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2卷斯曼城 驚天一劍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2卷斯曼城 驚天一劍

第2卷斯曼城 驚天一劍

推薦閱讀:

    端木翼雪的舉動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舒殢殩獍只要端木岄不去主動攻擊他,他就不會出手。

    可是,端木岄沒有去攻擊端木翼雪,而是錯過他直接向他這邊攻擊了過來。如此舉動,可是害慘了公羊云端了。

    端木岄一劍斬下來,公羊云端雖然是有八階巔峰的天空魔法師的修為。可是,畢竟之前他沒有做任何的防御的。

    公羊云端一聲大喝。“猿武變!”

    ‘嘭’!強硬的和赤紅長劍的劍鋒相遇接觸。端木岄后退了一步。可是,公羊云端卻是足足后退了三步。

    氣血不穩,公羊云端看著端木岄的目光中殺意更是濃烈了幾分。除了這幾分的殺意,手臂上猙獰的傷口,也讓公羊云端的眼底有著一絲驚詫。

    他沒有想到,端木岄那一劍之后,竟在他的手臂上留了一條長長的血痕。他都已經使出了猿武變這門法術武技了,可是依舊沒有抵擋住端木一族這小子的一劍。

    要知道,這高階法術武技猿武變,他可是已經煉到了第八層。施展出來,那可是能夠使自己的變得和魔獸一樣的結實的。

    那等堅硬程度,應該可以媲美一個八階的幻魔獸了。就算是端木岄手中的赤色長劍是法器中的上品靈器,想要在他的身上都留不下一道傷痕,也許都是不可能的。

    畢竟如今的端木岄只有七階天空魔法師的修為。比起他公羊云端八階天空魔法師巔峰,相差的可不是一丁點只差。

    所以,就算是端木岄手中個那劍是上品靈器,也一定不能夠讓公羊云端受傷的。當然,如果是端木翼雪的手中有著一柄上品靈器的話,那都能夠秒殺公羊云端了。

    可是,這事情的結果卻是,他公羊云端受了傷。而且那劍傷,很深。如果再深一分的話,恐怕他的骨頭都要被這小子給斬斷了吧。

    如此想著,公羊云端的臉色變得陰冷了下來。

    “殺,殺殺!!!”

    公羊云端眼底的殺意越濃烈,端木岄眼中的殺意也就越發的濃郁。四大家族中的四名長老,除了他之外,端木岄沒有去攻擊其他的人。

    就想是端木岄相中他公羊云端了一樣,就只追著他一人窮追猛打。

    因為那赤紅色的長劍上的殺意實在是太過于凝聚了,每一劍揮下來,落到公羊云端的身上,似乎都用中勢不可擋的趨勢。硬生生的,讓他每一劍都承受了下來。

    就算是他抵擋住了端木岄的劍鋒,可是那劍鋒中竟然還有劍意。劍意便是濃烈的殺意,殺意入體,公羊云端便有種墜入冰窖中的感覺。

    而且,那種冰冷的寒意,讓他的靈魂都變得恍惚了起來。更有一次,就沖著那恍惚的一刻,差點讓端木岄直接一劍斬了他的腦袋。

    “端木翼雪,你究竟還要在哪里觀看多久。是不是想要老夫死在你們端木一族的這小子手中啊!”公羊云端一聲怒吼,要不是秦胡在關鍵的時候拉開了他,說不是他如今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如此,他看著端木岄手中的那柄赤色的長劍,眼中的貪婪之色更濃烈了。

    可是,貪婪之色加重的同時,對于端木岄他眼中也出現了警惕的顏色。他接下了端木岄三劍,那三劍真是讓他接的心驚肉跳啊。

    而端木翼雪聽到公羊云端的呵斥,才猛然的回過神來。剛剛發生的一切,使得他的腦子直接進入到了呆滯的狀態中。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端木岄那小家伙竟然能夠追著公羊云端打。就像是貓戲老鼠一樣。而且公羊那老家伙,似乎很怕岄兒的劍一樣,一直都是能夠躲開的,就盡量的躲開。

    “君兄,使用你的束縛術。”

    束縛術,專門用來擒拿敵人的手段。束縛術其實就是運用自身的法力,凝結出一條近乎實質的繩索。從而通過自身的法力束縛住對方。

    這束縛術,同樣是高階法術武技。而君族讓君北狄一同前來,自然也是因為他對于這束縛術的精通和深有心得。

    畢竟,對于公羊一族還有秦族,端木一族和君族不得不防范。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在這虛無仙境中有些什么小動作呢。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最終這君北狄的跟來,竟然是對付起了端木岄這小子。

    “我們三人先拖住岄兒,給君兄施展這束縛術的時間。”端木翼雪說完,便是直接想著端木岄的位置沖了過去。

    看到他如此,公羊云端和秦胡自然也是跟了上去。畢竟,如果任由端木岄如此發展下去,他們
<!--中间广告位置-->
    都別想好過了。

    “啊——”

    “殺——”

    端木岄雙目赤紅的看著向他沖過來的三人。突然,他小爺手中的赤紅長劍的劍身上一股股類似脈搏的波動傳出來。隨著那脈動,似乎是和端木岄自身的脈動產生了共鳴。

    就在那共鳴產生的剎那,端木岄身上的氣息猛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端木岄的修為還是沒有變化,只是,他的身上被包裹著一層淡淡的灰色,將他的容顏掩飾的有些朦朧的感覺。而在那灰色之下,一顆眼球緩緩的從端木岄的眉心處冒出來。

    眉心處那眼球的出現,很顯然是給端木岄帶來了無盡的痛苦。同時,端木岄的精神狀態變得更加的瘋狂暴躁了起來。

    “啊啊啊——”

    一聲咆哮之后,端木岄看著公羊云端三人的目光,變得嗜殺了起來。似乎,是必須要見到他們渾身是血,才肯罷休。

    殺,殺!這一刻,端木岄身上的殺意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雙手握住手中的那柄赤紅色的長劍,端木岄的手中似乎是低喃著什么。

    猛然抬頭,他口中的聲音冷漠又嗜血。“修羅斬!”

    隨著端木岄的這一劍,一道長達十幾米的灰色劍鋒直奔端木翼雪三人而來。與此同時,君北狄的束縛術也已經完成。只見君北狄一揮手。

    “束縛術,去!”

    ‘嘭’‘嘭’‘嘭’!三道聲音響起,緊接著四大家族中的小輩們便看到三道身影倒飛了出去。空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散發出來。

    而反觀端木岄的身上,一根墨綠色中帶著青色的繩索緊緊的將他捆綁住了。從肩膀的部位開始,一路捆綁到腳踝的地方。

    “啊——放開,放開!”

    可是無論端木岄如何的喊叫,那墨綠色中帶著青色的繩索都沒有變松一點點,反而,越來越緊了。緊的,憋得端木岄一張臉都變得通紅了起來。

    “君兄,手下留情啊。”端木翼雪看到端木岄如此,自然是不忍心的。手捂著右臂,那里,一道猙獰的傷口存在著。血肉都外翻了起來。

    這,自然便是端木岄搞出來的。他最后的那一劍,著實讓端木翼雪感受到了死亡味道。

    他身為一個九階巔峰的天空魔法師都是如此了,秦胡和公羊云端自然也是沒有好果子吃了。特別是公羊云端,更是傷重,一道深深的傷口出現在他的腹部。殷紅的血液不斷,他整個腹部都被染紅了一片。

    看上去,觸目驚心啊。

    也正是因為端木岄如此的一劍,才使得他內力法力不濟。不然,他怎么會如此輕易的就被君北狄的束縛術束縛住呢。

    “放心,老夫并沒有下狠手。你們家的這小子是不會……”君北狄的話還沒有說完,‘嘭’的一聲,他的那條鎖鏈直接碎裂了開來。

    緊接著,他們看到的便是比起剛剛更加瘋狂的端木岄。他的身上,再次浮現出了一層淡灰色的薄霧。只不過,他如今要前進的方向,不再是他們四個老家伙了。而是,四大家族中小輩所在的位置。

    他眼底的殺意很明顯。他是要是……

    一步,一步,端木岄步伐堅定的向著端木一族還有其他三族所在的方向一步步的走過去。

    那雙赤紅色的眼眸,眼中冰冷又充滿著殺意的眸子,看的四大家族中的大部分人,心驚具烈。

    要知道,這家伙可是一劍之下,直接將兩個九階巔峰的天空魔法師,一個八階巔峰的天空魔法師直接砍傷了。長老們那個等級的都落得了一個如此的下場。更別提他們了。

    看著端木岄一步步的走來,就算是如今他們之中,修為最高的公羊白熾。都覺得一股寒氣直沖腦門。那種恐懼感,讓他深深的驚懼。

    “岄兒,岄兒你快醒醒啊!”

    端木逸塵看著一步步走近的端木岄,他的心中沒有一丁點的恐懼。看著端木岄,他這個做大哥的心中有的只是濃烈的擔憂。

    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后退一步。就這么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著端木岄的靠近。

    他的心中,永遠都不會相信。岄兒會出手傷害他!

    可是這次,他也許是錯了。只見端木岄邊走,邊雙手舉起了他手中的赤紅色長劍。一雙赤目中毫無波動的看著站在他眼前的端木逸塵,直接高舉過了頭頂。

    這一刻,端木岄的身上的殺意,同樣是達到了巔峰。比起剛剛那一劍,絲毫不差。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3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