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青春是一場言不由衷的傷 > 第一卷 葬花 一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花開易見落難尋

第一卷 葬花 一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花開易見落難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論起《紅樓夢》,如果哪一首詩詞是我心中之最愛,那無疑便是小說中林黛玉所寫的葬花詞了。暗淡而凄清的畫面陳述,濃烈而憂傷的情調,讓人讀起來便忍不住地悲傷與惆悵,沉浸于主人公為殘酷的現實而哀嘆、焦慮、悲傷、無奈、茫然的情緒之中。

    而當再聽著當年87版《紅樓夢》由著名作曲家王立平作曲的歌曲《葬花吟》,卻不由地想起了一位故去的親人。

    那于一年半前當我還在上海實習并快要結束的時候,永遠沉眠的姑姑……

    爺爺奶奶一生有二子一女,我爸是老大,二爹(二叔)是老二,姑姑就是其中最小的一個了。

    記得很小的時候,家里只有我一個小孩兒,無論是二爹和還是姑姑都很是疼我。

    二爹總是摟著我給我講故事聽,印象最深的恐怕得是他講的鬼故事了,每一次都嚇得我不敢繼續聽,悶頭就想睡。當時,他新樓房建成沒多久,我常常過來和他一起睡,那擺放在他床邊一摞摞的故事書和雜本,成為了我幼年記憶中難以忘卻的一份美好溫暖。

    而對姑姑印象深刻的開始,莫過于當時和姑父相好的時候帶他來家給我買的那第一輛遙控坦克了。那個時候還是90年代中后期,對于當時農村中的小孩來說,這體積不算小的遙控坦克絕對是一份無比珍貴的禮物。猶記得,當時的我接到之后歡喜得不得了,對之視如珍寶一般。

    隨后沒過多久,大概不到一年的時間,她嫁人了。而嫁人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當時出錢給我買遙控坦克現在的我的姑父。

    那是我人生中所見,第一個親人結婚。記得那天,我還在睡夢之中,糊里糊涂便被爸媽叫了起來,說是姑姑今天結婚了。結婚?結婚是什么?猶記得當時,自己對這個概念糊里糊涂,不明所以。

    迎親的場所,在二爹新建的新樓里,一大早被爸媽帶來,便發現這里已經被裝飾一新,大紅的喜字,貼滿了墻門。新樓里面,也已有著不少人。親戚、鄰居……很多都很面熟,卻不知該如何稱呼。當然,也有一部分我并不相熟,甚至從未見過。

    不知何時,外面突然之間鞭炮齊鳴,震得耳朵巨響。屋子里的氛圍,一下子熱鬧了起來,相當喧囂。這時姑姑被抱了下來,已經不記得當時抱她下來的人是誰,也許是我爸,也許是我二爹。

    一襲雪白的西式婚紗,長長地拖在地上,在幼小的我眼中,她看起來是那樣的美麗。就如同童話中的天使一般,圣潔而高貴,優雅無比。

    跨火盆、跪父母的時候,印象很深,奶奶哭了,淚濕眼底,大滴大滴的淚水,連成串,滑落在臉上,是那樣地讓人動容。姑姑也流了淚,秋水瀅瀅,哭花了妝顏,從此便嫁了出去,便不再是這家中之人。俗話說,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一旦嫁了出去,與未嫁之前,總將是不一樣了。

    一切儀式結束,姑姑被抱著上了婚車,爺爺和奶奶跟了也走了。記憶中,模糊地記得,在幾輛婚車大巴之后,一輛輛摩托車,一輛輛木藍(方言,普通話不知道怎么讀),排成長龍,分外地壯觀。

    我問母親,姑姑他們去哪了?母親只是說,姑姑結婚了,去新的家了,爺爺奶奶他們跟著先走,我們晚點再過去。

    隨后,懵懵懂懂的我,跟著母親一起去了姑父家。記憶中,那似乎是一條顛簸無比的路,當時的水泥路還沒完全砌成,且他們家離我們家確實有些距離。

    自從結婚之后,姑姑少有時間回娘家了。不過,暑假、過年之時,倒是經常過來。期間,她早產,很不容易地生了表妹。

    她對女兒很是愛護,雖然,表妹從小到大,鞭炮什么的都玩,活跟個小男孩一般,她也沒少打罵。但是,兒女父母的心頭肉,再怎么打罵,再怎么嫌棄表妹學習成績差,都看得出她對表妹的感情。

    期間,大概我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她給我買了一塊玉佩,原形的,質地非常好。我非常喜歡,常常手抓著玉佩的紅繩,晃蕩著,轉圈圈,只是后來不知道去了哪里。現在想想,仍對此抱有遺憾。

    后來,二爹娶了二媽,自從生了我堂妹后,她對堂妹流露出了深深地喜歡,口頭上,她總是說要把堂妹和我表妹換一換。而堂妹總是死活著不肯,那委屈的樣子,不情愿的樣子,當真讓人發笑。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這樣,十幾年的時光悄然而過。經歷了初中中考的失意,高中的頹廢沉淪,高考的失意,我步入了大學的殿堂。

    浙江旅游職業學院,雖然不是第一志愿的學校,但命運讓我與其有了邂逅。此時的我,不得不感謝命運的慈悲,在我十分失意的高中生涯之后,讓我來到了這里,找到了自己心中所要追求的東西,找到了比高中時期,更為珍貴的友誼。

    而在我這青蔥歲月之間,姑姑不斷地在生病,上虞人民醫院,杭州,甚至上海,不停地奔波著。手術,再手術……那種艱辛、苦處,外人難以體會,難以盡知。
<!--中间广告位置-->
    辛辛苦苦攢下來的錢,也在如流水一般逝去。據姑父說,若不是姑姑身體不好,也許他們早已在城區買了新房子。

    只是,命運不濟,造化弄人,給一個勤儉樸實的家庭,開了這么大的玩笑。

    2014年12月月底,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說姑姑子宮癌復發,現在情況不是很好,東西都吃不下,排泄都是問題,如果元旦休息回來的話,去看看她吧。于是,元旦休假,帶高鐵到達上虞,我第一時間和母親跑去了人民醫院。

    到達醫院,進入病房,看到的是消瘦無比的她,床上掛著很多平常輸液掛鹽水的袋子。不過讓我意外的是,她并沒有我想象中的不能說話,雖然虛弱,但還是能說些話。不能吃食物,卻還是稍微吃了一點點我買的番薯。(因為肚子有些餓,自己買給自己的。)

    在當時的我看來,她的情況,儼然并沒有我想象中的糟糕。因為,她說了不少話,讓我省著點錢花,因為很多事情都要用到錢,又說我爸身體不好,不要讓他老熬夜打牌了……

    可是,事實卻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2015年2月7日早上七點二十分,一個電話,直接驚醒了睡夢中的我。那是我爸打來的電話,他說昨天晚上九點三十五分,你姑姑沒了……

    震驚!!!

    除了震驚,再沒有其他詞能夠形容我在聽完這些話之后的反應。隨之而來的,則是我無比復雜的心緒。胸口很悶,像是一塊巨石突然壓落了一般十分難受,眼角更是隱隱有著淚光在閃爍。

    當天,我便在第一時刻買了回上虞的高鐵票,并請了假,回了家。三個小時之內,到了姑父家中。

    到達之后,進入房子,只見她靜靜地躺在一張門板做的床上,眼睛閉著,看起來分外地安詳。而在她的身邊,因為當年車禍而失去右臂的奶奶失神地坐著,她的眼睛紅腫無比,顯然已不知道哭了多久,心痛了多久。白發人送黑發人,那種悲傷,可以想象!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

    爺爺坐在一邊,雖然在姑姑出嫁之后,兩人經常因為一些事情而爭吵,但在此刻,他的心情也是極其不好,眼睛紅紅的,滿是血絲。

    雖然爺爺他沒哭,但我看得出來,他只是強撐著罷了。母愛如海,父愛如山,又有哪一個是在自己兒女逝世的時候能夠不悲傷呢?

    而我,在見到姑姑的時刻,眼眶之中,也有著眼淚在涌動。一個原本活生生的人,此時此刻,卻冰冷寂靜地躺在那里,一動不動,哪怕見到了她本人,哪怕親眼目睹了她沒有能再開口說一句話,我也難以相信這是事實,難以相信她真的去了!

    多么希望,她能夠突然睜開眼,給我們驚喜。只可惜,這終究只是我的一廂情愿,她始終未曾睜開過眼。人死已然不能再次復生!

    清晰地記得,當時,悲傷之色印在了每一個人的臉上,沉重地揮之不去。

    姑父說,那天晚上,她好像知道自己要不行了,便向他囑咐了一些事情。因為自己的身體情況,家里花了很多錢,也欠了很多錢,半年還不了,就一年,一年還不了,就兩年,讓他不要太過辛苦,把自己給弄跨了。又說我年紀也不小了,結婚,房子裝修什么的,要花不少錢,先還我爸再還二爹。而本來,是打算我爸后還。并囑咐了表妹,多去外婆家看看,有些錢,就給他們一點,他們年紀大了,不容易了。

    姑父還說,那天晚上,她專門給我爸打了電話,讓他身體不好,就不要再喝酒,不要再抽煙了,注意好自己的身體,麻將、牌什么的,也少打打,并沒有什么好處。

    火化之后,整理姑姑的衣物之時,發現絕大部分衣服都嶄新無比,根本沒見她穿過,哪怕只是一次。節儉如此,讓在場所有人都唏噓感嘆不已。

    如今,雖然姑姑已離開一年半多,但是,形可朽,神難滅,記憶不會消除。它,證明了一個人存在過。

    某時某刻,聽到葬花吟,便不由地想起了10年新版《紅樓夢》出來的時候,姑姑嗑著瓜子,認真看《紅樓夢》的場景。記得她很喜歡《紅樓夢》。

    聽著葬花吟,再看著葬花詞,不由地心懷無限感慨。因為,有些語句與此時的姑姑,又是何其的相似……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8/3762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