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榕溪放下抱著的女孩子,不知道跟她說了什么,小女孩帶著小伙伴就去旁邊玩去了。然后朝安樂瑤走過來了,安樂瑤心里“咯噔”著,她有點害怕這種情況,雖然拍戲的時候經常遇到這樣的戲,兩男因為女主角發生一些事,但是現實她還從沒遇到過,與其會遇到,她更多的是想躲開。

    她確實也準備躲開了,結果顧天燁忽然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讓她走,“你喜歡他?”

    安樂瑤又氣又惱,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樣,滿腦子都是情情愛愛,她還要為生活拼搏呢!

    榕溪的大長腿沒邁幾步就過來了,看著兩個人,然后恭恭敬敬地沖顧天燁叫了聲,“老板!”

    然后拉著安樂瑤就走了,“那邊有水果,你要不要吃?”

    安樂瑤當然想跟榕溪走,可是顧天燁看起來有點不太高興的樣子,不是安樂瑤想太多,她總覺得自己有可能會連累榕溪。

    誰知道榕溪直接把她從地上給拉起來了,“走啦!”

    安樂瑤回頭看了顧天燁一眼,對方一臉玩味的看著她和榕溪,安樂瑤被看的渾身難受,她按住榕溪偷偷問他,“我們這樣,會不會得罪老板呀?”

    榕溪瞟了顧天燁一眼,“你怕他?”

    “我不是怕他,我是擔心你……”

    “擔心我?”榕溪停下了腳步,一臉狐疑的看著安樂瑤。

    安樂瑤雖然覺得這話說出來自己有點太厚臉皮了,但是榕溪看起來似乎并不太在乎這些事,她作為前輩也應該提醒他,“我……我怕因為我……讓你得罪了你老板,以后不好相處。”

    “哈哈……”榕溪笑的格外開心的樣子,居然還挑釁的朝不遠處的顧天燁看了一眼,“沒事,我作為公司的臺柱子,這點小事他還不敢對我怎么樣。”

    嗯?安樂瑤聞到了一絲不對勁的味道。“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太自大了?”

    榕溪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你會擔心我,我真的很高興。”

    安樂瑤的臉垮下來了,“我不是……”

    “不是擔心?那是什么?”

    安樂瑤敗陣下來,決定換個話題,她直接問榕溪,“你是不是臥底?”

    榕溪當然不會承認,這是規則,安樂瑤只是想岔開話題而已,“你覺得誰是臥底?”

    “你光猜誰是臥底,你怎么不猜猜誰是人質呀?”

    安樂瑤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她以為人質應該是某個明星,正被節目組隔離在某個地方,不過看榕溪的表情,她一下子就猜到了是顧天燁。

    頓時她無語了,這家伙算是假公濟私呢,還是真的想玩他們這些人?

    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

    當天晚上睡到半夜的時候,忽然安樂瑤被人捂住嘴從帳篷里被拖出來了。這熟悉的氣息讓她一下子就認出來對方是顧天燁,這個混蛋果然是人質,還是個臥底人質。

    不過他只抓了兩個人,一個是榕溪,一個是安樂瑤。兩個人迷迷糊糊的被抓了個措手不及,安樂瑤蓬頭垢面的出現在鏡頭前簡直要發火,這還不算,她還被綁了起來,她真的懷疑顧天燁是在報復他們兩個。

    安樂瑤氣的半死,還沒好好發光發熱已經壯烈犧牲了。榕溪倒是淡定得很,他故意掙扎了一番。三個人演了一把對峙的戲碼,然后顧天燁表示,你們已經被抓了,料想你們也跑不掉,讓人給他們松綁。

    顧天燁還戴著面具來的,安樂瑤上去就把他的面具給扯下來了,然后要跟他打架,榕溪忙笑著從后面拉住她,開玩笑的說她,入戲太深。

    安樂瑤非常敬業的表示,演戲演全套,非要追著顧天燁湊他。三個人這段綁架戲也算是演的有點的。抓人的戲碼也就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拍完大家休息了一會,導演又開始拿著大喇叭開始對著各個帳篷說相聲。

    大家起來接著拍的時候,才知道安樂瑤和榕溪被抓了,不過也不知道是誰把他們抓走的,顧天燁做完老板過來的,大家一時半會也想不到他身上,畢竟顧天燁還從沒參加過綜藝節目。

    安樂瑤和榕溪的好日子來了,有吃有喝的伺候著,還不用出去跑動,外面的人在拼命找線索救她們,她們兩個坐在室內和顧天燁打嘴仗,氣氛非常和諧,安樂瑤也很會演的收起了自己她討厭顧天燁那一面,各個發揮自己的藝能感盡量配合。

    安樂瑤都不知道顧天燁居然這么有藝能感,連連金句,安樂瑤打趣的問,“顧老板是不是要出道呀?”

    “我出道的話,估計沒人請得動我!”

    厚臉皮的程度讓安樂瑤咂舌。

    中間顧天燁帶起面具和變身器給成員們發號施令,有模有樣的讓安樂瑤都要懷疑他是不是演員出生的。

    那邊真演著,忽然榕溪拉了拉安樂瑤的衣服,小聲跟她說:“我等下攔住他們,你跑吧!”

    安樂瑤有點驚訝了,劇本上只寫了有人被抓,沒寫被抓的人還能逃脫,榕溪堅定的樣子看起來不像是在騙她,所以榕溪不是臥底?

    趁著顧天燁在跟成員們對話的時候,榕溪忽然發難抱住了守門的人讓安樂瑤快跑,安樂瑤停頓了一下,反應很快的顧天燁立馬就拉住了她的手,安樂瑤拖著顧天燁往門口跑,費盡力氣抱住守門人,讓榕溪先逃出去。

    榕溪掙扎著似乎不想走,在安樂瑤再三努力下他還是逃走了。真的廢了好大勁!安樂瑤在心里吐槽,拍綜藝<!--中间广告位置-->而已呀,大家要不要這么拼呀!

    榕溪一走,安樂瑤毫無形象的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手讓顧天燁給她水喝。

    顧天燁把水地給她,“你明明可以走的,為什么不走呀?”

    安樂瑤喝了好大一口水,沖顧天燁笑了笑,“榕溪是你的人,我肯定不能讓你和他在一起。”

    “你把臥底放出去,你就不怕他害你的朋友?”顧天燁坐在椅子上看著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我們的任務是把人質救出去。”安樂瑤喘著氣站了起來,不露聲色的走到顧天燁跟前,剛剛抱著從守門人的時候順便從他身上摸出一副手銬“啪嗒”就把顧天燁和自己扣在一起了。

    “走吧!人質救出來了,我贏了!”

    顧天燁和在場的工作人員都目瞪口呆的望著安樂瑤,安樂瑤一臉認真地看著他們,“干嘛?開個玩笑也不行呀!”

    大家都被安樂瑤唬的一愣一愣的。

    節目當然不能就這么完了,下面還有解救新人質的任務,安樂瑤還要里應外合的抓臥底。她之所以選擇留下來其實主要是相信自己的隊友,因為贏的人會有機會獲得和人質通話的機會,安樂瑤相信自己有足夠的本事來提醒柏泉,因為她昨天一整天都和柏泉在一起,她相信柏泉不會是臥底,臥底不會這么蠢的。

    她唯一擔心的就是柏泉會不會接收到她的信號,然而柏泉確實有這么蠢。

    當讓為了配合節目效果,中間安樂瑤越獄無數,顯然都沒有成功。為了逃走,她哀求過也掙扎過,甚至還偷襲過,通通以失敗告終,顯然是節目組不允許她越獄,要不然她早就跑掉了。

    外面的游戲有多精彩安樂瑤也不在意了,她看著外面的大太陽都有點不想出去。

    這一天安樂瑤輕輕松松的度過了,一直到晚上,終于有人來解救她了,來的居然不是柏泉,是榕溪和大哥,安樂瑤直喊不妙,這是臥底贏了的節奏呀!

    正在安樂瑤是準備是“自殺”還是奮力一搏的時候,顧天燁居然偷偷塞給她一把小水槍,“我去開門,他們一進來,你就開槍射他們。”

    安樂瑤估摸著這是人質獨有的道具,被水槍射到的人才會出局吧!問題是這么小的水槍,遠距離能射到誰?

    安樂瑤拿著水槍就對著顧天燁,“你給我這個,就不怕我射你?”

    顧天燁一臉的真摯,“如果我是臥底,你覺得你還能活到現在?”

    安樂瑤表情一下子就呆滯了,這節目到底是怎么回事?玩這么燒腦?到底誰是臥底誰是人質呀?兩個人呆一起這么久,也沒見顧天燁給他暗示呀。

    外面的榕溪和大哥估計也不知道顧天燁到底是個什么身份,真當他是自己人,喊著快開門,他們解決完安樂瑤事情就結束了,顧天燁給安樂瑤一個“相信我”的表情就去開門了,安樂瑤也豁出去了,反正外面兩個都不是好人,最起碼先解決外面兩個再說。

    忽然腦子一轉,萬一外面兩個不是臥底,顧天燁想讓她們自相殘殺最后坐收漁翁之利呢?安樂瑤要被自己繞壞了。腦子還沒轉過來那邊顧天燁已經開門了,她豁出去了,拿著水槍一把亂射。

    小水槍雖然射程不遠,但是因為站的近,大哥和顧天燁都被波及了。顧天燁不可思議德看著安樂瑤,笑的好勉強,“你始終不愿意相信我,我真的是個好人。”

    安樂瑤給了他一腳,“我誰也不相信,說完就把水槍對著榕溪。”

    榕溪笑的有點喘不上氣了,“我們是一起的對不對?我一開始就是要救你,我們是盟友。”

    “其他人呢?”安樂瑤問他。

    “其他人都是臥底!”

    信他就有鬼,一個節目六個嘉賓四個臥底?外加一個神志不清的人質?安樂瑤要開槍,榕溪終于從身后摸出了一把打水槍,安樂瑤傻眼了。她的小水槍只能近距離偷襲,人家的打水槍直接把她轟出局了。

    結果可想而知,壞人贏了!

    顧天燁恨鐵不成鋼,“我真的是好人,一開始如果你逃出去了的話,我肯定就在這里把榕溪給弄死了。我策劃這起人質被綁事件就是為了清除我們隊伍里的臥底呀!”

    安樂瑤后悔不已,為時已晚。這不能怪她,只能怪顧天燁給的暗示太不明顯了。

    最后時刻緊張了一把,出了一身的汗。安樂瑤覺得下一次自己還是老老實實打醬油好了,綜藝這個東西真的不適合她。

    拍攝完成后,大家都松了口氣,站在外面的幾個人人也進來了,一起閑聊了一會。

    安樂瑤內疚死了,大家都安慰她,如果不是他們做任務不給力,榕溪也拿不到大殺器。

    導演表示明天再拍一些鏡頭,行程急的可以先走,不急的可以跟組回去。

    綜藝節目拍攝時間短,但是時間緊湊,安樂瑤算是體驗到了,雖然只有短短幾天,但是她覺得比拍一部戲還要累,特別是這種環境。

    第二天補了一些內容,榕溪和顧天燁就先走了。安樂瑤閑就跟著劇組走了,走的時候她把自己的東西基本上能送的都送人了,自己空著包袱回了家。

    下機的時候苗妙開車來接她,給了她一個不算好也不算壞的消息,景鋮阡有活動要出席要帶她去。與此同時,還有個劇組給她發了邀請,說有個配角想找她。

    苗妙很興奮的跟安樂瑤強調,“這一次是個正經的配角。”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