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一晚是安樂瑤來到這里睡過的第一個安穩覺,感覺給自己找了個事做,日子就變得舒暢了很多。

    和閨蜜嗨了一晚上,半夜玩的不過癮還跑出去買了酒回來喝,三個人喝的醉醺醺的,直接在客廳的地毯上睡著了。

    第二天三個人還睡得一塌糊涂。

    十點多鐘的時候景鋮阡來了,看到安樂瑤蓬頭垢面的樣子嚇了一跳。他和安樂瑤結婚一年多來,還從來沒看過她這個樣子,安樂瑤總是要光鮮亮麗漂漂亮亮的出現在他面前,像一副漂亮的皮囊,除了長相之外他看不到她身上的任何亮點。像現在這樣的一面,他更是從來沒見過,更任何女明星一樣,從來不把自己真實的一面展現出來。

    安樂瑤看到景鋮阡的時候本能的想動手把人趕出去,好半天才清醒過來,人家現在身份不一樣了,是她的老公了,是合法能出入這里的人。

    “你等我一下,我先去洗洗。你去外面的花園等我吧,我們出去談。”安樂瑤搖搖晃晃的進了浴室,不清醒清醒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跟景鋮阡談條件。

    景鋮阡聞著一屋子的酒味,表情就不對了,看著安樂瑤沒化妝有點宿醉的臉,原本心里的怒火下去了那么一點。

    等到安樂瑤從廁所清清爽爽的出來后,發現景鋮阡居然在花園泡了一壺茶,看到安樂瑤來了,居然還給她倒了一杯,還說:“這個可以醒酒。”

    真是破天荒的享受了這種久違的待遇,在她那個世界的景鋮阡也愛喝茶,天天給她推薦各種養生養顏的茶,每次都被她給轟了出去。

    “謝謝!”安樂瑤覺得自己現在確實需要喝點東西來清醒清醒,她的頭還有點疼,二話不說端起茶杯一飲而盡,燙的舌頭都吐出來了了,嘴里還叫著,“好苦呀!”

    “茶要慢慢喝,慢慢品。”景鋮阡直搖頭。

    安樂瑤放下了茶杯,她知道景鋮阡的意思,他這舉動就跟人的回光返照一樣,最后的一絲善舉,如果知道她并不打算離婚,他肯定會把這滾燙的茶潑到她臉上。她偷偷的把茶壺挪到自己跟前,然后坐在了景鋮阡對面,一邊把玩著茶壺一邊盤算著要怎么開口。

    沒想到她還沒開口,景鋮阡已經迫不及待的先開口了,“除了這房子,你還有別的要求要提嗎?”

    安樂瑤估計這兩個人從結婚到現在都沒有像現在這樣平心靜氣的說過話,安樂瑤的心好像有了一點點不舍,她知道這是屬于這個身體的主人的情緒,她很抵觸,但是卻怎么也止不住這種生理反應,她都不知道她的眼眶其實都已經紅了。

    景鋮阡看到的安樂瑤,先是喝酒,再是紅了眼,他的語氣也難得的放柔了,“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

    安樂瑤嘆了口氣,再不進入正題,天都要黑了。就當是在演戲,她現在就是壞心眼的女主角,她清了清嗓子,“我會跟你離婚的,而且可以什么都不要。”

    景鋮阡的臉上寫滿了懷疑。

    安樂瑤繼續說:“我想讓你給我一年的時間。”

    “你什么意思?”景鋮阡的臉色果然變了。

    “我不能讓自己成為雙失人士。”安樂瑤對上景鋮阡的視線,“我要你給我一年的時間,一年后我一定會跟你離婚。”

    “所以你昨天說的根本就是騙我的?”顯然景鋮阡根本不相信她,大概他心里也做好了安樂瑤會騙他的準備,所以表情看起來要淡定很多,“我憑什么相信你?”

    安樂瑤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繼續說:“我要你做的并不是什么難事,只要你以后出席什么活動和朋友的聚會都能帶上我,人前秀秀恩愛而已。”

    “你到底要干什么?”景鋮阡耐性用光了,他對于出席活動居然要一起,人前還要秀恩愛的行為很排斥。

    “我要轉型!”安樂瑤老老實實的回答了景鋮阡,“我需要你的幫助。”

    “這點我讓公司幫你做就好了。”景鋮阡不以為然,“我先前就說過只要你同意離婚,公司可以大力捧你。”

    安樂瑤顯然也不相信景鋮阡,就算他說的是真話,但是他也隨時掌握著整死自己的把柄,她不喜歡這種感覺,“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做。公司不用力捧我,我交上去的提議書你批準執行就好了。你放心,我很識相的,絕對不會給你增添多余的麻煩。”

    “我為什么要答應你?就算你今天不同意離婚,我總有一天會讓你同意<!--中间广告位置-->。”景鋮阡開始冷笑,“你還想進入我的朋友圈,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

    “我也不打算瞞你,我只要你帶我入門而已,我絕對不會給你丟臉。”

    “安樂瑤,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心機了?”

    “我一直都有心機不是嗎?所以你才會娶了我。”

    “你憑什么認為我會答應你?”

    “憑你多想和許小姐在一起咯!”

    景鋮阡冷笑,“你已經不年輕了,我可以跟你耗。”

    安樂瑤也不示弱,“你最好趁著我還年輕的時候還想紅還肯去努力的時候滿足我的要求,要不然,我以后老了沒錢沒名的,我可能真的要纏你一輩子。”

    “你簡直……”

    “喪心病狂是不是?”安樂瑤笑了笑。

    景鋮阡惡狠狠地瞪著她,恨不得撕了她的表情看起來很猙獰。

    安樂瑤并不害怕,她只是淡淡地給他稱述一個事實,“我雖然口碑不怎么樣,但是你信不信你和許小姐的事一爆出來,我和你的立場馬上就會改變,這一條才是我最后的選擇。與其你和我斗個不停,不如你和許小姐再等一年?”

    “你威脅我?”這四個字景鋮阡雖然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但是他的臉色卻松動了一點,他的事業正在上升期,今年馬上又有幾部大制作在等著他,還有好幾個大代言,如果名聲上要是有什么損害,誰也不能保證后果有多嚴重,“婚內出軌”這個問題是非常嚴重的。

    他之所以對安樂瑤忌憚三分,也就是因為這個。當初安樂瑤能威脅到他,不也是因為這個。她真的是咬死了他的弱點。

    景鋮阡現在很后悔,他不該為了和安樂瑤斗氣把許凌藍牽扯進來,這太不理智了,關鍵是平時看起來一無是處的安樂瑤居然變得這么有心機。

    “你回去好好考慮一下吧!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明天我就會發一份道歉聲明,并宣布暫時退出娛樂圈,以后就開始在家相夫教子的日子。”

    安樂瑤說完這句,附贈了景鋮阡一個微笑,“放心,我不會真的要和你相夫教子,我只是想給大家造成一個我暫退的目的是要造人的假象。”

    觀眾的忘性很大,她以前的各種不好,時間總是會給她抹掉。洗白也是需要時間的,她用一個好妻子的形象來給自己洗白,也是唯一的選擇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在她說出“造人”兩個字的時候,原本隱隱作痛的頭忽然劇痛起來。疼的她都藏不住了,對面的景鋮阡冷冷地看著她,并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安樂瑤撐著腦袋坐在那里,表情都要猙獰了,她不知道怎么忽然頭就疼的這么厲害了,她覺得腦子就像是被人鑿了個坑一樣。她忽然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這幅身體的主人性格那么懦弱,怎么就敢強迫景鋮阡娶她?不會是原本就有什么絕癥吧?

    “你想多了!”瑤瑤終于出現了,“這個身體非常健康。”

    那這是怎么回事?

    “我不清楚,我覺得應該是你不小心觸發了原先主人不愿意揭開的傷疤!”

    造人?安樂瑤無語,這什么傷疤呀!她想要孩子,也要人家愿意跟她生才行呀!現在這個情況顯然是對方連碰都不肯碰她呀!

    安樂瑤的頭越疼越厲害了,她現在這個樣子是絕對不適合繼續跟景鋮阡聊下去,“你考慮清楚再來找我吧!”

    跌跌撞撞的回到室內,一關上門她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往前跌了下去,然后就失去了意識。

    安樂瑤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想著閨蜜二人組是肯定不會放著自己不管的她,果然她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是醫院的白墻壁,還有鮮花和水果的清香,隱約中還能聽到相機按快門的聲音。

    她有點艱難的扭過頭去看,發現門雖然關著,但是門口扒滿了記者,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睜大了,什么情況?她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星期都沒一個記者來拍她,今天頭疼疼暈了居然來這么多記者!

    “你醒了?”熟悉的聲音讓安樂瑤腦子警鈴大響。

    她側頭一看,果然,景鋮阡居然在。

    她眉頭緊皺,聲音里充滿了驚訝,“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當然在這里呀!我是送你來醫院的呀!”景鋮阡面帶笑容,伸手親昵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怎么會有人在保姆車里睡覺睡著昏迷了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