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世界上最詭異的是事莫過于你正在看書,書上寫著,“她忽然覺得脖子緊,股窒息感讓她從睡夢中驚醒……”你就跟著醒了,脖子也正被雙手掐著。

    安樂瑤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驚醒的,股窒息感硬生生地把她從睡夢中抽離。讓她有種死過次又被掐醒的感覺。

    她費力地睜開了眼睛,看到的居然是和自己正在拍戲的戲中男主角景鋮阡,對方正瞪著雙血紅的眼睛,雙手使勁地掐著她的脖子,她張大嘴巴滿臉脹的血紅,卻個字都蹦不出來。

    這tm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對方的手似乎直在加大力度,安樂瑤覺得自己還不做點什么可能真的會死,她年紀輕輕,前途片光明怎么能就這樣死掉。所以她費力的伸出手開始四處摸,結果還真讓她摸到了個硬物,胳膊并沒有抬起來的力氣,不過求生的本能還是讓她把手里的東西砸在了對方的頭上。

    嗯,其實這力度,對方應該感覺是輕輕地被碰了下頭。

    不過這舉動也似乎讓對方的理智回來了,安樂瑤的脖子終于被松開了,脖子被松開她就開始瘋狂的咳嗽,重新呼吸到空氣的感覺太美好,不過再美好也擋不住她要問候景鋮阡八輩祖宗的心。

    “姓景的,你是不是有毛病?”安樂瑤艱難的坐直身體,揉著自己的脖子,不用照鏡子都知道自己的脖子上面已經有了很深的痕跡,“你現在給我離開我的房間,去找個能處理這事的人,我告訴你得罪我安樂瑤的人還沒出生,今天這個事還沒完!”

    安樂瑤話也不敢說的太狠,景鋮阡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很奇怪,和平時的老好人完全是兩個樣子,她怕自己把他逼急了,他再次發難就真的把自己掐死在這個地方了。她趾高氣昂的指責著景鋮阡,結果對方聽了她的話有把她給壓回去了,雖然沒有再掐她的脖子,但是也讓她動彈不得了。

    景鋮阡把安樂瑤按在床上,雙眼依然瞪的通紅,瞪的安樂瑤覺得莫名其妙,他才開了口,“今天這事你要是敢說出去,我讓你什么都得不到。”

    安樂瑤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自己定是在什么地方惹到了景鋮阡,要不然他也不敢這樣跟自己說話。她試著讓自己的聲音軟下來,畢竟有什么事帳回頭再算也沒差,“你先放開我好不好?我們有話好好說。”

    “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切,為什么還要折磨我?”景鋮阡的表情憤怒中夾著痛苦,大概是因為太過于憤怒,脖子上的青筋都曝起來了。

    “我……我什么時候折磨你了?”如果是指在片場故意刁難他的事情,安樂瑤確實有點心虛。她原本就喜歡耍性子,片場的人誰看到她不都是禮讓三分,久而久之她就越來越放肆了。

    安樂瑤的態度顯然讓景鋮阡不高興了,雙手用力按著她的肩膀,“我給了你所有想要的東西,也滿足你想要的切,為什么你要這么貪心還要去傷害凌藍!”

    “凌藍?”誰呀?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去找凌藍,我會跟你離婚!”

    “什么?”安樂瑤幾乎要跳起來,“離婚?”

    她什么時候結婚了?

    “對!你要是再傷害凌藍,我就跟你離婚,就算身敗名裂我也無所謂。”景鋮阡的表情本正經,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安樂瑤覺得莫名其妙,“你是不是有病呀?你先放開我,我要出去。”

    景鋮阡按著安樂瑤的手并沒放開,而是再次威脅她,“如果你不再干涉我們各自的生活,我們還是大家面前的恩愛夫妻,如果你再越界,我絕對會讓你無所有。路我已經給你了,要怎么選,看你自己。”

    安樂瑤被惹毛了,她的脾氣原本就不是太好,而再再而三的忍讓不過是怕死而已,結果她再忍讓,這個混蛋居然還在這里莫名其妙的說個不停,她手上還拿著那個相冊,這次毫不猶豫的砸在了景鋮阡的頭上,相框上的玻璃碎在了景鋮阡的頭上,讓兩個人都懵了下。

    景鋮阡手下的動作放松,安樂瑤就爬下了床上,站在旁舉著手中的相框,“你……再過來,我跟你……”

    “拼了”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她的表情下子就變了……

    她手上的相冊里居然是張結婚照,照片里穿著婚紗的她笑的甜甜的,完全副小女生模樣,而旁邊摟著她的景鋮阡表情則是酷酷的看起來很不高興的樣子,這讓安樂瑤心里起了堆雞皮疙瘩。

    景鋮阡原本就跟塊牛皮糖樣的纏著自己,當著各大媒體,各大網絡跟自己告白,所以他現在是求愛不成綁架自己,他家里居然放著自己和他的劇照?

    這個大變態。安樂瑤心里陣惡寒。

    “你這變態!”安樂瑤把相框砸到景鋮阡身上,拉開門就沖了出去。

    拉開門她停住了腳步,客廳諾大的墻壁上<!--中间广告位置-->掛著張非常大的照片,她和景鋮阡都是半/裸的狀態,她的頭上戴著頭紗,這樣的照片別說她沒和景鋮阡拍過,她從影以來都沒拍過這么暴露的照片。

    不僅如此客廳的墻壁上全是他們兩個人的照片,有合影也有單人照,她的照片清色的全是穿的非常性感的那種,這種照片她從來都沒拍過,而且看就不是后期合成的。景鋮阡到底是從哪里弄到的這些照片?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她有點無助地回頭看景鋮阡,對方已經冷靜下來了,張臉嚴肅的跟撲克牌樣,徑直走出來,拿起沙發上的外套就要走。

    安樂瑤不明就里的站在門口,看到景鋮阡都要走到大門口了,她忽然沖過去攔住了他,“你別走,你先跟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景鋮阡冷冷地看了她眼,嘴角居然揚起個充滿嘲諷的笑容,“什么情況你還要來問我?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天真的以為婚姻可以捆住我,我不喜歡你,你做什么對我都沒用。”

    安樂瑤怔怔地望著他,“所以……我和你結婚了?”

    “安樂瑤你是不是瘋了?”景鋮阡不耐煩的伸手撥開她的身體,“我只勸你句,不要惹我不高興,否則今天這樣的事情我不保證不會再發生。”

    說完拉開門就走了,剩下安樂瑤站在那里頭霧水。

    安樂瑤直都想不通,她明明醒來之前是在片場拍戲,景鋮阡還在拍戲休息的空隙約她晚上吃飯,她非常厭惡的拒絕了。結果休憩片刻醒過來就是差點被景鋮阡掐死,這tm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像有人聽到了她的心聲,她的耳邊出現了個奇怪的聲音,“那是在你的世界,在這里他不愛你。”

    安樂瑤嚇得不輕,本能的反問:“什么……我的世界?”

    反問后才后怕,這屋子里還有別人?她戰戰兢兢地環顧四周了并沒有找到第二個人存在,心里更加發毛了,這聲音是哪里來的?

    “不用找了,我想……我應該是在你腦子里。”

    “什么?”安樂瑤今天已經受夠驚嚇了,“你……你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我也是剛剛才醒過來。不過,我知道這里并不是你最初的世界。”

    安樂瑤勉強的扯出個笑容,“怎么……可能!”

    那個聲音聽起來有點無奈,“我就是知道。”

    “你……”安樂瑤想說,你憑什么就是這么肯定你知道,你又不是先知。

    結果那聲音接著說:“你的電話馬上就要響了。”

    她的話音剛落,安樂瑤的電話真的響了,驚魂未定的她從房間里找到自己的電話,是經紀人苗妙打來的。這種時候安樂瑤能接到這個電話她真的要感激上帝了。

    不過電話接通她就傻眼了,對方喊她去拍內衣廣告。

    安樂瑤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她十六歲出道,十八歲就開始和國內線明星合作,二十歲的時候已經紅的發紫了,二十二歲的時候便是功成名就拿獎拿到手軟。整個娛樂圈根本看不到她的黑料,即使成名后她性格爛到爆,經常耍大牌和人鬧不和,也從來都沒有媒體報道過,因為她就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星途娛樂公司的千金。

    這樣長大的她順風順水,經紀人居然喊她去拍內衣廣告?她以為起碼是國際大牌吧,結果問居然是個連名字都沒聽過的內衣牌子。

    安樂瑤脾氣不是很好,心情不好的時候脾氣更加不好了。她從來都不喜歡拍□□戲,別說內衣廣告,她連露個肩都要看心情,聽到要拍內衣廣告,要不是經紀人手快把電話掛了,她就要罵過去了。

    “你不打算去?”腦子的聲音響起來了。

    “不去!”安樂瑤頭栽在沙發上,“這個沒有商量的余地。”

    腦子里的聲音繼續說:“我覺得你要是不去,景鋮阡該不高興了。”

    安樂瑤提這個火氣更加大了,“我為什么要管他高不高興?”

    “不管你高不高興,我都要提醒你,他……是你老公!還是你公司的老板!”

    啊!所以,現在她不僅是已婚人士?還整個命運都掌控在景鋮阡手上了?

    安樂瑤有點不知所措了,她可以接受景鋮阡不喜歡她了,甚至對她非常惡劣,但是她不能接受自己已經成為了已婚人士,而且嫁的人還是她非常討厭的,關鍵是連事業都掌控在對方手里。

    “還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嗎?”安樂瑤幾乎是悲壯的問出了這句話。

    腦子里馬上就聽到了回應,“你……還是個艷星。”

    安樂瑤坐在沙發上,嘴角都在發抖,比起這個來,她忽然覺得嫁給了景鋮阡更容易接受些,難怪她有內衣廣告要拍,這根本就是她分內的飯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377/160635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