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九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安小姐,你覺得你憑什么能演好這個角色?”

    這種問題以前安樂瑤剛剛出道的時候經常遇到,不過對方語氣比較善意而不像現在這位這樣,高高在上的默歆看著站在屋子中間的安樂瑤說:“你的形象,似乎并不太適合這樣的角色。”

    說完她還沖一旁的人笑了笑,“安小姐畢竟以前是……”

    雖然默歆的話沒說完,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估計都知道安樂瑤以前是干什么的。安樂瑤倒是不心虛,她不覺得以前是個艷星有什么問題,她也是靠本事吃飯的人。何況,現在在這個身體里的人并不是那個艷星。

    其實說實話,這樣的角色如果沒有背景憑她確實拿不到,但是她確實不是只有一副空殼子的艷星。她在這之前演很多很多的戲了,詮釋過各種各樣的角色,什么難度的問題都遇到過。

    而這個角色,說實話并沒有什么特別挑戰角色的地方,她所出現的每一個鏡頭都是在教女主角做點心而已。唯一的性格就是非常的固執、不茍言笑。

    既然對方都這樣問了,而且導演、策劃、編劇都在,她只能上了,不過……不能太出彩不是。

    她只是來試鏡默歆就這樣為難她,要是她太出彩了,這角色還怎么演下去。

    安樂瑤問了一下編劇這個角色的人物性格和特點后,看了一下要演的那場戲,在心里詮釋了一下。然后原本笑瞇瞇的臉忽然就變了,她用近乎無情的臉看著跟她對戲的人,眼神冷漠不帶任何感情。但是轉身面對食物的時候她的臉上則有了呵護戀人般的柔情。

    因為自己會做點心,所以她的動作也很干凈利落,行云流水般的好看,偶爾嘴角噙一絲微笑,就像在做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對這個角色來說,做食物的時候就是在談戀愛。說臺詞的時候也是,對著人則是冷冰冰的程序化,對食物的時候則是柔情似水般的溫柔。

    安樂瑤完全不出格的在這個他們規定的框框里詮釋了這個角色,導演的表情很冷靜,其他幾位都對安樂瑤比較滿意。默歆滿臉的笑容沒有多說話,她畢竟和安樂瑤不是一個級別的,她也看出了安樂瑤確實有兩把刷子,身邊的人雖然都沒有明確表態,她也知道這個角色安樂瑤拿定了,說起來也是秦舒月推薦的角色,其實現場演不演都不重要。

    安樂瑤從房間里出來后,瑤瑤有話說了,“導演對你不是特別的滿意。”

    安樂瑤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這是不好的意思嗎?

    “不全是,他覺得你并沒有用全力。你低于了他的期望。”

    安樂瑤心里一下子就沒底了,早就聽說李茂對演員的要求非常嚴,看樣子他專業的程度確實對得起他的名氣。

    安樂瑤問瑤瑤自己到底選上了沒有。

    瑤瑤的回答是,“你不是唯一的人選。但是有秦舒月在你確實被選上了,但是導演對你始終都不是很滿意。到時候進組你要好好的改善一下。”

    “這個當然!”安樂瑤心里的石頭穩穩的落地了。

    因為是都市劇,所以不用去影視城,但是要去法國的幾個城市和香港,他們對安樂瑤還有培訓,所以她和女主角默歆都要先進組,還要學會做法國菜。安樂瑤的心情非常好,能開工,還能學藝,一舉兩得。

    因為安樂瑤的戲份大部分都是和女主角搭的,所以她是跟著默歆同一時間進組的,一邊拍戲一邊接受法國大廚的培訓。安樂瑤算了算時間,她戲份少,大概只要一個月就夠了,所以從這邊拍完就可以直接去影視城探班。

    所以在這之前她給景鋮阡的經紀人肖鏡打了個電話,說自己下個月才過來探班,算算時間這個時間曝下光,時間剛剛好。

    肖鏡很意外,安樂瑤居然能拿到李導演的角色。

    安樂瑤沒有多說,而是讓他吩咐景鋮阡不要太過火,畢竟她要是不在國內,如果出了什么事,她臨時補救可能都趕不上。

    在進過一系列簽約后,安樂瑤拿到了劇本,一個月后就進組了,跟著劇組直接飛了巴黎。飛法國的這班人中,只有安樂瑤一個配角,加上劇組經費還沒完全到位,所以安樂瑤連苗妙都沒帶過去,而且所以只有她一個人和工作人員坐經濟艙。

    安樂瑤已經很久沒有坐過經濟艙了,十多個小時,她就縮在那里,雖然坐的是靠窗的位置,但是不走運的是身邊還<!--中间广告位置-->坐了個大胖子,擠得她心情一點都不美麗。安樂瑤只能戴上眼罩睡覺,想著睡醒了睜開眼就到了,這個過程都是浮云。安樂瑤不知道自己瞇了多久時間,覺得自己的活動空間好像變大了,她摘下眼罩……

    “嗨!這么巧!”顧天燁沖安樂瑤擺手,“睡得舒服嗎?”

    “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安樂瑤很驚訝,登機的時候并沒有看到這貨呀,這貨應該不缺錢呀,他應該在頭等艙的呀!

    顧天燁聳肩,“我是來解救你的。”

    “這個位置上的人呢?”

    “我跟他換位置了。”

    安樂瑤真的是要七絕了,“你這么大方,干嘛不跟我換?”

    顧天燁笑的很得意,“跟你換的意義在哪里呢?”

    安樂瑤拉下眼罩不想跟他說話,早知道就自己出錢升艙了,還不是不想太過招搖,十多個小時和默歆坐在一起和現在感覺差不多煎熬。她也不想在路上就跟人發生沖突,導演原本就不太滿意她,如果還發生這樣的事,估計到巴黎就要自己打包回來了。

    剛剛戴上的眼罩就被顧天燁給拉下來了,“你就這么不想看到我?”

    “是的!”安樂瑤毫不猶豫的就承認了,又把眼罩給戴上了。

    顧天燁覺的好笑,雙手環胸的坐在那里,整個人都挺得直直的,“可是我覺得你非常有意思呀?對任何人都充滿了親和力,為什么唯獨對我這么冷漠?你是不是……”

    “你是不是看多了言情劇?”安樂瑤扯下眼罩白了他一眼,“我對你沒有什么別特,我原本對誰都是這個樣子。”

    “我不是特例?”

    安樂瑤頭,她怎么會承認,自己對誰都是這個樣子,唯獨特別討厭他呢,要知道這個顧天燁身上的不安因素實在是太多了,連瑤瑤都看不透他,她怎么敢招惹他。

    “可是你對我來說卻是特例!”

    這個行走的發情獸,一定要在這樣的公共場合說這樣的話?安樂瑤現在真的慶幸自己沒升艙,要是她和顧天燁在頭等艙發生這樣的談話,那些劇組里舉足輕重的人要怎么看她,不過現在估計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坐在外面的朋友已經豎起耳朵在聽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了,都這樣了,顧天燁居然還不克制一點。安樂瑤覺得自己真的是命理反煞遇到了這個神經病。

    安樂瑤干脆把眼罩從頭上扯下來,側身直接盯著顧天燁,“我們把話說開好吧?”

    “嗯哼!”

    “你當初幫了我什么忙,你要我怎么還你,是不是我還給你了,你和我以后就能像陌生人一樣?永遠永遠都不再有交集?”

    “你這樣說,我有點傷心喲!”

    “那你現在走吧!”

    “我可是拿頭等艙換了人家的經濟艙,你就這樣對我?”顧天燁仰靠在椅背上,伸了個懶腰,“你就這樣對你的恩人呀?”

    “那你想怎么樣?”安樂瑤都要崩潰了,她的心情開始各種莫名的暴躁,“要不要我以身相許呀?”

    “你說真的?”顧天燁側身壓向安樂瑤,“這個提議我可以考慮哦!”

    “你神經病呀!”安樂瑤緊張的推開他,把手伸到他跟前,“我結婚了的!你就那么喜歡已婚人士?”

    “對呀!”顧天燁握住安樂瑤的手,在上面印下一吻,“我覺得你越來越對我胃口了。”

    安樂瑤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全身戒備的防著顧天燁,然后把空姐叫來,她要升艙,結果顯而易見,這個時間段的航班都是滿的,這架飛機也不例外。

    顧天燁得意的沖她擺手,然后笑著對空姐說:“能給我們來點酒嗎?這位小姐好像看起來很需要喝上那么一杯。”

    “我不需要謝謝!”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是等到空姐把酒送過來的時候,安樂瑤還是喝了。

    托顧天燁的福,經濟艙的安樂瑤也享受了頭等艙的待遇。喝了酒后她的心情好多了。靠在椅背上,終于進入了深度睡眠。

    再一次睜開眼的時候安樂瑤覺得渾身有種睡姿不正確引發的疼痛感。她有點困難的把脖子扭了扭,驚恐的發現自己整個人都被顧天燁圈在了懷里,對方的頭正靠在自己身上,而且他們兩個還合蓋了同一張毯子。安樂瑤拉開毯子想把兩個人隔開,顧天燁隔壁的人正直勾勾的看著他們兩個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