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聽到動靜的景鋮阡看了過來,看到安樂瑤的時候,他居然露出了報復性的笑容。

    安樂瑤的腦子里忽然閃現了小說中的情節,她記得自己在這里被虐的很慘很慘,安樂瑤搞不懂,自己都帶著親友團上門了,怎么就會被虐慘。不過想想也未必,因為她記得書里她是一個人出院的,路上還被記者圍觀了,還有莫名的腦殘粉朝她扔水蛋,她也并沒有帶閨蜜回家。

    不過光是想想一個女人一個人出院,路上被記者問了很多無法回答的問題,還遭遇了瘋狂粉絲的欺負,回到家發現自己老公居然把新歡帶回家。她的心得有多痛,安樂瑤都覺得心有點痛了,她一定是為這個身體以前的主人考慮的太多了,以至于都感同身受了。

    腦子里的瑤瑤忽然說話了:“我想大概是因為景鋮阡仗著你愛她,所以才會隨意踐踏你的真心。”

    安樂瑤冷笑,她的真心?她的真心還留在自己那個世界呢。

    看樣子等下人都走了,她要好好把書的情節回憶一遍,把看過的幾個點先記下來,最起碼要完美避過這樣的正面沖突吧!說起來,在醫院的時候她已經達成了一記擊殺,所以今天她才能帶著閨蜜回來,一路上暢通無阻,沒有記者也沒有無聊的八卦粉絲,所以,她要是躲過了高虐情節,她的人生會越來越順?

    瑤瑤的聲音遲疑了一下,“也許有可能?”

    安樂瑤在腦子里回擊瑤瑤:下次有高能,你就不能提前預警?

    “我有呀!”瑤瑤委屈地說。

    到門口才提醒的不算!

    安樂瑤招呼閨蜜二人組一起進屋,一邊走一邊脫外套,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沙發上,順便招呼大家,“大家隨便坐,就跟平時一樣。”

    岳昕馨和采蘿的表情很不好,不愧是真閨蜜她們看著景鋮阡的樣子就跟要生吞了他似的,苗妙膽子小,站在門口不敢過來,小聲的問安樂瑤她能不能先回去。

    安樂瑤一看苗妙這小身板,戰斗力也指望不上,就讓她先走了。

    景鋮阡既然都把人帶到家里來了,自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逼著安樂瑤離婚。眼看就要發生正面沖突,他讓許凌藍先回房,但是許凌藍不肯,大有有什么事情兩個人一起面對的架勢。

    安樂瑤冷冷地看著這兩個人,很為自己這個身體原先的主人不值,她的每一個動作,每說的一句話,都只能把自己喜歡的人往另一個人那里推,因為景鋮阡根本就是恨死她了。

    要改變這個格局就是,甩掉這個男人,重新開始全新的生活。

    但是在這之前,她首先得給自己找個安身之所,所以絕對不能讓他們鳩占鵲巢。外面的世界那么危險,她才不要流落街頭。

    兩個人對視間頓時電光四起,總覺得在這無形的對視中他們打了一架,最后景鋮阡敗陣下來,畢竟他沒有安樂瑤心里這般坦蕩,安樂瑤現在可以算是“替天行道”了。

    安樂瑤也不打算正面跟他沖突,畢竟在第三者面前和人打架自己也挺掉價的,雖然她不在乎,但是她的肚子有點餓了。

    兩個人都還沒做好開口的準備,采蘿先說話了,她拉著安樂瑤的手說:“要不你先去我那里住兩天?”

    安樂瑤恨鐵不成鋼,說好的閨蜜居然拉著自己先撤退,她干脆把拉著她的手的采蘿給拉到沙發上,“干嘛讓我走,在這里不自在的也不該是我呀!”

    說完給了站在廚房門口的兩個人一個微笑,她最近在醫院吃的好,修養的不錯,氣色也一改以前的死氣沉沉,這么一笑,倒是讓景鋮阡意外了一下。

    他依然堅持讓許凌藍先回房,許凌藍不肯,兩個人僵持在那里。

    安樂瑤忍不住笑了出來,“你要是真的這么愛她,怎么會帶她來這里?看她渾身不自在的,總覺得自己是個外人。”

    安樂瑤這話說的,讓許凌藍更加不自在了,雖然有景鋮阡護著,但是也看得出她心里的不安,就這心里素質還敢來人家家里,也是蠻拼的。

    景鋮阡緊緊的摟著許凌藍的肩,瞪著安樂瑤,眼神兇狠的恨不得生吞了她,“我帶她來是告訴你,我要讓凌藍做這個家的主人。”

    “你們高興就好。”安樂瑤不是很在意,“不過,這里只能我住,別說她,你也不能留在這里。”

    景鋮阡的眼神變得有點莫名了,“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和她都要走!”

    “我既然帶著凌藍來了,就沒有要走的意思。你要<!--中间广告位置-->是不高興,跟我離婚,只要你簽字,你要什么我都給你。”

    安樂瑤真心覺得自己干脆問他要他全部的財產好了,看他怎么下臺。其實誰不知道,男人說這話的時候,不過是逞一時口快,如果你真的問他要,結果一試便知。何況景鋮阡對她只有恨,怎么會為了離婚把自己弄得一無所有而富了自己的荷包。

    安樂瑤又不是傻子,她現在就剩下離婚這么一個籌碼了,不好好用在更加重要的地方,就用在這里?太浪費了。她攤手,“隨便你好了!只要你覺得你能天天在這里護著這只小綿羊就好了。”

    “你什么意思?”

    大概是事關許凌藍,景鋮阡的聲音都大了一倍。

    安樂瑤覺得這里的景鋮阡要比現實世界的景鋮阡差遠了,說來說去都是這么兩句話,她清了清嗓子,打開采蘿她們給自己買的零食,“我現在怕是沒有工可以開了,可以天天呆在家里欺負你的小綿羊哦!”

    說到欺負兩個字,安樂瑤還特意沖許凌藍看了一眼,把許凌藍嚇得都往景鋮阡身后躲了。景鋮阡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了。安樂瑤只覺得自己的脖子一涼,她敢發誓如果不是自己的朋友在這里,他可能又要沖上來掐自己的脖子。

    “想用這招來逼我離婚,景鋮阡你黔驢技窮了吧!”

    “我不會讓你們獨處的。我不在的話,我會把她送走。”

    “那太好了,你們不在我一個人清凈,你們在的話,我還可以多看你兩眼。”說完安樂瑤還給景鋮阡拋了個媚眼。

    果然把景鋮阡氣到不行。

    聽到這里采蘿和岳昕馨都忍不住笑了出來。連腦子里的瑤瑤都跟著笑了。

    安樂瑤看差不多了,這一次把人帶家里來的小仇也報了,便補了一句,“說真的,結婚一年多,天天受你的氣,要一套房子不過分吧!”

    安樂瑤根本不用去猜都知道這房子的主人肯定是景鋮阡,按照他們關系這種破裂的現象,如果不是景鋮阡的房子,他根本不會來這里。從面積和裝修來看,這應該還是景鋮阡最常住的一套!

    聽了安樂瑤的話,在場的人眼睛都睜大了,景鋮阡更是一臉的驚喜,“你愿意跟我離婚了?”

    安樂瑤當然愿意,不過現在她們還不能離婚,她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我今天才出院,你明天再來跟我談吧!”

    收到這個訊息的景鋮阡很快帶著許凌藍走了,看著兩個人臉上藏都藏不住的笑容,安樂瑤的表情慢慢的冷下來了。

    岳昕馨坐在她身邊抱住她,“想哭就哭吧!我們都在呢!”

    安樂瑤的眼眶確實濕潤了,但是她并不是想哭,她覺得這應該是身體的本能反應。

    不管是腦子里的瑤瑤,還是身邊的采蘿和岳昕馨都問她,“你真的打算離婚?”

    安樂瑤抹掉眼淚,“當然不!”

    岳昕馨幾乎是掐著她的脖子吼出來的,“他都這樣對你了,你還不打算放手?”

    安樂瑤把自己的脖子從岳昕馨手里解救了回來,她有她的打算,只是這個打算她不打算告訴閨蜜二人組,畢竟,有點太不要臉了。

    她想利用景鋮阡來讓自己重新找回她在娛樂圈的場子。

    雖然景鋮阡說過,只要她同意離婚,他愿意捧她。這話她剛來的時候聽到她肯定會信,但是現在她不信,因為她已經深刻的感受過景鋮阡有多恨她,如果失去離婚這個籌碼,他肯定會馬上踩死她,讓她再也沒有翻身的余地。

    安樂瑤也不至于這么傻,為了重新開始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就把自己唯一的籌碼就這樣廉價的送給別人。更重要的是,她必須從景鋮阡身上收集一些證據,以防他將來過河拆橋落井下石。

    安樂瑤所想的不過是給自己找一條可以發展的更好的路,和自保的路。能讓她將來和景鋮阡離婚,也不至于能被他踩死。

    而且單純靠景鋮阡的力量,她不覺得自己能在這圈子里爬出名堂來,她搜索過景鋮阡的公司,公司很小,旗下的藝人最出名的就是景鋮阡自己了。他現在名氣大,要用他的人很多。但是這是針對他個人,對他旗下的藝人沒用。安樂瑤想要的則是景鋮阡手上的這些資源,而不是他愿意給她的那些東西。

    一個對你恨之入骨的人,他會把自己最好的東西給你?那些把自己賣給他公司的人都不能享受到這種待遇,她能?安樂瑤太了解這個圈子了,所以她要的不是景鋮阡給她,而是她進入他的圈子,自己去拿。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