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安樂瑤在榕溪這里睡得并不好,天剛剛蒙蒙亮她就被吵醒了,有點疲憊的從床上起來,人還沒走到窗戶邊,就聽到不停的“咔擦”聲,她嚇了一跳急忙把身體往后縮,轉而移到窗簾邊往外以看,樓下居然全是記者,比昨天的還要多。這些記者的敬業程度總是超出你的想象。

    她有點不知所措了,在屋子里轉來轉去的也不想出去。直到榕溪來敲門,她才恍惚的打開門,拉著榕溪讓他避開窗戶的位置。

    榕溪對于這些事并不陌生,他淡定的走到窗邊跟外面的記者揮了揮手,然后把窗簾給拉上了,屋內所有的窗簾都拉上了,瞬間室內就變得壓抑了不少。

    榕溪給安樂瑤準備了早餐,“我等下出去一趟,你在家里好好呆著,無聊就……看看書吧!”

    “你出去干嗎?外面全是記者。”安樂瑤很不放心,榕溪收留她估計已經惹了很多非議了,剛剛又被拍到他們兩個人出現在同一間房,雖然沒有被拍到在一起,但是別人有心yy,她也攔不住。這對榕溪來說,絕對不是好事。

    “沒事!”榕溪給她倒了杯咖啡放上兩顆放糖還加了點奶,“我去幫你把你的東西拿過來,順便跟經紀人見個面。”

    安樂瑤昨天被趕出來,什么東西都沒拿,就連腳上穿的還是室內拖鞋。安樂瑤都不知道要怎么說好,生無分文還這么落魄,如果不是榕溪,她真的要流落街頭。

    榕溪吃完早餐就出去了,他的助理來接的他,車子直接從門口接了他開出去,外面的記者估計也拍不到什么。

    安樂瑤等榕溪一走就急忙打開了電視,但是現在這個時間不是播娛樂新聞的時候,她并沒有看到什么關于自己的新聞,想去開榕溪的電腦又覺得不妥,畢竟是在別人家里。

    安樂瑤就這樣硬生生的憋了一上午,中午榕溪回來了,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辦法,真的從景鋮阡那里把安樂瑤的東西給打包回來了,還給她帶來了不少生活用品。

    “你的東西,我讓我的女助理給你收拾的,生活用品也是她幫忙挑的。你看看還差什么嗎?”榕溪特意強調是“女”助理,想的就是不讓安樂瑤覺得尷尬。

    安樂瑤很感激,從一大堆東西里翻出了自己的手機,手機已經沒電了,她充上電打開手機,就收到了無數的信息和來電提醒,她還沒來得及看內容,手機就開始震動了,是陌生號碼。

    榕溪一看,急忙給她掛掉了,“不是熟人的電話,不要接。”

    安樂瑤點點頭,她也知道,現在各大網絡雜志估計都想聯系她,她要是接了估計都不是什么好事。

    她開始翻電話記錄,有采蘿的也有岳昕馨的,最多的是顧天燁的,剩下的就沒幾個了,安樂瑤前段時間相處的那些人似乎并沒有什么作用。不過安樂瑤看到了一個來自秦舒月的電話,她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她再打開微博,她的微博下面果然留言已經上十萬了,全是罵她的,這些陌生人都在用最惡毒的話來詛咒她。

    安樂瑤就著慢慢的翻著,一條一條的看著,真的一個幫她說話的人都沒有。

    被后的榕溪不忍心的環抱住她的肩,抽掉她手中的手機,“這些東西不看也罷,星途已經發聲明了,判定書也出來了,這件事很快就會過去的。”

    安樂瑤站在那里沉默的低下了頭,好半天才說:“我回應一下,怎么樣?”

    榕溪當然不同意,這種事除非雙方有默契炒作,要不然她回應只會讓事情鬧的更久。

    而安樂瑤的意思是她不回應結婚的事,只回應關于許凌藍的事。榕溪依然不同意,因為有些事越描越黑。很顯然景鋮阡現在找了不少水軍,安樂瑤就算站出來說話也會被水軍罵的狗血淋頭,最可怕的就是她以前的事都被挖出來了。她原本風評就不太好,現在幾乎是口碑差到負數了,估計以后都不會有人找她拍戲了。

    這些道理安樂瑤怎么會不懂,她只是不甘心被人這樣誤會。她不做點什么就等風波過去,在外人看來絕對是默認了的事實的態度。

    兩個人爭來爭去,最后榕溪只同意讓安樂瑤轉發官方發出來的判定書,以后的事讓她不用擔心,等到風頭過了,再該干嘛干嘛,那時候出來澄清效果雖然不會太好,但是至少能最大限度的挽回她的名<!--中间广告位置-->聲。

    安樂瑤忽然發現,榕溪自始至終都沒想過讓她真正退出這個圈子。

    她現在遭遇這么惡劣,一般人都會勸她退出娛樂圈吧?

    榕溪聽到安樂瑤這樣問她,笑的有點不好意思,“我覺得你不是這種摔倒了就會順勢坐下來的人。”

    安樂瑤覺得自己應該是個很難被感動的人,但是她最近卻總是被榕溪弄得雙眼通紅,她有點不太自然的從榕溪的懷中掙脫開來,故作鎮定地說:“你有沒有買點食材回來,我給你做飯吧!”

    榕溪還沒回答她,安樂瑤電話就響了,電話一接通采蘿咋咋呼呼的聲音在安靜的室內聽得一清二楚。

    “到底怎么回事呀!你怎么連我的電話都不接?我看到你被景鋮阡趕出來的新聞了,你現在在哪里呀?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吧?鑰匙我放在門口花盆下面,你自己去拿吧!”

    安樂瑤哭笑不得,榕溪簡直被采蘿這噼里啪啦的一大段話給嚇到了,都要笑出聲了。

    安樂瑤等到采蘿一籮筐的話全倒完才跟她解釋,“我在榕溪家,沒什么事,挺好的。”

    “我不信,不看到你毫發無損,我是不會放心的,我已經定了機票,今晚就會到,你給我等著。”采蘿電話那頭似乎還在拍戲,已經有人在叫她了,那家伙丟下一句,“你給我等著”就風風火火的掛掉了電話,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跟安樂瑤有仇呢!

    這邊采蘿才掛了電話,岳昕馨的電話也過來了,詳細的問了經過后,也說晚上就會到。

    岳昕馨的電話一掛,秦舒月的電話也來了。

    榕溪無奈的看著安樂瑤,很識趣的跑過去幫她把東西拎進了臥室。

    安樂瑤調整了一下氣息接通了秦舒月的電話,她不知道秦舒月會怎么說她,但是她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沒想到秦舒月在電話那頭說的第一句話,“你現在在哪里?要是沒地方住,可以來我這里。”

    秦舒月對安樂瑤就如同長輩一般,她溫柔的一句話就像春風拂面,把安樂瑤心里所有的苦悶都化開了,她難受的很,這是第一個不是她至親的朋友給的安慰,對安樂瑤來說也是意義重大。

    “我相信你,你絕對不是景鋮阡說的那種人。”秦舒月的聲音在那頭聽起來有點似乎有點觸動,“你不要太著急,等這件事情過去了,我帶你認識一些新朋友。”

    秦舒月嘴里的新朋友,自然是她們那個小團體的人,安樂瑤忽然心生慚愧,她沒想到秦舒月居然對她交心了。患難見真情,她居然還有收獲。

    這是她萬萬沒想到的。

    安樂瑤也不把秦舒月當外人了,把自己想要回應的事跟秦舒月說了,秦舒月的立場和榕溪一樣,只同意她轉發判定書。

    最后秦舒月再三叮囑她最近都不要出來,要避開風頭。娛樂圈更新換代太快了,過幾天就會有新的新聞出來取代這件事,大家的忘性都很大,時間總是能撫平這些事。

    秦舒月的電話讓安樂瑤的心情堅定了不少,掛掉電話后,顧天燁的電話也進來了,安樂瑤哭笑不得。

    顧天燁的開場白和大家一樣,都是問她在哪里。知道她在榕溪哪里后表示要馬上過來。

    安樂瑤想了想拒絕了,畢竟現在門外一大幫記者,顧天燁要是來了,估計場面又要大亂。因為許凌藍的事,顧天燁現在估計也忙得夠嗆。

    “這件事多多少少跟我也有點關系,我會負責到底的。”顧天燁說的是對安樂瑤的影響這件事。

    安樂瑤沒拒絕,她本來就不想去游艇會,也勸了許凌藍,不是顧天燁這件事確實不會發生。她倒是沒有怪顧天燁的意思,只是現在顧天燁能幫她,是她翻身最好的機會了。

    “所以,剩下的事就交給我吧!”

    安樂瑤表示同意,但是她現在也有件事讓顧天燁幫她,猶豫再三,她跟顧天燁開了口,“我想跟景鋮阡離婚,你能幫我聯系他嗎?除了離婚,我還想跟他公司解約。”

    這種時候通過第三方來解決總好過兩個人正面碰撞,說實在的,安樂瑤有點害怕單獨見景鋮阡,畢竟他以前對自己動過手,這樣的人在安樂瑤看來,在失去理智的時候估計會很危險。但是她也不想拖下去,所以就拜托了顧天燁。

    顧天燁爽快的答應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4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