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穹頂之上 > 歸來的戰刀 643.意外的情況

歸來的戰刀 643.意外的情況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銹妹不用吃飯,她倒是很想吃,常常會看著桌上的食物,懇切地饞,然后努力去回憶和想象咀嚼的口感,以及食物不同的味道,但是她吃不了。

    她也已經把味道都忘記了。

    除了吃的之外,其實銹妹還很想做另一件事:喝一次酒。具體什么酒都行,只要是酒就好了,因為變成機器人的時候年紀小,她還沒喝過酒呢。

    而瘟雞、堂堂和小王爺,每次喝酒他們都會先說,誰都不許用源能扛啊。然后他們就會喝得有點醉,有點醉的時候,他們會變得特別興高采烈,好像很輕松,很開心的樣子。

    吳恤也會喝酒。

    青子也會喝。

    他兩個沒意思,總是有點醉就坐著不吭聲了,問一句才答一句。

    折秋泓喝不喝看心情。

    所有人里只有楊清白不喝酒,他自己說,他以前是酒鬼,但是現在一滴都不沾,他還有每天堅持的運動習慣和飲食習慣,雷打不動……

    盡管不能吃,也不能喝,每天到飯點的時候,銹妹還是都會跟著一起下樓,走過山路,走到山谷的另一面,去到醫院的小食堂。

    就像在1777和不義之城的時候,她總是也會在坐到飯桌邊一樣。

    她很喜歡這樣看著他們吃飯,除折秋泓外,他們每個人的飯量都很大,總是狼吞虎咽的樣子,好像吃什么都很香,她也喜歡聽他們一邊吃飯,一邊沒邊沒際的閑聊。

    至于原因,大約因為曾經有過太漫長的時間,沒有人帶她一起玩了吧。

    還有就是,這樣看著別人吃,其實也挺有趣的。

    “篤篤。”韓青禹把半碗米飯倒進剩下不多的蛋花湯里,拿著騰出來的空碗,轉過來,裹著一大口飯含糊說:“銹妹幫忙再打碗湯。”

    他支使人的時候還算比較禮貌。

    “啊……好吧。”

    沒出所料,韓青蟲這家伙,果然還是什么都沒有覺察,銹妹安心了,松一口氣,拿了湯碗起身。

    沒一會兒,咔噠咔噠,雙手端了滿滿一碗紫菜湯回來。

    這畫面讓她看起來像一個會做家務的機器人。只是這個機器人的身上,還背了騎士長劍和一把裹著黑布的藍色星光柱劍。

    對于自己這段時間的情緒和今天的表現,要說是喜歡,是男女之間的那一種,沈宜秀少尉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不懂這個,也沒認真去想過……說是占有欲吧,似乎又不太好聽,那就說成是依賴吧。

    要是青子突然有一天被某個人“拿”走了?

    哎呀,想想就害怕。

    試想一下,把青子從面前這群人里去掉……

    那還不如把我去掉呢!沈宜秀只稍微那么想象了一下,就拒絕再繼續想下去。

    “那要不就愿你永遠死鐵直人好了,韓青蛇少校……呃,這樣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沈宜秀少尉坐在飯桌邊,在心里默默糾結著。

    她曾經經歷的那段生活,像是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而后來的變化,像是在黑暗中出現了一塊漂浮的土地,上面有陽光,有草木,有房子和院子,有青子他們在。

    這幾乎就是她所擁有的全部了。

    而韓青禹,維系和支撐著這一切。

    吃完飯回病房,走到二層樓梯口的時候,折秋泓站住了一下,轉頭說:“我去病房看看情況怎么樣了。”

    走廊那一端的一間重癥病房門口,此時仍站著不少人,他們保持著安靜。

    想想,現在病房里躺在床上的那個老人,其實大概并沒有救過他們中誰的命,但是,她用幾十年如一日的樸實努力,帶來了另一些東西。

    但凡在蔚藍的人,百分九十九,家里頭都不會過得太差,不會太讓人放心不下,因為蔚藍的源能物資待遇雖然不怎么樣,但是<!--中间广告位置-->世俗待遇很高。

    家人可以過不錯的生活,這讓戰士們很安心,只是……很難很難見到面。

    這情況平時還好,遇上過節的時候會有點糟,然后如果受傷,手術住院什么的,就再糟糕不過了,孤獨感和凄涼感會讓戰士們也變得脆弱,仿佛能把人吞沒。

    恰是因此,病房里的那個老人,在不知不覺間,被很多人記在了心底。

    “我們也去看一下。”韓青禹說著,跟在折秋泓身后一起過去。

    “折醫生,折醫生……”病房外的人很小聲的打著招呼,用懇切地目光看著折秋泓。

    折秋泓沒看他們,朝一旁的護士說:“情況怎么樣?”

    “還沒醒。”護士語氣擔心說。

    “嗯,我看看。”

    病房門打開了,里面有幾個醫生和護士在。折秋泓進去后沒關門,韓青禹就站在門口,朝里看去。

    病床上的老人面容慈祥而樸實,她的眼睛處纏著繃帶,身上也有幾處處理過的傷口,人躺在床上一動一動。

    監測儀器依然在運轉著。

    折秋泓大致看了看,走到病床邊,試著捏了捏老人的手……她在老人的手上看到一個染血的布頭,隨手扯了一下,想拿下來,意外發現老人竟然有用力握緊的跡象。

    “這個……”

    “這個拿不下來。”

    一名從7號戰地醫院,送老人一起過來的醫生說,這個布頭是老人在突然受傷,眼睛瞎了之后,拼命摸索著握住的。

    染血的布頭,其實是一塊胸章。

    胸章的下緣寫著編號:1-95492.

    月梅奶奶一生沒嫁。

    ……她曾經差點嫁了。

    這塊胸章的編號說明,它屬于唯一目擊軍團第一軍的某個戰士,而且是很久之前了。

    很久之前,當月梅奶奶還是扎著麻花辮的小月梅,她喜歡過一個受傷住院的傷員,很幸運,那個人正好也喜歡她。

    傷好,離院歸隊的時候,1-95492說會回來娶她。

    可是后來,小月梅只收到了他的這枚胸章。

    再后來,她也沒有過得太哀傷,就這樣帶著這枚胸章,熱情而努力走過了一家又一家醫療站,走過她的20歲,30歲,40歲……

    當醫生把故事說完,銹妹已經啜泣著,怕控制不住,先會到走廊里去了,門口只剩韓青禹幾個,不出聲沉默著。

    折秋泓蹲下來,一邊重新檢查,一邊皺眉努力思索著。

    看神情,她似乎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情況依然只能靠老人自己,然后聽天由命。

    在場所有人心頭都漸漸灰暗下去。

    “源能塊用完了。”一旁,值班的醫生從溫養裝置里取出已經空了的藍晶塊,轉身朝一旁的護士伸手。

    在蔚藍的醫療體系中,源能溫養是一種常規治療手段,邏輯大概跟普通世界里的輸液有些相似,哪怕是融合度再差的人,包括在源能環境中,也會有一定的好處。

    因為這個,蔚藍過去其實還出過很多戰士裝病的情況。

    護士接了藍晶塊,轉身在旁邊的一個箱子里著急翻找了一會兒,轉回來,空著手,“對不起,我……”

    “你!快去拿啊。”醫生眼眶紅著,眼神兇一下。

    護士快速朝門口跑來,看了看門口的人群,“你們……”

    “我這有。”韓青禹第一個說,然后摸了一下口袋,發現身上并沒有,當場沒等溫繼飛他們說話,他直接伸手準備去開背后的金屬匣。

    做動作的時候,順便看了一眼……韓青禹直接把護士手中的空藍晶塊拿過來了,說:“這個給我報賬。”

    他把空藍晶塊放進口袋,再拿出來……

    新的源能塊裝入溫養裝置。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28/3739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