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東西不見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冰藍月當著林姨娘的面攪動著碗里的銀耳湯,然后當著她的面吃了一口下去,然后皺了皺眉說,“味道哦不是我喜歡的,姨娘的好意我怕是要浪費了。”

    雖然冰藍月配了一些可以解毒的東西,可是她依舊不敢多吃,是藥三分毒,何況冰藍月也不能確定林姨娘是不是真的下了毒藥,只能說來個以防萬一。

    這簡直是在深閨里做人真累,一定要想辦法結束這樣費腦筋的日子才行。

    “你說不好吃,那我也不吃了,把銀耳湯端下去倒了,我們用膳!”林姨娘就坡下驢一口銀耳湯都沒動,讓冰藍月的眸子里一抹淡淡的笑意閃過。

    冰藍月一臉笑容的和林姨娘安靜的吃東西,然后洗手漱口之后冰藍月便起身告辭,根本沒有引起一點林姨娘的懷疑,等冰藍月走出了林姨娘的院子,看了一眼燒的黑乎乎的廚房,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小姐,你怎么忽然想到去林姨娘那里用膳了,明明她……”清秋見冰藍月回來,立刻停下了自己焦躁不安在屋里來回的腳步,然后急匆匆的走了過去。

    冰藍月覺得腦地有些暈暈的趕緊叫清秋給自己熬了一些綠豆湯,自己則是使勁的催吐,把在林姨娘那里吃的東西全部都給吐了出來,然后喝下一碗綠豆湯才算完事。

    “等著吧,今天會有好事情出現的!”冰藍月一臉笑意,將目光看向了不遠處,靜靜等著黑夜的來臨。

    “如心,那是什么東西?”林姨娘正在用晚膳,感覺自己的桌子底下有什么東西在發光,就叫了一旁的如心過來,如心彎腰蹲下去撿,拿出來一看是一個手鐲,上面如同珍珠一般的阻止正在發出刺目的亮光。

    “鮫人淚手鐲!”林姨娘當看清這是冰藍月今天來用膳是洗手褪下來的珍珠鐲子居然是鮫人淚鐲子的時候,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這東西可是世間少有的極品玩意,不是一般人能夠弄得到的,冰藍月怎么會有這個東西?林姨娘拿在手里,心里已經動了貪婪的心思,可是又害怕是冰藍月給自己設下的陷阱,心里立刻想到了一個法子將這東西據為己有。

    “小姐,林姨娘身旁的丫鬟如醉過來了,說是還你落在哪里的鐲子。”媚娘聽見了外面丫鬟的回話,立刻給冰藍月說了一聲。

    冰藍月懶洋洋的從自己的軟榻上坐了起來,實在是不想起啊不想起,讓她就這樣睡下去多好?

    可是一想到清秋受的傷,冰藍月又掙扎著站了起來,一雙眸子里帶著冷冷的光說道:“請她進來。”

    如醉走進了冰藍月的客廳,見到冰藍月正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拿著一本書目不轉睛的看著,聽家了她的腳步聲才抬起頭來,立刻問道:“姨娘叫你過來是有什么事情?”

    “回小姐的話,我們太太剛才發現您把鐲子落在了她哪里,叫我給你送過來!”說著如醉已經打開了手里的盒子,冰藍月看了一眼,然后懶懶的將頭移開了去。

    “媚娘,把東西收起來吧。”冰藍月看見的并不是鮫人淚的手鐲,而是冰若蘭以前從這里搶走的其中一個珍珠手鐲,看樣子林姨娘是想李代桃僵把自己的鮫人淚給忽悠過去,她自然是巴不得的。

    “如醉,你等等!”眼看著如醉要走,冰藍月忽然叫住了這丫頭,臉上帶著柔和的表情,卻讓如醉心里莫名一緊。

    “小姐還有什么吩咐?”如醉心里擔心冰藍月是不是知道清秋是鎖在她的房間里。

    冰藍月對著她招了招手,然后親情的笑了笑說,“我看你這丫頭與我挺投緣,一臉乖巧的樣子很順眼,想著我還有一個吊墜常年沒有戴過放著也是放著,不如送給你了。”

    說著,媚娘拿出了冰藍月的吊墜,那是一個十分精致的盒子,打開來居然是冰種的翡翠玉豆。雖然只有大拇指大小的模樣,可是品相極好不會是一般貨色,頓時讓如醉有些慌亂。

    “姑娘莫要折煞奴婢,無功不受祿姑娘給我這東西,我怎么敢收!”如醉是個明白人,心里可不敢相信冰藍月真的會給投緣的禮物,恐怕是陷害才是真的吧。

    “我只是與你投緣,你為什么要這般博我的面子?”冰藍月故意冷了臉色,她可不會在如醉的面前用對付林姨娘的那一套,這個時候要強勢一點才能鎮得住。

    “這……奴婢不敢!”如醉趕緊跪<!--中间广告位置-->了下來,一邊告罪一邊求饒。

    “既然這樣,那么你就趕緊手下,你如果害怕別人說什么,就把她好好的收藏好就行了,實在不行就把她換成銀子放在身邊,豈不是更好?”冰藍月很好心的給如醉出主意,她相信如醉是個聰明人,一定知道自己是在利用她對林姨娘使出離間計。

    “是,奴婢知道了!”如醉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得罪冰藍月,不然到時候自己就是吃不了兜著走的。

    趕緊從媚娘的手里接過了東西,然后急匆匆就走了。

    一路上,如醉仔細的端詳著盒子里的東西,如果自己向林姨娘表忠心那么回去立刻就把這東西交給林姨娘就好,這樣林姨娘看這東西的成色一定會對自己大加贊賞,不過這東西是好東西,至少能夠換來一百多兩銀子,可不是個小數目,如果自己能夠還完自己的賣身契出去置辦一些田地生活也是綽綽有余的。

    一邊她想要自由,一邊她又怕被林姨娘發現,一路上充滿糾結的進了林姨娘的院子,迎面撞上了如心趕緊把東西收進了衣袖里。

    “回來了?那個人有沒有說什么?”如心是林姨娘身旁的心腹,除了在林姨娘面前是一副乖巧聰明的模樣,在別的下人面前總是趾高氣揚的當成半個主子使喚別人,大家對她都是敢怒不敢言。

    “嗯,我這就去回稟太太!”如醉看見如心的態度,心里想著將如心壓一頭下去,決定把東西交出去得到林姨娘的器重。

    “有什么事回稟我就好了,我去告訴太太,你一個二等貨色有什么資格進主屋?”如心看著如醉這幾天殷勤的往林姨娘的身旁湊,心里早就想教訓一下這個心懷鬼胎的壞蹄子了。

    “我是受了林姨娘的吩咐去送東西,又不是按照你的吩咐去,難道你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半個主子不成!”如醉原本平時還忍得,可是今天從冰藍月哪里回來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覺得如心可氣,不愿意再忍讓,直接就開說了一句。

    “你這賤人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起染坊來了?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居然敢和我這么說話!”如心平日里被人捧在手里習慣了忽然聽見如醉反駁自己,心里立刻就火了上來,一腳踢在了如醉的身上。

    在丫頭私底下大家可是不打臉的,因為臉上明顯容易被人看見,要么就是掐要么就是用腳踢身上,衣服遮住了誰也看不見,還能讓你疼個好幾天。

    “如心姐姐,太太叫您!”一個丫鬟匆匆的過來,如心停止了踢打如醉,吐了一口唾沫在如醉的臉上然后哼了一聲便走了。

    如醉強忍著和如心打起來的沖動,用手絹擦了一下臉上的口水,然后靜靜的站在門外此時院子里沒有別人,都去吃飯去了,如醉想著回了話再去,所以就站在門口。

    “如醉那丫頭是個聰明的,不過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不如給她配個婚,和府里的小廝做了一家,讓她盯著外面的事情去?”如心是個有心計的,應了林姨娘的吩咐之后,一扯就扯到了如醉身上。

    林姨娘思索了一陣,覺得清秋如今到現在也沒見出現,心里存了疑惑便說道:“這樣也好。”

    這一切好巧不巧的被準備驅趕外面跑進來的野貓的如醉聽進,真是無巧不成書,讓如醉心里恨到了極點。

    原本一心想著往上爬,然后能風風光光的在人前露臉,可是現在如心居然算計自己讓自己嫁給府里小廝,分明就是想要斷了她在內院走動往上爬的活路,而林姨娘枉費自己一片忠心的想要巴結她,居然毫不遲疑的就答應了,真是寒心。

    林姨娘的心里如醉存了疑慮,心里懷疑是不是如醉悄悄放走了清秋,然后在廚房放了一把火,外加又聽說失火的那一晚,守衛先是聽見有人落水的聲音然后就是有人自殺的呼喊,聯想起來林姨娘有了一個假設。

    那日如醉放了清秋,想要向冰藍月賣個人情,然后偏偏不巧清秋體力不濟落進了水里,如醉一慌就喊了人落水想要救清秋一命,可是為了擺脫嫌疑就暗暗的防火燒了小廚房,做出一副慌亂從房間里跑出來的樣子,然后把事情撇得干干凈凈。

    林姨娘天生就是個多疑的性子,偏偏這些都是自己的猜測,一時間有拿不出什么證據,所以只能作罷,剛才如心叫讓她到外院去盯著,心里也是存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心思,所以也就應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