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傾心蠱 第52章 大結局下 - 侯門醫香之盛寵嫡妃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侯門醫香之盛寵嫡妃 > 傾心蠱 第52章 大結局下

傾心蠱 第52章 大結局下

推薦閱讀:

    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慕澤驚訝不已,而他更加不能理解的卻是,這些人究竟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了皇宮,為何他一點都不知道?

    李小瞞瞧見夜輕螢,不由得從沈擎蒼身邊繞出,走向夜輕螢。

    “原以為你還要過幾日才到,沒想到這么快!”李小瞞眼中也是閃過幾分意外。

    “這不是過年了嘛!我一個人過年多寂寞,還是來尋你吧!”夜輕螢笑瞇了眼睛,不無玩笑的回道。

    去年的除夕,她是跟葉述母子一起過的,那個時候,她不記得蕭清絕,可是卻記得李小瞞。因為,在以往的除夕里,她例行進宮陪著父皇吃完團圓飯之后,便是回天機營與將士們一同守歲,還有幾次除夕,他們人都在邊關呢!

    言語間,李小瞞已經走到夜輕螢的身邊,她轉身,面對著慕澤。

    宋宇飛就站在李小瞞的前方,他轉過頭,看向李小瞞之際,可李小瞞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這讓他覺得十分失落。

    慕澤盯著李小瞞,道:“小瞞,你確定要跟他們一起對抗朕?”

    李小瞞冷眼瞧他,壓根不想理會。

    慕澤又接著說道:“李國公和沈國公還在朕的手里,你確定要負隅頑抗?”

    “李國公和沈國公已經被奇兵門的人救出,就不勞你操心了。”沒等李小瞞回答,宋宇飛接過了慕澤的話。

    慕澤咬牙,看著宋宇飛,眼中滿是憤怒。

    秦黛黛見狀,生怕慕澤為了李小瞞亂了分寸,便是在一旁煽風點火,道:“皇上,可別被這些人蒙騙了!如今,火槍隊就在殿里,他們這些人能成什么事?皇上,您可千萬不要心慈手軟,這些人,冒犯天威,統統都該死!”

    慕澤眼神一閃,滿是眷戀的看著李小瞞,道:“小瞞,你過來,朕不想你陪葬。”

    李小瞞輕哼一聲,道:“你要殺就殺,別廢話!”

    慕澤看著李小瞞眼中的堅定,大受打擊。他這般待她,可她竟然無動于衷,她寧愿死,都不愿意順從于他!

    “小瞞,你明知道朕一心一意對你,可你為什么一定要這樣對朕?當年解除婚約,是朕錯了,朕只是想彌補你,為什么你就不肯給朕一個機會?”慕澤痛心不已,他從來都不相信李小瞞心里沒有他,這么多年來,李小瞞孤身一人,難道不是在等他嗎?他自以為是的認為,他只是做得不夠,所以李小瞞才一直遲疑。

    “過去的事,我不想再提。”李小瞞蹙眉。

    “為什么不想提?”慕澤有些失控的喊著,“小瞞,我們以前在一起的時候那么自由自在,無憂無慮,不過是因為我暫時解除了婚約,你就一定要如此折磨我嗎?我已經知錯了,我只是想挽回你,為什么你就不肯給我一個機會?”

    “你一定要我把話說得那么直白嗎?”李小瞞抬眸,眼神愈發冰冷。即便當初慕澤沒有解除婚約,她也不會嫁給慕澤,因為,她的心中,根本就沒有慕澤!她不愛慕澤,一絲一毫的情意都沒有!

    李小瞞停了片刻,深吸一口氣,看著慕澤,認真的說道:“就算當初你沒有解除婚約,我也不會嫁給你!因為,我對你,從來就沒有愛慕之情!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也是如此。”

    “你說什么?”慕澤呼吸一滯,滿目的不可置信。

    “你總以為,是你拋棄了我,毀了婚約才導致現在的結果,可事實上,根本不是。”李小瞞索性將話挑明,她一直沒有說清楚,是因為,她自己沒有辦法正視心中所想,她喜歡的人,明明是宋宇飛,可她從來都不敢去承認。

    “你喜歡的人是他,是沈擎蒼,是不是?”慕澤有些失控的指向沈擎蒼,怒道,“我殺了他,我殺了他,我看你還喜歡他!”

    “夠了!慕澤,當年我外出求學,入的,是奇兵門!他——云梟,是我的師父!”李小瞞指向宋宇飛,對著慕澤說道,“我喜歡的人,是他!我之所以一直不愿意承認,是因為,他是我師父,且他是東臨人,我不可能為了他放棄李家,可如今,我不想否認了,也不想一直壓抑自己。你收手吧!無論如何,我和你,都是不可能的。”

    李小瞞忽然覺得,將心里話都說了出來,心里便是暢快了許多。這些話,藏在心底,她以為一輩子都不會說出來的。眸中有些酸澀,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宋宇飛,正巧,宋宇飛也在看她。他的目光是那么灼熱,緊緊的鎖著她,鋪天蓋地的思念,從他的眼中一點點的落在她的心上,她忽然覺得十分心安。

    沈擎蒼站在原地,他看了看李小瞞,又看了看宋宇飛,表情沒有半點變化,可眼中卻是多了幾分落寞。他攥了攥手心,卻始終什么話都沒說。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他都遠遠看著她的幸福,卻從未參與到她的生命里,他,甘心做一個守護者。

    慕澤的臉卻是變得煞白,他沒料到,事實的真相,竟然會是這樣!

    “小瞞,你是故意這樣說的是不是?你根本不是愛這姓宋的,你根本只是氣我……”慕澤不敢相信,試探著,說出那么一絲絲的可能。

    “抱歉!我說的,全都是真的。”李小瞞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不管如何,這一次,她不想再逃避了。

    “你……”慕澤想開口說些什么,可話到嘴邊,什么也沒有說出來。這一切,對他而言,打擊實在太大!

    “皇上,李小瞞心里根本沒有你,你又何苦這樣折磨自己呢?皇上,快做決定吧!你再不下令,他們只怕要逃走了!”秦黛黛急了,不免咬牙切齒的勸說慕澤,她深刻的明白,這些人必須要死,他們若不死,死的就只有她和慕澤!

    慕澤被秦黛黛的話點醒,縱然他沒有什么斗志了,可為了李小瞞,他還是想搏一回!他緊緊捏著拳頭,看向李小瞞,道:“小瞞,朕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是過來,還是與他們一起……死?”

    李小瞞揚唇微笑,道:“既然如此,你便殺了我吧!”

    慕澤的眼中一片猩紅,他覺得挫敗,沒想到,事到如今,對她而言,那些人皆是比命重要!他在心中下定決心,說道:“火槍隊聽命!立即開槍,殺無赦!”

    “是!”火槍隊齊齊的應下,舉起火槍,便是瞄準他們眾人,扣動火槍!

    “小瞞!”宋宇飛瞧見火槍隊首先對準的是李小瞞,臉色不由得一變,他沒料到,慕澤還真是要破釜沉舟,他更沒有想到那些人首先要對付的竟然是李小瞞!他沒想過自己的安全,在那一刻,他離得近,他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便是要保護李小瞞。他沖過去,將李小瞞護在懷里,以自己的身體為李小瞞擋住火槍隊的攻擊。

    槍聲響起,可預期中的疼痛沒有襲來,耳邊接著響起了一亂細碎的鈴音。

    “沈大哥……”李小瞞從宋宇飛的懷中探出頭來,不由得顫聲喚道。

    宋宇飛回頭,卻是看見自己的身后不遠處,沈擎蒼被對他們傲然而立,可他的身上,卻是鮮血淋漓,那本該落在宋宇飛身上的子彈,如今,卻是落在沈擎蒼的身上。

    在那一剎那,夜輕螢是退到了幾步之外,揮動了手上的雙鈴,以此來控制火槍隊她眼睜睜的看著沈擎蒼中槍,卻沒有辦法阻止,這御靈惑心術必須要在火槍隊全神貫注攻擊的時候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因此,她終究還是遲了那一步!

    她有些憂傷的閉上眼睛,晃動雙鈴,將惑心術的功效發揮到極致。

    沈擎蒼臉上已經沒有半點血色,他的身體搖晃了一下,終究還是支撐不住,單膝跪在了地面上,垂下了眸子。

    “沈大哥!”李小瞞從宋宇飛的懷中掙脫而出,撲向沈擎蒼。

    “小瞞!”宋宇飛忙抓住李小瞞,生怕李小瞞一個沖動,將沈擎蒼撲倒,加重沈擎蒼的傷勢。

    宋宇飛扶著李小瞞,繞到沈擎蒼的前方。

    沈擎蒼眼皮微動,緩緩睜開眼睛,看著他們,卻是凄然一笑,他開口,說出的話,格外溫柔:“照顧她,這世上,唯有你。”

    他看著李小瞞,眼中是李小瞞從未見過的溫柔,可是這話,卻是對宋宇飛說的。

    宋宇飛心中格外沉重,道:“你放心!一定會!至死不渝!”

    沈擎蒼唇角微揚,看著李小瞞眼淚直流,不覺皺眉,說道:“別,別哭……”話說到這里,他的聲音已經有些微弱了,他想,他應該撐不了多久了。

    “沈大哥,你別說話了,輕螢是大夫,她會醫好你的,你別說話了,求你……”李小瞞搖搖頭,只求沈擎蒼別再說話,好好保存體力,她從未像現在這樣難受過,對她而言,沈擎蒼是兄長,一直照顧她的兄長,是她的親人!

    沈擎蒼看著李小瞞,眼神似乎是飄到了很久之前。

    再看她,依舊滿目溫柔。他生命中,僅有的溫情,都給了他。

    他所見過的女子,皆是循規蹈矩,看上去皆是被各種禮節套上了枷鎖,唯獨李小瞞,是一個例外。

    初見她時,她十三歲,而他,十七歲。那年,他從外地歸來,隨爺爺去往李府,爺爺和李國公有要事相商,他獨自在花園里四處游玩。他看見,櫻花樹下,在櫻花樹下笑得燦爛。他駐足,少女走來,對著他笑,她對他說:“你就是沈家哥哥吧?我是小瞞。”

    那樣一個笑容,一下子融進了他的心底,成為無法遺忘的記憶。

    可那時,他卻也知道,她有婚約在身,她將來,只能是皇妃。輾轉幾年過去了,她的婚約解除,可她投身戰爭之中,他始終沒有機會再見她。可即便后來再見,她依然會稱他一聲“沈大哥”,那時,他便懂,他在她心里,永遠都只能是兄長。

    他想,只要她幸福,怎樣都好。他知道她愛著宋宇飛,因此,他要保護他們兩個人,這樣才好。

    “沈大哥……”李小瞞哽咽著,看著他渾身是血,她卻不知道該從哪里下手,她不知道怎樣才能讓他活下去。

    “你撐著點,不會有事的。”宋宇飛伸手扶在沈擎蒼的肩上,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顫抖,他也沒有把握,沈擎蒼還有沒有救。

    沈擎蒼搖了搖頭,道:“別……別白費力氣了,快帶小瞞走。”

    三千火槍隊,這里只有一丁點,沒那么容易滅掉的。

    李小瞞連忙搖頭,無論如何,她也不能將沈擎蒼一個人留在這里。

    正當這時,夜輕螢已經解決完了那些火槍隊員以及那馮師傅,被惑心術所惑的那些人齊齊的站在原地,像是被點了穴一般,無法動彈。她急忙走過來,喂給沈擎蒼吃了一粒藥丸,沖著奇兵門的那幾人招了招手,道:“過來過來,小心點,先將人抬走。”

    “……”李小瞞哭聲一滯,抬頭,懵懵的看著夜輕螢。

    夜輕螢撇了撇嘴,道:“看什么呀!有我在,死不了!就是受點苦,也不知道會不會落下什么病根!”夜輕螢說著,又是指向沈擎蒼和宋宇飛,道,“你說你們倆也是,本來我拉小瞞姐一把就什么問題都沒有了,一個兩個都跑過來擋槍,你們都嫌命長了是吧?”

    原本,她離李小瞞最近,那些火槍對準李小瞞,她拉開李小瞞,順便再搖動雙鈴,什么問題都解決了,偏偏這倆男人……哎!

    宋宇飛無語,沈擎蒼也是哭笑不得,好好一場苦情戲被夜輕螢這么一數落,完全變了味了!還真是!

    奇兵門的那幾人過來,夜輕螢讓他們小心的將沈擎蒼抬走。

    “想走?門兒都沒有!”慕澤恨恨的說道,“你以為控制了他們就有用嗎?其他人還在外面,朕一聲令下,他們馬上就進來!”

    秦黛黛跟著說道:“就是!你們現在出去,無異于送死,還不如乖乖在這里等死呢!”

    夜輕螢聽著話,格外的刺耳,她冷笑,看著秦黛黛,道:“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這么正大光明的出去的確是不好!”她說著,忽地伸手奪過身邊一名火槍隊員手里的火槍,朝著秦黛黛的方向猛地砸了過去。

    “啊!”秦黛黛尖叫一聲閃開,怒道,“夜輕螢你個瘋子!你竟敢……”她話音未落,卻是發現那把槍砸中了墻壁,緊接著,伴著“轟隆”一聲,后方的墻壁竟然開了一道暗門,那里,似乎是一條密道。

    “這……”秦黛黛疑惑的看向慕澤。

    慕澤眼神也是一變,顯然對這道暗門很是意外。

    夜輕螢輕輕的笑著,說道:“你們先進去吧,從這里可以安全無虞的離開皇宮,任誰也猜不出來這道門通向何處,我離開之后就會去救治沈公子。”

    “可是你……”李小瞞聽夜輕螢的意思是讓他們先走,她不免擔憂起夜輕螢來,她可不想留下夜輕螢一人。

    “不用管我,南宮煌還在外面,你們平安離開,我才能全身而退!”夜輕螢微笑著,回答著李小瞞。

    李小瞞點頭,看了宋宇飛一眼,幾人一起朝那道暗門走去。

    宋宇飛經過夜輕螢身邊之時,低聲說了一句:“他也來了。”

    “不許走,不許走!”秦黛黛守在那門口,張開雙臂,作勢要攔下他們。

    李小瞞嗤之以鼻,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拎過她,往旁邊一扔。秦黛黛再怎么橫,說到底也只是個弱質女流,如何能抵得上常年征戰沙場的李小瞞?這么一扔,秦黛黛便是倒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來。

    夜輕螢還站在原地,腦海里還盤桓著宋宇飛說的那句話。

    他也來了!

    她當然知道,宋宇飛口中的“他”是誰了,自然是蕭清絕了!可蕭清絕不是在北冥嗎?怎么也會來這里?她的心中一片疑惑!

    慕澤見他們離開,更是氣急敗壞,連連跳腳,道:“來人,來人啊!給朕攔住他們!來人!”

    可,回答他的,只有大殿中他自己的回音,半個鬼影都沒有!

    李小瞞與宋宇飛等人進了那道門之后,那道門緩緩合上,墻壁上,一點痕跡都看不出來,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那道門一樣。

    夜輕螢被慕澤氣急敗壞的聲音喊醒,她看了一眼那道暗門,松了一口氣。如今,就剩下她一人了,她更是沒什么好怕的了!

    那道暗門,是當初建造皇宮的時候,工程師留下的,據說當年,太祖皇帝在議政廳的下方埋了寶藏,工程師怕造完這座宮殿之后會被滅口,為了逃命便準備了這樣一道逃生門。誰料,太祖皇帝仁慈,根本沒有要那些工程師的命,反而將藏寶藏的地圖分成幾份,分別給了那些工程師保管。也因此,工程師將原始的圖紙永遠的封存了,誰也不知道這議政廳里其實還有道暗門。

    當年慕清影調查廖家滅門一事之時,卻是從廖家找出了原始的圖紙,也因為如此,她知道議政廳的所有結構。廖家之所以被滅門,就是因為藏寶圖的緣故。其實,寶藏就藏在議政廳的下方。夏侯崢一直想要得到太祖皇帝留下的寶藏,便是去收集藏寶圖,那些工程師的后人,便是陸續被殺害,藏寶圖碎片也一一被搶走。夏侯崢集齊所有藏寶圖,可他怎么也不知道,那些藏寶圖里的內容究竟代表著什么。

    可她打開了暗門,夏侯崢若是在場,應當就會猜到了吧!

    “原來,寶藏就在這里。”夜輕螢正想著,夏侯崢的聲音卻是傳了進來。

    夜輕螢扶額,夏侯崢來了!

    夏侯崢緩緩進了大廳,先是看著那道暗門的方向,接著,卻是看向夏侯崢。

    夜輕螢轉身,看著夏侯崢,眼神卻是格外復雜。

    若是從前,她對夏侯崢,只怕只有恨,可如今,在知道夏侯崢的另一重身份之后,她覺得,她對夏侯崢,更多的是同情。

    她覺得他,好可憐!

    “攝政王,你來了,快,快拿下這個小妖女!”慕澤忙對夏侯崢說道,他想,除了夏侯崢,只怕還真是沒人能治夜輕螢了。

    夜輕螢皺了皺眉,下意識別開目光,不想再看夏侯崢了!

    夏侯崢則是看向慕澤,說道:“皇上,本王有個不情之請。”

    慕澤一愣,隨后點頭,道:“你說。”

    夏侯崢指了指腳下,說道:“本王想要看看這地下,應該,需要拆了這議政廳吧!”

    “大膽!”慕澤一聽,神情激動不已,他指著夏侯崢,道,“夏侯崢,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這是議政廳,你竟然要拆了議政廳?你瘋了嗎?”

    “拆?還是不拆?”夏侯崢知道慕澤會反對,但,他想要做的事,就算慕澤反對,又能如何?

    慕澤咬牙,道:“不拆!”

    “好。”夏侯崢點點頭,淡漠的說道,“要么離開議政廳,要么就留在這里陪葬,隨你。”

    “你說什么?”慕澤瞪圓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夏侯崢所說的話。

    夏侯崢唇角微揚,道:“本王說,本王要燒了這里。慢慢拆,也的確是麻煩,不如先燒了,再夷為平地。”

    “夏侯崢,你!你好大的膽子!是誰給你的膽子!”夏侯崢怒不可歇。

    秦黛黛此時已經起身,小心的走過去,扯了扯慕澤的袖子,勸說道:“皇上,我們還是先出去吧!攝政王不像是開玩笑的!”秦黛黛心中恐慌,不想死在這里。

    “滾!”慕澤心中煩悶,秦黛黛正好撞上了槍口,慕澤一聲怒罵,猛地手一揮,一巴掌甩在秦黛黛的臉上,秦黛黛身形一個不穩,栽倒在地上,額頭磕在了桌角之上,兩眼一翻,昏死了過去。

    夏侯崢根本不想理會慕澤,只是走到夜輕螢面前,沒等夜輕螢反應過來,他便是伸手,抓住夜輕螢的手腕,將她拽了出去。

    “你干嘛!”夜輕螢想拽回自己的手,可是,夏侯崢抓的實在太緊,她根本無能為力。

    慕澤的罵聲緊接著傳來,可夏侯崢,充耳不聞。

    走出議政廳后,夜輕螢便是瞧見一群人向著議政廳而去,手里似乎端著些什么,夜輕螢聞到了,那是火藥的味道。

    “你要炸了議政廳?”夜輕螢驚訝的看向夏侯崢。

    夏侯崢依舊沒理,只是走出議政廳,一直到幾百步之外的空地之上,他才停下,轉身看向議政廳。

    夜輕螢只好轉身,可就在這里,她便是聽見“轟隆”一聲巨響,隨后火光沖天,議政廳就在那一瞬間崩塌,然后,大火燒了起來。

    夜輕螢只覺呼吸一滯,夏侯崢真的炸了議政廳!

    “夏侯崢!你瘋了!那里還有那么多人!”夜輕螢憤怒不已。

    夏侯崢沒有看夜輕螢,只是,握著夜輕螢的手腕也沒有松開。他目光灼灼,看著那些火光,低聲說道:“那一日,那個倉庫也是這般炸了開來,那時候,我只是想陪著你一起死而已。”

<!--中间广告位置-->    夜輕螢一下子沉默了。

    那一日所有的事,她統統都不知道。因為,那時候,她死了。

    “可是,你的好哥哥,就連陪著你死的機會,都不肯讓給我!”夏侯崢猛地看向夜輕螢,緊緊盯著她,說道,“是,我害死了你,我知道是有罪,我只是想贖罪!我引爆了倉庫的火藥,我讓他走的,他明明可以走的!可他抱著你,就是不肯松手!就連這樣的機會,他也要跟我搶!他什么都要跟我搶,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呢?”

    夜輕螢看著夏侯崢,一時間,百感交集。

    她一直以為,倉庫起火,是意外,可卻沒有想到,竟然是夏侯崢自己放的火。她一直以為,蕭清絕是不得已才會陪著她死,可卻沒有想到,原來,他是自己放棄了生的機會。

    “你想要我回答什么呢?”夜輕螢忽地笑笑,緩緩抬手,看著被他緊抓的手腕處,道,“過去已經過去,何必再糾結?你又有什么可抱怨的?我死過兩次,也曾全心全意對你,可都被你親手殺死,你現在說這些,又能代表什么?”

    “我不知道慕清影是你,我不知……”

    “不知道不是借口!”夜輕螢打斷他,笑容也慢慢斂起,她道,“夏侯崢,你根本就沒有心!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可是,你真的愛嗎?你愛的,只有你自己,你太自私了,你又怎么能怪別人?”

    “不,我是愛你的,我當然是愛你的,我愛了你那么多年,你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嗎?”夏侯崢連忙搖頭,急切的否認著。他那么愛她,忽然說,他不愛她,他自己都無法接受。

    “根本沒有!你只是因為沒有得到!”夜輕螢低聲說道,“我承認,當初我說試著跟你相處,是我最大的失誤。可也只因為跟你相處過后,我才明白自己的心,我真的是非他不可,除了他,再也不會有其他人了。”

    “你何其殘忍呢!”夏侯崢眼中一片赤紅,夜輕螢所說的一切,像是一把利刃一般,很準的插在他的心臟之上,讓人痛不欲生。

    “且不論前世我們究竟如何,在這里,作為慕清影,我不曾虧待你!可作為慕清影,我最大的不幸是不記得過去的一切,可同時,我也慶幸這種不幸,正因為如此,我才能更加清楚的看清你。”夜輕螢低聲說道,“你那么心狠,我若嫁給你,又如何能得到幸福?”

    “我知道我對不起慕清影,可是,我那么對慕清影,只是因為,在我心里只有盈盈一人,我不想慕清影成為生命里的意外。只是,我沒有想到,慕清影竟然就是你。”夏侯崢有些頹然,這的確是最大的意外。他沒有喜歡過慕清影嗎?不,他想,他應該是被感動過的,畢竟,慕清影是真的全心全意的對他,可惜,他錯過了。

    “你不要再為你的心狠手辣找借口了。”夜輕螢用力一擲,奪回了自己的手腕,她道,“你看看你,再想想蕭清絕的所作所為。他很早就知道慕清影是我,可那時候,我在你身邊,他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沒做,他只是希望我幸福,他只是默默的守著我。你總說老天爺對你不公平,可老天爺一直是給了你們相同的機會,可是你,毀了所有的一切,你還好意思說,是老天爺不公平嗎?”

    夏侯崢不覺得又是沉默。

    的確如此,他一直痛恨老天爺不公平,可是,老天爺明明給了公平的競爭,是他自己親手毀了這一切。

    “夏侯崢你醒醒吧!你已經走錯很多步了,你若再執迷不悟,你失去的只會更多!”夜輕螢皺眉,說道,“那什么寶藏,你就算得到,又有什么意義?你要當皇帝嗎?你真的覺得當上了皇帝你就能幸福嗎?不,不可能的,你放不下執念,怨念如此之深,永遠都不可能幸福了。”

    “是不是我做了那么多錯事,你永遠都無法原諒我了?”夏侯崢看著夜輕螢,忽地問道。

    他總以為,如今,他得到一切,就會很幸福了。可是,他卻發現,無論他得到多少,可想起她的笑顏,他就覺得一切都是一場空。可若是強行將她綁在身邊,她不再有笑顏,那么,一切也沒有意義了。

    夜輕螢皺眉,只道:“我只知道,我們之間,什么都不剩。我不再當你是朋友,也談不上什么原諒與不原諒。”

    夏侯崢臉上的表情,慢慢的變得空白。

    原來,他在她心里,什么都不算了。

    “嗯,我懂了。”

    夏侯崢看著她,忽然覺得釋然了。

    他努力去強求的一切,竟然都成了一場空。

    他轉身,朝著議政廳的方向而去。

    夜輕螢停在原地,看著夏侯崢的背影,心中有些傷感。

    她的朋友,是厲振,卻不是夏侯崢。厲振,已經死了。夏侯崢,是另一個世界的另一個人,她不想將他們劃上等號。

    “夏侯崢!”她想得入神,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夏侯崢已經到了火海的邊緣了。

    “夏侯崢!厲振!你給我回來!”她猛然醒過來,知道夏侯崢想入火海,不由得朝著那邊奔跑過去,想要將夏侯崢喊回來。

    夏侯崢緩緩轉身,看著奔跑而來的夜輕螢,忽然展開了笑顏。

    再見了,但愿來生,他能彌補一切的虧欠。

    “盈盈,但求來生。”

    “夏侯崢……”

    她聽見夏侯崢最后那一句,隨后,她便是看見他頭也不回的踏入了火海,被火光所吞噬。

    她知道無法再將他喚回來,腳步停下,癡癡的望著。

    不知過了多久,她伸手,卻發現自己滿臉都是淚。

    不是不難過嗎?不是不當他是朋友了嗎?可為何,心還是疼得厲害?

    她將手放在心口的位置,痛,或者不痛,她已經找不到知覺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被人從后擁入懷中,原本的冰涼,忽地變得溫暖。

    她的意識慢慢的恢復過來,渾身一僵,緩緩回頭,看了過去。

    蕭清絕低著頭,深深的望著她。

    他的發絲有些凌亂,臉色也有些不好看,可一看,卻透著一股子風塵仆仆的味道。

    一時間,她淚如雨下,失聲哭了出來。

    蕭清絕緊緊的擁著她,這一刻,他什么都沒有說出來。他是怎么來到了這里,又是為何這么久都沒去找他,全都沒有說,只是抱著她,緊緊的。

    后面跟來的南宮煌,領著南安的大軍走來,看著火海之外相擁的兩人,他便是停步,遠遠的看著,沒有過去打擾。

    他給夜輕螢最大的溫柔,便是不去打擾,永遠守候。

    自從知道皇城出事之后,夜輕螢便是馬不停蹄的趕往皇城,根本不知疲倦,也壓根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可眼下,一切都平定了下來,她平靜了下來,在蕭清絕的懷中,她哭累了,便是睡著了。

    這一覺醒來,已是幾天后。

    她睜開眼,整個人還處在迷蒙之中。她看了看四周,慢慢清醒過來,這是那日她和蕭清絕成親的新房。

    陽光灑進來,暖融融的,一點也沒有冬日里的寒冷。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撐著爬起來。

    被子從身前滑下,她低頭,看見自己身上穿的,是那件浴袍。她細想著,卻實在想不出來究竟是怎么穿上這件浴袍的,想來想去,應當是蕭清絕替她換的吧!

    想到這里,她的臉頰不由得紅了幾分。

    還好,蕭清絕不在這里。

    回想之前發生的事,她的心中,只剩下一聲嘆息。

    她以為要跟夏侯崢魚死網破了,可沒想到,夏侯崢竟然……

    “嘆什么氣?”

    蕭清絕的聲音忽地傳來,她猛地抬頭,看向門口。

    蕭清絕倚在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她張嘴,想說些什么,可是,卻什么也沒說出來。

    她想說,抱歉,她不應該逃避。她也想說,她想他。可她更想說的是,為什么他不去找她!

    所以,想說的話太多,卻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獨留沉默。

    她攥著身上被子的邊緣,有些緊張的扯著,到嘴邊的質問,卻是什么也沒問出來。

    蕭清絕穿的,也是睡袍。

    這么看來,兩個人現在這樣,真是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蕭清絕看她低著頭,不發一言,眉心跳了跳,主動走了過來,到了她跟前,側坐下,饒有興趣的打量她。

    夜輕螢則是被唬了一跳,抬頭看了蕭清絕一眼,又是低下頭。

    “怎么了?”蕭清絕問。

    “沒有。”夜輕螢咬唇。

    蕭清絕伸手,輕撫她的唇角,道:“別咬,會傷到的。”

    她一張口,直接咬上蕭清絕的手指,用力的咬緊。

    “嘶……”蕭清絕倒吸一口涼氣,只是皺了皺眉,卻是半點怒意也沒有。

    夜輕螢慢慢松口,移開臉來,這才抬頭看他,氣哼哼的說道:“我看你最近小日子過得怪滋潤的,選妃大典一期一期的,美人也是一批一批的!都快趕上現代那些綜藝節目了吧!”

    縱然她想說抱歉,可是,還是討伐比較重要!氣勢不能輸!就算錯的是她,她也一定要先找麻煩。

    蕭清絕低笑:“吃醋了?”

    “我還吃醬油呢!”夜輕螢氣得別過臉去。

    她吃毛線的醋!她要是吃醋,不得直接殺過去找他算賬么?她就一直在等他來找她好么?她就不信了,憑他的本事,會不知道她在哪里!

    “別惱,我只是答應皇姐平定北冥,真沒別的意思。”蕭清絕笑著解釋道。

    “不用跟我解釋。”夜輕螢氣呼呼的瞪他,道,“我現在不需要你了,一會你就回你的北冥去!”

    “那你呢?”

    “我?你管我!”夜輕螢不滿的說道。

    “我不管你,誰管你?”蕭清絕淡笑。

    “誰管我都不需要你管,你去管你后宮的那些女人好了!我跟南宮煌回南安去,回桃源也行,反正,就是不想跟你回去。”夜輕螢賭氣的說道。

    蕭清絕一聽,不由得板起臉,道:“南宮煌已經走了!”

    “怎么可能?他怎么不告訴我一聲?”夜輕螢不相信的看向蕭清絕。

    “真走了。”蕭清絕回答,“往后以皇城為界,以北是北冥的疆域,以南是南安的疆域。南宮煌是南安的皇帝,事情多了去了,哪有空陪你。”

    “說得好像你不是北冥皇帝一樣!你怎么那么閑!”夜輕螢皺眉,頗為無語。

    蕭清絕伸手,將夜輕螢攬在懷里,溫聲勸道:“好了,別生氣了,以后,只陪你。”

    “放開。”夜輕螢掙扎著,想要掙脫蕭清絕的懷抱。

    蕭清絕卻越抱越緊,怎么也不肯松手。

    “蕭清絕!”

    “螢螢,別動,讓我抱一會。”蕭清絕忽地開口,認真的說道。

    夜輕螢聽著他的聲音,心中一動,便是放棄了掙扎,安靜了下來,任由他抱著。

    “一眨眼,又是半年過去了,你可真是心狠,說走就走。”

    “原本該拋下北冥的一切去找你的,可若是不將北冥的一切公布于眾,你又怎么能放下心中的執念?”

    “我們從來就不是兄妹,上輩子不是,這輩子,同樣也不是。”

    “就你這個傻瓜,什么都不問,就那么靜悄悄的走,你可知,我有多難過。”

    “如今,當這個北冥的皇帝,是為了給蕭清絕死去的父母一個交代,同樣也是給蕭清絕的皇姐一個交代,時機到了,我自會退位。”

    “從今以后,別再離開我了,好不好?”

    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很輕,可卻像是魔音一般,穿透她的耳膜,暖暖的敲打在她的心上,滿滿都是溫柔,還有,那揮之不去的震撼。

    她忽然覺得,她能做的一切,少之又少,因為,他那些壓力,她從來都不知道。他所背負的那些,她也從來都不知道。她在他身邊,只是享受他的寵溺與縱容,她所看到的他,從來就只有溫柔的那一面。

    她并不是生他的氣,也不是故意要找他的茬,她只是覺得,不這樣無理取鬧的逗逗他,她都不知道該怎么再回到他的身邊,怎么能和從前一樣。

    她想了想,緩緩伸手,低聲說道:“蕭清絕。”

    “嗯,在。”

    “我想你了。”她說,“很想很想。”

    “等你這句話,真不容易。”他低笑,伸手輕撫她的發。

    “當初在那個倉庫,你明明可以活著離開,為什么不愿意走?”她問。

    “夏侯崢告訴你的?”他不由得皺眉。

    “你別管誰告訴我的,你只需告訴我,為什么要那么傻?”她推開他,仰起頭,看著他,目光灼灼。

    蕭清絕看她,滿目皆是溫柔,他微微嘆道:“怎么能丟下你一個人呢?你那么害怕一個人,我怎么舍得讓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從當年撿回你開始,你對我而言,便是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你若不在了,我一個人活著又有什么意義?”

    “真傻!”夜輕螢吸了吸鼻子,卻又是用力的抱住他,道,“可這才是我最愛的你,最愛我的你。”

    蕭清絕不言不語,任由她抱著,又是反手抱住她。

    十指相扣,緊緊相擁。

    “我睡了多久了?”也不知在他懷里賴了多久,她忽然想起來問這個。沈擎蒼還身受重傷呢,李小瞞估計都急瘋了吧!

    “五天。”

    “五天!”夜輕螢驚叫一聲,忙道,“快,快扶我起來,我要去找小瞞姐。”說罷,她便是著急的要起身。

    蕭清絕將她按了回去,道:“沈擎蒼沒事。”

    “沒事?”夜輕螢疑惑,朝著蕭清絕眨了眨眼。

    蕭清絕點頭,道:“等你醒來,沈擎蒼早就沒命了!放心吧,銀羽回來了,有銀羽在,你總該放心了吧!”

    夜輕螢這才松了一口氣,原來是銀羽回來了,有銀羽在,她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小瞞姐呢?”夜輕螢又是急著問道,“還有,天照……真的亡國了嗎?”

    “你若是還想留著天照,簡單,找個皇子出來當皇帝便是。”蕭清絕無所謂的回答,如今,天照盡在他和南宮煌的掌握之中,要不要,全憑夜輕螢一句話罷了!

    “……”夜輕螢一陣無語,終是嘆氣,搖了搖頭,道,“罷了,還是算了吧!不要了!當年拼死守著的天照,其實從我死的那時候開始,就不再是我的信仰了。”

    蕭清絕抬手,指尖輕輕落在她的發上,神情溫柔,道:“你的信仰,是我。”

    “美得你!”夜輕螢翻了個白眼,頗為鄙視。

    蕭清絕依舊是笑,道:“天機營已經在歸來的途中了,以后皇城就是天機營的駐地,這座皇城以后隔的可是北冥和南安。”

    “南宮煌愿意嗎?”夜輕螢眨了眨眼,有點不敢相信。

    “有你在,他怎么不愿意?”蕭清絕笑,關于他和南宮煌之間的約定,還是別告訴她的好,很多事,她其實不用知道,她只用一直幸福就好。

    夜輕螢狐疑的看著蕭清絕,總覺得他的笑容里有些什么。

    “這么看我做什么?”蕭清絕低聲說道,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戲謔的說道,“哦,想起來,我們似乎還有事沒做。”

    “嗯?什么事?”夜輕螢一愣,仔細想了想,能有什么事?

    蕭清絕卻是湊過去,低聲說了倆字:“洞房。”

    沒等夜輕螢反應過來,他的唇已經印了上去。

    “蕭清絕!你還有好多事交代清楚!”夜輕螢被吻懵了,反應過來的時候,不由得推他,大叫道。

    “辦完正事再交代……”

    “你這叫什么正事?”夜輕螢被他壓在身下,瞪他道。

    “生孩子還不叫正事?”蕭清絕一本正經的回答,趁著她愣神的瞬間,吻再一次落下,“不趕緊生個孩子出來,這皇位扔給誰?”

    鋪天蓋地的吻席卷著彼此所有的熱情。

    “……”

    夜輕螢終是伸手擁住他,她抗拒不了他給的一切纏綿,終是沉淪,蝕骨,落下滿室旖旎。

    ……

    折騰許久之后,她疲倦的窩在他的懷中,側頭看向窗外的時候,竟然已經是黑夜了!但見窗外,大雪紛飛,她的意識似乎又清明了一些。

    “當年你撿我回去的時候,是雪天;遇見爸爸的時候,是平安夜,也是雪天。我說呢,我怎么會一直那么喜歡梅花呢,因為,雪天的梅花,最美了。”

    “再美不及你。”他側頭,輕吻她的眉眼。

    她低笑,不再言語,窩在他的懷中,滿滿都是心安,終是扛不住疲倦,沉沉的睡了過去,唇角依然牽著暖暖的笑意。

    他伸手,指尖描繪著她的五官。

    他想,上天從來都是公平的,他以為早已失去她,可最終,他們卻是如現在這般,會一直幸福下去。

    “螢螢,晚安。”

    ——

    尾聲

    天機營歸來,同時,奇兵門加入天機營,李小瞞和宋宇飛,也終成眷屬。

    天照的皇城更名為“天兵城”,北冥和南安以天兵城為界,南北相分,互不干擾,天兵城是獨立存在的,不屬于任何一方。

    十六年后。

    北冥女帝及笄,想起遠游五年未歸的父母及皇弟,憤然離宮,南下尋親。

    桃源村,桃花林,北冥女帝初見南安景帝,一眼傾心……

    ------題外話------

    結局下這個字數很勉強,但是真的盡力了!這兩個星期以來,是畫畫有史以來最忙最無語的時候,因為產假,工作丟下三個月,女兒太小,帶到單位來的。女兒又嬌氣,黏著我,動不動就嚎啕大哭。請假碼大結局時間不能請太久,加上大結局需要醞釀啊,這每天碼字的時間都是擠出來的。原本,打算10w的大結局,現在只有3w5,原本大結局會加上北冥之行,現在看來,這北冥之行會放在番外寫啦!不管怎么樣,請大家多多包含,也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關于新文,新文也許今天會傳上來審核,也許要過幾天,新文《紈绔醫妃之至尊靈師》,背景是玄幻,情感上會比這篇文細膩很多,新文的大綱準備的有幾年了,一直在完善著,希望這一次,能帶給大家全新的體驗!&lt;!--over--&g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566/16818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