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皛往熙來 > 結局尾聲篇 大結局:我的皇后

結局尾聲篇 大結局:我的皇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秒記住【戀♂上÷你?看→書☆網】,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小陳有工作室的出入卡,可以不通過正門上去,直接由地下停車庫直達。

    皛皛神情嚴肅的尾隨,進了工作室后,并沒有看到什么人。

    “人呢?”

    “應該在會議室,那里空間大!”小陳示意她稍安勿躁,將皛皛送去康熙的辦公室等著,他先去看看情況。

    皛皛在辦公室了等得有些不耐煩,正要出去,小陳回來了,隨手拿起遙控器,電視機一打開,她就看到了康熙,他和耿不寐正面對著一堆記者,閃光燈啪嚓啪嚓的閃爍個不停,無數支綁著各種娛樂媒體名稱名牌的話筒擠在了他面前。

    屏幕左上角寫著碩大的兩個字——直播!

    “康先生,你是承認自己出軌了嗎?”

    “請問你和駱曉是怎么認識的?”

    “您太太對這件事是什么態度?”

    很多記者都極力的想要拿到頭條,活像有金子搶似的,一個勁兒的往前擠。

    康熙面對這些問題一個都沒回答,只是苦笑不已。

    這抹苦笑,讓皛皛很心疼。

    她對著電視機忍不住叫道:“說啊,笨蛋,說駱曉就是我,就是你老婆!”

    康熙卻始終不直面回答,急得皛皛都想把電視機砸了。

    有個記者問道,“康先生從男神變渣男,你覺得滋味如何?”

    這種略帶挑釁的問話,讓康熙眼角抽搐了一下,但依舊笑容綻放,“我還真沒演過渣男!”

    他從出道開始演的都是男神,更是渣男的絕緣體。

    對方也不氣餒,擠進最前頭,繼續問道:“你對廣電局最近嚴打作風不正的演員有什么想說的。”

    這是影射,出軌也是作風不正的一種。

    “對于此我不發表任何看法,國家有國家的規定,我自然是聽國家的。”潛臺詞就是我作風不正,不是你說了算,等廣電總局封殺了我再說。

    “你這樣避重就輕的回答問題不覺得是在愚弄大眾嗎?”

    皛皛覺得這記者的女朋友肯定是康熙的粉,別的記者看在康熙影視圈地位的份上,有些話沒敢說得太直,他卻不依不饒的,大有泄私憤的意思。

    耿不寐插話道,“康熙出道那么多年,一向敬業,即便生病的時候也依然在拍戲工作,愚弄兩個字,我想這位先生是不是用錯地方了。”

    “耿先生是康先生的經紀人,為康先生說話也是應該的,但請你不要再岔開話題,請直接了當的回答,康熙是否出軌了,是否和駱曉發生了性關系,是否有離婚的打算,我相信在場的所有人想聽的都是這件事。”

    有一個出頭的樁子替眾人打開了話題的大門,記者們立即騷動了起來,開始直指話題的中心,像逼供似的,一個接著一個。

    皛皛看不下去了,她的確不想曝露在大眾的目光下,也不想那天上街總會有記者跟蹤,更不希望自己成為民眾茶余飯后聊天的對象,但康熙是她的丈夫,她有義務保護他,就算以后出門會惹來一堆人圍觀,或者遇到一些不理智的女粉絲圍攻她,她也不希望康熙為了她為難。

    他為她已經做得夠多了,她卻什么都沒為他做過。

    皛皛握緊拳頭,整理了一下頭發,推開門,向會議廳大步走去。

    走到會議廳時,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將大門推開。

    “你們有什么話問我好了。”

    這一聲清澈又響亮,讓逼供的記者們都回了頭。

    當時的緋聞照片,在場的記者都看過,雖然只有皛皛的側面,但也足夠能在此刻讓人辨認出她是誰。

    下一秒,閃光燈就轉移了目標,記者們騷動得就像一群蜜蜂。

    皛皛大跨步的走向康熙的位置。

    康熙一個疾步走了過來,“你來干什么?”

    “救你啊!”

    “回去!”

    “不要!”皛皛霸道的回應,女王氣場全開!

    正巧現在是直播,導播處的工作人員立刻就將標題給換了,從‘男神成渣男’,變成了‘勁爆時刻,小三登場’!

    收視率立馬翻了兩倍,負責這次直播的人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

    不少女性記者是康熙的粉絲,認為小三這么大大咧咧的登場,實在有點太猖狂了,肯定有企圖,她之前不是正要拍戲嗎,劇組卻因為導演和編劇入獄而停了工,所以她一定是想利用這個機會博眼球,博出位。

    有幾個男記者小聲道,“是個大美人吶,怪不得康熙會偷腥,不過是不是年輕了點,感覺好像沒成年!”

    “大美人什么呀,你們男人就是膚淺,這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幾個女記者立刻言辭不善的說道:“駱小姐,你這么突然登場難道不覺得很不要臉嗎,你這是公然挑戰康太太嗎?”

    “康太太?”皛皛輕笑,“不好意思,你說的康太太就是我。

    ”

    “什么!?”

    記者們都懵逼了。

    話筒再次轉向了康熙,“康先生,你已經和康太太離婚了嗎?”

    “康先生你們什么時候暗度陳倉的?”

    要說記者的聯想能力,給個一就能變成三。

    無數支話筒往皛皛和康熙的臉前黑壓壓的涌了過來。

    皛皛決定速戰速決,解決完了可以回家早點吃飯,她搶過一個話筒。

    導播處見她拿起了話筒,立刻將攝像頭對準她,來個超級大特寫。

    對著攝像頭,皛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我再說一遍,我就是康太太!”

    記者們都不信,一副‘你是睜眼說瞎話’的表情。

    皛皛深吸一口氣,環視眾人,霸氣的再次開口:“本宮就是原配!”

    她不是皇后娘娘嗎,用得起本宮二字。

    全場的驚叫此起彼伏,亂得就像菜市場。

    “胡說八道,你當我們是剛出來混的。”幾個資深記者明擺著一個字都不信。

    小三說自己是原配,這是有多不要臉,她也不看看自己的年紀,康太太雖然沒有被曝過光,但康熙曾在微博說過,她只比他小一歲,怎么可能是眼前這個女人。

    “康先生,這次記者招待會我們想見到的是你的誠心,你這樣糊弄我們是什么意思?”他們認為這是康熙故意在誤導視線。

    皛皛擋在了康熙身前,再次發聲,“聽著,駱曉是我的假名字,我的真名叫端木皛皛,皛……天皛無云的皛。”

    皛皛的真名沒被曝露過,記者們更是真假不知了。

    “你怎么能證明!”

    “就是啊!你說是就是啊!”

    證明?

    皛皛擠了擠眉毛,她要緊過來救康熙,壓根沒想過會遇到要證明自己身份的事。

    她這張臉一直都是和駱曉捆綁在一起的,在大眾和記者的眼里就是小三的身份,現在‘小三’的她說自己是原配,十個人里有一個相信就該偷笑了,為此,她犯難了,早知如此,出門的時候就帶上身份證了。

    不過,眼下這種情況,就算她帶了身份證,這群記者也會懷疑身份證是假造的。

    這要怎么辦?

    她皺著臉,開始思索要怎么證明自己。

    身后的康熙突然噗的一聲笑了。

    皛皛回頭,訝異的看著他。

    康熙一開始捂著嘴笑,緊接著是放聲大笑。

    “你笑什么?”

    她都急了,他還笑。

    康熙牽起她的手,“就知道你最近腦子不夠用!不用急,一切都由我。”

    他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親熱的模樣,讓閃光燈再次亮起,他牽著皛皛的手走到會議室的主席臺上,用字正腔圓的聲音極為清晰的介紹道,“一直以來大家對我的妻子都很好奇,現在我隆重的向大家介紹,我的妻子,端木皛皛,如假包換。”

    話落,質疑聲不斷,此起彼伏。

    “開什么玩笑!”

    “什么妻子,明明就是出軌對象啊!”

    面對質疑聲,康熙非常平靜,不急也不惱,非常瀟灑的打了個響指。

    耿不寐聽到后,將白色的背景布放下,打開投影儀。

    投影儀運作后,他和皛皛的結婚證書被放映了出來,極度清晰,上頭的日期也寫得很清楚,領證時間是六年前。

    “這也可以是假結婚證!”

    “對啊,這種東西你們道具組分分鐘能做出來!”

    康熙友好的看向兩位質疑的記者,又道,“我知道僅憑結婚證證明不了什么,我也沒想過你們會那么容易就相信,這只是物證,除此我還有人證,坐在最后頭的兩位可以很好的證明。”

    “最后頭……”所有人看向會議室靠近門的位置。

    有兩個人站了起來,是一男一女。

    “大家好,我是s市公安局刑警大隊隊長曹震,這位是副隊長景颯!”曹震從口袋里掏出警察證,“大家如果不信,可以看我們的警察證,如果認為這也是偽造的,你們可以撥打110,報上我的警號就能辨別真偽了。”

    站得近的幾個記者都看到了警察證。

    偽造警察證可比偽造結婚證的罪名大得多,而且還是在這種公開場合,康熙不可能這么鋌而走險吧。

    有個記者突然道,“旁邊那個女警,我見過,的確是景颯!”

    景颯會被認識并不奇怪,因為她上過人民警察雜志的封面,還做過專訪,景颯聽聞,笑瞇瞇的點頭“我的身份你們應該不會懷疑了吧!”她指向皛皛,“這位小姐不止是康先生的原配夫人,也是我的好閨蜜,更是我們s市公安局特聘的犯罪心理顧問,如假包換!”

    一聽到犯罪心理顧問,所有記者都吃驚的看向了皛皛。

    這時的皛皛已經感覺到了不對!

    結婚證出場,還能解釋,但景颯和曹震為什么會在這里。

    她看向景颯,景颯卻別開了眼,她可不敢告訴她,她和師兄是被康熙給訛了,一把辛酸淚啊。

    曹震繼續道:“駱曉這個身份是端木小姐為了查案,需要臥底時制造出來的身份,至于是什么案子,非常抱歉這是警方的機密,我們不能詳述。”

    在場的記者都已經啞巴了,眨著眼睛傻站在那。

    康熙接著道,“如果大家覺得這兩位警察的證明依然薄弱,仍不能證明我太太的身份,那么……大家請往三點鐘方向看,角落里還有一群人可以證明!”

    還有人!?

    皛皛比記者還迅速的看了過去。

    三點鐘的方向正好是會議室的角落,那里有幾個大盆栽,盆栽后頭坐著一群人,遠看過去不怎么清楚,但等人站起來了就清楚了。

    赫然是黑豹特警隊的一群人。

    他們全都亮出了特警證。

    “端木小姐是我黑豹特警隊特聘……特聘懂不懂,特聘的特別武術教官!”

    說話的是張武,后頭便是特警隊的一票成員,全都咧開了嘴看向皛皛。

    “立正!”張武突然喝到。

    后頭的人一字排開,站得筆直,一看就知道是紀律部隊出身。

    “向教官問好!”

    “教官好!”

    聲音響亮,也夠彪悍。

    記者全體嘩然。

    犯罪心理顧問,已經夠厲害的了,還武術教官。

    這女人到底什么人啊!

    皛皛站在臺上,臉卻僵硬了。

    康熙卻眉開眼笑。

    皛皛伸手就往他身上擰了一把。

    “哎呦,疼!”

    “你騙我,這都是你設計好的。”

    什么記者招待會,什么苦楚,什么往自己身上潑臟水,這根本就是一個陷阱,如果不是,特警隊、曹震、景颯怎么都在,總不見得是一起路過吧。

    “混蛋!”皛皛往他腰上又是一擰。

    康熙疼得哇哇大叫,“皛皛放手,說好了不家暴的。”

    “我今天就家暴給你看!”

    現在可是直播,兩人的動靜全部轉播出去了,絕對的高清畫面。

    堂堂高冷禁欲系的男神,面對兇悍的老婆大人,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在一個勁兒的討好。

    這畫面太突兀了,也太搞笑了。

    康熙語調軟儂的讓人不敢相信,“你別生氣,我可以解釋,你小心孩子!”

    孩子兩個字讓記者們發現了新大陸,這才注意到了皛皛的肚子,還真是鼓了一點出來,剛才要緊看臉,沒注意到,現在卻是看清楚了。

    “康太太,您懷了二胎了嗎?”

    記者的轉變也真夠快的,剛才還說人家是小三呢,現在就跟短片了是的,直呼康太太。

    皛皛正在氣頭上,送了一記刀眼過去。

    這……儼然是一只母老虎啊。

    剛才還覺得康熙是渣男的記者都開始覺得他很可憐了。

    老婆那么兇悍,日子肯定不好過啊。

    康熙卻像掉進蜜罐里的熊,將皛皛抱了個滿懷,“是,我又要做爸爸了,這次是雙胞胎!”

    直播間在屏幕上標題立刻又換了——劇情急轉,男神二當爹。

    收視率估摸著能沖破歷史。

    “請問你們是怎么認識的?”

    “是誰追的誰?”

    本來是興師問罪大會,現在成秀恩愛的show了。

    “當然是我追的她。”康熙說得不止坦白,還很自豪。

    “追了多久?”

    “這個嘛……”他暖暖的一笑,“多久到不算什么,反正追到手了!”

    眾記者大笑。

    他又道:“不過還差了點東西。”

    “什么?”

    康熙低著頭捧起皛皛的臉,“我們的婚禮什么時候辦?”

    皛皛還在氣頭上,想要走,但一群人擠在眼前,圍堵得水泄不通,根本沒辦法走,那閃光燈就快閃瞎她的眼睛了,她下意識躲進他懷里。

    康熙看穿了一切,狡黠的彎起嘴角,在她耳邊小聲道,“想回家了?想回家的話就答應我!”

    “你混蛋!”她才不會上第二次當。

    “皛皛……”康熙誘哄著。

    “干什么!?”皛皛瞪他,她現在只想回家好好揍他一頓。

    他突然單膝下跪,速度快的不止皛皛傻眼了,在場的記者也嚇到了。

    皛皛嚷道:“你干什么,起來!”

    “先聽我說話!”他語氣突然變得很嚴肅。

    這一幕讓記者們預感到有事發生了,全都屏住呼吸,拿正相機。

    他深情款款,眼中只有她一人,執起她的手,“嫁給我!”

    “我不是早就嫁給你了嗎?”

    “嫁是嫁了,可沒有婚禮!!”他還惦記著這事呢,他和她就缺一個盛大的婚禮,這事他可是琢磨很久了。

    他想看到皛皛穿上婚紗的樣子。

    皛皛的臉紅透了,“你起來,這事回家說!”

    他搖頭,“不行,你現在就得答應我!”

    “你是故意的!”

    “嗯,故意的!”

    直白的回答讓皛皛語塞,轉頭看那些記者,表情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起來啦!”她被看得都不好意思了。

    “婚禮!”康熙雷打不動。

    一旁的攝像頭再次慢慢靠近,一旁的記者也開始敲邊鼓了,“答應他,答應他!”

    一個出聲了,第二個也就出聲了,一會兒后就是全場都是‘答應他’的聲音!”

    “皛皛,你看群眾的呼聲多么熱烈!你是不是應該響應一下群眾的呼聲。”

    這種時候似乎不答應也不行了。

    她快速的點點頭。

    康熙又道:“你記住,是盛大的婚禮哦,都要聽我的哦!”

    “你怎么這么多要求?”

    “要求多才配得上你!我的皛皛值得最好的。”

    她臉紅得都快成番茄了,“你別說了,先起來!”

    他還跪著呢。

    “不行,你先答應,盛大的婚禮都聽我的,全都由我安排!”

    “答應你,答應你,你說什么都行!”

    康熙立刻躍起來抱住她,面對記者更是笑得像多花一樣,“多謝各位幫忙,婚禮時間我會另行通知,在場的都可以參加,到時早點到!”

    全場頓時爆發出雷鳴的掌聲。

    這可賺了,康熙的婚禮報道,那絕對是頭條中的頭條。

    這一天,這一刻,端木皛皛‘正式’成了康太太,全國皆知。

    至于婚禮嘛,先等娃生了再說。

    **

    四個月后,皛皛提前發動,整整早了兩周,好在康熙一回生二回熟,有條不紊的將她送進了產房。

    還是那家醫院,還是那間產房,還是那個助產大媽。

    歷史也總是驚人的相似,康熙就算嚴防死守也還是被皛皛劈暈了,又被耿不寐和計孝南拖了出去,她也再次發揮了強大的生產力,悶聲不吭將兩個娃娃健健康康的生了出來。

    康熙的醒的時候,正好聽見兩個娃娃有力的哭聲。

    助產士大媽一手抱一個,穩穩當當的走了出來,笑容滿面道,“康先生,恭喜您,是一對……”

    “你打住!”康熙大喝一聲,跳離助產士三米遠,身后就是墻壁,他干脆貼在了墻壁上,“你……把孩子放下,是男是女,我自己會看!”

    助產士大媽臉皮抽了抽,“康先生,你真是我從業以來見過的最奇葩的爸爸。”

    “你不用那么多話,把孩子放下!”

    “好,放下,你自己看。”

    助產士見個裹著襁褓的孩子放在門口的椅子上,嘆了口氣,又回到了產房。

    門關上后,康熙也沒靠近,眼睛直直的看向兩個娃娃,似乎在做思想斗爭,過了半晌,他看向耿不寐,“你,幫我去看!要是男的,你馬上帶走!”

    “憑什么呀,我已經有兩個兒子,要你家的干嘛,自己養去!”

    尤<!--中间广告位置-->佳在三個月前替他生了個小兒子,他樂呵到現在。

    “別廢話,快幫我去看!”

    “好,好,幫你看!”

    耿不寐手剛伸過去,還沒碰到襁褓,康熙又突然喝了一聲,“等一下!”

    “又怎么了?”

    “我想了一下,要是女兒的話,不就讓你看光了。”他這個當爹的還沒看過,怎么可以容許有人比他先看。

    “那你想怎樣!?”

    “尤佳,你去看!”男的不行,女的可以。

    尤佳悶笑道,“是,萬歲爺!”

    她走了過去,輕輕的掀開一個襁褓,然后是哎呀一聲。

    康熙的心頓時一緊,“男孩,還是女孩?”

    尤佳神秘兮兮的看了他一眼,再掀開另一個襁褓,“哎呀!這可真是……”

    康熙急死了,“你哎呀什么,趕快說,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

    不止康熙,其他幾個男人也很急。

    尤佳回頭朝耿不寐說道,“老耿,看來我們有兒媳婦了!”

    兒媳婦!?

    康熙眼睛都瞪出來了,噌的一聲跑了過來,手抖的掀開襁褓。

    粉嫩的娃娃蹬了蹬腿,不哭也不鬧,也沒多余的象鼻子和花生出來鬧騰。

    是個女孩……

    他激動熱淚眼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有不住的吸鼻子。

    他有小公主了。

    然后是另外一個……

    一樣的粉嫩,一樣的蹬著小腿,也沒有多余的東西出來晃眼。

    女孩!

    又是個女孩。

    皛皛替他生了一對姐妹花。

    他嘴角不由自主的咧開,直接咧到了耳后根……整張臉興奮的異常通紅。

    接著……哐當一聲。

    伴隨著一群的驚呼,他華麗麗的昏了過去。

    這爹……當得也太窩囊了。

    **

    尾聲——

    “我的小公主,爸爸給你們洗澡澡!”

    康熙捋起袖子,非常敬業的做著奶爸的活,已經滿月的康馫和康瞐,因為奶胖可愛的就像個洋娃娃,任誰見了都會說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女娃娃,到哪都是矚目的對象。

    康瞐是姐姐,康馫是妹妹。

    同卵雙生的姐妹花,長的一模一樣,穿上一樣的衣服,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區分起來相當有難度。

    她們忽閃著大眼睛,坐在粉紅色的浴池盆里,仰躺在溫水中,咯咯咯咯的笑得歡。

    “擦手手,擦肚肚,還有小屁股!”

    康熙溫柔的撫著女兒的小臉蛋,忍不住就偷親了一口。

    感覺太好,他幸福的已經眼淚汪汪了。

    “你趕緊給女兒洗澡,小心她們著涼!”皛皛在浴室門外催促道。

    每次他都搶著要給女兒洗澡,一洗就是一小時,好在現在是夏天,不會冷著她們。

    “馬上,馬上!”

    康熙熟練的將女兒洗得香噴噴的,然后擦干身體,替她們抹上痱子粉,穿上尿布,再穿上新買的小裙子,整套動作一氣呵成,一看就是老手。

    這現在是他最愛做的事情。

    有時候皛皛半夜醒過來,他不在床上睡覺,就愛跑去女兒的嬰兒房看她們睡覺,拉都拉不回來。

    早上的時候,他醒的比誰都早,伺候著女兒的吃喝拉撒。

    二十四孝老爸的典范。

    “穿好衣服了,美美的,來,爸爸親一個,長公主一個,大公主一個。”

    沒有二公主是因為,他覺得二公主不好聽。

    康灥放學后,蹬蹬的跑上樓來。

    “媽媽,妹妹呢,我要和妹妹玩。”

    康熙一聽,對這女兒是笑臉,對著兒子就是仇人的臉,“玩什么,一邊去!”

    小公主們出生后,康灥和康熙關系更嚴峻了,一個控妹,一個女兒癡,戰火打得是噼里啪啦響,兩人見縫插針的要和小公主在一起,誰也不讓誰。

    奈何康灥年紀還小,不是很會抱孩子,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康熙耀武揚威的一手抱一個的在他眼前顯擺。

    這大概是康熙最嘚瑟的時候了。

    不過,再等幾年,可能就不一樣了。

    “我也想給妹妹洗澡。”

    “等你上了小學就可以了。”

    康灥跺腳,“那還要好久!”

    “你已經6歲了,再過一年就行了。”他是9月前出生的孩子,所以7歲就能上學了,皛皛摸摸他的頭,“先去洗手,馬上就要吃晚飯了。”

    “嗯!”

    晚飯的時候,康籽言和齊豫兩夫婦來了,康家人都是喜歡女兒的,小公主出生后,她回檀宮的次數增加了好幾倍,每次來都帶了不少好東西,可惜康熙在家,女兒就是他的,誰都不許跟他搶。

    康籽言沒霸占成功,再次落敗,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對著皛皛吐槽。

    “就沒見過哪個男人這么粘女兒的,你不吃醋嗎?”

    “我為什么要吃醋,不都說女兒是爸爸的小情人嗎!”康熙喜歡女兒的事,她是一早就知道了,會這樣粘,她也不意外,“對了,格格馬上也要生了,姐姐不去倫敦嗎?”

    “準備后天去。”她哼了一聲,“蔣唯也是個沒用的,居然是個兒子。”

    皛皛不由失笑,這姐弟倆真是一副德行。

    “你們婚禮準備的怎樣了?”

    說到婚禮,皛皛就頭疼,出了月子后,她就像個人偶似的,被一群搞婚禮的人來回折騰。

    定制婚紗是其中一件她最討厭的事。

    一件婚紗的制成從選料開始,再到量身定做,再到修改,話費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到現在康熙還是不滿意。

    她滿意就行了,他有什么好不滿意的。

    “我覺得會想要婚禮的女人都是傻子。這么累的事情,怎么會有女人那么的樂此不彼。”

    “你累什么,都是小熙在弄,也就婚紗這一項需要你操勞,你看他高興的,成天就像吃了蜜似的。”有女萬事足,加上預想的婚禮,他都樂快上天了。

    皛皛嘟了嘟嘴,“其實隨便請人吃頓飯就行了。”

    簡單又實惠。

    “你還真不像女人哎,哪個女人不想穿回婚紗,抱怨的都是男人,你倒好,自己先抱怨上了。”

    “我只是覺得沒這個必要!”

    “怎么沒必要了!”康籽言的御姐氣場又犯了,“我家小熙暗戀了你二十幾年,你怎么也該給他個婚禮補償一下,讓他好好高興一下。”

    要說康籽言從小和康熙吵到大,但始終最寶貝的還是這個弟弟,總是會不由自主的為他打抱不平。

    “嗯?”皛皛眨了眨眼,“二十幾年?姐姐,你是不是搞錯了?”

    她和康熙明明認識不到一年就結婚了,哪來的暗戀之說。

    康籽言睜圓了眼,“怎么,你還不知道?”

    “知道什么?”

    “我的天!”康籽言捂著額頭嘆了一聲。

    “姐姐?”

    “弟妹啊,你真是遲鈍的可以!”

    皛皛更莫名了,她遲鈍什么了?

    “算了,算了,這是你們的事,你們自己去折騰,我回家了。”她都快被這個遲鈍的弟媳氣得吐血了。

    康籽言走后,康熙哄睡了小公主們,歡騰的回到臥室,拿著新出爐的結婚菜單,給皛皛過目。

    “你看看,是這個套餐好,還是那個好。”

    他明明是射手座,可追求完美的態度像處女座。

    “你做主就行了。”

    “那我做主了,我覺得第三套不錯,有空我們去試菜。”光看照片可不行,還得試過味道才能決定。

    “聽你的。”

    她準備睡覺了,躺下時想到了康籽言的話,推了推康熙,“姐姐今天說了很奇怪的話。”

    “說什么了?”康熙打開茶杯準備喝水。

    “他說你暗戀我二十幾年。”

    康熙噗的一聲,噴了一口水,還嗆到了,咳嗽不止,“咳,咳,你少聽她胡說,你也說奇怪了,都跟你說了,我這個老姐整個人都是奇怪的!”

    “是嗎?”皛皛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當然!”他說得斬釘截鐵,“你快睡,多睡一會兒,不然半夜起來喂奶,第二天又要沒精神了。”

    皛皛卻對康籽言的話仍有些在意。

    睡夢中,她做了個夢,夢里她回到了幼兒園時代,總有個看不清臉的小男孩跟著她,她去哪里,他就去哪里,甩都甩不掉,但他很溫柔,每次玩游戲,她都讓著他,其實根本不用她讓,從小學武的她,即便只有4歲,反應能力和速度也是很快的,普通的孩子根本不可能贏她,他也總是在玩玩具的時候,替她搶最想要的玩具,她也好奇,他怎么知道她喜歡玩哪個玩具?

    到吃飯的時候,她的水果總會比別人多一個,是他的,特地留給她的。

    夢里,畫面時而清晰,時而糊涂,但很真實,仿若真實發生過的。

    “你干嘛老跟著我!”四歲的她,性子也相當冷,她不太喜歡和其他小孩子打交道,只想一個人玩,他卻總是在她眼前晃蕩。

    “你是我的皇后,我當然要跟著你。”小男孩的聲音很好聽,字正腔圓。

    “誰是你的皇后?”

    “你啊,我認定你就是我的皇后!”

    “不要臉!”她氣嘟嘟瞪著他。

    他卻笑而不語,依舊跟著她。

    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她簡直被煩透了,一天中最美好的時候,大概就是午睡醒來后,枕頭邊上的巧克力,甜甜的,暖暖的,能讓她整個下午都有好心情。

    有一天,幼兒園老師安排玩游戲,她和另一個小男生分配到了一起。

    他看上去很生氣,想著法的欺負人家。

    她也生氣,覺得他恃強凌弱,牽著小男生的手就跑了,之后故意和小男生玩在一起。

    他就像個小霸王,氣得直跳腳。

    她覺得挺好笑的。

    第二天,那個小男生生病了,沒來幼兒園,她一個人無聊,就去幼兒園沙坑里堆沙子,剛堆了沒多久,小霸王出現了。

    她剛抬頭,準備兇他。

    他就撲了過來……

    然后……

    “皛皛,醒醒……”

    她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瞳孔里模糊不見長相的小男生赫然變成了康熙那張俊臉的大特寫,她愣住了。

    “皛皛……”康熙伸出手在她眼前晃著,“醒了,中午了。”

    “中午了?”她一驚,突然想起奶好像沒喂過。

    “放心,你的存糧多,冰箱里有。”她奶水很充沛,比生康灥的時候還充足,一開閘就跟黃河決堤似的,所以有時候就會擠出來凍在冰箱里,“起來了,趕緊去洗臉,我們要出發了。”

    “去哪?”

    “試菜啊!昨天不是說了嗎?”

    “哦!”她晃了晃腦袋,去了盥洗室。

    洗臉時,看著鏡中的自己,那個夢醒后變得模模糊糊的,有點記不清了。

    這夢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她已經分不清了。

    **

    五年后……

    五歲的康馫和康瞐就像是升級版的小霸王,絕對的雙倍破壞力,到哪都是破壞王。

    康馫很愛美,從發型到衣服都是自己選的,每天都要美美的,喜歡裙子,幾乎不穿褲子,就算冬天也要穿裙子,每天都是個能萌死人的小蘿莉。

    康瞐相反,她喜歡最簡單的衣服,最喜歡t恤和牛仔褲,明明有頭漂亮濃密的長頭發,非要剪成短發,一臉酷酷的模樣。

    兩人站在一起,明明長得一樣,氣質全完全不同。

    這倒讓人很好的將兩人分清了。

    酷的是姐姐,萌萌的是妹妹。

    盡管氣質不一樣,但行動力一樣強,能把十一歲的康灥折騰的團團轉。

    也不知道遺傳了誰的性子,兩個女娃非常有探險精神,經常在家刨坑挖寶藏,下雨天的時候,還能將衣服倒騰出個城堡來,這種精神力,年邁的陳媽已經跟不上了,請保姆來照顧她們,卻被她們氣跑了七八個。

    皛皛一直覺得這兩孩子就是被康熙寵壞了,見誰都不怕,見誰都敢吆喝。

    重點是犯錯了,康灥總有辦法替她們擦屁股,還有一群小哥哥圍著她們轉,耿家的兩個,衛家的兩個,計家還有一個,出去就是一群保鏢,拉風得簡直就像女王出巡。

    皛皛是嚴母,對她們毫不留情,該罵的時候痛罵,別以為裝無辜,裝可憐,裝萌,就能博得她的同情。

    康熙和康灥卻很吃她們這套,只要她臉色一變,父子倆立馬將她們保護起來。

    “皛皛,她們還小,你看小馫都被嚇哭了。”

    “媽媽,你別生氣,妹妹們下次不敢了,我保證幫你好好教訓她們。”

    哭什么,又教訓什么?

    轉頭他們還不是哄得她們咯咯直笑。

    膽子都被他們慣得肥起來了。

    “不行,這次一定要閉門思過!”

    皛皛將兩個把湯圓的毛全部剃了,還在它身上用油漆畫了虎紋的女娃扔進置衣間。

    “沒到天黑,不準出來,今天也不準吃飯!”

    康馫立刻哇哇大哭,可是沒眼淚,哭相還美的驚人,康瞐頂著一張酷臉,就哼了一聲。

    “皛皛,不吃飯怎么行,她們還在長身體。”

    “是啊,媽,她們今天就吃了下午的點心。”

    “你們不準求情,再求情多關兩小時!”

    康灥和康熙閉嘴了。

    皛皛回書房去整理案子的情報,等到晚上該放人出來的時候,她去看了一眼,兩個娃已經吃飽了,正美美的睡在用衣服堆起的小床上,上頭還放著不少玩具,還有兩個ipad,里頭裝滿了她們喜歡的游戲。

    她抖了抖眉毛,這哪叫閉門思過,這根本就是度假。

    而康熙和康灥當什么也不知道,別過臉去不看她。

    “皛皛,很晚了,天氣又涼……”

    “是啦,就你寵女兒,你也不怕將她們寵得無法無天。”可憐的湯圓,毛沒了不算,還被畫了油漆,獸醫都說要費老大的勁才能去掉。

    “怎么會,她們還小,你看小馫雖然頑皮,但唱歌跳舞樣樣行,老師都說她都可以去參加比賽了,小瞐雖然性子冷了點,但和你一樣,洞悉里超強,上次她在幼兒園還幫小朋友找到了遺失的發夾。”

    在他眼里,女兒全身都是優點,都是閃光的。

    皛皛已經聽膩了,“好啦,你再說下去女兒都成仙女了,行了,你抱她們走吧,看把置衣間弄得,活像個垃圾場。”

    康熙一聽,趕緊將女兒抱走。

    皛皛留下整理被弄亂的置衣間。

    這里頭全是平常不怎么穿的衣服,倒也不打緊,不扔是她覺得扔了浪費,等每年有捐助災區活動時,她都捐出去。

    整理到一件康熙久不穿的大衣時,上頭沾了糖粉,她拍了拍。

    一張泛黃的照片突然從大衣悄然飄落。

    她下意識的撿了起來,當看到照片的人物時,那個曾經夢里的畫面清晰了起來。

    那個始終模糊著臉的小男孩和照片里的男孩重疊。

    穿著粉色衣服吃飯的女孩,是她,是她四歲的時候。

    而那個藍衣的男孩……

    那眉目俊秀的讓人一眼就能認出是康熙。

    她看著這張照片,久久不能自已。

    腦中一個畫面突然浮出。

    小男孩餓虎撲羊似的撲向她,她嚇了一跳,雙手反射性的將他推了出去。

    接著咚的一聲,小男孩的腦袋撞到了石墩上,鮮血如注……

    她也被嚇到了,驚得厥了過去。

    她記起來了……

    什么都記起來了。

    “皛皛,別整理了,反正都是要扔的……”

    她回頭,看向康熙。

    男孩的臉瞬間長大,成了眼前的這個。

    “我家小熙暗戀了你二十幾年……”

    康籽言的話在她耳里想起……

    眼淚吧嗒吧嗒的落下,像一顆顆斷了線的珍珠。

    “皛皛?”康熙驚到了,“你怎么哭了?”

    那張照片死死的被她拽在身后。

    “別哭了,如果你是覺得小馫和小瞐會被寵壞難過,真的沒必要,就是頑皮了點,可有你在,她們像壞也壞不了,乖了!”他抱住她,“你要氣就氣我,對了,我買了你喜歡的巧克力,給你吃一顆,好不好?”

    巧克力……

    是她最愛的牌子。

    現在想來,那么昂貴的巧克力,一個幼兒園老師怎么可能每天都送給她吃。

    康熙卻從一開始就知道她喜歡這個牌子。

    好多的細節在這一刻匯聚,她哭得更兇了。

    “你真笨!傻瓜!”

    康熙聽到了,笑道:“笨一點沒關系,傻一點也沒關系,只要皛皛是我的皇后就行!來,朕的皇后,朕今天給你侍寢好不好?”

    他突然將她抱了起來,驚得她松了手,那張泛黃的照片緩緩飄落。

    “起駕!”

    康熙沒發現,抱著她出了置衣間。

    照片落地時,翻了個面,露出背后歪歪扭扭的一行字。

    端木皛皛一定會是康熙的皇后!

    &gt;

    ------題外話------

    馫,音同‘馨’,香氣襲人的意思。

    瞐,音同‘默’,美目流盼的意思。

    撒花,終于寫完。

    感謝一年三個月零五天,各位親的支持。

    感覺有好多話想說,但不知道從何說起,總之就是謝謝大家。

    番外暫時不會寫,估計要等我修改完全文出版時再寫了。

    暫時黑萌告一段落。

    讓我休息一段時間,我們《默與犬逗》再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523/16642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