只是期待在這里將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大伯,你剛剛手中拿出來的是什么。”進了門,端木玥好奇的問道。雖然,他也看到了端木翼雷的手中拿出來的是一塊令牌。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沒有親自摸一摸,端木玥總覺得那令牌怪怪的。

    自從端木玥的身體經過那九蓮菩提的改造之后,不僅僅是他的精神力和身體變得強橫了。同樣,他的神識也變大了。從剛開始的百米以內,擴大到了如今五里以內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盡管剛剛端木玥是站在自家大伯身后一點的位置,身高一米六零的他根本就看不到大伯從懷中摸出來了什么。但是,神識就算沒有提升,他也能夠看得到,何況是現在。

    “這個,是端木一族身份象征的令牌。因為我們是剛到這里,你爺爺怕守門的不認得我們,所以就將令牌先放在我這里了。”端木翼雷一邊說著,便將手中的令牌遞到了端木玥的手中。

    端木玥接過令牌,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但是,剛剛那種心底一閃而過的詭異感,奇異的消失了。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端木玥肘著下顎,還不等他想什么的時候。突然靈魂猛然一震,接著端木玥的神識便鋪天蓋地的籠罩在了端木一族的上空。

    也正因為他精神力太過于龐大,猛然將自己的神識籠障在帝都端木一族的上空。頃刻間,便遭到了族內強者的圍攻。

    想他端木玥,只是一個沒有法力護體的十五歲少年而已。那幾個老家伙精神上的攻擊,使得他當下就是喉嚨一天,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只是,當他腦中顯現出剛剛他看到的情景。端木玥整個人的氣息都變的不穩定了下來。顧不上旁邊端木翼雷的驚詫,抬起步伐就朝著一個方向奔去了。

    端木翼雷一晃神之后,緊跟其上。竟恍然發現,自己竟然無法追上那小子的步伐。這個發現,同樣讓端木翼雷吃驚。

    要知道,他雖然不如自家的三弟那般有天賦。但是他端木翼雷如今也是實打實的十二階巔峰的天空魔法師啊。可是,就是這樣的他,竟然無法跟上端木玥的步伐。

    這,讓他如何不震驚。

    而他那個天賦極好的三弟,更是在一個月之前,突破了四階幻界魔法師的境界。要知道,他如今還不到四十。在這個年齡修為能夠達到如此地步,不得不說,也算的上天才了。

    “玥兒,族內不可亂跑。”相對于端木翼雷心里的震驚,他整個人還是比較擔心小家伙的安危。畢竟這里不是斯曼稱的端木一族了。在這里,不肯能再那么隨性了。

    可是,跑在前面的端木玥根本就聽不到身后的大伯說什么。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快點,再快點。

    剛剛神識覆蓋整個端木一族的一瞬間,他便心中有譜會遇到怎樣的結局了。但是,他不得不那么做,必須要那么做。果然,當那個畫面沖入他的眼底的時候,端木玥知道,值得了!

    同樣的,讓他的一顆心冷冷的。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父親正在和一個男人對鐳。而且,憑借敏銳的感官,端木玥明顯發現,自己的父親有了落敗的跡象。

    四階幻界魔法師對鐳七屆幻界魔法師。這端木一族,還真是……

    端木玥的眼光無限的冷,直到只剩下一片冰冷。只是,當他終于趕到目的地的時候,一對紫眸因為恐懼而瞪得大大的。眼前的一幕,端木玥無論如何也是接受不了的。

    “父……父親……”端木玥在距離擂臺五米處呆呆的看著擂臺上的一切,包括,他的父親再無一絲抵擋的跌落在地上。

    轟——

    端木玥覺得自己的腦子已經炸開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上的擂臺,只是上了擂臺之后,他才發現事情遠比他看到的還要,糟糕千百倍!

    “丹,丹田,被毀了。”端木玥將端木嘯天摟在自己的懷中,感受著父親的身體。失聲的說道。

    “玥……玥兒……”就在端木嘯天的意識即將消失的時候,他沒有想到,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小兒子,端木玥。這一刻,盡管他如今的身體遍體鱗傷,盡管以后再也不能夠修煉法力了。

    但是看到端木玥,端木嘯天顫巍巍的伸手撫摸著端木玥的臉頰。臉上,盡是喜悅之色。“玥兒,終于肯回來了。”這是一個父親見到失蹤已久的兒子,發自肺腑的第一句話。

    只是這一句話,承載了多少父愛,還有他長久的等待啊。可,端木嘯天身上的傷實在是太重了。不足以支持他再繼續清醒下去。撫摸在端木玥臉上的手滑落,這一刻,端木玥的腦中猛然想起了那一刻。

    那是自己第一次來到這里,端木嘯天也是因為重傷,閉上眼睛的那一刻……

    記憶重現,端木玥整個人一下子魔瘋了起來。一聲凄厲的嘶鳴想起在擂臺所在的這片天空中,那聲音中的哀傷似乎能夠感染人心。

    其實,在端木嘯天倒下的那一刻,帝都端木一族的幾位長老就趕忙來到了擂臺之上。想要幫端木嘯天看一看身體情況。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還不等他們有所行動。眼前這個少年已經來到了擂臺之上。甚至,他們幾個老家伙根本就沒有看清楚,那少年究竟是如何上的擂臺。

    不過,聽著端木玥對于端木嘯天的稱呼,他們又稍稍放寬了心。原來這小家伙,就是他的第二個兒子啊。不過,不是說小兒子丹田被人毀了嗎?如今這種情況,又怎么<!--中间广告位置-->解釋。

    而幾位長老想起剛剛端木玥口中那句:丹田,被毀了,這五個字,心中都是驚駭。同時心中開始擔憂起來了。

    先不說這端木嘯天本身就是天才般的人物,再說他的大兒子端木逸塵,那也是天賦極佳啊。如今十八歲的年齡,便已經達到了天空魔法師六階的地步。加以培養,定會成為帝國內的一號人物。

    原本,端木磊挑戰端木嘯天的時候,幾位長老就極為不同意的。端木磊一向下手重,為人也不知輕重。

    他為什么要向端木嘯天挑戰,不過是因為自己的兒子在擂臺比試的時候,敗在了端木逸塵的手下了而已。并且受了內傷。可,就因為這件事情,他卻記恨上了端木嘯天一家。

    平常的時候,端木磊就是沒事找茬。終于,在那個男人怒了了之后,發起了這場挑戰。七階對戰四階,同一等級的魔法師相差一階都可以說是天塹一般的存在。可是,就是這樣一場比試,成立了。

    當兩人都站在擂臺上之后,兩人似乎都有種不死不休的感覺。

    而結局,便是端木玥親看看到的那一幕。只見端木磊的手穿透了端木嘯天丹田所在的位置,也正是因為他這一手,使得端木嘯天丹田破碎的。

    這一舉動,完全是有意而為之的。因為,端木玥看到了那個男人嘴角上的笑容。那是一種譏諷,類似于嘲笑的意味。他,蓄謀依舊!

    “玥兒,你……”終于趕來的端木翼雷剛想要訓斥一番端木玥怎么能這么沒有規矩呢。轉眸一看,也顧不得其他了。“三弟,三弟他怎么了?”

    端木翼雷調動起自己的法力注入到端木嘯天的身體內,這一注入,讓他整個人都震驚了起來。“三弟,三弟的丹……”丹田兩字端木翼雷還未說出口,又是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大伯,玥兒?!”來人的聲音因為最后兩個字變得響亮了起來。這邊的騷動,他只是路過來看一下而已。可是,他沒有想到會看到端木玥在這里。

    在端木逸塵的心中,端木玥這個弟弟可是排行第一的。就連父親和爺爺都不及他在端木逸塵心中的地位。有如此情況,原因還有,因為父親和爺爺不需要他太擔心。畢竟,兩人都有自保的能力。

    可是對于端木玥,端木逸塵就很是不放心了。這個弟弟的實力,就算是他這個大哥也不清楚啊。唯一清楚的就是,他小子如今丹田被毀,已經和平常人一樣了。

    猶記得端木玥得知自己丹田破碎時的樣子,那種心如死灰一般的眼神,看的他心中很怕。

    只是,端木逸塵的喜悅之情還沒有持續多久,他就發現了異常。若按平常,聽到他的呼喚,玥兒一定會給他一個大大的微笑的。可是如今,他就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像是一尊雕塑一般。

    “父……父親……”終于,端木逸塵看到了被端木玥摟在懷中的人兒是誰。“端木磊,你該死!”擂臺之上,父親渾身是傷,甚至腹部的位置有大片的血跡。

    如果事到如今,端木逸塵還猜不到是什么情況的話。那他就是傻子了。

    “老夫該死?哼,明明就是他端木嘯天不自量力而已。”當端木嘯天被他毀了丹田,端木磊不知道有多興奮。心中那一口惡氣也總算煙消云散了。既然他兒子打傷了他兒子,那他就廢了那小子的老子。

    對于端木嘯天,端木磊心中是十分的抵觸的。在他的眼中,端木嘯天這群人就是劣等的旁系而已。和他們直系怎么能夠相比!

    所以,他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要打擊一下他們那群鄉下人!讓他們住在這里,他們配嗎?端木磊的話說得譏諷,就連他的眼神也是不屑的。就宛如是高高在上的帝者,俯瞰著卑微的生物一般。

    聽到他的話,看著他的眼神。一直沉默不語的端木玥突然出聲了。只見他那雙通透的紫眸中閃爍著忽明忽暗的光芒。“你說我父親,是不自量力?”

    端木玥的話很輕,輕到似乎風一吹就散了。但是,在場的眾位都是修為不低的人,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

    端木磊早就聽說端木嘯天這家伙還有一個兒子,今日,終于得見了。只是,他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是一廢材。身上一絲法力波動都沒有,可,就算如此,依舊是出口質問了他。

    那雙眼睛中的光芒涌動,似乎是……要崩潰了?端木磊察覺到這里,嘴角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如果因為這件事情,端木嘯天的小兒子要是心神崩潰了。端木嘯天醒來,表情一定很精彩!

    抱著這份想念,端木磊說出口的話更犀利。“實力不夠,活該被人打死。”實力不夠,實力不夠……端木玥的腦中不斷的回響著端木磊說出口的這四個字,心神在這一刻被粉碎了。

    因為,他回想起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前,那個人對他說出口的話。“實力不夠,哈哈,哈哈——”

    端木玥如同魔瘋了一般的狂笑,一滴血紅的淚滑落他的眼角,讓他整個人在這一刻顯得邪氣盎然。

    “玥兒——”聽到端木玥笑的張狂,端木逸塵這個做大哥的心中急切。隱隱的,他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這種感覺讓他害怕。

    可是,不等端木逸塵再說什么,做什么。突然一股龐大的能量波動從端木玥的身體內爆發,一瞬間他,還有被他半摟在懷中的端木嘯天,他身旁的端木翼雷統統被震飛了。可見那股能量有多么的恐怖。

    空氣中,仿佛都傳出了噼啪的響聲。當眾人再次睜開眼,看到的便是擂臺上端木玥站立的身姿。同時,他的身后出現了一抹灰色的虛影。那虛影看不清容貌,高八尺的身軀身上有股撼天動地的威嚴。

    在那抹灰色的虛影出現的一剎那,端木玥睜開了雙眸。只見那雙眼睛已經不再是純粹的雙紫色。而變成了一紫,一灰。那灰色的眼眸睜開的瞬間,端木玥身后的巨大虛影似乎變得更加凝實了。

    灰色的眼睛帶著滅殺一切的殺氣,只是一眼,站在他對面的端木磊仿佛已經被絞殺了。渾身上下,不住的發抖。這是身體上的,也是來自于靈魂上的戰栗。

    “殺!”

    簡簡單單的,一個單音節吐出端木玥的口中。只見他緩緩舉起自己的右手,而他身后的那抹灰色的虛影同樣是舉起了右手。這一舉動仿佛天地在這一刻都失去了光華。空氣中的法力因子更是不要命的涌入到端木玥的身體中。

    就在端木玥的右手舉到了頭頂之上,突然,異變突生。他的手中,此時此刻出現了一把劍,一把紅色的長劍。

    看到這把劍,端木逸塵眼中全是驚恐和擔憂。這把劍,他不陌生。正是在虛無仙境中,端木玥得到的那把。手持這把劍,端木玥差點親手殺了他這個大哥!

    如今這種狀況,端木逸塵不知該如何。如今的端木玥,他的這個弟弟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法力太過于濃烈。他,甚至連行動之力都消失了。一種來自于靈魂上的威壓讓他做不出任何舉動。只能夠,看著。似乎要他見證這一刻的天威。

    端木玥右手一劍直指蒼穹,他那雙帶著毀滅和淡漠的眼神看著面前的端木磊。就像是再看死人。一劍揮下,看似慢,實則快速無比的向端木磊殺去。

    一劍出,整個天地似乎都失去了顏色。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4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