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2卷斯曼城 一個攻上,一個攻下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2卷斯曼城 一個攻上,一個攻下

第2卷斯曼城 一個攻上,一個攻下

推薦閱讀:

    楚斯的話說出口,也不管其真實程度究竟有多少。其實在他的心中,這個可能性幾乎就為零。他就算是死,也不會相信眼前這個家伙能生出要害他的心理。在他楚斯的眼中,楚天頡就是一只任人踐踏的蟲子而已。一介螻蟻之輩,怎么可能。

    但是,如今他和華哥在酒樓中吃了憋,這口憋屈郁悶不找人發泄出去,如何解了心中的郁結。一直將悶氣憋在心中,那可是會傷害自己的身體地。

    所以……

    楚斯看著眼前的楚天頡,臉上一抹陰森的笑容。“小子,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楚天頡,十七歲,雖然煉藥的水平已經達到了二品丹藥師的地步,也收服了一只魔獸。可如今的他,卻僅僅是一名七階魔法師。而且,他練的最熟練的法術武技是一套低階的‘巖心拳’。十七歲了,卻僅僅是七階的魔法師,能拿出手的法術武技只有低階的。

    楚斯,楚族三長老的獨子。從修煉法力開始便是服用丹藥無數。而且法力到了一定的等級,族內的法術武技任其挑選。楚斯,十六歲,九階魔法師。

    楚華,楚族大長老的二兒子。十七歲,十二階魔法師。

    端木玥打量著眼前兩人的修為,能做的就只有挑眉。不是說著楚族也算是運城中的大族嘛,怎么這子孫的修為……

    他小爺不得不說啊,還真是‘菜’!就這德行,不頹敗也怪啊。他小爺如今要做的事情,只是讓他們提前了解了解結局而已。端木玥的臉上笑意溫柔,只是淺淺一笑,看的一旁的小雪和小蜴癡迷了。。。

    眼巴巴的看著端木玥,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它們的主人笑起來,真好看……

    轉而,兩獸四只眼睛惡狠狠的盯著對面的兩個‘禽獸’,心中暗暗打量著。等主人看不到了,它們一定要挖了那兩個‘禽獸’的眼睛。讓他們直勾勾的盯著它們滴,親愛滴主人!!!

    獸的嫉妒心理是很強的,特別是它們兩只愛主太深的獸。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它們兩個動動小手指,他們便可以受到代價。如此輕而易舉,不讓他們受到代價就太便宜他們了。

    貂爺藍色的眸子看著楚華和楚斯,爪子中抓著小蜴,一分分的握緊。輕微的能聽到‘刺啦’的,劃痕的聲音。這聲音只是聽著,便知道是什么和什么相互摩擦的聲音。

    這是在比拼到底是爪子硬,還是鱗片比較硬。

    最終,還是小蜴先投降了。可憐巴巴的望著貂大爺,口中喃喃的說道:“雪老大,一會你讓小的如何干,小的就如何干。能不能,高抬一下您的爪子啊。”再握幾下,小的就差粉身碎骨了。。。

    委屈巴巴的聲音,委屈巴巴的表情。果然,聽到小蜴的聲音之后,貂爺松開了它的爪子。眼角帶笑,示意它這條小蟲子還是很會琢磨它大爺的心思的。精神可嘉。

    看到雪大爺的眼神示意,小蜴的心中郁悶鳥。不是它<!--中间广告位置-->會揣摩它貂爺的心思啊,而是它貂爺每次有什么什么想法的時候,都會使用一招。

    這一招,那是百花百樣,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唯一奉行的宗旨就是,虐待它毒液蜥蜴的鱗片。。。

    它毒液蜥蜴已經飽受摧-殘很久,很久了。久到,它差點就精神加身體出現疲勞了。但是,疲勞不可怕,可怕的是貂爺更深層次的探入。你想疲勞,想產生免疫,木門!!!

    連一個窗戶都木有。

    所以,不要逆了貂爺的意思。不然,貂爺會讓永遠都感受的到被摧-殘的感覺。但是,很不幸的滴,眼前的楚華和楚司便犯了貂爺的大忌,相信他們的結局一定會非常的……完美。

    “楚天頡,說吧。你如此大逆不道的行徑,我和華哥要如何懲處你才好呢?”楚斯將自己的目光收回,重新放到楚天頡的身上。不怪他,實在是他在將視線落到楚天頡那廝身后的小子身上的時候,看到的情景太過于美艷。

    少年一張白皙雪嫩的臉蛋,精致的容顏如同上天最美的一副作品。華而不實的紫晶石一般的雙眸堪似天空上最美的星辰,特別是那唇邊的一抹淡淡的笑容,簡直勝似最美的荷花。

    清淡典雅,讓人看一眼之后便記在了腦中。留下了一抹難以磨滅印記。看著,楚斯不想失神都不可能。這一抹輕笑剛好也被楚華捕捉到,兩人不看直了眼,他們便不會是楚族的人了。

    所以,老話說的真不錯,有什么樣的老子,就有什么樣的兒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別看楚斯是他楚族三長老的獨苗。兒子是獨苗,可老婆卻是一二三四五。個個都是貌美如花。有時候看的,兒子都垂涎一下下。

    但是,兒子慫,還沒有達到敢欺霸老子女人的那一步。但是,有趨勢放在哪里。

    “楚天頡,原來這就是楚族之人啊。小爺都還沒有開口說什么呢,便被扣上‘幫手’這個‘惡’名了。小爺如果不做些什么,是不是太對不起什么了。”端木玥嘴角上的弧度上揚,一雙鳳眸像是在笑。

    原本的不笑的端木玥已經是讓人遐想了,如今他一笑起來,又讓眼前的兩人看傻了。而且這次他們更加的過分,竟然還留下了口水!!!

    俗話說得好,是可忍孰不可忍!人可忍,獸不可忍!!當下,貂爺就直接行動了。為了不能‘獨享‘這份工作,它還帶上了小蟲子。

    兩獸齊上,結局一定是悲劇滴。。。

    “啊_”兩道悲慘的音色劃破酒樓的門前。兩獸隨便出一個,便足以讓他們兩個生不如死,何況還是兩個一同上呢???

    一個攻上,一個攻下。誰上誰下,不言而喻。

    ********

    原本血血是想昨天發表這一章的,但是由于昨天忘記帶數據線了。所以,今天為親們奉獻上。么么,親們要多多給血血留言啊,你們的留言就是血血的動力。動力很大呦~。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4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