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知己難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進去吧,太太在里面呢!”如心見如醉站在門口,想著這丫頭沒有幾天的好日子了,立刻就會被外面那些喝酒爛賭的小廝糟蹋,立刻就得意起來。

    如醉走進房間里,看見林姨娘正在閉眼假寐,便說道:“回太太的話,我把東西送過去了,大小姐什么都沒說就讓我回來了。”

    “嗯,她看見手鐲有什么反應?”林姨娘沒有睜眼,繼續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特別的嗜睡。

    “她只是略微瞟了一眼,我去的時候她在看書,好像還挺入迷聽見我來了也沒舍得放下,所以也就沒有細看!”如醉捏緊了手里的手帕,一雙眸子里帶著平靜的光亮。

    “你下去吧,我知道了!”林姨娘感覺一股困意襲來,然后閉著眼睛擺了擺手,由始至終都沒有看過如醉一眼。

    若是她看見了如醉,以她那精明的目光一定能瞧出些什么,不過也是剛巧錯過了。

    一夜風平浪靜,到了第二天上午,伺候了冰藍月熟悉之后,清秋開始整理冰藍月的首飾,打開原本應該放著鮫人淚手鐲的盒子見到里面躺著的居然是一個普通的珍珠金鐲子,立刻就慌了神。

    “小姐,您的手鐲不見了!”清秋緊張的看著冰藍月,卻見冰藍月一邊用膳,一邊倆眼皮都懶得抬一下說道:“沒事,過幾天她自己就會回來。”

    清秋看著冰藍月淡定的模樣,一雙眼睛里帶著幾分猶豫,但是最終還是相信了冰藍月,想想當初春兒姐姐在的時候,告訴自己小姐是世界上最最聰明的。

    “媚娘,一會兒叫送信的小廝給我送封信去逸王府。”冰藍月擦了檫嘴,然后漱口洗手,一邊用毛巾擦手一邊說道。

    媚娘此時正在研磨,原本準備給皇帝寫信,聽見了冰藍月的話應了一聲,眼神里透著淡淡的憂郁之色。

    冰藍月自然是知道她心中所想,偏偏這幾天也沒有接到過太后的召見,所以也就沒有再進宮,想著太后原本是要磨著自己帶皇帝出宮療傷的,怎么忽然間就斷了?

    她走到了桌前,將白紙鋪開,然后龍飛鳳舞的寫了幾個字,然后交給了媚娘,由他親自交給了負責兩邊跑的老婆子。

    逸王府內,滿園的桃花開得依舊,,逸王坐在桃花樹下一身白色的袍子,上面繡著金線的反復花紋,手里捏著棋子正在端詳棋盤里的形勢。

    “王爺,將軍府里送來了一封內信。”侍女將信封放在了逸王的面前,然后緩緩退了下去,都知道逸王下棋的時候不喜歡有人在旁邊,除了上一次來的那個公子例外。

    那清貴的男子用修長的手指輕輕夾住了桌上的信封,然后輕輕的拿了起來拆開,每一個動作都格外的優動人,比起女子多了幾分剛硬在里面。

    輕輕隨風抖動開里面的信紙,一股淡淡蘭香襲來,讓逸王原本平靜的臉上,眉心微微皺了一皺,隨后便如同水波一般舒展開來,見那治傷黑色的墨跡如同柳葉一般輕輕舒展開來,一手寫得極好的柳體讓他眼前一亮。

    上面只不過是一句話,卻讓逸王原本平靜的心一下子翻江倒海。

    “若是心有靈犀,一切盡在不言中!”

    逸王呢喃出里面的句子,將信紙小心的折疊好,如同呵護一件稀世珍寶一般的放進信封,隨后找了一株桃花樹,用小鋤頭挖開一個小坑,將信給埋了進去,隨后澆上一杯熱茶,心情格外的復雜。

    這么多年,逸王都沒有想過有人能夠猜中他的心思,如今忽然被人猜中,心里除了激動之外更加多了幾分沖動,恨不能現在就去問問這個將軍府的嫡出千金是如何明白一個空信封里面的意義的。

    將軍府內冰藍月的小院子里某人正在懶懶的曬著太陽,清秋的傷口已經開始變得淡了,冰藍月也讓她在院子里躺了下來,然后說道:“清秋,有一件事情你需要去做了。”

    “小姐有什么吩咐?”清秋一下子打起了精神,看著冰藍月慵懶的樣子,身子半支起來。

    冰藍月躺在遮陽傘下面,然后微微一笑,勾了勾手指示意清秋把耳朵湊過來,然后……

    “逸王殿下,不知道今日為何駕臨寒舍?”冰恩善看見逸王忽然到訪,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迎接,生怕有半點錯漏。

    逸王在外院的大廳里喝了一口茶,然后臉上帶著微笑請冰恩善坐下說道:“將軍不必緊張,只是因為我母妃與貴府的大小姐有些緣分,前幾日得了一套上好的珊瑚首飾,叫我送過來親自交予小姐。”

    “哦?<!--中间广告位置-->是這樣……”冰恩善心里泛起了嘀咕,如果說單純只是送東西的話,逸王大可以叫一個人來就好,何必親自來?

    逸王看出了冰恩善以靈活的神情,立刻又接著說道:“我母親叫我帶幾句話給小姐,所以我特地登門拜訪,真是叨擾了!”

    “哪里哪里,逸王殿下這般說,真是折煞老夫了,我這就去叫內院的人準備一下,然后我與您進內院見小女。”冰恩善守著規矩,生怕冰藍月和逸王單獨見面惹來太后的不快,所以已經是明擺著要在一旁看著了。

    逸王也不在意,臉上帶著笑容,與冰恩善寒暄了幾句之后進了內院,一路穿花過廊到了內院的大廳之中。

    此時,冰藍月穿著粉色的對襟襦裙,脖子上帶著一串淺粉色的珍珠簾子,手上帶著一個珍珠金手鐲,頭上插著兩根珍珠金釵,鬢邊插著一朵絹花,顯得而格外懶散樸素。

    “好久不見,近日可安好?”逸王再給客廳之中的老太君和微微頜首之后,掃了一眼正在林姨娘身旁的冰藍月直接開口問道。

    冰藍月微微抬眸,臉上平靜無波,既沒有女兒家的欣喜若狂,也沒余嬌羞怯懦大大方方的回道:“今日身體偶感不適,其它的一切安好。”

    “我母妃特意讓我吧這盒首飾交予你,另外叫我傳話說宮里的百合花要開了,何時進宮去給她做百合糕?因為怕別人來了沒有誠意,所以特意叫我來詢問你。”逸王看著冰藍月,又見她抬起眸子給自己使了一個只有他能看見的眼色,立刻順著她的目光看去。

    林姨娘今日聽說逸王要來,心里想著一定要給自己的丈夫撐起場面,就把最好的首飾都給戴在了頭上,身上也是金光燦燦的。

    見到逸王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也學著冰藍月不卑不亢的模樣對著逸王行了一個禮,這男人真是如同傳說里的一般英俊,讓她這個心也跟著怦然心動了起來。

    “多謝太妃的禮物,小女謝過太妃的恩典,過幾日就進宮去給太妃做點心,。”冰藍月微微福身,然后對著逸王淡淡一笑,如同湖面的春風一般拂過逸王心中。

    逸王緩了緩神,然后想起冰藍月剛才的眼神,立刻正經了臉色說道:“上次我送給你的鮫人淚手鐲你那天可一定要戴去,那是我母妃特意給你定做來的,鐲子的的活扣里刻著你的名字,是請大師開過光的,我母妃說若是你那天不帶去給她瞧瞧定然是要那你問罪的。”

    冰藍月心里一跳,逸王果然是懂得自己的心思啊,這么快就已經直奔主題了,立刻一臉惶恐的說道:“小女遵旨!”

    逸王又和老太君還有冰恩善寒暄了幾句,便起身告辭。

    老太君和冰恩善待到逸王走后,對著冰藍月一臉疑惑的說道:“月兒,你什么時候得了鮫人淚的手鐲了?”

    冰藍月指了指林姨娘手上正想藏在袖子里的手鐲說道:“一個多月前,逸王殿下派人送了過來我一直沒有舍得帶。直到前幾天我到姨娘哪里用午膳,剛好姨娘見了喜歡,我就借給她戴了。”

    她一副很乖巧懂事的模樣,然后指了指姨娘手腕,冰恩善立刻走過去,從林姨娘的手上取下了手鐲怒道:“混賬東西,這么金貴的東西豈是你這樣的卑賤身份可以戴的!”

    林姨娘此刻臉色慘白,她不敢說是冰藍月落在那里的,因為到時候如果冰藍月不承認自己只能是越描越黑。而現在呢看著老太君和冰恩善眼睛里的厭惡之色,肯定都已經以為是自己搶占了冰藍月的東西,她就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

    冰藍月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林姨娘若是沒有起貪念,就不會在如今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了。何況這些都睡冰藍月一步一步算計好的,林姨娘就是想要防備也是防不勝防。

    “妾身知錯了,請老爺責罰!”林姨娘看著老爺是動了大怒,心里慌亂起來,又加上老太君又冷冷的哼了一聲,更是趕緊跪在了地上。

    “月兒一向心底善良,你就當她沒有人撐著不成?你是什么身份,哪里能用的了這么金貴的玩意!”老太君一邊將手鐲戴在了冰藍月的手上,一邊狠狠的剜了一眼林姨娘。

    “是是是,妾身知錯了,下次再也不犯了!”林姨娘趕緊應著,生怕老太君又要加上什么罪名。

    “祖母,林姨娘從小就沒有好的家世,喜歡這些東西是很平常的,孫女平時也不怎么愛戴在身上,所以也就借給姨娘把玩幾天而已,祖母和父親若是生氣,這都是孫女的罪過了。”冰藍月一臉懂事的開口,然后眼淚眼看就要流了出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4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