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八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安樂瑤不知道要怎么跟榕溪說這件事,她內心很復雜,腦子一片混亂,雖然她已經冷靜下來了,也不再害怕了。但是因為說的事情太多了,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圓過來。她信任榕溪,但是再怎么信任,有些事還是要保留的,她在想要怎么解釋自己在電話里說的那些話呢。

    “你不打算跟我說?”榕溪看了她一眼,十分體貼的給他開了個頭,“如果你不知道從哪里說起,不如先從你和景鋮阡還有許凌藍的關系說起吧!”

    安樂瑤用僅剩的思緒來整理自己的語言,她很猶豫,其實到了這個地步,她隱瞞不隱瞞也沒什么意義了。所以她全盤托出了。

    聽到安樂瑤并沒有受到傷害的時候,榕溪的表情顯然松了口氣。不過聽到安樂瑤把她和景鋮阡的關系大致說了出來后,他反倒不那么驚訝,估計是他和安樂瑤認識這么久以來,多多少少都猜到了一點吧!

    “你和景鋮阡是假結婚?那你演技……確實不錯。”

    聽了這么多卻只得出這么一個結論,安樂瑤都不知道榕溪是在嘲諷她,還是什么意思。

    瑤瑤冒出來了,“我覺得他應該是松了口氣。”

    安樂瑤沒興趣跟瑤瑤開玩笑,她很無奈的跟瑤瑤說:我覺得我把事情搞砸了。

    “那你現在是打算怎么辦?”瑤瑤問她。

    不知道呀,你能看到許凌藍要對我做什么嗎?安樂瑤把所有的希望都押注在瑤瑤身上了。

    瑤瑤猶豫了,“我看到一點點,但是看到的不真切。”

    什么意思?安樂瑤不明白瑤瑤這看得見又看不見的意思是什么。

    瑤瑤想了一下,“我覺得可能是因為你改變了劇情,原本這里你應該是被……欺負了吧?但是你逃出來了,榕溪也來幫你了。所以我覺得接下來這部分的劇情應該是改變了,要不然我不可能看不到的,這不是太遠了的那種看不見,而是模模糊糊的消失了的感覺。”

    安樂瑤聽著有點道理,仔細一想,忽然覺得重點應該在榕溪這里,她忙扭頭問榕溪,“你打算帶我去哪里?”

    榕溪沒有馬上回答安樂瑤,而是反問她,“你現在有沒有好一點?”

    安樂瑤現在的狀態怎么可能好,她很不安,各種情緒都涌上來了,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讓自己冷靜下來。

    好半天才擠出一句,思考了很久的話,“我希望你能替我守住這個秘密。”

    她都覺得自己有點在利用榕溪,在利用榕溪對自己有好感的事情,不僅讓人幫忙,還把自己的事情壓到對方身上。

    榕溪似乎并不在意,點了點頭,“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只是,你這件事要跟景鋮阡說嗎?”

    安樂瑤考慮的是,景鋮阡根本不會相信她,而不是她說不說的問題。但是她不可能就這樣被人欺負的,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她不相信自己妥協了,對方就會真的放過她。

    “你不打算跟他說?”榕溪又問了一遍。

    安樂瑤岔開了話題,“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讓助理幫我查了今天有哪些劇組在這個城市試鏡。很容易就找到了。”榕溪輕描淡寫的說著,安樂瑤都能想象他著急的樣子,他為自己奔走的樣子,心里的內疚又加了幾分。

    “謝謝!”

    榕溪幫過她很多忙,安樂瑤一次謝謝都沒說過,這一次說出來的謝謝,對她來說卻是最狼狽的。

    榕溪騰出一只手來握住安樂瑤的手,“跟我不用這么客氣,我是你的腦殘粉呀!”

    安樂瑤被逗笑了,她沒有躲開榕溪的手,低著頭依然有點不知所措。

    在安樂瑤晃神期間,榕溪把車拐進了一座院子里,熟練的把車開進了車庫,“到了。”

    安樂瑤看著完全陌生的地方,不知道榕溪帶她到了哪里,但是看這房子豪華的程度,應該不是一般人。榕溪還過來給她打開車門,等到她下了車才發現她狼狽的有點不適合見人,因為安樂瑤還光著腳。

    榕溪試探性的問,“需要我……抱你進去嗎?”

    安樂瑤的回答當然是no!

    然而她光著腳穿過大大的花園中鋪細石的小路的時候,真有種還不如讓人背過去。足足的做了一次足底按摩,走進后面的房子內的時候,她腳底酸麻的都不是自己的了,也好,她原本的緊張感忽然消失了。

    一看到榕溪過來了,就有人過來迎接他,看到他身后的安樂瑤后馬上有人給她拿來拖<!--中间广告位置-->鞋,沒有問她是怎么回事,這讓安樂瑤很感激。

    榕溪問了人幾句后就拉著安樂瑤上樓了,樓上大廳的沙發上正坐著個人,安樂瑤光是看個后腦勺就知道是誰。她驚慌的拉著榕溪迫使他停下腳步,“你怎么帶我來找他。”

    “怎么了?這種事找他最合適。”榕溪大手一揮把安樂瑤攬入懷中,“舅舅!”

    安樂瑤的下巴都要跌到地毯上了,這家伙是榕溪的舅舅?

    忽然想起榕溪說過,顧天燁不會把他怎么樣,原來還帶著這種關系。

    顧天燁正躺在沙發上玩手機,聽到聲音扭頭,看到榕溪和安樂瑤兩個人,眉頭一下子就皺起來了,“這是什么情況?”

    榕溪把安樂瑤今天簽的合同遞過去,“你幫忙看看吧!這家伙被騙了。”

    安樂瑤覺得很丟人呀,她怎么說也是一個娛樂圈的老江湖,被騙了,說起來都很難看。她站在那里,只想馬上離開就好。但是榕溪一直攬著她的胳膊,她那點不甘愿全部都他給揉碎了。

    顧天燁接過那份合同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看完后,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安樂瑤,“你平時看著挺精明的,怎么會簽這種合同?”

    安樂瑤深深地嘆了口氣,準備把今天的故事再說一遍,榕溪已經搶先說了,“她這么精明都能被騙,那肯定是騙子手段高明!”

    顧天燁深思了一下居然信了,“這個事好辦。”

    聽到顧天燁這么說,兩個人都深深地松了口氣,結果顧天燁繼續說:“那我幫你解決了,你怎么報答我?”

    榕溪也是干脆,直接說:“我替她還!”

    顧天燁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你是她什么人?要幫她還?”

    榕溪還想說什么,安樂瑤阻止了他,“你想讓我做什么?”

    顧天燁笑的好不懷好意,“過幾天有個游艇會,你陪我去吧!”

    “不行!”安樂瑤幾乎是在顧天燁話音一落就拒絕了。

    所謂游艇會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過是一些有錢人和一些明星的游戲罷了。安樂瑤以前就聽說過,有不少嫩模非常喜歡這樣的場合,她老爸一直告誡她要愛惜自己的羽毛,不能去這種地方。

    “我上次那幫朋友很喜歡你呀!”顧天燁把玩著手里的文件,似乎有種在把玩安樂瑤一般。

    安樂瑤有點不知所措了,有種才跳過了糞坑又被潑了一身餿水的感覺。

    榕溪把她拉到身后,沒大沒小的把文件從顧天燁手里搶回來,“玩夠了沒有呀!我老媽早就說過讓你不要跟那些人玩了。”

    顧天燁聳肩,“你都不聽你媽的話,我為什么要聽。”

    榕溪沒理他,而是對安樂瑤說:“這個游艇會是我們公司的年度party,不是你想的那種,很干凈的。舅舅讓你來是好事。但是他那些朋友你要遠離,都是愛玩的人。”

    安樂瑤依然不是很相信,會有這么好的事?她從來到這里就沒遇到過好事。

    大概是她看顧天燁的眼神被他看穿了,顧天燁看著她,一箭穿心的說破了,“你的人生有這么悲哀嗎?是不是所有人對你都是有所圖呀?”

    顧天燁的話深深的刺痛了安樂瑤,她來到這里后確實跟一只帶刺的刺猬一樣,總是覺得周圍的人來接觸自己都是帶有目的性的,自己接觸別人也是這樣想的。

    “你別嚇她了,她今晚已經受夠驚嚇了。”榕溪依然擋在顧天燁和安樂瑤之間,“我讓人給你準備房間休息吧!”

    安樂瑤拒絕了,“我想回家。”

    榕溪猶豫了一下,還是送安樂瑤回家了,顧天燁一直看著他們兩個人,過多的話都沒說。

    等到安樂瑤上了榕溪的車,一路上榕溪說了不少話安慰安樂瑤,安樂瑤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她倒不是不行顧天燁會辦不好這件事,而是她怕自己要付出的帶價不會少。顧天燁又是個未知數,瑤瑤都看不穿他,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又是一個危險十足的人。

    安樂瑤心里完全沒了底。

    “他是榕溪的舅舅,你不如……”瑤瑤的話忽然鉆進了安樂瑤的耳朵里。

    安樂瑤聽了瑤瑤的話,眼神恍惚的看著榕溪,心里跟打小鼓似的,跳的厲害。她有種自己做什么壞事都比不上這一件的感覺。

    “干嘛這樣看著我?”

    安樂瑤慌忙把視線移開,心里愧疚不已,人家真心待她,她都在想些什么亂七八糟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