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2卷斯曼城 天賦異稟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2卷斯曼城 天賦異稟

第2卷斯曼城 天賦異稟

推薦閱讀:

    <!--ad-->

    重口味笑話,適合你嗎?

    端木岄站在一片空地之上,這里可是他那個無良的爺爺特地為了他找的修煉的場地。≦≧為的就是他好奪取草木中的生機。

    靜置而立,端木岄的雙手在空中劃出一個玄奧毫無規律的符紋,帶著陣陣法力的波動。似乎這法力隨著符紋劃出的瞬間,已經帶動了生命,一縷縷沒入四周植物的基層內。手掌劃出的章法變幻莫測,宛如每時每刻都在變動,持續的時間越是長久,一點點瑩綠的光澤從植物中飛出的就越多。以肉眼看不到的集聚在端木岄的身邊,一顆顆的沒入他的身體內,游移潛伏在他的身體每一個角落。

    修煉無止盡,端木岄這么一站,就站了整整一個上午。‘咔嚓’,身體內部發出的聲音。隨著這道聲音的落幕,端木岄小爺終于算是睜開了他的雙眸。

    這‘荒衍術’,果然不是一般的法術武技。端木岄自從昨天將第六層修煉成功之后,這第七層不管他怎么修煉,就是不得一點點的頭緒。

    似乎有一層薄膜阻礙了他的視線,他怎么看也不得真諦。這第七層和第六層根本就不在一個境界上。如果按照以往的方法,他是練不成的。可‘荒衍術’上明明說了仍舊是那么修煉的啊……

    端木岄看著手中的荒衍術,眉頭狠狠的皺在了一起。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遇到困難了?”一直注意著端木岄動向的端木霸天也睜開了眼睛。看著小孫子皺著眉頭,出聲問道。

    “是啊。這第二層,孫兒不管怎么努力的練習,就是不成功啊。一個上午下來,沒有一點的進步。”

    毒液蜥蜴的天賦‘幻境’,不僅僅可以改變端木岄的音容相貌。更是能夠施展幻境,蒙蔽人的雙眼。而端木岄小爺從開始修煉荒衍術的那一刻起,端木霸天看到的便只是一個幻象而已。≦≧在他的眼中,端木岄在很努力的修煉荒衍術的第一層,而且在五天前已經大成。

    所以,他才不會知道其實端木岄已經修煉到了第六層大成了。成功的達到了荒衍術小成的地步。也就是說,他小爺如今已經更夠奪取草木的生機了。

    端木岄之所以不讓老家伙知道他真正修煉到了什么地步,還不是因為他現在展現的修為只有三階入門魔法師嘛~。三階入門耶,如果只是三階入門魔法師的修為就如此神速了,那讓別人還如何的活。

    看,他小爺多么善心啊。恐怕一個不小心,將他家無良的爺爺給嚇出毛病。這孝心,真是無人能比啊。。。

    “欲速則不達,你小子也不要過份苛求了。”端木霸天雖然是這么說的,可心里卻是暗暗的將小孫子的速度和端木一族的那位祖先想比了一下。對比之下,得出的結論竟然是他家這小孫子的速度更勝一籌。

    而且,他家的小孫子如今才是三階入門魔法師耶。三階入門魔法師都可以如此的速度,這更加證實了他老頭子心中所想了。這小孫子,一定是給他家那個不孝的兒子給耽誤了!

    要不然,他怎么不教他家這個寶貝的小孫子法術武技啊???

    一定是怕小家伙吃苦,才不給教的。想到這里,端木霸天這個做爺爺的覺得他身上的重擔更沉了。他家這寶貝孫子的未來,就交到他手里了。既然他爹不行,那么他這個爺爺一定要行!

    不行也得行!!!

    不許失敗。

    所以,現在時間就是生命。“臭小子,既然你荒蕪術的第二層沒有半點頭緒。那么就修煉那本‘四方結印’吧。”板著臉,神色沒有一點點心中竊喜的模樣。端木霸天說完這句話,閉目修煉去了。然后,繼續偷著樂。

    端木岄小爺聽到這句話,苦瓜臉一張。這什么爺爺啊。真是不給人一點點休息的時間。

    不過,算了。他小爺也不和他一般計較。畢竟上了年紀的人,最惹不得了。要不然他如果要是和自家那個大伯一樣的德行了?端木岄小爺一想到自己大伯那張笑的好開的老臉,小心臟就是抽抽的。≦≧要不是沒病,保準犯羊癲瘋。

    之所以沒有反抗,最重要的還是,他小爺對那本‘四方結印’很有興趣。他可沒有忘記端木一火哥哥是如何對待自己的。第一次見面的禮物,真是特別的。

    端木岄盤腿坐在地上,‘四方結印’的第一式,引動。以自身法力在身體內部形成一條有序的循環,沒入每一寸,每一根骨肉。使自身形成一個具有磁性的物體,以這種感官捕捉不到的波動來引動四周的大地。

    這個過程說起來簡單,可做起來卻難比登天。那種妙不可言的波動,究竟是如何他端木岄不知道,更不知道就算是他修煉出了那種波動,可要如何引動四周的大地呢……

    時間一分分一秒秒的流逝,端木岄就這么坐在地上,沒有一絲波動。

    而十米之外的一顆古樹上,一衣衫襤褸的老頭坐在樹杈之上。摸著他那特意的一撮小胡子,口中嘖嘖直響。然后就是點點頭,似乎很是滿意他看到的東西。

    “這小家伙,真是啊。”越看,他眼里越是滿意。念念叨叨的,一個人坐在這里偷看別人,似乎心情很是高興。“不行,這小家伙一定要騙來當徒弟不可。”

    “不然,真是暴殄天物了。”

    坐在樹上的老頭子說完這句話,就又開始認認真真的觀看十米之外那個小家伙修煉法術武技了。那荒蕪術被他修煉起來,還真有點適得其主的味道。‘荒蕪術’,沒想到這里竟然也會有這本……

    老頭子看著端木岄,眼中精光直冒。“看來這個小家伙不凡……”

    一個上午坐下來,老頭子也不嫌無聊。看得津津有味的,有時候還夸兩句,或者是肺腑之言幾句。他一把老骨頭了,打算將這種精神延續到下面修煉的那個小家伙回去。可,這才下午一時三刻,眉頭不悅的皺了起來。口中喃喃道:“最好是重要的事情,不然……”老家伙眼神危險的瞇起,里面泛著陰鶩的光澤。

    不過一想到下面那個小家伙如此聰慧。才多長時間而已,初次嘗試,竟然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做到……

    老人眼中有著欣慰,更是贊嘆的寓意。≦≧“不錯,不錯。”然后,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樹梢之上。

    經過又一天的修煉,今日的端木岄非但沒有感受到疲勞,反而有種神采奕奕的感覺。“爺爺,天色已晚。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吃飯了。”端木岄小爺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吃飯,吃飯!改天如果你修煉的忘記吃飯了,爺爺就放心了。”端木霸天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這臭小子就只知道吃飯。

    “爺爺,孫子不吃飯可以。但是爺爺不可以不吃飯啊。”小爺不吃飯,那是身體好。可是爺爺你?端木岄瞅著爺爺這雖然沒有太大問題的身體,但誰知道內部有沒有什么問題啊。。。

    這為了小爺的修煉,爺爺要是得病了,小爺心里怎么過的去啊。端木岄看著上了年紀的端木霸天,心里甜甜的。他知道,他這是對他好。也許,他端木岄小爺才是端木一族最幸福的孫子了。

    別人想讓這老頭子虐,這老頭子還不一定樂意呢。也就是他端木岄小爺,喜歡找虐受。

    而端木霸天聽了自家小孫子的話之后,只是冷哼了一聲。然后不屑的說:“爺爺身體好著呢,三天不吃飯都行。”可是心里,也溫暖了一度。

    算這個臭小子有良心!

    其實,他端木岄小爺一直都有良心的。

    “好吧,回去吃飯。對了,這十幾天下來了,有沒有感覺要突破了。”

    “有啊,有啊。相信明天就可以突破了,正式成為一名四階入門魔法師。嘻嘻,爺爺的方法真是有效啊。沒想到這么快就可以突破了。”某人拍著馬屁,另某人受之不恭。這對爺孫還真是讓人無語。

    一晃眼,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匆匆流逝而去。

    “今天,小爺終于可以輕松一天了。”少年躺在柔軟的床上,一臉的享受的模樣。翹著二郎腿,雙手背于腦后。真是好不享受。

    突然,那雙半瞇的眸中一道紫光射出。≦≧“對了!這幾天就光顧著修煉法術武技了,竟然忘記了那維星斯拍賣行老板答應了小爺,要給小爺購買來的‘魔心藤’。”算算時間,這已經三個月過去好幾天了!端木岄想到這里,起身便離開了端木家。

    街上依舊是那么繁華,沒有絲毫的變化。突然街上一陣暴亂,馬蹄聲響徹整個街角。迎面而來的是一輛裝飾華美的馬車,拉馬車的三匹黑馬是低階的一星魔獸幻魔馬。可見坐在馬車中的人是如何尊貴。

    馬車駛入了人煙眾多的街上,非但沒有減速,反而變得速度更快了。馬嘶鳴著,似乎在表示它們十分的興奮。接著兩名尋常百姓的身影便出現在<!--中间广告位置-->了馬蹄之下。

    “小蜴,讓那三匹馬停下來。”端木岄走在慌亂的人群之中,淡漠的瞥了一眼身在馬蹄之下的婦女,還有以身軀護著她的男人。

    危險來臨的時候,那個男人明明可以丟下他的妻子,獨自一人獲救。但是他沒有那么做,而是緊緊的摟住他妻子的身子,似乎是想要以自己的身軀保護住他懷中的女人。此情,世間有幾人能夠做到……

    何況,是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

    “嘶——”三匹黑馬一聲嘶鳴之后,馬蹄聲不斷的在原地踏著。似乎前面有什么兇猛可怕的東西,一步也不愿意踏前。就這么愣愣的停在了中年人與婦人的面前。如果再差那么一點點的時間,恐怕人們看到的便會是血腥的場面。

    “該死的,這是怎么回事。衛青,你不想活了嗎?”馬車由于慣性,車內的人遭受了重大的反作用力。馬車的窗簾被輕風吹起,剛好讓從馬車旁走過的端木岄看到了一個少年的容顏。車中一共兩人。

    斂目不語,似乎這件事情和他本就沒有什么關系。端木岄唯一關系的,只有他的‘魔心藤’究竟到了沒有。這些日子他光顧著忙其他的事情了,已然耽誤了煉藥的事情。看來以后不能再被老頭子監視著了。不然,很多事情都很不方便的。

    特別是,他很想試試那本高階法術武技‘石化掌’小成的威力。是否如書上所言,只要是被自己手掌所碰之物,皆會慢慢石化。聽說那公羊白熾所練的高階法術武技就是這石化掌。不知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話,公羊家族的解釋是什么。

    想到這里,端木岄淺淺一笑。≦≧很顯然,心情還不錯。

    “主人,那三匹馬受了驚嚇。應該沒有一時半刻是走不了的。”毒液蜥蜴一邊說著,一邊鄙視那三匹馬膽小。它只不過一個魔識丟過去,而且是非常溫柔的。那三匹馬竟然還是被嚇了個半死。

    “小蟲子說的不錯。”雪貂大爺說完,換了一個位置,一爪子就在了毒液蜥蜴的身子。心里想著,近段時間以來,它似乎對這條小蟲子太好了。瞧瞧,這身上的鱗片都锃光亮了。那陰冷的目光,看的在它雪貂大爺爪下的毒液蜥蜴心中突突的警笛爆響。

    嗚嗚……小蜴我的鱗片才修復好的,如今又要杯具了。用雪貂大爺的話來說,就是越接受它的‘犀利’,它小蟲子的鱗片才會越發的堅硬。不然,它才沒有那么閑的。。。

    “喂。”

    端木岄的身子剛剛走過馬車,便聽到后面有一個聲音,似乎是在叫他小爺的。可是,就算是叫他小爺的又如何,他小爺的名字不叫‘喂’。最主要的是,他小爺現在的心情好,懶得和他們計較。

    步伐不變,端木岄繼續朝著他想要去的地方前進。以剛剛看到的那個少年,再加上車夫的修為。想要攔下小爺他,有點危險。不過,車內的另外一個青年。端木岄臉色不變,有點棘手。

    呵呵,竟然是一階幻界魔法師。而且,還是近日以來剛剛進階的。

    “小子,叫你停下來聽到了嗎?穿黑衣服的。”少年見端木岄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因為不知道端木岄叫什么,只好點明了他衣服的顏色。可是,端木岄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少年使了使眼色,下一瞬間他身邊的那個車夫就不見了。當他出現的時候,便已經是站在了端木岄要走的地方。

    “小子,我們少爺讓你停下來,你耳朵聾了嗎?”衛青站在那里,渾身上下來自天空魔法師十階巔峰的威壓彌漫開來。一瞬間端木岄的呼吸便已經失去了原有的節奏。

    “哦?少爺叫的人原來是小爺嗎。剛剛有犬在吠,而小爺身邊也剛好有穿著黑衣服的人。小爺還以為是叫別人呢。”端木岄云淡風輕的站著,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語調不卑不亢。

    可聽著端木岄的話,雷云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感覺。他是在罵本少爺是狗嗎?可他的表情不像啊。再加上他看到了端木岄的紫眸。這個世界上只有端木一族的人才會是紫眸,這小子是端木家的人。

    雷云打量著端木岄,見到對方的修為只有六階入門魔法師的等級。想來,在端木一族中也不是重要人物。只要不是核心人物,他還是能夠得罪起的。雷云眼神輕蔑,言道:“小子,幫我買安撫一下幻魔馬。如果你辦得好,少爺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安撫馬?”端木岄在雷云打量他的同時,也在打量著眼前尊貴囂張的少年。“抱歉,小爺不是馬夫,不會安撫馬。還有,小爺有急事。”區區十階天空魔法師的修為也想對小爺施以威壓?雖然小爺是修為沒有你高,但是小爺不是一個人。小爺還有契約魔獸,契約魔獸的力量,小爺可以調動三分之一。

    “你小子真是找死!就算你今天死在街上,你小子信不信就算是端木一族知道了,也不敢將本少爺怎么樣的。少爺勸你,還是識相點。安撫好我們的馬。”雷云神情高傲,對著端木岄說出的話,就像是他端木岄是螻蟻一般的存在。少爺他可以決定他的生死。

    想他雷云在帝都,就算是族里的人,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哪個不是巴結奉承,可這小子竟然敢拒絕本少爺的意思。可惡!

    “你會不會死,小爺不感興趣。小爺真的很急的。”端木岄不甚在意雷云的話。將他的難處說的很明白。不是小爺不愿意幫你安撫馬兒啊,而是小爺現在真的是有急事。

    端木岄與車夫衛青相錯而過,看著衛青的眼底有著忽明忽滅的光芒。看到端木一族的人,還是一個如螻蟻一般的人竟然敢如此的對自己,雷云心底忌恨了起來。

    “小子,這是你逼本少爺對你出手的。衛青,將他給本小爺拿下!”雷云音色冷絕,那語氣分明就是在說,不管死活,只要將人拿下。

    “是。”聽到少爺的話,衛青即刻動身向端木岄近身而去。可還沒等他的手搭在端木岄的身上,下一個漠然卻讓他記憶深刻的聲音響起在耳邊。

    “住手。”

    男子的聲音溫和中帶著一絲森然,卻給人一種不可抗拒威嚴。他的聲音才起,衛青的身形便停頓在空中。單膝跪在地上,連頭都沒有抬。可見他恭敬的態度。

    “云兒,我們走吧。”他的話很簡單,只是看了一眼端木岄之后,拉著雷云便上了馬車。

    “哥,可是他……”雷云心中不甘心。“這個小子他……”

    “好了。我們來到斯曼城不是為了惹是生非的。忘了家主交代的事情了嗎?”淡漠的看了一眼雷云。對于他這個親弟弟,他還真是沒有少省心。

    雷家的天才都發話了,衛青自然是不敢有半點的違抗。從地上起來,從新回到了馬車之上。

    看著遠遠離去的馬車,端木岄臉上沒有一絲的波動。突然嘴角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小爺,等著和你見面的日子。

    端木岄轉身離開,耳邊仍舊有著男子溫潤的聲音。“小子,我們后會有期。”

    維星斯拍賣行。

    “老板,我要的‘魔心藤’到了嗎?”端木岄再次來到這里,依舊是一身黑衣。

    “到了,到了。三天前就到了。”維星斯拍賣行的老板莫峰一看到來人,一雙眼睛立即亮了起來。他還以為這位大人有事離開斯曼城了呢。“憐兒,去,將客官要的‘魔心藤’拿來。”

    侍女得了令,便立即跑進了內屋。

    莫峰看著端木岄,心中想著從上頭傳來的話。“這位客人既然能隨手丟出一枚七星幻魔獸的魔晶,便表明此人最低的修為也是一階幻界魔法師。”最低的修為是一階幻界魔法師啊。莫峰想到這里,心情就激動了。

    上面傳出話,說一定要將這位客人招待好。如果不能拉攏,那便一定不可以得罪。

    “客官還需要什么嗎?如果維星斯拍賣行能夠做到,一定竭盡全力。”莫峰的態度畢恭畢敬。可如果讓他知道的眼前的中年男子其實就是端木岄的話,其實就是一個六階的天空魔法師的話,不知道他心里面會不會想死。。。

    而端木岄對于能夠得到這魔心藤已經心滿意足,目前再無其他的要求。這更加讓莫峰覺得眼前的中年男子是深不可測。

    幾分鐘之后,被喚為憐兒的侍女手中拿著一個精美的木盒。盒子上面雕刻有精美的花紋,光看其木質,便知道這盒子中裝著的定不是凡物。可如果有人將此盒子搶走的話,也許會大罵,這是哪個王八羔子這么無聊,一條沒有見過的爛藤子而已,竟然放在這么精致的盒子里。

    端木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藥草,便付了錢離開了拍賣行。如今他手中已經有了‘復元丹’‘千幻丹’‘九彩筑基丹’和‘霧化丹’的主材料。復元丹雖然他已經能夠煉成,但手中卻只有寥寥的兩顆。一顆還是次品的,一顆融合度還算好。萬一哪天發生了什么意外,他想不死也不行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43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