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十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按理說這樣的活動,事先都會和記者打好關系,一般個人的私人問題并不會被問到。

    結果誰也沒想到第一個問題就是沖著安樂瑤來的,而且還是直接問她和許凌藍還有景鋮阡之間的關系。

    主持人尷尬的攔住記者,讓安樂瑤不必回答這個問題。

    安樂瑤倒是真的想回答這個問題,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問題要從哪里回答起來,要是真的說起來,估計整個發布會結束她還沒說完,所以她聽了主持人的話。

    但是對方不依不饒地問她,“你不回答問題,是不是代表你心虛呀?”

    顧天燁都有點惱火了,直接拿過主持人的話筒問他,“你哪家的?”

    這個記者根本不怕把事情鬧大似的,直接又提出了第三個問題,“顧老板是你的新金主嗎?所以你才會洗白這么快?”

    安樂瑤氣的拿著話筒的手都在發抖,榕溪站在她身邊摟著她的肩膀,想安慰她,她有點顫抖的把話筒放到嘴邊,“我回答完你的問題,你是不是就能從這里出去?”

    對方挑釁的回答,“那就要看你回答怎么樣了。”

    安樂瑤原本還真的想回答的,但是對方的態度,她深知不管她的答案是什么,對方都不會善罷甘休的。她站在臺上忽然露出了笑容,一言不發的看著那個記者,她笑的很友善。

    然后她看到顧天燁已經招手叫保安了,在保安趕過來把這個記者拖走的時候,她一直站在臺上靜靜的笑著。

    “今天在這里,你恐怕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如果以后我開記者會說明我個人情況的話,我一定會邀請你。”安樂瑤笑著給臺下的記者們鞠了個躬,“今天是來宣傳我們的綜藝的,所以重點還是放到我們的節目上吧!臺上有小鮮肉,有型男,你們難道就沒有問題要問他們?”

    氣氛稍微緩和了一下,臺下的記者估計也沒料到會有人來砸場子吧!各個都心懷鬼胎,有人都已經開始給自己公司發消息了。

    顧天燁上來說了幾句客套話,本來請記者來就是想讓他們幫忙宣傳的,好處自然也不少,所以他出面交代后,大家都留了情面,新聞的導向自然是偏向了安樂瑤這邊了。

    接下來流程恢復了,提問的提問,回答的回答,大家都深知其中的套路,該爆什么,該聊什么都恰到好處。

    等到發布會結束,安樂瑤到了后臺直接就沖到了顧天燁的休息室。

    顧天燁正在喝水,安樂瑤上來就把他的杯子給拿下來重重的放在桌上,杯子里的水灑了一桌子,“那記者是你叫來的吧?”

    顧天燁拍掉身上被濺到的水漬,“當然不是我!”

    安樂瑤根本不信。

    顧天燁伸手來拉她的手,被她甩開了,顧天燁忍不住笑了,“這種事我當然是交給宣傳來處理咯!我只負責拍板。”

    所以根本就是還是他做的嘛!特意請人來鬧發布會,明天的新聞就好寫了,這個節目因為她已經鬧的很嚴重了,加上這件事關注度一定會更加飆升的。

    顧天燁真的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安樂瑤忽然有了個不太好的念頭,這家伙不會一開始就算著自己身上會有這樣的大新聞吧?

    從一開始就知道她和景鋮阡是形婚,到知道景鋮阡喜歡的是許凌藍,到事情曝光后,他收留自己……

    越想越覺得顧天燁這個人可怕。

    “怎么了?你好像很害怕我?”顧天燁也察覺到了安樂瑤的變化。

    安樂瑤勉強的搖搖頭,準備離開這里,她有點害怕顧天燁,“以后這種事,麻煩你也先知會我一聲,如果今天我真的回應了那個記者怎么辦?”

    “不會的,不管你今天是乖乖的回應還是據理力爭,明天的新聞都不會改變的。”

    這個圈子就是這樣,看起來是一個人是否能紅來決定她將來的路,其實人是否能紅都是能造出來的,運氣也只是其中的一項而已。

    顧天燁就說過,一個人有話題總好過什么都沒有強。

    “你要相信我,我會保護好你的。”顧天燁伸手捏了捏她的臉,“我說過的呀。”

    安樂瑤搞不懂顧天燁這個人了,他給人的感覺是老奸巨猾,但是她又不害怕他。

    發布會結束后,安樂瑤約了秦舒月吃飯,她和秦舒月關系一直都維持的還不錯,她只要從外地一回來就會和她吃吃飯飯放松放松,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她走到停車場的時候,發現榕溪的保姆車居然還沒走,她走過去想看看榕溪是不是在里面,結果她才走到車門口,車門就被打開了,榕溪伸手就把她給拽了進去,一記深吻撲面而來。

    雖然<!--中间广告位置-->兩個人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安樂瑤還是沒辦法適應這樣的方式,她總是覺得害羞,榕溪對于安樂瑤也是很保護的,保姆車里一個人都沒有,這讓安樂瑤很放心。

    她也不知道是為什么,看著榕溪就忍不住想笑,只有在這種時候她才能真正的放下自己所有的防備。

    榕溪摟著她的腰問她,“你跟我舅舅聊了什么?現在才下來。”

    安樂瑤不滿的嘟嘴,“那記者是他找來的。”

    榕溪看著她紅紅的嘴唇,湊過去又親了一口,“他老奸巨猾,不過別擔心,他不會把事情搞砸的。”

    “你舅舅到底是什么人呀?”這個問題安樂瑤一直都想問。

    榕溪想了想,“他是……個很厲害的人。”

    安樂瑤忽然覺得有點毛骨悚然了,榕溪摟著她,不滿地問她,“你老是問他,我會吃醋的。”

    安樂瑤忍不住笑了,她其實是有擔心的,因為顧天燁這種不清不楚的態度讓她很為難,他總是讓她有種被格外照顧的感覺,但是又從來不明示,每一次都是模棱兩可的態度,如果他明說的話,安樂瑤就好應對了。但是對方這種曖昧的態度才讓她絕對為難。

    不知道榕溪是不是粗線條,居然完全沒感覺到這些。

    第二天的新聞果然又是一波轟動,安樂瑤的那些事又被人翻出來炒了一番,不算好也不算壞,她反正不看各種公共平臺,楚樂樂給她接了個有點點分量的民國戲,她在里面飾演一個苦情到不行的角色。

    公司是打算給她轉型,先從一些有挑戰性的角色開始轉變形象,公司自己投資的幾部戲其中也給她留了位置。安樂瑤知道這些東西都不是白白給她的,這些戲一出來,她的那些陳年舊事就會被挖出來炒一遍,炒作她的時候作品的關注度也會提高,她這兩年估計都別想要安生的日子過了。

    隨著事業的上升期,安樂瑤忽然發現要給問題,她腦子里的瑤瑤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她雖然不希望她的出現,因為她的出現總是會對她的現狀多多少少有點影響,因為瑤瑤總是會說一些干擾她情緒的話。腦子里總是有人在絮絮叨叨的念個不停,是人都會崩潰的。

    瑤瑤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了,安樂瑤的日子都好過很多了。

    民國戲的拍攝地點是在影視城,全國大半明星一年四季都呆在這里,安樂瑤對這里自然也不陌生。她在自己的世界也是這里的常客。

    她和榕溪也是聚少離多,兩個人一起拍完綜藝分開后,榕溪有演唱會要開,她要拍戲。

    兩個人都習慣性的隨時跟對方報告行蹤,沒有做了什么都會告訴對方,安樂瑤這種狀況都讓劇組的人懷疑她談戀愛了,嚇得她急忙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居然真的隨時都帶著微笑。

    這很不妙呀!

    忙收拾好心情投入到工作,等到晚上收工的時候,她忙打開手機,發現榕溪給她傳了不少跳舞的照片,這家伙還是個自戀狂。

    安樂瑤笑著給對方發了個鄙視的表情。

    那邊很快就打電話過來了,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安樂瑤都沒注意到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

    等到她漫不經心的走到一處比較暗的地方后,她忽然發現自己身后跟了個人。她本能的叫了出來,電話那頭的榕溪跟著嚇了一跳。

    然后對方走了過來,伸手就按掉了安樂瑤的電話,直接丟到了身后。

    安樂瑤沒想到對方會這么無禮,她繞開對方想去撿自己的電話,結果對方直接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用力的推向一旁的墻壁,安樂瑤嚇得不輕,大叫,“景鋮阡你瘋了!”

    景鋮阡紅著眼睛用力的掐著安樂瑤,力氣大的讓安樂瑤都說不出話來了,他惡狠狠的貼著安樂瑤的耳邊說:“為什么死的不是你。”

    安樂瑤想反駁,可是她發不出聲,她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從景鋮阡兇狠的眼神里,她感覺到對方很明顯的恨意,他真的有那么愛許凌藍?愛到要殺連自己來毀掉自己的前程?

    安樂瑤覺得自己四肢越來越沒有力氣了,渾身都有種充血厲害的感覺,她覺得脖子好疼,腦袋好脹好脹,然后她的視線慢慢的黑了下去,眼前的一切都看不清楚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忽然睜開了眼睛,眼前的一切非常的熟悉,她身上也沒有半點不適應感……

    景鋮阡正一臉疑惑的看著她,這讓安樂瑤很不安,她才被這個人掐著脖子,差點掐死了。

    安樂瑤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沒有強烈的窒息感,她心有余悸的看著對面蓬頭垢面的許凌藍,喘著粗氣,“許小姐,你真的不愿意刪文嗎?”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4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