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許凌藍被打撈上來的時候顧天燁捂住了安樂瑤的眼睛,這邊救助人員在給許凌藍做急救,另一邊已經聯系了岸邊的醫護人員,游艇開始返航。

    安樂瑤始終都不在狀態上,她腦子一片空白,聽到周圍的人在議論紛紛,女人都害怕的噤聲了,男人都在抱怨不能玩就說呀,居然跳海,真掃興。

    安樂瑤才明白許凌藍是不堪受辱跳海了,怎么看來她也成了那個推她一把的人。安樂瑤心里很不少受,一直在祈禱許凌藍快點醒過來,但是急救對她并沒有效果,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了。

    安樂瑤忽然想起了瑤瑤,她絕望地問腦子里的瑤瑤,為什么沒提醒她這些?

    瑤瑤沒有出聲,在安樂瑤的不停質問下,她幽幽的說了一句話,“她挺討厭的不是嗎?”

    安樂瑤無言以對的同時更多的是驚訝,她一直都沒想過腦子里這個瑤瑤會是什么樣的人,在她的意識里兩個人應該是一體的,所以她怎么想的瑤瑤應該也是同樣的想法,這一刻她忽然有了懷疑。

    顧天燁緊緊的摟著安樂瑤的肩,把她拉近懷里,輕聲問她,“要不要進去休息一下?”

    安樂瑤心情非常復雜,她看著顧天燁問他,“許凌藍……會沒事吧?”

    顧天燁笑得有點勉強,他是游艇會的負責人,現在出了事他也是要焦頭爛額的。

    顧天燁把安樂瑤帶到船艙內給她倒了杯酒,自己也拿了一杯,兩個人默默的坐在一起喝著,各懷心事。

    等到船靠岸,顧天燁讓人送安樂瑤回家,自己則跟著去醫院了。

    安樂瑤忐忑不安的回家了,在家里更是坐立不安一夜無眠。瑤瑤也一直都沒出現,安樂瑤心神不寧的找不到人傾訴,莫名其妙的給榕溪撥了個電話。

    榕溪也不知道在那里,但是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安樂瑤對著電話話都說不出來,電話那頭的榕溪察覺到異常了。

    “你……被人欺負了?你去游艇會了?”

    安樂瑤渾身都在顫抖,越想越害怕就把事情跟榕溪說了。

    榕溪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什么都沒說就讓安樂瑤不要亂想,他明天就回來。

    結果還沒到第二天,新聞快訊就來了,許凌藍在醫院搶救無效。

    安樂瑤頓時覺得五雷轟頂,顧天燁的電話跟著過來了,安樂瑤看著一直響個不停的電話發愣,不知道要怎么辦。她想了很多,想到了自己把許凌藍拉過來的畫面,也想了許凌藍絕望的跳下海的畫面,還有……景鋮阡。

    她想了想拿起了電話,想撥給景鋮阡,可是按到通話鍵的時候,她停頓了一下。她不知道要怎么開口,直接坦白說自己也在場,還是假裝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給他打電話,這件事跟你沒有任何關系!”一直沉默的瑤瑤忽然說話了。

    安樂瑤不想理她,她自己的良心很不安,也不想聽到瑤瑤的這種很明顯為自己推脫的話。

    “就算你和景鋮阡承認又有什么用,這只會讓他更加恨你,但是你確實什么也沒做,不是許凌藍先算計你在先,你也不會拉她過來。”

    安樂瑤撐著頭閉上了眼睛,頭疼的厲害,她第一次覺得瑤瑤話太多了。

    “顧天燁也說了,就算你不拉她,她也逃不掉的。”

    “你夠了!不要再說了!”安樂瑤的眼淚決堤了,她心里又驚又怕,原本她生活的多安逸,沒想到要遭遇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現在好了,她居然還扯上人命了。

    現在的安樂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想回去,她很害怕,她的心里變得非常的脆弱,不敢看電視,不敢看電腦更加不看看手機,她害怕聽到任何關于許凌藍的消息。

    這一夜變得格外的漫長。

    第二天許凌藍的新聞就滿世界飛了,她意外落水身亡的新聞在各大網絡的頭條掛著。

    似乎沒用任何追責新聞,只是一場事故,很多明星跟著轉發悼念,安樂瑤的手機一直在響個不停,她不敢看,也不敢接,坐在地上發愣。

    忽然大門被敲響了,她愣了一下,慌忙爬起來去開門,現在的她非常需要別人的安慰、開導,哪怕只是跟她說說也好。

    打開門看到的居然是榕溪。

    安樂瑤怔怔的看著他,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榕溪滿臉心疼的把她擁入懷中。

    “我聽舅舅說了,這件事跟你沒有半點關系,你不用太自責了。”

    安<!--中间广告位置-->樂瑤泣不成聲,一個字也說不出來,緊繃一晚上的神經終于得到了一點點放松,她緊緊的抱著榕溪,就跟抓到救命稻草一樣。

    榕溪安慰著安樂瑤,卻發現哭聲越來越小的人已經在他懷里睡著了,這一夜似乎讓安樂瑤憔悴了好多,她身上還是參加游艇會的禮服,她就這樣在家里窩了一夜。

    安樂瑤并沒有睡多長時間,等她醒過來,網絡上的新聞又發生了變化。

    對于許凌藍遭遇的意外開始有了另外的聲音,有人開始推測她這場意外發生的始末。就算整個事情是一場意外,也有些好事之人也能扒出各種八卦,特別是這件事是在星途的游艇會上發生的,各種負面的新聞開始針對星途發了出來。安樂瑤心里的不安越來越嚴重了,果然就在下午的時候她接到了景鋮阡的電話。

    她就知道,景鋮阡會順藤摸瓜的找到她頭上。

    景鋮阡在電話那頭還算平靜,他只是問了問安樂瑤有沒有去游艇會。

    安樂瑤承認了。

    然后景鋮阡又若有所思地問她,“你恨許凌藍嗎?”

    安樂瑤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景鋮阡這是根本不給她辯解的機會就要判她死刑,在他心里,許凌藍就是被心懷嫉妒的安樂瑤給害死的。

    安樂瑤不知道景鋮阡到底知道了什么關于她的事情,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對于昨晚在游艇會上發生的事,景鋮阡肯定有辦法知道。

    榕溪看著面如死灰的安樂瑤掛掉了電話,緊緊的握住她的手,“不要怕,我會幫你的。”

    就算榕溪許諾會幫她,顧天燁保證事情不會牽扯到她身上,最終,所有的矛頭還是指向了安樂瑤。

    景鋮阡把她們那點破事全部公開在網上了并且在網上直指她是兇手。

    景鋮阡發了一條很長的微博,在這條微博里講述了安樂瑤是怎么跟他逼婚的,然后又通過離婚來從他身上獲得利益,最后因為嫉妒許凌藍而害死了她。

    很長的篇幅把安樂瑤形容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女人。

    這一切來得太快,就算星途極力證明了這確實是一場意外,但是網絡上大家都在討伐安樂瑤。而且她還背負著強行逼婚,秀假恩愛這些罪名。安樂瑤算是徹底的毀掉了。

    景鋮阡也徹底的擺脫了她,原本同樣要名譽受損的他,因為在這個事件中他扮演了一個愛人生前不能給她名分,如今又痛失所愛的苦情者,他一夜間就成了癡情人了。

    安樂瑤也在景鋮阡發微博的同一天就被趕出了房子,景鋮阡直接帶人上門不由分說把她推出了門外,她一出門就被在在門外等候的記者給圍住了,她憔悴不堪的樣子被拍的清清楚楚。記者們甚至把攝像頭都要蓋到她臉上了,安樂瑤跌倒在地卻沒有一個人來扶她。

    不僅如此,還有許凌藍和景鋮阡的粉絲過來了,她們就跟瘋了似的撲過來拉扯安樂瑤,依然沒有人來勸阻,記者們拍的更加瘋狂了,恨不得把安樂瑤落魄的樣子拍的更清楚更真實一點。

    如果不是急忙趕來的榕溪,安樂瑤覺得自己可能會死在那里。她不是沒想過反抗,但是她一個人怎么抵抗的住這么多人的攻擊,慢慢的她放棄了抵抗,坐在那里一言不發,眼淚也不曾流下。她甚至能想到那些人明天要怎么寫她,大概是冷血無情吧!

    榕溪把安樂瑤帶到了自己家里,看著渾身狼狽不堪的安樂瑤,他氣的要出去找景鋮阡算賬。

    安樂瑤拉住了他,“我想洗個澡。”

    榕溪給她放了熱水,還貼心的給她點了香薰。

    安樂瑤躺在浴缸里,溫熱的水涌過胸口,她覺得胸口有點悶悶的,然后繼續往下沉,水涌過了頭頂,她覺得世界變得異常的安靜了,慢慢的她有點憋不過氣了,但是她并不想上去,她想就這樣沉下去一直沉到水底,再也不要起來。她以為自己會有這樣的勇氣,可是她實在是憋不住氣了,掙扎著從水里爬出來,卻發現自己身上干爽的很,她睜開眼睛一看。

    眼前的許凌藍把她嚇的尖叫著往后仰,后背被托住了,景鋮阡真一臉詫異的看著她。

    “樂瑤,你怎么了?”

    安樂瑤驚魂未定的看著這兩個人,好半天才想起來,她這是回到現實世界了?

    她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要怎么開口,“我……我在哪?”

    景鋮阡笑著幫她把凌亂的頭發給撥到耳后,“你怎么回事呀?好好的發什么呆?不是你帶過來的嗎?”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