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安樂瑤閑著無聊去搜自己以前拍過的電影,驚奇的發現主角居然全換成了自己的競爭對手默歆,她拿過的大獎也全歸她了。

    默歆和安樂瑤就是“既生瑜何生亮”的現代版,兩個人類型、風格、背景、人脈都是差不多的。出道時間也相同,這些年來,兩個人明爭暗斗的搶資源、搶廣告、搶代言什么都搶,對了她們還搶過男人。默歆看上了影帝文越,安樂瑤便去湊熱鬧,湊到后來她都搞不清自己是真的喜歡文越,還是因為要跟默歆爭。

    大家都知道她們是死對頭,表面上卻還要稱好姐妹。

    背地里默歆諷刺安樂瑤是靠家里的背景上位,安樂瑤則暗諷默歆爬到今天的位置不知道做了多少虧心事。

    在安樂瑤看來,能碰到這樣的對手雖然有時候會鬧心,但是也算是在她從業以來的為數不多的樂趣。現在好了,她這么一點點樂趣都被剝奪了。現在安樂瑤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個作者是她的黑粉,而且是黑到不行的那種。

    剝奪了她的事業和榮耀,送給她一個渣男和一塌糊涂的生活,安樂瑤恨得牙癢癢,暗自下決定,以后她要是有機會回到現實,她一定要找到這個作者,好好的跟她聊聊人生,再談談理想,順便買下她這本書的版權、修改權,再給自己來個華麗麗的故事,一路上順風順水的找到真愛的故事。

    安樂瑤吞了吞口水,這種事雖然是想象的,但是想想心里不要太爽。

    “才受這么點傷就要住這么久的院,太過分了吧!”忽然一顆小腦袋從門口探了進來。

    安樂瑤一眼就認出對方來了,興奮的叫了出來,“采蘿!”

    “吃這么多不怕胖?”另一個人拎著苗妙買回來的披薩和冰激凌走了進來。

    安樂瑤驚喜的跳下床一把就抱住了她,“岳昕馨!”

    沒想到作者還算有人性,沒把她的閨蜜二人組挖走。安樂瑤興奮抱著兩個人又哭又笑,沒化妝的臉都有點慘不忍睹了,采蘿捏著她的下巴仔仔細細地看了個清楚,然后把拿著披薩和爆米花的岳昕馨擋在身后,“你不能再吃了,住院幾天人都胖了一圈。”

    “有嗎?快拿鏡子來給我看看!”雖然覺得如今除了吃也沒什么能讓自己高興,但是聽到“胖”這個字,安樂瑤還是本能的顫抖了一下,要知道“吃胖一時爽,最后死在健身房”這一直都是她們這些人的口頭禪。

    岳昕馨把采蘿從包里掏出來的鏡子給奪走,“哪里胖了,依然這么漂亮,生病了還不讓人吃東西,還怎么活。”

    安樂瑤兩行眼淚就下來了,她這幾天真是受太多委屈了,看著兩個人在面前打打鬧鬧,她的眼淚就止不住了。

    采蘿和岳昕馨是安樂瑤在這個圈子里唯一能說心里話的人,不過采蘿運氣不太好,她一直想給她拉資源想帶紅她,結果她無論是人氣還是演技都有點撐不起主角的氣場,依然只能是個萬年女二,好在采蘿性格大大咧咧也不太在乎這些,倒是安樂瑤天天為她操碎了心。

    岳昕馨導演,安樂瑤認識她的時候,她還在給別的導演做助手,一直想要出來拍自己想要的故事,也是際遇不好。安樂瑤和采蘿一直跟她說,只要她拍她們兩個都免費給她站臺助陣,安樂瑤甚至要給她投資,被岳昕馨給罵回來了,她說她要的友情和她要的故事一樣都是很純粹的東西。

    這樣的朋友,在這個年代已經變成稀有動物了,所以安樂瑤非常在意這兩個朋友。她們三個甚至約好了,如果將來嫁不掉,可以一起買一棟房子住在一起,每天樂得自在。

    雖然世界不一樣了,不過沒關系,大家還在一起關系依然這么好就好了。安樂瑤抱著兩個人又哭又笑,心里的陰霾頓時散盡了。

    “好好的哭什么呀?”采蘿幫她擦掉眼里,“是不是因為這次的事不高興?沒事,那些網友罵兩天就沒事了,現在的人忘性大,過兩天你又是一條好漢。”

    岳昕馨叼著披薩白了采蘿一眼,“還用說,一定是那個姓景的欺負她了,我們過來的時候看到他的車了。我可不相信他有那么好心來看你。”

    安樂瑤垮著臉,不知道要怎么解釋,不過看這兩個人一臉八卦的樣子,她就把景鋮阡來這里的事跟她們說了一遍,聽安樂瑤說的把景鋮阡給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岳昕馨一臉的欣慰。

    “你終于想通了,早讓你甩掉這個<!--中间广告位置-->男人,日子會好過的多。”

    采蘿跟著起哄,“都跟你說了,愛情不能當飯吃,你要是不跟他結婚,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出去旅游多好。”

    安樂瑤在心里嘆氣,她當然也想這樣,只不過現在的她不是這個身體原本的主人呀。之前的事如果換她來做,根本不會有現在這么多事。

    岳昕馨看著安樂瑤一臉的心疼,“我們兩個說這話不過是想讓你高興一點,真正的還是要看你自己,你要是真的喜歡他,喜歡到只要他坐在你身邊你就能高興,那你就繼續堅持下去。如果連這么點小要求他都不能滿足你,那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繼續下去比較好。”

    安樂瑤點了點頭,她這兩個朋友,就算是換到這里也是真真的好,她就算沖著這份友情也要改變現狀,“你們放心吧!我決定振作起來了。”

    聽了安樂瑤的話,采蘿吃到嘴里的披薩都掉了下拉,一臉驚訝地急忙伸手摸摸她的額頭,“你……是怎么了?那姓景的到底對你做什么了?”

    “什么?”安樂瑤不明白了,開始勸自己改變現狀的不是她們嗎?

    “我們從你準備那個……開始就一直勸你,你從來不聽,今天怎么忽然就……”岳昕馨也是一副大驚的樣子,“你是不是摔到腦子了?”

    安樂瑤真的要冤死了,她想解釋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釋,總不能說這副身體已經換人了,你們的那個小綿羊已經換成我這頭母老虎了,只能擺擺手打馬虎眼,“我……我就覺得人要換個方法過日子了。”

    采蘿的眼淚都出來了,完全一副兒子長大成人的表情看著安樂瑤,被岳昕馨給捂回去了。三個人樂呵呵的在病房里聊了起來。

    雖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但是聊起天來也沒有違和感,采蘿依然是個八卦妹,娛樂圈最近發生的事還能做個總結講給安樂瑤聽,岳昕馨只是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她們兩個,適當的時候插上一句話發表一下意見。

    通過采蘿的八卦系統,安樂瑤知道默歆居然和文越訂婚了。

    沒想到現實中默歆追文越追的這么辛苦,在這里居然一舉拿下了。安樂瑤心里也沒有不舒服,不知道是她沒有確定自己的感情,還是因為她知道現實世界的默歆依然在苦追文越,她并沒有“愛人結婚了,新娘不是我”的失落感。

    過了兩天,采蘿和岳昕馨來接她出院,想來也沒什么人會來接她,還果然就沒什么人來接她,除了兩個閨蜜就剩下死忠經紀人苗妙了。采蘿和岳昕馨還買了不少東西,說要慶祝一下,安樂瑤把苗妙也叫上了。

    一起四個人回到了安樂瑤的家,安樂瑤對這個家也沒什么好感,但是她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她發現自己連鑰匙都沒有,好在她的包在苗妙那里,安樂瑤一頓亂翻居然找到了鑰匙,打開門進去就聞到一陣陣飯香,還有煲湯的香味。

    幾個人面面相覷。

    安樂瑤心生狐疑,難道自己的爸媽出現了?

    “你沒有家人!”消失好幾天的瑤瑤忽然說話了。

    “臥槽!”安樂瑤被嚇了一跳,不小心飆出一句臟話急忙捂住嘴,采蘿和岳昕馨無法理解的瞪著她,跟在身后的苗妙更是驚訝不已。

    大概是這身體原本的主人從來都沒說過臟話吧!安樂瑤在腦子里跟瑤瑤鬧:你能不能不要忽然冒出來,這幾天你都去哪里了?

    瑤瑤似乎沒用打算解釋的意思,而是直接說:“景鋮阡和許凌藍在家。”

    “什么?”安樂瑤又沒忍住,這一次的聲音更大了。

    在大家不解的視線下,許凌藍從廚房出來了,嘴里還喊著:“阿景!”

    看到門口的人時,手里的碗“啪”的一聲掉到了地上,景鋮阡聽到聲音迅速的從書房跑了出來,根本沒有注意到門口站著四個人,有點慌亂地檢查許凌藍有沒有受傷。

    安樂瑤就這么靜靜的看著,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她并沒有難受,只是這具身體原先主人的悲哀似乎感染到了她,她覺得“自己”好可憐。明眼人都看得出景鋮阡愛許凌藍愛得不得了,她還要可憐兮兮的撐著這個可有可無的妻子的頭銜。

    她為什么不放手呀?

    瑤瑤的聲音聽起來也很哀傷,“她傻。”

    不!她腦子有病!

    安樂瑤奪過苗妙手里的行李袋重重地摔在地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