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青春是一場言不由衷的傷 > 第一卷 六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第一卷 六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而這個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會再次見到的人,他也只是曾經見過那么一回而已。

    而且,一開始他還有些不敢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那個人。

    畢竟,那么多年過去了,記憶這種東西也早已有些模糊。他怕自己認錯了人,故而盯著那個人看了很久。

    而注意到他持續盯著自己的目光,也不由引起了那個人的注意。

    “你認識我?”那個人看著林斌,微微挑眉道。

    因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從未見過眼前的這個人,記憶中對這個人沒有一點的印象。

    對此,林楓不免有些尷尬,慢慢解釋起來。

    “原來你在那見過我。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聞言,那人微微一笑道,笑容依舊是那樣地好看,如一朵蓮花盛開在唇邊,與他年輕而英俊無比的面龐可謂十分地相配。

    “我也已經有好些年沒見過老家那邊的人了,有沒有興趣一起喝杯茶?”他看著林斌,笑著說道,笑容很是親切。

    林斌一愣,而后輕輕點了點頭。

    他們聊了很多,聊了不少以前在老家那邊的事,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雖然沒有那么夸張,卻也很有這么個意思。

    同時,林斌很是意外的從男子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聽著那些事,他徹底呆住了。

    因為他此時所聽到的,與他以前的所見所聞所想完全不同。

    ………………………………………………

    距離上一次見面也才過去了一個禮拜,晚上九點鐘,林斌突然打電話過來說一起去酒吧喝酒。

    我感到無比詫異。因為我們兩個可不是同在一座城市。

    “你來了杭州?”我問他。

    他沉郁地說:“沒有,不過我正開車過去,快到了。”

    我能夠明顯地聽出他聲音的不對勁,像是在強壓著什么東西,不讓它爆發出來。

    “好!”我點了點頭說。

    在你最困難最需要你的時候,隨時都能夠出現。作為好朋友,便應該如此。于是,我毫無猶豫地答應了。

    時隔一個禮拜后再次見到他,讓我很意外的,他竟是變得無比地憔悴。

    亂糟糟的頭發凌亂如雜草,發出著一股刺鼻的味道,眼窩深陷,眼睛中布滿血絲,似乎預示著他已經好幾天沒有閉眼睡覺。一個星期前紅光滿面的面龐,此時此刻也早已被面如死灰所取代。

    我難以想象,在這短短的幾天時間,究竟在他身上發生了怎樣的事情。

    他看到我后,那干巴巴的嘴唇微動,頓時擠出了一抹凄慘的微笑來。

    說實話,這笑容很是瘆人。

    “你這是怎么回事?”

    看著他,我震驚無語地說道。

    他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只是說道:“走,去酒吧喝個痛快!”

    說著,他便要拉我上車。

    想著他可能好多天都沒睡了,再讓他開車未免太危險,就算我們不怕死,也不能害了別人不是?

    于是,我讓他坐了副駕,我來替他開車。何況,他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哪里有我對這里的路段熟悉呢?

    不過,我倒是沒有第一時間帶他去酒吧,而是將車開到了一家五星酒店。我準備帶他先去<!--中间广告位置-->洗個澡,換一身干凈的衣服再說。同時,先訂好酒店,等他在酒吧喝得爛醉后,可以第一時間把他扔到酒店來,讓他安安穩穩地睡一覺。

    洗了個澡,并且換了一身干凈的新衣服,他倒是重新有了些人樣。

    隨后,我這才帶他去了杭州一家非常有名的酒吧。

    …………………………………………………………………

    一到酒吧,椅子都還沒坐熱,各種各樣的酒便一一擺放在了我們面前。軒尼詩,百加得,尊尼獲加,看著這一瓶又一瓶知名品牌的洋酒,我有些眼暈。

    光靠我們這兩個人,怎么可能喝得下這些?哪怕,我們并不喝純的,里面還加著其他飲料。

    然而,林斌似乎完全沒有考慮這個問題。

    他拿起個杯子,將摻雜了飲料的洋酒倒滿,便先喝了一杯。

    在這杯喝完后,他再次將杯子倒滿,看著我,舉著手中的杯子,說道:“來,干一個。”

    既然答應了他來喝酒,我自也是準備好了舍命陪君子。

    微微嘆了一口氣,我將摻雜著飲料但酒精度依然很高的酒倒滿了自己的酒杯。與他的酒杯輕輕一碰,叮地發出一聲脆響后,我便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如果說,我是慢慢地將酒灌進喉嚨中去,那么他則是一口氣喝下了全部,豪爽至極。

    隨后,又是一杯滿滿的烈酒下了我們彼此的肚中。

    李白在《將近酒·君不見》中言,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但我們此刻,卻儼然是對酒消愁。且,酒入愁腸愁更愁。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喝得已有些差不多后,我終是忍不住問他道。

    雖然我知道他不愿意說的時候什么都不會說,但這次我是真的擔心他。我很懷疑他最近這幾天除了不睡覺,是不是也沒有吃飯。

    聽我問他,他的目光旋即變得無比地黯然。原本就布滿了血絲的雙目,變得愈加地鮮紅了起來,仿佛整個眼珠都化為了血色。

    他低垂著頭,很是痛苦地說道:“她沒了……”

    我一愣,而后一驚。

    活了這么些年,我自是知曉這個“沒了”是什么意思。

    雖然心中大致已經猜出這個她是誰,但我還是問了一句。

    “這個她……是誰?”

    他沒有說話,只是拿起一杯烈酒猛地灌下了喉嚨深處。

    此時無聲勝有聲,雖然他一句話都沒有,但我已然知道自己心中的猜想是正確的。

    只是我不解,她不是結了婚去了美國嗎?而且日子過得很幸福美滿。

    酒精能夠使人麻醉,忘掉煩憂,同時,酒精亦能夠令人酒后吐真言。

    “你說,在這個世界上,有誰愿意無緣無故地讓別人恨自己呢?”他眼神迷離地看著我說道。

    “除非這個人有毛病。”我道。

    “是的,這樣的人就是有毛病,太蠢了……”

    他哽咽著說道,兩顆晶瑩的眼淚頓時自血紅的眼睛中滴落了下來。

    也許是心中憋了太久,在又喝了好幾杯烈酒后,他開口向我緩緩講述起了最近這些天所發生的事……

    一個令人難以置信,同時亦無比悲傷的故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8/37627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