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青春是一場言不由衷的傷 > 第一卷 我和一個94年的女孩兒 一 枝上花,花下人,可憐顏色俱青春

第一卷 我和一個94年的女孩兒 一 枝上花,花下人,可憐顏色俱青春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誰可記取幾樁童年舊夢?

    誰又深藏幾段殘破青春?

    誰不是胡蘿卜須……

    ——許嵩《胡蘿卜須》

    時光回溯,那是2011年的四月。在經歷了一場劇烈的感情波折之后,年不過十八尚還讀著高二的我,一下子沉淪墮落了起來。

    音樂,游戲,這些原本與我有著相當一段距離的事物,忽然之間深深走入了我的生活。就像死亡是生命或不可缺的一部分一樣,它們與我的生命一瞬之間變得密不可分。

    音樂,若說起最愛,那無疑便是許嵩(vae)了。他的歌曲,《玫瑰花的葬禮》、《灰色頭像》、《嘆服》、《城府》、《傷聲》、《如果當時》、《不煽情》、《單人旅途》、《我們的戀愛是對生命的嚴重浪費》、《素顏》等,撫慰著我當時極度受傷的心靈。

    而論到游戲,則就不得不提漢風的《幻想三國》了。當時坐在教室沒事干,于是便用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機,隨便下了個聯網的手機游戲。這個游戲,就是漢風的《幻想三國》。

    這是我第一次玩手機網游,也是我最沉迷的一次。上課,下課,休息天回家,都未嘗離手。好像罌粟,勾魂奪魄,吞噬著我的整個心神!

    開辟鴻蒙,誰為情種?都只為風月情濃……

    人生在世,初戀往往最美好,投入的感情也往往最真摯,但是,也總是最傷感。

    當一個用情極深的癡心人,遭遇人生中的第一次失戀,所面臨的打擊,可以說得上難以承受。

    只因為,用情至深,愛得極真。

    2011年,隨著一切攤牌,我與某人近五年的情誼旋即破裂,一切的希冀與念想粉碎殆盡。

    無盡的淚水,無盡的孤獨,無盡的寂寞,無盡的傷感……就像奔涌的潮水一般,席卷著我那千瘡百孔的破碎心靈。

    這世上最累的事情,莫過于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心碎了,還得自己動手把它粘起來;這世上最苦的事情,莫過于明知道碎無可碎的心已無法拼接,還得留著淚努力著給自己留個念想;這世上最無奈的事情,莫過于用盡全力粘接好了那顆破碎的心,捧在手中,卻親手再去摔碎它!

    無心亦無痛,無心已無痛。

    當悲傷的情緒達到極致,死亡,這平時看起來極為遙遠,似乎與自己不會有任何關系的詞匯,就不由出現在了眼前。

    只是,選擇死亡,終是需要極大的勇氣。

    一個人出生在世上,雖然來得赤條條無牽掛,但是在落地的一剎那,卻是沾上了許多牽絆。父母,親人,朋友,同學……這些是當你對這個世界心灰意冷想要與它說再見之時,所不得不考慮的因素。

    因為牽絆,所以顧慮。而因為顧慮,自是失去勇氣。

    而因為失去勇氣,自然也就沒了面臨死亡的沖動。

    只不過,一件事物達到一定程度總是會爆發的。水滿則溢,月盈則虧。有些事壓抑到極致,總是會如火山般噴薄,恣意沸騰。恰若魯迅先生所言: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于是,就需要找東西去疏導了。

    而游戲和音樂,無疑就是我當時宣泄情緒,轉移注意力的方式。

    現實生活中,我并不怎么會主動找人聊天,尤其是那些并不熟悉的人,會感覺不好意思。因為性格內向,有時候,一個陌生的女孩獨自站在面前,臉都會不由自主地紅起來。但虛擬游戲,誰都見不到誰,無疑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于是,在游戲中,我拋開了很大一部分的羞澀與膽怯,嘗試著與那些同樣玩著手機沉迷于游戲的男男女女們聊天交友。

    虛擬世界,很多現實中的條條框框,自是再難以束縛。在這里,誰都可以暢所欲言。于是,很快地,我便認識了不少朋友。

    月城灬寧萱,第二耳,白雪妖妖,夢小浪,湘兒,小雪,破碟……一個又一個熟悉的名字,代表了不同的相遇和相識。

    月城和第二耳因為在公眾聊天群里特別火,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尤其是耳朵,被無數游戲中的單身男士追求。

    妖妖則絕對屬霸氣外露的那種,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殺你個屁滾尿流鬼哭狼嚎。

    小浪,是我徒弟,但有句話說我和她的關系,那絕對是沒錯的。那便是長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前浪死在沙灘上。她很勤奮,等級練得比誰都快,似乎還有錢,裝備什么的絕對堪稱數一數二。那些光練級的家伙,更本就不是對手。

    湘兒,我人生中第一個游戲中的老婆。當然,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玩聯網游戲。

    小雪,則是我游戲中的妹妹,嬌俏頑皮,卻很聽話,很黏人。

    破碟:游戲里認的姐姐,破碟只是我習慣性地叫法,每次問她現實世界的事情,總是不愿多透露,似乎很神秘的樣子。一個神秘而有故事的女孩兒。<!--中间广告位置-->

    自從現實生活中遭受沉重打擊,感覺人生灰暗,而游戲世界多姿多彩,充滿情誼與溫馨,我毫無由地將所有感情投入了進去。電視、動漫無論多精彩,幾個小時后我們都會看膩,但游戲不同,它能直擊人性弱點的致命傷。所以,它成為了我逃避冷漠殘酷現實的唯一避風港。只要有吃的,我完全可以在里面過完整個人生,再也不走出來。

    只是,世間一切終是并不絕對。老天爺,總愛在你如意舒暢之時給你開個玩笑。

    原本,我以為游戲是我擺脫悲傷,擺脫孤獨,擺脫寂寞的地方。卻不想,它是頭惡狼,是頭猛虎!

    在我極其脆弱的時候,它展露出了雪白的獠牙,涎水混著鮮血,兇狂地一口又一口撕咬我的血肉,讓我本就遍體鱗傷的身軀,愈發地傷痕累累。

    如果只是狂風恣肆,那倒還好一些,但若是暴雨帶著呼嘯的狂風席卷天地,威壓人間,那就不得不讓人頭疼了。

    于是,悄無聲息間,我換了一個區,在那新的區新建了一個號,取名龍翔。

    龍之于天空,翱翔四海。我希望在新的地方,能有新的開始,能夠重拾剛玩游戲時的開心與快樂。

    于是乎,我認識了她。

    我們的相熟并沒有什么稀奇,只因為一次在公眾群聊天中聊得來,就互加了好友。而因為投緣,她做了我游戲里的妹妹,我很疼她。(ps:哥哥對妹妹的那種)

    而和她同時相熟的,還有小美——顏小美。

    我們三個關系都不錯,經常在區里的大群里聊天,游戲,歌手,音樂,總之各種。那是我玩《幻想三國》后又一段開心的時光。

    只是,時過境遷,讓人無奈。

    隨著時間地流逝,一個又一個熟人的離開,一切都會發生改變。

    而隨著我手機因不慎摔落在地而壞掉,新換了個手機后,卻怎么找也沒找到《幻想三國》以前那兩個區自此灰心喪氣后,便再也沒玩過了。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如今已是六年時光匆匆而過。

    十八歲的我到二十四歲的我,期間經歷了高考,高中畢業,大學畢業。

    十八歲的我到二十四歲的我,從原本的青澀、稚嫩、靦腆,慢慢地開始變得成熟穩重。

    在這期間,原先一起玩游戲的朋友,難以逃避時間無情的法則,終是漸漸四散分離,各自歸回了各自的生活,各自為著自己的理想,與名為現實的怪物戰斗。

    六年之前,聯系頻繁,六年之后,卻不過寥寥。

    時間如洪水猛獸,沖淡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消磨了那曾經的無悔與無畏。

    曾經的輕狂與執著,曾經的憂傷與淚水,六年之后,卻也不過只是曾經……

    感性的人,總是傷春悲秋。

    當一個又一個曾經無比熟悉的人,漸漸地遠離你的人生軌跡,不免令人唏噓喟嘆。朋友一生一起走,在漸行漸遠的日子里,我總想要握住一份溫暖,希冀在下一個相遇的路口還能夠牽他們的手走一路紅塵不訴離殤。

    然而,結局卻令人黯然……

    六年之中,若說與我始終走得很近,曾經一起玩游戲的朋友中,只有少數一兩人。而她,便在其中。

    她是個可憐的女孩。我一直如此認為著。

    在玩《幻想三國》這款游戲的時候,她便和我說過她的一些經歷。那是一段殘酷的青春。

    她說,她之所以玩游戲,只是為了逃避殘酷的現實。只有在游戲中她才能找到一點安全感。她覺得游戲就是她的生活,就是她的全部!

    或許是一種同情,又或則是惺惺相惜,我很疼她。游戲中我總是怕她受到傷害,怕她受太多的委屈。哪怕后來出了游戲也是。

    而她也很乖,知道我身體不好,總是讓我好好休息,不要太累。知道我老不吃早飯,也會千叮嚀萬囑咐,讓我記得吃早飯,不然對身體不好。

    她和我一樣,似乎身體也不是太好。有一次胃不好難受向我吐訴,我也給予她我所能給的安慰。

    她知道我文筆不錯,在寫小說,為著自己的夢想而在不斷地奮斗,也經常會在我發的日志下評論,說一說自己看完后的感受,并給些鼓勵的話語。

    有一次我重新在qq空間發了一遍《朋友》,她讓我加油,說她會一直在。我回她說:嗯,有些人一旦相識,便是永遠。回復的時候,我很認真,內心滿含真誠。那是我對她在我生命中所占比重的肯定。

    有時候,我也會把自己剛寫的小說發給她看。她總是給予我,看完之后她內心真實的感受。

    我對她自是極信任的。

    對我來說,網上的朋友和現實朋友沒有任何區別。她對我來說,就和親妹妹一樣,并沒有太大的區別。

    我真心覺得生命中能相識這么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是我的榮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8/3762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