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運氣好就好在,這頓飯榕溪不在,聽說他有工作下午就走了。

    少了個當事人,安樂瑤更加自然了。

    秦舒月看起來很喜歡安樂瑤,這當然,安樂瑤幾乎知道她所有的喜好,投其所好的跟聊,很難不會有一見如故的感覺吧!何況安樂瑤還是一個實力派演員,配合聊天更加實用。

    聊得差不多的時候,安樂瑤故意感嘆了一句,“真推掉所有的工作也有點無聊,以后悅基金要是還有活動,點心什么的就全部交給我吧,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

    大概是安樂瑤看起來似乎實在是太閑了,又或者她的點心真的虜獲了秦舒月的心,她順著安樂瑤的話就朝她伸出了橄欖枝,“你要是實在是無聊有個空來幫我吧。”

    安樂瑤欣喜若狂,臉上卻是推辭,“這個……我不太懂。”

    “沒關系,其實基金的事我也不懂,都是我老公在負責,我只負責宣傳這一塊,你形象這么好,偶爾過來幫幫忙就當做善事嗎?”

    秦舒月話都說到這里了,安樂瑤也就不推辭了,兩個人交換了電話號碼,微博也加了關注。打入圈子的第一部終于走穩了。

    暗藏著心里的竊喜的安樂瑤忽然看到景鋮阡忽然站起來要往外走,她慌忙跟秦舒月打了招呼沖過去,在門口拉住了景鋮阡的手,“你是不是又想偷偷溜走?”

    景鋮阡一頭霧水,“什么溜走,我去廁所。”

    安樂瑤二話不說一把摟住景鋮阡的胳膊,“我陪你去!”

    說著就拖著他往外走,一邊走一邊恐嚇他,“今天你別想拋下我,上次害我被那個顧什么的欺負,今天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景鋮阡怎么都甩不開安樂瑤的手,無奈的走到廁所門口,“你是不是要跟我一起進去?”

    安樂瑤松開手,雙手抱在一起,靠在墻上,“我在這里等你出來。”

    “神經病!”景鋮阡丟給她一個無語的表情進了廁所。

    安樂瑤坐在門口無聊就拿手機出來玩微博,她的粉絲量依然在瘋狂的漲,她特意跑到景鋮阡的微博看了看,發現今天只是發了一條關于悅基金的宣傳微博。閑著無聊她還爬到了榕溪的微博,居然看到自己的微博被他轉發了。

    榕溪:樂瑤姐,求關注!求關注!//@安樂瑤:他說了什么?在線等,挺急的!!!!

    這什么情況?

    安樂瑤有點搞不懂,看看他下面粉絲的留言,全是@自己的,她嚇了一跳,急忙關注了榕溪,并且轉發榕溪的微博。

    安樂瑤:當紅小鮮肉求關注,害怕!//榕溪:求關注!求關注!//@安樂瑤:他說了什么?在線等,挺急的!!!!

    才轉發完,安樂瑤就收到了私信,居然是榕溪發來的。

    在干嗎?

    安樂瑤剛想回復,手機忽然被抽走了,一抬眼就對上一張她非常不想看到卻最近老是看到的一張臉。

    顧天燁看了看安樂瑤的手機,“你什么時候和榕溪關系這么好了?”

    為什么最近大家都喜歡問這句話?安樂瑤不想理他,伸手去奪手機,顧天燁按著她的手一用力就把她給按在了墻壁上。這神經病怎么老是喜歡玩這一套,安樂瑤很抵觸,想掙脫對方的鉗制,卻被對方壓過來的身體逼的要爆粗口了。

    “安小姐在廁所門口等人呀?”

    眼前的這個男人總是這樣自顧自的不顧場合的對她做些奇怪的事,安樂瑤掙脫不開,只能一字一句地說:“我在這里等!我!老!公!”

    顧天燁嘴角上揚,笑的很不懷好意,“你們人前居然這么親密?”

    怎么看這個人也是知道內情的人,安樂瑤也懶得跟他裝糊涂,“你到底知道多少,你到底想要什么?”

    顧天燁漫不經心的松開了一直按著安樂瑤的手,另一只手放肆的在安樂瑤的身側游蕩,這無禮的動作讓安樂瑤火冒三丈,她的手都要抬起來朝對方的臉上回過去去,卻在聽到他的話時停住了。

    顧天燁說:“我就是喜歡看你抓狂的樣子!”

    “神經病!”安樂瑤把揚起的手收了回來,直接照著顧天燁的腹部來了一拳,順便把自己的手機搶了回來,然后趁著對方彎腰的時候抬腳用膝蓋又給了對方腹部一擊。

    “我抓狂就是這個樣子,你喜歡嗎?”就算對方是星途的ceo,安樂瑤也不害怕,娛樂圈的資源又不是只有他一家。

    這些人都是仗著她是艷星,所以隨意的對她動手動腳,肆意輕薄,真的當她是好惹的。安樂瑤氣不過抬起穿著高跟鞋的腳照著顧天燁的膝蓋又是一腳。

    景鋮阡終于出來了,安樂瑤一路小跑過去挽住他的手擋住顧天燁,景鋮阡看著捂著肚子的人,“這人怎么了?”

    安樂瑤急忙拉著他往包廂走,“估計吃壞肚子了吧!快走,我覺得他要拉在這里了。”

    景鋮阡用一種不可思議的<!--中间广告位置-->眼神看著安樂瑤,“你這是什么話?”

    安樂瑤不理他,直接把人拖回了包廂。

    一回包廂,大家走的都準備走了,剩下的喊著要繼續第二單,秦舒月看到安樂瑤來了,直接叫上她,說男士們繼續下一單,她們女士都去做保養。

    安樂瑤當然愿意去了,跟著一群女人做做保養聊聊天別說多容易聯絡感情了。

    瑤瑤囑咐她:“雖然這是個不錯的建立關系的機會,但是……我覺得你不會喜歡的。”

    怎么會不喜歡,保養可是每個女明星的最愛。

    秦舒月很喜歡安樂瑤,去的路上拉著她坐了自己的車,在車上她問安樂瑤,“你最近幾天有工作要做嗎?”

    安樂瑤搖頭,“我宣布退出娛樂圈后,除非是一些非盈利的工作,剩下的我都推掉了。”

    “那我等下介紹個好師傅給你。順便幫你排排毒,去去濕氣。”秦舒月笑的很和藹。

    安樂瑤不知道她話里的用意是什么,但是總覺得心里有點發毛。等到到了地方后,安樂瑤才知道瑤瑤說的覺得她不會喜歡是什么意思了。

    秦舒月帶她們來的是中式理療館,安樂瑤是個非常怕疼的人,拍戲的時候每次都要包的嚴嚴實實的,每次吊威亞下來都能哭一場,現在看到招牌上的這幾個字,她就有點想哭了,她以前也做過的,因為超級的疼,所以不管別人說中式理療多好多好,她都是拒絕的。

    一起來的人似乎都很喜歡這個,秦舒月更是極力推薦,“等下我讓我相熟的師父給你推拿,保證你明天渾身輕松。”

    安樂瑤欲哭無淚。

    “既然你接下來都沒什么工作的話,就干脆做個刮痧和火罐吧?”

    誰讓她嘴賤答的那么快。安樂瑤想回家了。

    安樂瑤被動的跟著大家換了衣服,兩個人一個包廂,安樂瑤因為是第一次來,又獲得了和秦舒月同房的機會,她看著穿著白大褂的技師,心里就發憷。

    推拿的時候,安樂瑤趴在床上都哭出來了,實在是太疼了,一旁的技師還一直在說她哪里哪里不好,需要調養。安樂瑤疼的說不出話,說好的要跟秦舒月聯絡聯絡感情,她連嘴都張不開了。

    等到刮痧的時候安樂瑤才知道前面的疼都是浮云。

    她忍了這么長時間,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秦舒月還在一旁鼓勵她,“沒事,刮完一身輕松,你要忍住。”

    安樂瑤毫無形象的叫的一聲比一聲凄慘,技師一邊說著很快就好了,力度卻一點也沒因為她叫的凄慘而減少。

    等到拔完火罐,安樂瑤的后背已經是一個一個紅圈,胳膊上是一條條紅痕,眼睛哭腫了,聲音還有點嘶啞,就這樣她還能開玩笑,“秦姐,你說我這樣要是被記者拍到了,他們會不會說景鋮阡對我家暴呀?”

    秦舒月直接霸氣的說:“哪個敢發這樣的新聞,我收拾他。”

    這話聽著非常舒服,安樂瑤心情很好,忽然有種今天這些苦都沒白吃。

    因為安樂瑤沒有車,所以回家的時候秦舒月讓司機先送她回家,安樂瑤也有點不好意思,讓司機在小區門口就把她放下來了,跟秦舒月道了別就回家了。

    走到自家門口的時候,她忽然發現門口坐著個人,她嚇了一跳急忙握緊了手里的包,隨時準備開打。

    “是我!”隨著對方的聲音響起,門口的燈跟著亮了,榕溪站在燈下看著她微笑,“嚇到你了?”

    安樂瑤松了口氣,“這么晚,你怎么在這里?”

    “我一點的飛機飛影視城,明天要進組了。”榕溪看起來有點點拘謹。

    安樂瑤想說,這跟我有什么關系呢?

    榕溪繼續說:“我有點餓……想吃你做的甜點。”

    “什么?”大晚上的等在這里,就是為了吃她做的甜點?

    瑤瑤笑著跟安樂瑤說:“這人喜歡你吧!”

    安樂瑤驚嚇過度的踩臺階的腳踏空了,榕溪急忙拉住她的胳膊,在屋檐的燈光的照射下,安樂瑤手上的紅痕觸目驚心。

    榕溪忽然握緊她的手,神色緊張的問她:“他打你了?”

    什么鬼?

    “你的眼睛怎么了?你哭過?”榕溪的腦洞好像越開越大。

    安樂瑤推開他的手,不知道要怎么解釋,誰知道榕溪的視線忽然落在了她的脖頸處,安樂瑤慌忙捂住自己的脖子,皺著眉頭,“你看什么呀!”

    “你……”榕溪滿眼復雜的看著安樂瑤,忽然雙手握住她的胳膊用力把她擁進懷中。

    “你干什么呀!”安樂瑤覺得莫名其妙,費力掙扎,卻被榕溪抱的更緊了。

    “我知道他對你不好。我沒想到他居然還打你。”

    “他沒有打我!”安樂瑤大叫,今天這一個個都怎么了?她的豆腐就這么好吃?

    “我知道景鋮阡還有另外一個女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