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九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早上起來的太早,飛機一起飛安樂瑤就開始犯困,迷迷糊糊的睡的很沉,一覺醒來差不對到地方了,她身邊的榕溪同樣睡的很沉。他工作那么多,估計是連夜趕過來匯合的吧!

    下了飛機開始坐車,幾個人坐在一輛車上,攝影機沒有關,大家有說有笑的聊了一陣,然后攝影機一關,大家都一致的話變少了,一直在鏡頭前非常活躍的小艾都收聲了,慢慢的大家就都不再說話,不知道是累了,還是因為確實不熟,所以話不多。

    安樂瑤問了一下節目組的人要坐多久的車,工作人員說還要四五個小時,安樂瑤便倒頭又開始睡,原本睡著還行,沒過一會就被顛醒了。

    原來原本很平攤的路慢慢的變顛簸了,請的當地的司機把車子開成出了拉力賽的感覺,除了快就剩下無止境的顛簸了。

    外面的太陽看起來還非常的大,安樂瑤感覺自己都要聞到空氣中的灼燒感。車內的人看起來似乎都有點累了,東倒西歪的都在睡覺,榕溪則一直跟著她坐來著,現在也正戴著眼罩在睡覺,耳朵里還塞著耳機。

    安樂瑤發現自己眼睛多瞟瞟,胃里就翻騰的更厲害了,她覺得自己是暈車了,強忍著想吐的感覺閉著眼睛。可是她越是強忍著這種感覺就越強烈,她把手伸進自己的包里,想把暈車藥拿出來。

    正費力的摸著,嘴里就被人塞了一顆薄荷糖,清涼的味道讓安樂瑤的神經一下便清醒了不少。一扭頭榕溪坐在她旁邊沖她微笑,安樂瑤給了他一個感激的眼神。

    “這個你拿著!”榕溪不知道從哪里摸出半顆檸檬塞在了她手上,“檸檬聞著可以止吐。”

    安樂瑤點頭,不太敢說話,她怕自己一開口就會吐出來。榕溪心神領會的拍拍她的肩膀,把自己耳朵上的耳機摘下來塞了一只到她的耳朵里。

    輕柔的音樂如絲綢一樣滑進了安樂瑤的耳朵里,這確實讓她好受了很多,她打心眼里感激榕溪,如果不是他,她可能會更加難受,甚至會難堪的吐在車內給大家造成負擔。

    “要是想睡的話,我的肩膀可以借給你!”榕溪臉上的笑容就跟車外的太陽一樣,耀眼的讓安樂瑤沒法睜開眼睛,很難想象一個大男孩居然會這么細心。

    安樂瑤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她也知道這種時候只有閉著眼睛努力睡著才是讓自己最舒服的方式,長途跋涉的旅程似乎把她所有的力氣都耗完了,安樂瑤的心里很忐忑,自己這是死在起跑線上了呀!在這一瞬間,她都心灰意冷了。

    安樂瑤心里沒底的想跟瑤瑤聊聊,結果瑤瑤似乎也睡覺去了,估計安樂瑤不舒服,她也能感同身受吧!

    正努力的睡著,忽然腦袋被人輕輕地扳著靠在了肩上,安樂瑤知道是榕溪,她也沒有拒絕,她覺得這車顛的都要把她的五臟六腑給墊錯位了,靠在椅背上確實沒有靠在榕溪肩上來得舒服。

    不知道顛了多久,安樂瑤終于睡著了,再醒過來的時候是被榕溪給叫醒的,原來是目的地到了。

    安樂瑤搖搖晃晃的下了車,一眼望過去,除了大氣磅礴這種形容詞之外,安樂瑤想不出更適合的詞了。望不到邊際的沙漠在夕陽下看起來很美,空氣中都是干燥的味道,安樂瑤努力的吸了一口氣,舒服了不少,但是也感覺空氣中都彌漫著細細的沙子,她覺得自己有點太敏感了,不過她有點渴了,還很熱。

    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榕溪遞給她一瓶水,還順便擰開了瓶蓋。這讓安樂瑤有種徹徹底底被照顧了的感覺,而且對方還非常的細心。

    安樂瑤看著他,開玩笑道:“你是叮當貓嗎?”

    “我是呀!”居然厚臉皮的承認了。

    原計劃到地方就要開始拍攝的,但是節目組都高估了大家的體力,不僅僅是嘉賓,工作人員都倒了大半。而且旅途也耽擱了時間,現在已經時間有點晚了,只是這邊的白晝時間比較長,所以現在的天還是非常亮的。

    他們駐扎在沙漠邊上的一個小村里,離沙漠非常的近,這也相對的容易適應一點。節目組的先行部隊已經過來駐扎了營地,所以需要的東西準備的還是非常充足的。

    等到大家都恢復了一點,開始發制服和裝備。每個人一個大大的背包,<!--中间广告位置-->里面有衣服和生活用品,還有醫藥包和一些戶外工具。然后就是搭帳篷,考慮到大家的體力,所以這個項目節目組幫忙做了。

    每個人一個帳篷,頂上還能打開,晚上睡覺的時候能看到星星,比在城市里要清晰多了的星空讓人的心非常的沉靜。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睡的太多了還是因為第一次一個人在這樣陌生的環境睡覺,安樂瑤在帳篷里滾來滾去的都睡不著,忽然帳篷被人從外面敲了兩下,安樂瑤做起來把帳篷的門打開,榕溪蹲在門口問她,“我們燒了火,你要不要出來玩?”

    安樂瑤沒什么事就過去了,晚上的沙漠一改白天的炙熱變得有點冷,大家無聊就燒火玩。安樂瑤掃了一眼,除了她和榕溪剩下的好像全是工作人員,其他人呢?

    榕溪回頭看了一下不遠處的帳篷堆,“估計都睡了吧!”

    安樂瑤也沒多說,坐在那里安靜的烤火,忽然耳朵里又被塞進了一只耳機,安樂瑤聽著和白天舒緩的音樂不一樣,這是一首快節奏很快的歌。

    一首歌聽完榕溪問她,“怎么樣?”

    安樂瑤不懂音樂,客套的回了句“還可以!”

    但是榕溪似乎很高興的樣子,有點嘚瑟的拍著胸脯說:“我的歌!”

    他不說安樂瑤都要忘記了,這貨是歌手出身的。

    “嗯,很好聽!要不你給大家也來一首吧!”看到榕溪這幅嘚瑟的小模樣,安樂瑤慫恿他。

    果然工作人員聽到后跟著起哄了,榕溪似乎沒什么明星架子,人家起哄讓他唱,他就把音樂放出來跟著唱了,一邊唱一邊還跳起來了。非常的專業,并沒有因為是這種地方而怠慢觀眾。看得出他的舞蹈功底很深,每一個動作都非常的用力,節拍卡的準,在場的人都跟著鼓掌,氣氛被榕溪帶到了非常棒的境界。

    安樂瑤看著在一旁跳的專心的榕溪,現在的偶像歌手都是這樣唱跳俱佳的嗎?聽說他以前還去國外進修過專門為了學跳舞,看起來應該也挺辛苦的。

    一首歌唱完,榕溪氣喘吁吁的坐在了安樂瑤身邊,推了推她,“該你了?”

    “什么?”安樂瑤愣在哪里,怎么忽然就有這種規定了?

    接下來安樂瑤算是體會到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她挖個坑把榕溪給埋了,結果自己也被拽進去了。受了榕溪的鼓舞,工作人員都跟著起哄,還鬧騰的厲害,安樂瑤從來都沒參加過這樣的活動,感覺自己被硬拽上了臺,不表演節目就不給下來。

    安樂瑤深深的嘆了口氣,清唱了一首歌。

    她唯一會的一首歌,是她曾經拍過的一部電影的插曲,也是給了弄噱頭趕鴨子上架讓她唱的,因為唱了無數遍,以至于后來想忘都忘不掉。

    安靜的夜晚,只剩下木柴燃燒的聲音,還有不明小生物的叫聲,大家安靜的坐在火堆前,聽著安樂瑤唱著一首安靜的歌。

    說實話,安樂瑤的歌唱的很一般,但是在這樣的氣氛下,卻變得非常有味道,一點點傷感再加上一點點滄桑,這首歌意境都變得高深起來。

    唱完后,安樂瑤滿臉通紅,不知道是羞的還是火太旺照的,她捂著臉覺得臉頰發燙。

    兩位嘉賓都唱歌了,下一位就是總導演了,導演是個挺有才的人也不怯場,拉著副導演一起講了個相聲!這都什么愛好。

    榕溪偷偷跟安樂瑤吐槽:“這相聲導演是看過多少遍呀,臺詞記得這么溜。”

    安樂瑤笑的臉都疼了,這群人太有意思了,她現在忽然覺得就算這個節目沒有火,她也無所謂了,至少認識了一群非常有意思的人,當然她還能拿到一筆不少的錢。

    這一晚上過的太充實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喊起來了,導演拿著大喇叭在外面給他們講相聲,硬是把人從帳篷里給逼出來了。

    安樂瑤連妝都懶得化了,反正天氣這么熱,一會妝就得花,與其頂著個大花臉,還不如直接素顏出鏡,她現在要走實力派路線,顧不得太多了。不過防曬霜她還是結結實實的抹了全身。

    一個個睡眼惺忪的站成一排,導演開始布置任務了,在正式任務發布之前,他們先做個熱身運動來拼一下早餐。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